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20大前内斗激烈 赵乐际释新信号 再提铁帽子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4日讯】 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7月13日晚上6:30,北京时间7月14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20大前绞杀激烈,赵乐际释放新信号,打虎要上“铁帽子王”?诺贝尔奖得主莫言被踢出百年名作家之列,文学要讲“红色基因”。

Sydney:中共所谓百年党庆展现的虚假党内团结的局面,仅仅维持了10天。近日,中共喉舌新华社刊文,提周永康薄熙来等落马“大老虎”,警告“谁也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谁也不是‘铁帽子王’”。与此同时,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再次离开北京,到吉林调研。这一系列的举动,或释放了强烈的政治信号。

秦鹏:曾经被中共当局高调报导的诺贝尔奖得主、著名作家莫言,近日遇到了特殊待遇:被踢出红朝百年名作家之列。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中共内斗 党媒再提“铁帽子王”又有大老虎要落马?

Sydney:七一刚过,七月才过不到一半,我们现在看到,中共内部可能又掀起了惊涛骇浪,习派与江曾派系的内斗浮出水面。

首先,7月11日,中共喉舌新华社发文,看起来是给党内高层释放了强烈的警告信号。

文章提及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孙政才、令计划等落马“大老虎”,同时更警告“谁也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谁也不是‘铁帽子王’”。

“铁帽子王”指的是谁呢?

丹书铁券是免死金牌的意思。不过,秦鹏,“铁帽子王”这个词是哪里来的,指的是谁呢?

秦鹏:对于“铁帽子王”一词,现在外界普遍认为是指江、曾派系的江泽民、曾庆红。

铁帽子王,我们知道是对清代世袭罔替的宗室王爵的俗称。清皇朝建立后,建立了一整套封爵制度,分为12等,这些爵位在传给子孙的时候,每一代都会降级,但是对清朝开基创业或统一全国立有大功的皇室宗亲和官员,则无需降级,一代一代都可以世袭王爵,所以叫铁帽子王。

“铁帽子王”最早出现在《人民日报》2015年1月15日头版评论员文章中,文章说,“腐败没有‘铁帽子王’,反腐败绝不封顶设限。”当时引发了网络疯狂猜谜。

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在《谁是人民日报所指“铁帽子王”?》一文中表示,《人民日报》所说的“铁帽子王”只有江泽民、曾庆红够格。这个看法被各界认可。

不过有人指出,“铁帽子王”不是《人民日报》首创,而是习近平首次亲自提出的。

2015年2月2日,习近平在一次专题研讨班上讲话说,法治之下,任何人都不能心存侥幸,都不能指望法外施恩,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也没有“铁帽子王”。

Sydney:是,这文中还举了个例子,暗示的意味就更明确了。是今年1月,曾庆红心腹、华融董事长赖小民因受贿、贪污、重婚,被判的死刑判决。而且,赖小民从判处死刑到执行死刑,中间只有24天,相当惊人。

习近平当局处决了曾庆红的心腹赖小民后,官媒称贪腐没有免死金牌,无法外之人,无法上之权;称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分析认为,影射赖小民背后的终极大老虎,江泽民、曾庆红的意味明显。

秦鹏:是,习近平多年反复,一直没有开杀戒,但是去年,把曾庆红的心腹赖小民紧急执行死刑,这被外界认为,是习近平与江泽民曾庆红公开分裂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不过,我一直认为,这种分裂只是一种权力内斗,在保党上,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中纪委发文44次提“斗争”

Sydney:还有一个警告信号,7月12日,中纪委官网发文,短短的文章中,也是44次提到“斗争”,显示中共战狼般的斗争气氛,还称“找准靶心、一击即中”。有一种肃杀气氛。

秦鹏:把7月11日新华社和7月12日中纪委的文章连在一起看,很明显,这是中共最高层在对政治对手发出警告。

Sydney:被视为警告信号的,还有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再次离开北京,7月9日至11日到吉林调研。这已是赵乐际今年第三次离开北京前往外地进行调研。相当高调。

外界认为,这是释放最新反腐信号。调研时,赵乐际还强调,凡是损害民众利益的行为都要坚决纠正。

7月11日,赵乐际在吉林省纪委监委主持召开部分省纪委书记座谈会。他强调,“各级纪委监委要认真组织学习习近平‘七一’重要讲话,坚持读原文悟原理,……要提高政治站位……”

这也像在传递习近平的警告信号。意思可能是:谁不效忠习近平,不执行习近平的命令,我就拿谁开刀。和新华社的警告信号形成呼应。

秦鹏:是,“提高政治站位”,意思其实就是要效忠习近平,中共体制内的话叫“两个维护”,反腐败为什么还要和效忠连在一起呢。贪污就是贪污,但是如果你站队正确了,那么可以不算或者轻轻放过去,这也显示中共所谓的反腐就是笑话。

滴滴出行遭惩治 习近平动手前奏?

