【思想领袖】库柏:中共犯罪网络渗透西方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08日讯】距离北京5,300英里的温哥华,已经变成犯罪活动的温床。而这些犯罪活动都和中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我注意到温哥华的房地产业有怪异现象,由此开始发现事情的真相。赚钱并不难,难的是如何把钱转移。”库柏说。

这些现金来自哪里?来自像芬太尼这样的致命毒品。“我其实花了约十年时间进行个人报导,发现北京当局——即中共——如何笼络并与他们(犯罪集团)勾结,并(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这些令人震惊的发现都被调查记者山姆‧库柏详细撰写在他的新书中,书名是“有意无视:毒枭、大亨和中共特工的犯罪网络如何渗透西方”(Wilful Blindness: How a Criminal Network of Narcos, Tycoons and CCP Agents Infiltrated the West)。

这本书是库柏花了十多年调查和报导的成果。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究竟如何?这对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意味着什么?

这是本期的《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主持人杨杰凯(Jan Jekielek)。


Jan Jekielek:山姆‧库柏(Sam Cooper),非常欢迎您来到《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Sam Cooper:感谢您的邀请。这是我的荣幸。

难以置信 中共与海外犯罪头目勾结

Mr. Jekielek:山姆,您的这本书《有意无视》,据我所知是绝无仅有的。我没有读过其它写这个问题的书。您这本书带读者经历了您花了近二十年的调查和报导历程,让读者目睹了腐败和毒品、性贩卖与中共之间的交集,以及这些犯罪行为如何在加拿大滋长和蔓延。受到影响的不仅是加拿大的温哥华,也是整个世界。

这本书揭露的内容令人难以置信。我想告诉各位观众,这是我读完它的感觉。有组织犯罪和中共之间有何交集?请您谈一谈。

Mr. Cooper:是的,我其实花了约十年时间进行个人报导,发现北京当局——即中共——如何笼络并与他们勾结,并(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多年前我就知道,西方高层情报透露中共方面有国家行为者——即站在世界权力顶峰的一群人,他们竟然和犯罪头目之间有勾结——不可思议。对于加拿大人来说,这难以令人相信。这些消息来自泄露出的情报,然而加拿大的很多人仍然难以相信。

我由于注意到温哥华的房地产业有怪异现象,由此开始发现事情的真相。我经过调查,最终发现了这个地下钱庄模式——澳门赌场模式。人们注意到中共在香港十分活跃,人们也注意到种种迹象,即中共利用暴徒恐吓香港的民主抗议者们。

温哥华市成中共渗透民主社会的国际集结点

但是我在加拿大也发现了类似的迹象。我的发现是与加拿大有关,特别是温哥华市。温哥华市变成了中共渗透民主社会的一个国际集结点——中共透过购买房地产、打入西方国家的科技公司、利用大亨和实业家们到世界各地玩百家乐。这些人在赌场玩百家乐的时候,不仅是在享乐,其实也是在出口资本。

但是这里面还有一个层面。我发现这里面有邪恶的活动在发生着。情报界称这种行为叫“恐怖融资”(Threat Financing)(注:为实施恐怖活动犯罪占有、使用以及募集资金或者其它形式财产)。这可能意味着,在赌场里流通的金钱,看起来是高利贷者把钱借给那些豪赌者们,让他们在温哥华的赌场用,但是这里面其实牵涉到毒品赃款的交易。

另外,这里面的勾当还包括把金钱提供给那些在加拿大有政治影响力的人,或者是那些在政治圈可以撒钱的人。因此中共通过各种复杂手段,以多种方式在攻击加拿大,而这些手段往往与赌场有关,而且令人吃惊的是,往往发生在温哥华。

作为加拿大人,我们很难相信一个人可以拎着装满百万美元现金的冰球袋,到赌场用这些钱购买筹码。这听上去就像是毒品赃款交易行为。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加拿大,倒未必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有时候是午夜在赌场进行。但是它确实在发生着。除此之外,我还发现与赌场交易有关的很多其它犯罪行为。

Mr. Jekielek:我们谈一谈赌场交易的情况。这些人拿着装满一沓沓20美金的冰球袋,从事一系列的犯罪行为。袋子里的钱虽然是小面额,但是总数很大。这些人通过现金交易,把小面额换成大面额。坦白说,这是令人震惊的洗钱行为,不是吗?

