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日本正在改变防御方式应对中共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ilton Ezrati撰文/吴约翰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几周前,日本首相菅义伟在白宫会见美国总统拜登。这是拜登就任后第一次与另一位国家领导人会面,他选择日本并非偶然。两人都认为这是向北京传达信息的一种方式,他们的共同信息也很明确。作为世界第一和第三大经济体,他们都致力于维护开放的全球贸易体系,但北京却在积极企图破坏。当然更明确无误的是,美国和日本间长期的军事联盟关系仍然很强大,适时遵照着美国在印太地区为巩固经济、外交和军力目的而行动。毫无疑问,中共的领导阶层都在密切关注这些,而他们的反应是否会改变,还远远未知。

但在某些方面,菅义伟是谨慎的。这和曾与他长期共事的前任首相安倍晋三一样,菅义伟意识到中国在全球,尤其是对日本经济上的重要性。日本企业是早期在中国的投资者,最终公开的资料评估约有1,200亿美元的资金挹注。

迄今为止,中共也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间的双向流动现已超过3,000亿美元。这种经济脆弱性(economic vulnerability)使东京不愿冒犯北京。诸如,日本是唯一拒绝签署联合国谴责中共对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进行人权迫害的亚洲国家。东京也拒绝与美国同声谴责中共在香港实施的《国安法》。

拜登与菅义伟的会谈上,日本也没有公开提及上述两项议题。

但另一方面,菅义伟也利用这个机会指出,日本其实正在做出重大改变,以应对其所处的危险邻居。

北韩向日本海发射导弹;中共更经常侵犯日本主权,频繁挑战日本海岸警卫队和海军舰艇,绕行在与日本有争端的岛屿(日本称尖阁诸岛,中国叫钓鱼岛)周围。菅义伟还利用与白宫会面的机会中,将钓鱼岛争议与《美日安保条约》第5条(Article 5 of the U.S.-Japan Treaty of Mutual Cooperation and Security)有关美国所必须承担的义务做出连结;按外交标准来看,其实这应只是会谈中一个非常简短的报告,但他却提到与中国或北韩的问题至少七次。

拜登总统虽没有公开承认美国在中日岛屿争端中的义务,但两人都强调,在东海和南海面临严重的“挑战”下,仍必须维持“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区域”。当他们强调“安全供应链”及提到美、日经济和技术合作时,即是刻意要让北京这位听众牢记的。

北京也看见了,日本早已不再空谈(在白宫或任何其它地方),并开始积极重新考虑其以往长期坚持的和平主义。菅义伟甚至在成为首相前,就积极推动宪法改革,允许日本军队在其它国家(如北韩)的导弹基地准备对日本发动攻击时能先发制人,他还推动更广泛地建立日本军事力量的计划。在华盛顿,虽然没有言明,但菅义伟将所有这些努力,与跟美国的结盟联系起来。

2021年4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右)与日本首相菅义伟(左)在华盛顿白宫玫瑰园举行新闻发布会。两位领导人的会面讨论了关于人权、中国、供应链弹性等议题。(Doug Mills-Pool/Getty Images)
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变革,也将造成亚洲在外交和军事上的一贯作风产生变化。几十年来,在中国经济和军事崛起时,日本虽然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经济强国,但几乎没有军事重要性可言。它实际上是受美国军力的保护。美国有能力保护日本,但日本对美国却使不上力。

日本宪法将军费预算限制在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这与中共和美国相比是非常少的,因中共和美国的国防预算都占其GDP的3.0%以上。由于宪法只强调防卫,因而阻碍日本发展军力的任何努力,也阻止了国防部建造两艘航空母舰,或将日本地面部队设在国外的可能性。宪法还禁止日本签署任何共同防御条约。尽管日本与美国长期结盟,但如果当美国在亚洲的基地遭受功击时,日本也无法向美国提供协助。