Sydney:是。除此之外,还有一警讯,我们之前聊过的,7月间,滴滴出行在美国上市后,接连的被惩处和整改。消息称,滴滴不听劝告、先斩后奏秘密赴美上市,令北京震怒;中南海用“阳奉阴违”四字定性滴滴,中共官媒密集发文批滴滴出行,暗示滴滴出行与习中央博弈。而外界是起底了滴滴出行背后的江派权贵。

以上这些警告信号形成呼应。一系列政治信号,似乎预示着习近平正准备对政坛对手,也就是江、曾派系,进行新一轮围剿,或许又要有“周永康、薄熙来”等等一级的大老虎落马。

现在外界说,从7月底的北戴河会议前后,直到2022年中共二十大,中共政坛与时局发展充满变数,中南海惊涛骇浪。

这个时间点的特殊性,导致可能引起的这些变数的关联,能不能和我们讲讲?

秦鹏:中共20大,将决定习近平能不能连任,以及他选择的军委副主席人选,还有其它常委是不是习近平钟意的,所以对习近平来说非常关键。

但是,对于党内其它派系,特别是1989年以来势力最强大的江曾派系来说,当然也非常关键,它们也想把自己的人马安插进去,而且现在习近平把外交搞得一塌糊涂、几乎跟所有国家的关系都搞砸了,那么当然这些力量也会利用开会和操纵的其它机会,包括动用国内外的政治经济力量,对习近平发难,所以,对习近平来说这之前的每一天也是面临着惊涛骇浪。

北戴河会议也是类似的,也是中共高层瓜分权力的一种方式,所以习近平要尽可能保障结果按照自己的想法推进,至少在权力讨价还价的过程中,不能吃太大亏。

那么怎么办呢,习近平就祭出了他习惯用的反腐的手法。

习最大政敌:江泽民一伙

Sydney:习最大的政敌,就是江泽民、曾庆红。江泽民可能是半死不活了,所以“江泽民利益集团”现在继续运作的幕后老板,就是曾庆红。习近平真的会动曾庆红或江泽民吗?如果现在动,那为什么不更早,在2015年高调喊打铁帽子王的时候,直接抓捕?

秦鹏:从2015年到2017年底,这个过程,习近平经历了作势打击江泽民和曾庆红的一系列动作,但是如果抓捕江曾,那么意味着会把中共的很多罪恶,包括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等暴露出来,这样中共就会崩溃。所以,习近平面临着抛弃共产党、走民主道路的选择。但是,到了2017年底19大习近平定于一尊,很明显,习近平选择了用保党的方式保自己的权力。所以,反腐从那个时候发生了很大变化。

但是,这样的均衡是不稳固的,中共的特点决定了争权夺利必然会引发高层斗争。最近两年又发生了一些新故事。

中共前体制内官员、大纪元评论员王友群曾经说过,去年11月,他听朋友说,美国华尔街的金融巨头,准备在拜登上台后,联手江泽民、曾庆红的势力,换掉习近平。今年1月28日,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发表匿名文章《更长的电报:迈向新的美国对华战略》,其关键就是建议美国政府联手中共内部的反习势力,换掉习近平,然后,回到过去美中权贵“闷声发大财”的好日子中去。

这些背后显然是习近平对里面干的。也就是说,扳倒习近平,是一场持续了八年多的行动,在去年加剧。

而明年是中共二十大,八年多来,江、曾的代理人不停地给习挖坑,已经把习置于极其危险的境地上。

他还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习明知曾庆红是最大政敌,而不动手,最后,很可能自食其果,反过来成曾庆红手中的牺牲品、替罪羊。

诺奖得主莫言被批“媚外” 踢出中共百年名作家

Sydney:我们今天还想谈一下中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他在2012年被中共高调报导、倍受礼遇之后,却在前一阵的中共百年党庆前的100年名作家排行中被踢出,还被官方人士批评“媚外”。这背后的故事和因果,我们想进行一下探讨。

首先,莫言在2012年获得了诺贝尔奖文学奖,他的得奖在当时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激烈争议。不过,中共官方当时高调报导,说是中国人的骄傲。还派一名官员陪同莫言参加了诺贝尔奖颁奖仪式,完全不同的待遇。

秦鹏:是,随行的中共官员,是莫言老家的山东省高密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邵春生,他自己说陪同莫言除了领奖外,还有一个任务是向世界宣传高密的红高粱文化。另据大陆媒体报导,莫言抵达斯德哥尔摩后,中共驻瑞典外交部指派一名大使馆专员前去接机,并在莫言逗留期间一直陪同。

这里面有多少担心莫言现场说出对中共不利的话来,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当时,莫言面对记者追问,拒绝重提两年前的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看起来也是在保护自己,减少麻烦。