Mr. Cooper:令人震惊。容我细说。全世界的贩毒走私集团都面临一个问题。他们要赚钱并不难,难的是怎么转移赚来的钱。

他们在街上卖芬太尼、可卡因、METH冰毒、摇头丸等毒品,拿到以20美元为单位的纸币。这种纸币往往脏兮兮的,我们看看温哥华那些嗑毒致死的案例就可以想像。但是这些20美元纸币加在一起的数量实在太多了,简直就是满仓满库的钱。

贩毒走私集团通过赌场转移赚来的钱

除非他们能把这些纸币换成体积小金额大的形式,否则对贩毒集团毫无用处。

那么他们是怎么办到的呢?其中一种最简单、最显而易见的办法是,贩毒集团雇放高利贷者,或“毒贩”(runner),这是他们的叫法,让他们去温哥华的赌场。他们会找出那些豪赌者,然后把这些用橡皮筋捆着的由20美金组成的10,000美元一沓的现金借给他们。这和街头的毒品交易方式相似。

这些豪赌的贵宾们到赌场的现金兑换处,兑换成筹码,这些筹码最高可达5,000美元。他们去赌,然后,如果他们走运赌赢了,他们可以拿到赌场的支票。洗钱就是这样进行着。如果你有张500,000美元的支票要买房,你就知道要凑齐首付是很容易的。或者,简单地,把20美元的纸币直接兑换成干净的符合加拿大银行标准的100面值的纸币。

这是把大量20美元现金换成可在银行使用的百元面额的最简单明了的方法。在此基础上还会衍生出各种复杂形式的交易。我的书中阐明了如何直接把20美元面钞换成百元可用面钞并存入银行的简单直接的洗钱办法。

Mr. Jekielek:这太不可思议了。但是还有一个问题,这些行为显然是非常可疑的。应该有很多双眼睛在看着这样的事情在发生。赌场难道没有规章制度吗?

Mr. Cooper:赌场有规章制度。这些赌场属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卑诗省)的政府。他们有赌博政策执行单位,也有卑诗省彩票公司——这些都有。加拿大政府跟赌场之间有协议。合法赌场是可以开的。顺道一提,大部分人知道赌场在过去就是和犯罪活动之间有一些牵连的。

你可以开赌场让加拿大民众去赌博。如果赌场是合法的,你可以把收来的税拿去开医院办学校。也就是说,如果(赌场)发现可疑的交易,不仅要报告当局,而且从道德和法律角度,应该采取行动制止。但是卑诗省却没有这么做。

温哥华模式——源自中共与毒枭犯罪集团多年勾结

我并非唯一调查这个事情的记者。但是我通过调查,从泄露的保密文件中,我获得了大量的证据,证明真正的丑闻恰恰是(卑诗省的问题)。

卑诗省政府对这些非法交易是知情的。他们知道这些放高利贷者是毒品贩子。他们知道这里面牵涉的所有犯罪勾当,包括人口走私、嫖娼、谋杀、勒索。但是他们并没有制止这些犯罪行为。这才是丑闻。

旁白:当我们联系卑诗省的总检察长时,一位司法部发言人告诉《大纪元时报》,在2017年(省)政府换届之后,他们“立刻采取行动打击金融犯罪”。他们表示,“经独立审核调查,发现卑诗省赌场有大规模跨国洗钱活动,卑诗省政府贯彻了一系列改革措施,解决赌场内外的脏钱问题。”更进一步,“我们正在弥补房地产业的漏洞,强化赌博场所的政策与程序,改善法律确保触犯法律者受到应得惩处。”

Mr. Jekielek:这就是,您称作的“温哥华模式”的一部分。稍后我会请您再进行说明。事实上,您说过,根据您在多伦多北部看到的情况,这其实是整个加拿大的模式。这令我感到不寒而栗。

因为您之前说,我们加拿大人想不到我们会成为这种犯罪活动的温床。

Mr. Cooper:一点也没错。我们可以进一步说一说。这种洗钱模式其实应该叫“澳门洗钱模式”。这样的事情在澳门已经进行了几十年。那里的赌场老板都是香港的大亨。他们可以说垄断了很多年。我们知道中国现在极其有钱。当然,它是个共产党统治的国家。老百姓每年的换汇额度是50,000美元。

那麽那些与中共高层关系密切的富翁们、毒枭们、可能还包括一些合法的实业家们,他们要怎么把钱弄出中国呢?

他们会到澳门赌场与黑社会谈妥条件。比如:我会把钱存在一家中国的银行,然后我会到澳门去(豪赌)爽一爽。你们要把那笔钱用现金支付给我。我可以赌博。然后赌场可以付给我支票。这样,我的钱就可以离开中国了。他们直接把这种模式嫁接到温哥华来了,当然还有多伦多。地下钱庄允许这类的金钱交易。

我书中举了个例子。有个人是放高利贷的,获利极丰,是卑诗省列治文市一个犯罪集团成员。

这个人他会去澳门、会去中国、会去香港,他到那里去笼络那些赌百家乐的巨富,告诉他们可以到另外一个地方去赌。可以到卑诗省列治文市,“把你们的钱放在一间中国的银行,我会用现金支付给你们。不会有问题的。你们可以购买那里赌场的筹码。我们的条件很划算。还不止如此,我们列治文市的一些豪宅里有地下赌场,你们可以到那里去赌博。来加拿大吧。”

