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冯智活:港法轮功应有表达自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3日讯】香港的“一国两制”在《港区国安法》下还剩多少?法轮功在旺角、铜锣湾、尖沙咀、湾仔、上水、黄大仙等香港多地街上的真相点(街站),被认为是“一国两制”的一个标志。一出火车站就看到“法办江泽民”“退党保平安”“停止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等标语,曾经是香港一景。而今年6月,由于终审法院的判决,法轮功在香港街头的真相点被迫消失了。

这要追溯到2013年,江派的新任特首梁振英令食环署以“阻街”为名,不停地抢走法轮功在多地的横幅和展板,并检控了两名学员,公然践踏香港市民的合法权利,将中共在大陆的迫害延伸到了香港。两学员先后向高等法院提起司法复核,2018年胜诉,其后食环署提出上诉并胜诉。2021年5月,终审法院驳回了法轮功学员申请司法复核的要求,至此长达八年的官司到头,变成食环署可以“执法”清除法轮功的真相点。

香港法轮功真相点,是在有人看管的情况下摆设展品,属于《基本法》《香港人权法案》保障的“示威自由”范畴,不同于政府土地上无人看管的展品,因此不适用食环署执行的《公众卫生及市政条例》。

事实上,中共在香港打压法轮功早已有之。2002年3月,因应江泽民对长春插播事件的学员密令“杀无赦”,12名香港法轮功学员到中联办门外静坐,抗议在大陆发生的迫害。他们只占据了路旁很小的空间,却被中联办压力下调来的70名警员粗暴抓走,其间对正在静坐的学员施以按额头、掐颈、用力顶住学员耳后的穴位、强扭手臂等,导致多人受伤。不久,中联办后门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型花槽。

警方以阻街、阻差办公、袭警等罪名诬告学员,2005年香港终审法院推翻所有控罪,政府还赔偿了学员们200万港币。“阻街”案的最后胜诉,被认为是香港抗争自由相当重要的判决,被列入香港大学法律必修课程之一。2013年律政司发表新修订的《检控守则2013》引用该案例,强调只有在有关行为“超出理智范围或合理界线”,当局才应提出刑事检控。可是,香港终审法院今天推翻了之前的判决。

“我觉得你们(法轮功学员)真是很了不起,受到这么严厉的打压,不但没有退缩,还一直在扩展,在香港也出了你们的刊物《大纪元时报》,也出了报摊。我希望继续,你们的时事报导都很多人看,你们许多独家的报导,又快又多,很重要的。我常跟朋友讲,大陆好像很多东西貌似都能够搞定,就是没办法搞定你们。”前香港立法局议员冯智活牧师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说。

冯智活表示,大家看到了,法轮功这么温和的街站都不能摆,其实不单是香港的损失,也是整个中国人的损失。而中联办为阻止抗议在门外建花槽,他觉得“很可惜、很离谱”。“香港的自由、言论空间越来越小,越来越窄。你们法轮功的朋友很勇敢、很正义,一直都把大陆压迫你们和其它人权的问题在香港揭露。”

他以最近的“六四”32周年纪念为例,有些年轻人在旺角区或其它地方摆街站,他们也摆了一段时间,警方应该是没有检控他们的,是允许的。但是“现在限聚令是四个人,其实现在政府混水摸鱼,现在疫情这么好,你还限聚四个人,太离谱,很明显是政治考虑。”

他觉得,在香港应该是允许有法轮功街站的,这属于表达自由,“你要是说阻街,那我就弄小一点;你说这里阻挡,那我就摆在另外一边”。

事实上,从食环署对不同团体的区别对待,即可以看出其执法不公。“现在很多商贩,比如我住的那边,深水埗那一区,很多都摆出来,占了半条行人道,就在我附近,长期不执法,投诉了也不管,管不了或者是不敢管,或者是不想管,别人在做生意等等,那些更阻街得厉害。食环署主要是管理阻街、清洁卫生的嘛。”

他说,在市政局没有解散之前,食环署的工作,包括市区卫生和小贩问题等,是由市政局民选议员管的,可惜现在没有了议员管,政府就比较任意妄为了。

中共从1999年7月20日全面发起迫害的那一天,就是全球法轮功学员开始反迫害的那一天。22年来,学员义工在世界各地风雨无阻地坚持讲述真相。香港法轮功学员亦表示,他们会用不同的方式去争取,绝不会放弃,现在在香港街头仍然都有派报的法轮功学员。

“我绝对希望法轮功的朋友继续去讲出真相,还有你们受压迫的情况,因为大家也看到了,大陆的压迫是越来越离谱,(要是)没有一个地方让人知道、关心、支援,绝对不应该的。”“香港现在是越来越差,我知道,但尽量保持是一个自由的都市,包括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等等。”

他不认同中共现在压住香港人的自由,会让其政权安全,相反他觉得越公开就越安全。“因为公开呢,把一些不好的纠正过来,大家都安全了;你越压制,人们就不开心,不高兴,限制自由谁会高兴?你的儿子你限制他不让他上街,他也不高兴。大家不高兴怎么会安全?关系这么紧张。应该起码令大家都舒服点,大家就安全的。”

“人是很奇怪的,他正在享受的东西被拿走,他就会跟你拼了;(如果)他出生以来一直都是没有的,他没有那么觉得。香港一直都有(自由、法治)的,你还应该给我们真普选、双普选,你现在不给那就算了,我们也当看不见,但是你又把现有的都拿走。”

澳门法轮功学员今年6月也遇到与香港学员同样的问题。澳门警方禁止了法轮功的集会,用了中共1999年对法轮功的非法定性,做法与今年禁止六四集会一样,用了中共对相关活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定性。

“很可惜,澳门比香港其实一直都是保守一些的,特别是跟随中央路线很厉害的。其实不需要这么怕的,那么拍马屁,给别人多一些自由吧。”他强调,香港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有自由,“自由释放了人的潜能等等东西,给好的东西发展”。

在中共越来越收紧管治的情况下,“整个澳门经济也不是太好了”。他指,政府不用怕那么多,“我们也是用嘴说的而已,也没有任何武器,人数也不是太多,大家都想自己住的地方好。”“我们本着良善的心,哪需要害怕呢?我们好的良善的心是一直扩散开去的。”

中共想用强制手段让香港市民消音和忘记,但冯智活相信,一切表面形式并不会令香港市民归顺,反而起反效果。“你不让别人做事,但是思想控制不了、心控制不了。我们用一句俗语说,敌意更强。”包括法轮功真相点在内,很多正义的、对社会好的东西却不让人做,“因为你怕而已,我不服你”。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撑珍珍成为Patreon会员: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订阅Youmaker :https://www.youmaker.com/c/PreciousDialogues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