Sydney:当时,中国大陆雅虎的网上民调,约有83%的人认为官员不该陪同去,另有14%认为如果非要去,官员就得自掏腰包。大陆媒体也评论说,诺贝尔奖是一个文化的盛宴,但政府当局和官员把其当成了一个经济或是政绩盛宴,显得格格不入。

广西网络作家荆楚表示,中共之前对诺贝尔得奖华人封杀叫骂,而这次却对同获此奖的莫言高调宣传,是自相矛盾,打自己的嘴巴。

他说:“高行健得到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达赖喇嘛得到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共产党对诺贝尔是一片叫骂声音,只有对莫言高调宣传,还给他抬轿。这就是典型的一个双重标准嘛,这样共产党就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我认为中共对莫言这样高调宣扬是莫言自辱。”

莫言的书里提到很多中共的邪恶

秦鹏:不过,后来,很多人发现,莫言的书里面,提到了很多中共的邪恶。比如,他那个获得了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小说《蛙》,就被认为揭露了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还被翻译成了英文等语言,《纽约时报》的评论认为,小说,把无法无天、残酷之书讲述共产党国家公务员的灭绝人性、中国人的无能为力,乃至于后毛泽东中国核心的道德真空,等等,揭露得淋漓尽致。

诺贝尔奖组委会给予莫言评奖介绍:莫言是个诗人,他扯下程式化的宣传,使个人从茫茫无名大众中突出出来。他用嘲笑和讽刺的笔触,攻击历史和谬误以及贫乏和政治虚伪。他有技巧地揭露了人类最阴暗的一面,在不经意间给象征赋予了形象。

Sydney:莫言给自己的定位是:写人性,讲真话。所以,有人认为,身为作家协会副会长的莫言,虽然很多书看起来很荒诞、魔幻、离奇,但是实际上巧妙地利用了一些文学手法,在揭露他对中共政策的不满。

也可能是这样,在刚过去的中共七一党庆之前,莫言从官方列举的百年名作家之列中,被踢出来了。

秦鹏:是。6月22日,中国作协党组成员秘书处书记吴义勤在中共党报《光明日报》上写了一篇文章,叫《中国文学的红色基因》,文中列出了中国百年来上百具有红色基因的作家和作品,新中国建立后作家的作品也有数十部,而莫言和他的魔幻大作却不见踪影。

另外,《文艺报》总编梁鸿鹰《让人们重回百年文学现场一一写在‘红色经典初版影印文库’出版之际》,文章也列出了大量红色作家和作品,莫言也榜上无名。

这其实代表的是中共官方现在一种态度。

Sydney:实际上7月5日,大陆的“今日头条”就公开发出,或是转发一个叫“莫言的问题不可容忍”的文章,列举莫言多年来作品“抹黑”中国、“诋毁”文革、“仇视”毛泽东时代、“崇洋媚外”等等罪状,有口诛笔伐的文革火药味。一天后文章就被删除,从网络消失,但相信很多人已经读过了该文,也就是说文章的意图也达到了。

秦鹏:是。这体现了中共真实的对文学艺术的看法。在这方面,中共奉为圭皋的是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里面明确讲文化艺术要“为政治服务”。也就是为中国共产党的统治服务,而不是为人性和民主服务。

从中共权威媒体对所谓百年名家的评定标准可以看出,只有歌颂中共极权的作品,才是有红色基因,才能成为名家名作,才能符合中共定义的为人民大众服务,也才能被中共命定为受到人民欢迎的作品。

而莫言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文学艺术绝不是唱赞歌的工具。这当然不符合中共极权统治的需要与对文艺评判的标准,自然也就无法得到中共官方的认同。

中国大陆的网络环境越来越严酷

Sydney:我们看到中国大陆的网络环境越来越严酷。有这样一句名言,“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网络还盛传这样一段文字:“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你认为,从莫言的际遇改变,有没有可能,接下去,中国大陆的文学和网络环境,会变成从镇压反对者,走到镇压不歌颂者,或是镇压歌颂不够卖力者的新阶段?

秦鹏:非常有可能。实际上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万马齐喑,正义的声音越来越稀缺,从中共100年党庆前后的媒体报导可以看出来,中共已经在利用各种方式,让演员、作家等等,都被迫替中共赞美,几乎在搞人人过关。中共还发动了那些小粉红,在监督、逼迫不同人表达对中共的赞美。

不过,我觉得这不仅仅反映出中共向文革的全面倒退,而且也反映出中共现在的极度空虚和恐惧。这样的结果,也一定会被越来越多的人唾弃,在国际上我们看到更多国家在对它瘟疫追责、在围剿它,在国内也涌动着对中共邪恶的不满,这是一个王朝灭亡的前奏。

Sydney:中共升级言论控制,越来越多民众“道路以目”、“三缄其口”。但是不要看好像在中央媒体和网上他们营造了所谓的大部分支持它的假象,真实的状态是,离分崩离析也不远了。

秦鹏:是。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