这就是温哥华模式。这样的事情在安大略万锦市、在多伦多北部都在发生。所以说这是加拿大模式,而它的根源其实来自澳门、香港,来自中共与毒枭犯罪集团多年的勾结。

贾世宝案:中国犯罪集团与政客实业家们勾结

Mr. Jekielek:我们谈一谈您报导的贾世宝(Paul King Jin)。他是您书中一位核心人物。大概在六个多月前,或更早之前,他是不是牵涉进一起关注度很高的枪击案?此外,在整个、您称之为个人防护装备(PPE)回购阴谋中,他也是一位重要人物。

大约2020年1月中,情报机构注意到,中共在全世界各地——包括加拿大、美国等等,大肆回购个人防护装备。这是这些不同的事情如何联系在一起的关键。让我们推理一番,深究一下这个。

Mr. Cooper:好的。这里面的事情非常复杂。我因写书而在调查和报导过程中发现一个简单的法则。只要你跟着大宗金钱的流向——这是当个好记者的根本法则,即跟着大宗金钱和主要玩家,这些人相当活跃,他们会掺和各种犯罪活动。

我们发现这些中国的犯罪集团更是如此。犯罪网里面这些主要头目们会肆意和那些合法的专业界人士有交集。一旦发生这样的交集,我们不得不问:“这些专业界的人,包括高级律师、政客、实业家们,如果他们直接和像贾世宝这样的人打交道,他们还能算合法的人吗?”

中共利用华人社区建统一战线网

那麽,我们来谈谈个人防护装备回购行动。大家都知道,当西方开始真正意识到这次疫情多么致命时,人们开始购买安全口罩。但是无论是零售店还是大型连锁商场,口罩都消失了。我和其他一些调查人员发现,中共是利用它的统一战线网做的这件事。

我们知道,统一战线部门直接由中国内部指挥。不幸的是,他们会笼络和利用世界各地的优秀基层社区组织,这些组织原本是帮助华人社区取得成功、融入社会、并互相支援的。

但不幸的是,中共却从上而下控制了这些组织。他们表面上是普通的社区组织,但是却由中共领事馆控制着。

那么长话短说。在这次疫情危机当中,温哥华和多伦多的领事馆下了命令,要求当地统一战线组织的头目们搜购他们能找到的所有个人防护装备,把这些装备送至温哥华和多伦多的仓库,然后海运回中国大陆。

我们可以猜测,好吧,不只是猜测:北京当局知道这次疫情有多严重,他们掩盖了实情。在全世界仍然被蒙在鼓里的时候,北京当局开始搜刮全世界的个人防护装备。

我花了很长时间调查,最终我发现这些统一战线组织的头目们,和我掌握的加拿大骑警提供的材料中的某些人有关联——这些人是温哥华赌场洗钱犯罪圈的重要高级别嫌疑犯。

贾世宝收入来源:放高利贷和大规模洗钱

在这本书的最后一部分内容中,我发现贾世宝本人被指也发送了价值20,000美金的口罩去中国大陆。

我们是如何获知这则信息的?是从中国国内的统一战线部门网站找到的这则信息。该网站上公布了贾世宝发送口罩的信息。让我们想一想这个问题。

贾先生的收入来源据说是来自放高利贷和大规模洗钱行为。对他的指控包括与警方所谓的“芬太尼毒品头目”有勾结。这是性质严重的有组织犯罪。那么,贾先生用于购买加拿大口罩并发送回中国的钱来自哪里呢?我们可以合理地假设,他的钱来自犯罪所得;我们也可以合理地假设,与他有瓜葛的人也是使用犯罪赃款购买个人防护设备运回中国。

Mr. Jekielek:他和一起枪击案有牵扯,当时他旁边坐着的那个人(注:贾44岁的同事朱建军)被暗杀了。这起枪击案发生在一间日本居酒屋。您对案件描述的方式也说明了这些团伙真正的性质。

Mr. Cooper:是这样的。在书中的后记部分,我揭露了一些令人震惊的事。我揭露出他们的犯罪网络,有些表面看似合法的生意,其实属于地下钱庄的一部分,这些钱庄可以与香港、深圳、澳门(的钱庄)匹敌,只不过它们是在加拿大,在西海岸。

所以我以鸟瞰的方式,给读者呈现这些与集团犯罪幕后人有密切关系的餐馆,附近一些销售枪支的商店也和赌场洗钱嫌疑犯有瓜葛。我的书中还揭露了走私芬太尼的制毒工厂。

上星期,我们刚刚得到消息,列治文市近郊有一间制毒工厂,据说每星期可制造1,300万剂致命的芬太尼。如果这些毒品散播出去,一星期就可以致死1/3加拿大人口。芬太尼这种毒品的毒性是致命的。

我在书中揭露了这些芬太尼制毒工厂就位于一些大宅子里。列治文市已经成为芬太尼运往世界各地的转运点,特别是运往澳大利亚和日本等国。芬太尼的前体化学品的来源是中国,制毒的工厂在列治文市,然后再运往世界各地售卖。

中共统一战线实质:管治民主社会

Mr. Jekielek:在继续往下谈之前,请先简单告诉我什么是“统一战线”?它的目的是什么?它与黑社会、中国的有组织犯罪有什么联系?