安倍时期开始对这一切做出改变,在他的领导下,日本国防部开始获得大量资金。因为全球病毒大流行,所以去年的预算分配不具参考价值。但在2019年,国防部获得5.3兆日元(约470亿美元),高出2018年预算金额的7.2%。像这样的跃升,发生在任何国家都是值得关注的,尤其是日本,因为过往,日本的国防预算每年增长仅不到1%。现今的五年计划维持这种(国防上)较高的支出和增长水平,而这些资金的拟议分配,也是有针对性地指向北韩和中共。

当考虑北韩时,重点是“威慑”。日本已开始对其现有F-15战机的电子作战能力进行重大升级。国防部还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购买了6架F-35A战机。新计划要求在未来几年还要购买147架这种先进战机,远高于原计划购买的42架。同样是明确冲着北韩威胁来的还有,国防部预算执行上要求日本升级空中预警能力,并斥资超过3,000亿日元(约27亿美元)部署两个“陆基神盾”导弹防御系统(Aegis Ashore)和其它美国制造的拦截飞弹。

日本军方也采取计划性措施以对抗中共,主要针对海上部署。当然,F-15的升级和新的F-35构成对中共威胁的某种回应。更有针对性的是,国防部计划采购RQ-40全球鹰(Global Hawk)远程无人侦查机,并资助研发远程海底无人监控装置,及采购更多防空飞弹、反鱼雷弹药和远距导弹等,以增强海军实力。计划中也要求建造一艘新式潜艇,依国防部预算文件上的用词来说,目的是为“侦察”(这样的遣词无疑是避免触及“攻击”能力,以致引发宪法上的问题)。日本还计划建造两艘新型多用途的作战扫雷驱逐舰,他们将使护航舰队总数达到54艘,与过去相比大大升级。

国防部正在寻找更普遍的方式,让日本能够发展军事力量,并在盟国间占有一席之地。它设法采购一艘油轮来支援海上的海军,这可视为一个明确的声明,表明日本海军的规划已经超越了海岸防卫。国防部同时寻求添购两架新型C-2运输机和六架UH-X直升机,专门用于快速部署;以及争取日本地面部队编列远距离部署的训练预算。国防部还设法改装现有的直升机航母,以服务新的F-35战机,然后再建造第二艘航母。在某些解释中,这显然违反日本宪法中的自卫限制,尽管国防部以防御性的名义提出以上这些需求。国防部更试图将日本的指挥、控制及规划行动,与盟国美国、印度、澳大利亚和东盟(ASEAN,又译为“东盟”)进行更大程度的整合。换言之,是在与那些试图遏制中国扩张的国家合作。

延续相同路线发展下去,日本国防部开始着手展开广泛的现代化工作。如它已拨出资金建立类似美国命名为网络防御司令部(the cyber-defense command)的机构,开始调查人工智能(AI),将其运用于军事用途上。国防部同时投入开发资金,最终要为日本的卫星安装保护装置,包括光学望远镜,以识别在日本附近飞行的物体。再进一步投入27亿日元(约2,400万美元)的计划,是与美国在所谓的“深太空国际意识”(deep space international awareness)方面开展合作。这些努力不仅可以满足未来进一步的需求,预算文件上甚至强调其功能有助于解决日本长期存在的低出生率,和因此导致的适龄军人短缺问题。众多努力推动中,还有一反日本国防部常态的另一面,即鼓励更多女性也穿上军服。

很明显地,日本已经开始改变它面对西太平洋的安全模式。如果菅义伟确实如他计划那样进一步修改和平宪法,那么变革将加速发生,这也将改变华盛顿的算计。当然!北京肯定也会注意到。只是它将如何回应,目前仍然是个未知数。

原文Japan Is Changing Its Approach to Defense (and to China)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米尔顿‧埃兹拉蒂(Milton Ezrati)是政治外交杂志《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的特约编辑、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the University at Buffalo (SUNY))人力资本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Human Capital)的会员,也是总部在纽约的通讯公司Vested的首席经济学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三十个明天:未来三十年的全球化、人口统计分布和我们将如何生活》。(Thirty Tomorrows: The Next Three Decades of Globalization, Demographics, and How We Will Live)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