Mr. Cooper:简单地说,统一战线是共产党的一个工具,其目的是尽可能争取更多人的支持,使他们为了党的目的而服务。我们知道,统一战线由北京当局、中共最高层直接指挥。他们在世界各地做的事情很黑暗。

再重申一下,中共相信,只要你的族裔是中国人,无论你在其它国家生活了多少年,中共认为你仍然受党的统治。我和其他一些专家,比如乔纳森‧曼福德(Jonathan Manford),都指出,这是一种种族歧视。中共的意思是,你可能以为你生活在一个民主社会,但是你仍然被党统治。所以这是统一战线的意识形态基础。

统一战线的另外一个目的是笼络精英。通过世界各地的这些组织,他们企图影响民主社会的政客和商界领袖。他们通过送礼撒钱来展现习近平的“中国梦”可以和美国的自由梦抗衡。他们想要展现自己财大气粗,企图扩大影响力。

至于他们和有组织犯罪之间的关系,我书中也写了有些专家的观点,如前驻华大使马大维(David Mulroney),他说中共在崛起的早期,权力就一直和一代代的犯罪头目的兴衰互相关联。至于中共如何利用这种关系,用最简单的话,我们看看香港这个例子就明白。

在香港的统治权从英国移交回北京之前,北京方面曾派特使到香港对那些权贵说:“你是业界大亨。我们知道你和海洛因团伙之间有生意往来。你可以继续做你的生意,只要你在政治上与我们合作,你帮助我们做事,帮助我们控制香港民众。”

这是如何表现出来的呢?再次用香港为例,我们看到在过去几年,(在反送中运动中)穿着白衣服的暴徒殴打民主活动人士。即便无铁证,但我们仍强烈怀疑这些暴徒是黑社会成员,中共笼络并利用他们达到其政治目的。这是个简单的例子。

抗议中共 加拿大籍维族女士遭威胁

Mr. Jekielek:这件事令我十分震惊。您之前提到有一位加拿大籍的维族女士,她遭到一些与中共传媒有关的人的威胁。

Mr. Cooper:是的。通过我们了解到的网络,我们发现这些人参加了温哥华艺术馆的某个中国文化节庆祝活动。根据我们的消息,这个活动是加拿大西海岸的统一战线工作部统管层组织的。中共领事馆领导也出席了活动。

现场这位维吾尔女士举着一面旗子抗议“种族灭绝”罪行。她认为她被要求离开现场。她认为她的表达权遭到了压制。照片显示,现场有一个女人自称是记者,她嫁的是一名前《中国日报》记者,这两人在温哥华的统一战线组织里都十分活跃。就是这些人威胁了那位维族女士,她抗议是因为,她的亲戚不仅在新疆遭到威胁,而且有些人还被拘留。

Mr. Jekielek:您的书所展现的是中共为达目的而无所不用其极。为了笼络、颠覆、恐吓,中共的手段几乎百无禁忌。您怎么看?这是我读了您的书之后的感想。

Mr. Cooper:您说得不错。加拿大也发生了跟香港类似的事情,我们看到穿着白衣服的暴徒用棍子殴打民主活动人士。我不确定我们已经走到了那一步,但根据我们的消息,温哥华那所教堂里的人和多伦多抗议人群都称他们遭到了攻击。

人们在微信平台也看到了这类威胁,有人说“要不要带枪支?要不要带上棍棒去对抗抗议者们?”人们说他们遭受到直接的威胁。

那位到温哥华艺术馆文化活动上抗议并被要求离开的维族女士,她说在活动的一星期后,她接到一个带着浓重普通话口音的男子的电话,男子说:“停止你的抗议,否则你在新疆的亲戚就会有危险。”

中共领事馆联系犯罪集团 监视民主人士

所以您说得对。我的书中揭露了这些与温哥华和多伦多领事馆官员和据称是集团犯罪分子有关的人,他们参与了监视、骚扰、恐吓那些为香港民主与和平抗议的人们。

Mr. Jekielek:您发现了与中共和毒品走私之间的关联。那么现在有个我们都想知道、却难以回答的问题,我想听听您的看法。中共是否控制着流入加拿大的芬太尼毒品?以此类推,它是否也控制着流入全世界的毒品?如果是,它是如何做的?

Mr. Cooper:那么接下来讲的就属于间接证据的范畴了。我在书中的后记部分透露了加拿大警方的说法。他们说,他们知道而且意识到,只要中方愿意制止芬太尼的前体化学品的生产,他们就可以做到。只要几天时间,中共就可以关闭工厂和化学品的流入,因为中共有绝对管控能力。只要他们想,他们就可以做到。但是他们不做。

为什么呢?加拿大警方透露:北京和加拿大曾经有过谈判,北京想安插一些警方人员在加拿大,执行所谓的“猎狐行动”或追踪外逃经济犯的“天网”行动。谈判进行到一定阶段,渥太华的官员和加拿大骑警表示无法同意这一警方合作方案,因为他们认为这与中共的情报活动有关。所以他们不能同意。

那么结果是什么?北京当局说:“你们想让我们帮忙,阻止进入你们国家的芬太尼?我们不能帮忙,因为你们不配合我们。”

根据我的信息来源,我们可以证明的是,这里有(刻意的)疏忽问题。中共领导人手持筹码表示,“我们不会阻止芬太尼进入你们国家,除非你们按照我们的意思办。”就这么简单。

至于他们是否在控制?我书中举了一些例子,揭露中方一些国家行为者被发现在温哥华负责管理毒品走私组织并干涉不同帮派之间的矛盾问题。这就证明北京有位高权重者确实在控制着帮派。

有证据:中共对于高层次跨国帮派有影响力

中共的控制达到什么程度?有多大程度是有意为之的?我仍然在调查不同程度的证据。但是我可以毫无疑问地说,中共对于高层次的跨国帮派确实是有影响力的。

Mr. Jekielek:不可思议。在书中,马大维大使把它形容成显而易见的小集团模式的关系。我认为是准确的。其实最荒唐的是,我们在20年前就知道这些事情了。那份“响尾蛇行动报告”(Sidewinder Report),就记录了这样的事,您的书证实了那份报告的调查结果,因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则情报。您在书中提到也许此事并不是100%的准确。

(注:“响尾蛇行动”是加拿大骑警和情报局的联合行动,“响尾蛇”行动的那份报告名为“中共情报部门和黑社会在加拿大的金融关联”(Chinese Intelligence Services and Triads Financial Links in Canada),报告称发现中共利用合法及非法方式,试图达到控制加拿大的目的,其中包括利用黑社会组织。报告警告:加拿大经济集中在三四个大都市区,因为金融法律存在漏洞,和其它国家相比,加拿大更易被渗透。)

这件事被搁置了——被“束之高阁”了,我不知道这么说对不对。总之20年前,正如您描述的,这些犯罪网开始被建立起来。请跟我简单讲一讲“响尾蛇报告”,以及为什么此事这么多年无人知晓?

Mr. Cooper:“束之高阁”是准确的形容。我在书中带读者回顾了1990年代初期的加拿大高级公署,当时一批兢兢业业的调查员——就是后来的“响尾蛇报告”的作者,他们提交给渥太华当局的多则情报中透露,高层大亨之间与中国情报机构之间、与中共之间、与澳门赌场老板之间有勾结——后者想要移民加拿大,尽管西方情报界都知道他们与黑社会之间有关连。

有时候他们本人正是黑社会的龙头老大。这些调查人员认为他们的报告被忽视了。他们认为,对移民程序腐败的指控被严重忽视,以至于加拿大骑警不得不介入进行调查。结果后来,加拿大骑警的调查也搁浅了。似乎调查越涉及渥太华高层,就越遇到阻碍。

他们的调查报告最终的结果就是那份具有突破意义的“响尾蛇报告”。这份报告使加拿大情报工作引领着世界同行,揭露了有组织犯罪和中共的关系,以及中共如何渗透西方。

由于报告震撼性之大 被束之高阁

由于这份报告的震撼性之大,它被束之高阁,被掩埋了。我书中提到一位深度参与撰写这份报告的人揭露的事情,他表示事实上加拿大政府一位高级别官员销毁了这份报告并禁止进一步传播它。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加拿大政府有人销毁了这份报告,我们现在回顾20年前的情况,当时他们这些人是否要对今天死于芬太尼的人负责任?是不是他们允许地下钱庄的滋长?是不是他们允许黑社会头目购买了很多加拿大的房地产?

这份报告当然称不上完美。撰写它的人会说有些案子还需要投入更多努力。事实上,他们希望能够花更多时间调查这些材料。但是此刻回顾当时,他们调查出的很多事情都是对的。

当我调查中亲眼看到这些指控被证实时,看到卑诗省发生的这些事之间的联系时,我知道这些情况是我可以为加拿大执法和情报部门所做的贡献。我可以帮助读者看到并理解,这些情况在20年前已经被了不起又有远见的调查人员们发现了。

奥蒂斯案:加国最严重的情报泄露案

Mr. Jekielek:(书中)其中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是卡梅伦‧奥蒂斯(Cameron Ortis)案件,他是有史以来加拿大骑警级别最高的文官之一,负责情报分析等工作,他可以接触到几乎所有最机密信息。我认为这是性质最严重的反情报泄密事件。您能不能简要地讲一讲?这个案件简直令我感到无法相信。

Mr. Cooper:这案子确实令人难以置信,也耐人寻味,也可以说是加拿大性质最严重的情报泄露案。您说得不错,这案子牵涉最顶层的少数人。奥蒂斯先生正在等待审判。加拿大政府和辩护方之间在进行多轮回合的法律程序角逐,对被告的指控尚未被证实。但是就我所知,指控也未被撤销。证据堆积如山。

我们说一说此人的背景。奥蒂斯被广范认可,是位从卑诗大学毕业的杰出学者。这里不妨提一下,奥蒂斯在卑诗大学的人际网里,有一些教授是非常亲中的。或许这值得今后进一步详查。

说到他在加拿大骑警的职业生涯,他于2007年左右被招募,随后他的官运亨通,几年之内平步青云,据说他得到了警监鲍伯‧鲍尔森(Bob Paulson)的赏识,到后来他甚至可以接触到西方国家最敏感的一些情报消息。

其中有些属于政治敏感消息——比如位于中国、伊朗、俄国的精心安插的线人的情况,还有有组织犯罪者和国家行为者之间如何利用网际网络作为第一线工具进行勾结的情报。

那么他犯了什么罪呢?再次重申,对他的指控令西方人感到震惊。他被指控出于个人利益,为世界上一些最大的洗钱者、地下钱庄巨头、网络犯罪分子提供保护,而这些犯罪者是属于五眼情报联盟执法人员正在调查的目标。

企图把五眼联盟执法计划卖给超级罪犯

根据指控,他企图把五眼联盟的执法计划卖给这些超级罪犯,使他们可以躲避追踪。归根结底而言,这属于什么行为?他这种保护犯罪分子的行为与书中提到的中国发生的腐败情形类似,也就是高官保护犯罪分子,纵容他们去犯罪。即不同的利益方之间通过交换利益建立起某种“关系”。

奥蒂斯的案子可以从很多角度去进一步详查。其中一个尚未查实的角度是,他把加拿大骑警的计划卖给高层级的有组织犯罪者,不仅是从中获益,他是否也刻意误导了加拿大骑警,让某些组织、某些国家、某些施加影响力的网络、某些间谍避开加拿大骑警的调查?

这才是奥蒂斯案子的首要关键。恐怕我是没有信心加拿大的司法体系能把这个案子查清楚。你可以说我持怀疑态度。我们知道这个案件有很多情况尚未水落石出,根据我的消息来源告诉我的对被告的指控,泄密情节之严重,简直无法想像。

旁白:目前,对奥蒂斯的指控是,泄密给一位未透露姓名的人士、以及企图将保密情报交给未指名的外国实体或恐怖组织。奥蒂斯的律师尚未立刻给予回应。

“电子海盗”大案:加国史上最大洗钱和赌场洗钱

Mr. Jekielek:您还深度报导了这个叫做“电子海盗”(E-pirate)的大案,而据我所知,这个案件被搁置了。我不知道它目前是什么情况,但是此案深度揭露了一间名为银通国际投资公司(Silver International)运作的洗钱系统。所以此案是什么情况?

Mr. Cooper:这确实是最关键、公众最想知道却难以回答的问题。此案被“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注:西方七国为专门研究洗钱的危害、预防洗钱并协调反洗钱国际行动而于1989年在巴黎成立的政府间国际组织)报导过,这是一个国际跨政府工作组。涉案人员每年在温哥华给那些中国、墨西哥和哥伦比亚、中东的毒枭洗钱,金额高达十多亿美元。

(银通国际)是位于列治文市一座办公楼里从事货币兑换业务的公司,而他们实际上把贩毒所得赃款——10亿美金,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转移,他们实际上为可卡因、芬太尼、海洛因、摇头丸在世界范围的流通提供便利。

“电子海盗”调查本来已经掌握了很多情况。这可能是加拿大史上规模最大的洗钱和赌场洗钱调查案。事实上,他们获得了堆积如山的证据,包括电话簿、多少万GB的数据等。这个案子引起了震惊。

我们现在知道的情况是,有一位帮助加拿大骑警破获此案的集团犯罪卧底线人,由于警方和辩护方之间在处理证据时出错,他的身份被泄露给了辩护律师。所以这是此案被搁置的已知理由之一。但是是否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呢?

有迹象显示,至少还有一位线人的身份可能被泄露了。但是其实有办法可以绕开这样的问题,比如可以采行目击者保护计划。所以,此案是否还存在更深层的内幕?我认为这还有待调查确认。

卑诗人望重击“温哥华模式”犯罪网 但调查失败

但是我们知道,卑诗省的人民原本充满希望。他们对这次调查寄予厚望,如果“电子海盗”调查取得成功,这应该会给“温哥华模式”的犯罪网以重击。但是调查以失败告终。所以我们现在仍然在寻找答案。

Mr. Jekielek:是的。难以置信。您书中对另外一个问题阐述得十分清楚。那就是由于这些活动的滋长由来已久,或许您书中采访的一些人也持相同观点,它们已经和政治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您是这么说的。

有照片拍到这些高层的有组织犯罪头目在一些筹款见面会(pay-for-access,注:捐款达一定数额,可面见政要)上高调与一些加拿大高官接触。您书中甚至还描写了在微信上发生的一件事。

这件事上了国际头版头条,因为一位加拿大政客的账号被用于攻击他人和异见人士。

那么您认为,加拿大政治圈被笼络的程度有多深?这意味着什么?我们很多观众来自美国等其它国家,那么加拿大的情况是否也能让我们猜想到其它国家的情况?

Mr. Cooper:对于美国、澳大利亚、英国而言,我认为加拿大的这种犯罪模式,显然类似情况也正在这些国家发生。澳洲有位优秀的研究员周安澜(Alex Joske),他专门研究统一战线,他说我的书体现了这些犯罪模式是多么耐人寻味、以及对加拿大构成多大的危险。他说相同的犯罪模式也在美国、澳洲、菲律宾、英国发生着。

我这么说吧,有时候给我提供消息的人,他们与五眼联盟关系非常紧密并能接触到相关情报。他们说,从遭受侵害和笼络精英的角度而言,加拿大可能只是个外围国家。

我知道前驻华大使马大维认为:“中共通过统一战线渗透、间谍活动、以及有组织犯罪去针对加拿大政客、科技公司、地产行业——在这些事情面前,加拿大是一个深度昏睡并天真的目标。”

加拿大遭危害有多深?渥太华一直充耳不闻

加拿大遭到危害的程度有多深?这么说吧,当一名集团犯罪人员和中共官员捐了约一百万美元给我们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家族的基金会——特鲁多基金会,人们能说这不是不法行为的凭证吗?那些政客可以说、也确实说过:“你们看,这笔钱并不等于他们能施加什么影响力。”行吧,我们姑且接受这说法。

但是对方(即中方)却显然对此大做文章,他们说这就证明他们成功推广了“中国故事”并影响了诸如联合国大会前主席约翰‧阿什(John Ashe)这样的人,他被指牵涉FBI一起重大腐败案件,此案涉及——听好了——一个澳门赌场大亨、赌场的秘密资金交易、地产洗钱指控、及在联合国内进行权力叫卖。

我认为这是同一个犯罪网、同一批人,他们本人也曾炫耀与加拿大政客相熟。如果现在我受访时旁边有作为信息来源的、来自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的人员,他们会说:加拿大陷入大麻烦了。

(政治圈)遭到损害的程度很深,而牵涉的政客倒未必是我书中提到的那些接受捐款或在筹款见面会中与加拿大骑警确定的嫌疑犯会面的那些人。但是毫无疑问,加拿大政治圈有人已经受到牵连了。我们只需回顾2010年,前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局长法登先生曾警告过卑诗省被渗透的严重程度,结果他被渥太华政府严厉批评。

这让我想起20年前写“响尾蛇报告”的人遭遇的事。渥太华政府对这些事情似乎一直充耳不闻。或许我们可以形容这是“有意无视”。我希望我这本书能让更多人展开调查,深度挖掘出事实和证据。

本人成为攻击目标 遭威胁被诉讼

Mr. Jekielek:是的,我也希望如此。我在想的是,您基本上发现了统一战线和有组织犯罪人员相互勾结的确凿证据,所以您本人也成为了统一战线攻击的目标。当然,我们《大纪元时报》一直是统一战线最“青睐”的攻击目标,所以我们也熟悉这一套是如何运作的。

我想请您谈一谈这方面的经历。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采用了哪些办法企图让您沉默?

Mr. Cooper:好的。首先我想说,如您所知,记者本人从来不想成为他们报导的故事的一部分。但是我书中确实有一章讲的是,由于我揭露了个人防护设备回购计划,他们对我展开了攻击。事实上,被牵涉进此事的不仅是我个人。

我到执法部门和情报部门去找了给我提供信息的有关人员,因为他们了解统一战线和有组织犯罪的运作方式。经他们确认后,我才知道,正是我所揭露的这些参与个人防护设备回购行动的人,对我展开了散布假信息的攻击。

我在书中按照时间顺序详细记录了对方如何提出一系列的请愿。温哥华一位很有影响力也很亲北京的记者在Zoom召开了一系列会议,这名记者在会议上提议——我们有会议的记录,所以消息绝对属实——应该对我提出法律诉讼。

此人表示中共应该对我进行强力反击,因为具我们掌握的消息,这份报告让北京很震怒,它揭露了有组织犯罪与统一战线之间的关系,还有北京如何直接插手个人防护装备回购行动。

依靠着其他记者同侪和普通话社群里人们的帮忙,我得以监听微信和Zoom平台上的讨论,其中这些与统一战线有关系的人计划了如何针对我的报导进行攻击。

有人建议要对我提出多个小诉讼,让我知难而退、压垮我。

《多伦多星报》对此事进行了报导。

有人甚至提议要调查我的报税记录,试图让我难堪等等。我把这些归为我们所说的“敌情研究”(oppo),即对手研究。简单地说,他们想要“惩罚曝光了信息的人”。

我不得不向那些为我提供消息的人寻求帮助。在加拿大的普通话社群和香港社区都给我提供了大力支持。其实微信是把双刃剑。在那些谋划如何打击加拿大记者的微信会议现场,其实为我提供消息的人也在场。

事实上,我的同事鲍伯‧麦金(Bob Mackin)揭露了一件事,温哥华有一位自由党的国会议员,她的办公室有一个微信群,有人在这个群通过“众筹”方式计划对我提出毫无根据的诉讼。

旁白:国会议员梅丽乔(Joyce Murray)是否知道她办公室的微信群发生了什么事?她的办公室告诉《大纪元时报》:“攻击辛勤工作的记者的诚信,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办公室发言人表示,该群组中某个人发的这个帖子“无法被接受,绝对不反映部长的观点”。“发这个帖的人已经不在群里”。

Mr. Cooper:我再稍微提示一下我在该章节里揭露的内容。在这本书中,以及在我报导的过程中,很多涉及的情况都如同宿命般的安排。我发现,不仅是那些给统一战线做事的人,还包括我多年前揭露的“电子海盗”调查中涉及到的赌场犯罪人员,根据微信记录,都参与到“众筹”当中要控诉我。

所以这恰恰说明,当你揭露很黑暗的勾当时,中共、统一战线、还有有组织犯罪人员就会开始散布虚假信息攻击你。

中共惯用伎俩 加政客办公室竟也散布假信息

Mr. Jekielek:不可思义。坦率地说,《大纪元时报》在2020年4月报导新冠病毒来源时,这些人也做了类似的事情。他们说《大纪元时报》在搞种族歧视。

Mr. Cooper:很不幸,这是中共惯用的伎俩,就像他们在许多领域所做的那样,企图把一个原本合理的事情进行歪曲。那些揭露新疆(种族灭绝)的事情的调查人员、那些呼吁深度调查武汉疫情源头的研究人员、那些呼吁我们不能只接受中共对武汉疫情的说法,而需要进行科学的研究和进一步调查的研究人员——这些调查人员、学者、记者均会遭到攻击,这并不令人感到惊讶。

我觉得我的书确实有其价值,其价值并不在于我把自己描绘成遭到攻击的受害者,而在于剖析了统一战线的运作方式。回到意识形态上,正如华盛顿、渥太华、澳大利亚那些为我提供消息的人所说:“统一战线这个工具是利用中共的朋友对抗中共的敌人,让中间的人保持中立,并尽可能争取更多人站在中共那边。”

所以令我感到震惊的是,加拿大政客的办公室竟然用微信散布虚假信息,用来攻击追求真相的加拿大记者。

Mr. Jekielek:是的。不可思议。看到记者群体团结起来支持您,这让人感到欣慰。这是支援优秀报导的好例子。这是我愿意看到的一个极好例子。

山姆,我可以跟您聊很久您写的这本了不起的书。我们可以谈好几个小时。您这本书是绝无仅有的。我会推荐每个看这期节目的人都去读它。这本书的名字叫“Wilful Blindness”(有意无视),作者是山姆‧库柏(Sam Cooper)。它是第一人称视角,它让我深有感触,十分引人入胜。

我在读的时候常常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个调查人员会发现什么?他会找到什么?”“又有哪些呼之欲出的腐败情形?”

那么山姆,在采访结束前,您还有什么补充的吗?

Mr. Cooper:谢谢您的评价。我花了很多努力,以第一人称视角来写。我在此要感谢加拿大最优秀的记者之一,特里‧格拉文(Terry Glavin)。是他帮助我从这个视角来发声。从一开始,我的想法就是要借助调查人员的眼睛来写,是他们努力成为吹哨人。其中有些人的职业生涯被毁了,因为他们要阻止黑钱。

我相信他们对此充满热忱。他们有一个故事要讲出来,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就是他们的载体。再次重申,我认为通过我本人和我发现真相之旅,有助于读者从普通人的角度去理解这些事情,因为他们没有机会去读中情局(CIA)或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的文件。

Mr. Jekielek:山姆‧库柏,很荣幸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Mr. Cooper:非常感谢。这也是我的荣幸。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