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第一个挨整的中共元帅刘伯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955年9月27日,中南海怀仁堂,中共领导人毛泽东授予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元帅军衔。

在后来毛泽东发动的各种政治运动中,中共的十大元帅先后挨整,其中,彭德怀、贺龙被整死;但第一个挨整的是刘伯承

刘伯承的军旅生涯

刘伯承,四川开县人,1911年辛亥革命时从军;1912年考入重庆蜀军政府开办的将校学堂,学习各门近代军事课程,同时熟读中国古代兵书;1926年加入中共;1927年参加中共发动的南昌暴动,任参谋长。同年年底,被派往苏联学习军事,先入莫斯科高级步兵学校,后转入伏龙芝军事学院。

1930年回国后,先后任中央军委参谋长、长江局军委书记兼参谋长、中央军委委员,协助中央军委书记周恩来处理军委日常工作。1934年“长征”时,任红军总参谋长。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第129师师长。1945年日本投降后,任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国共内战爆发后,历任中原军区、中原野战军、第二野战军司令员。1949年4月,参与指挥渡江战役、南京上海杭州会战等。

中共占领南京后,任南京市委书记兼市长、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之后,与邓小平率部进军西南,任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等。

刘伯承对军事教育情有独钟,先后任红一方面军、红四方面军、红二方面军的红军大学校长,延安红军大学副校长,第二野战军军政大学校长。1950年11月,受命组建南京军事学院,任院长兼政委。1957年9月,任北京高等军事学院院长兼政委。杨得志、杨勇、张震、秦基伟等许多中共高级将领,都是刘伯承的学生。

从学苏联到反教条主义

1953年1月1日,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作出“一定要将苏联的一切先进经验都学到手,改变我军的落后状态,建设我军为世界上第二支最优良的现代化的军队”的指示。

1954年12月,中央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彭德怀,在全军参谋长、政治部主任联席会议上,做了题为《学习苏联先进经验,建设现代化的国防军》的报告。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和彭德怀的报告,中共军事院校都开设了学习苏联军事理论的课程。

但是,1956年2月的苏共二十大上,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作了反对斯大林个人崇拜的“秘密报告”。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在国际上引发强烈反响,也引发毛泽东的极大担忧。

此后,中苏两党关系逐渐恶化。同年4月25日,毛泽东发表《论十大关系》,指出“学术界也好,经济界也好,都还有教条主义”。6月,中共中央发出通知,要求“克服学习外国经验中的教条主义倾向,克服学术研究、报刊宣传、教学工作中的教条主义”。

1958年5月27日,中央军委会议召开。两天后,根据毛泽东的决定,参会人员扩大到1000多人,会议议题改为反教条主义。

6月21日、23日、29日,毛泽东先后在大会和小组长会上发表讲话,指出“要坚决反对教条主义,打倒洋奴思想,埋葬教条主义”。

毛泽东讲话后,会议采取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方式,猛批教条主义。大会先后点了萧克、李达、陈伯钧、钟期光、宋时轮、粟裕、叶剑英、刘伯承等的名。军事学院被说成是“教条主义的大本营”。

刘伯承成为挨整对象

当时,刘伯承正在外地治病、疗养,一接到中央军委的电话,立即赶赴北京。

当时,他并不知道一场“大批判”正等着他,连秘书也没带。一下火车,才知道要他检讨“在军事学院教学工作中不重视学习毛主席军事著作,而专门去学古今中外军事著作和战史”等“错误”。他非常一惊,血压马上升高,头昏眼花,眼压也升高,不得不住进北京医院,一面治疗,一面打电话让秘书火速进京。由他口述,让秘书帮他整理“检讨”材料。

1958年7月10日,在中南海怀仁堂,已经66岁、双目几乎失明的刘伯承,在时任中央军委秘书长黄克诚的搀扶下,步履蹒跚地走上主席台,做了长篇检讨,讲了不少违心话。

刘伯承检讨完之后,一些“积极分子”纷纷站起来,对刘伯承“大事讨伐”。南京军事学院战史教授会主任蔡铁根,实在听不下去了,主动上台发言,替刘伯承等人辩护。但是,没等他说完,主席台上就有人高喊:“把他拉下去!”一些人立刻冲上台,七手八脚地扯掉蔡铁根的肩章、领章和帽徽,把他连推带搡地拉下台,赶出会场,关押起来。

7月22日,大会通过的“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决议”说:“训练总监部和一些院校,教条主义倾向直到最近仍然占着统治地位”。“(某些人)坚持了一条与党的军事路线相对抗的资产阶级的军事路线”。这场路线斗争,是“历史上正确路线和错误路线的斗争在新条件下的反映”,“必须在全军认真开展”。

1958年8月1日至10月14日,南京军事学院先后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和第三次党代会,“深揭猛批”刘伯承等搞的教条主义。其中,开了两个月的党委扩大会议,有2092名干部参加,与会者写了11248张大小字报,印发大会发言和书面发言387篇。

北京的高等军事学院和军事科学院,举行两院党委联席扩大会议,对刘伯承等进行揭发、批判,并作出结论,“过去南京军事学院成立以来所犯的是资产阶级军事路线的错误……其影响遍及全军,其发生发展过程是由盲目到自觉,由实际工作中的错误发展到路线错误”。

刘伯承被免去高等军事学院院长兼政委的职务;粟裕被免去总参谋长的职务;训练总监部被撤销;萧克、李达被免去国防部副部长并调离军队;陈绪英等被开除军籍,发配边疆劳动改造;蔡铁根被开除党籍、军籍,后被枪毙。

此后,全军只有一种声音,那就是毛泽东的声音。

刘伯承挨整的三个原因

第一,历史原因

中共历史上曾存在“土洋之争”。“土”是指没有出国学军事、用“土办法”指挥战争的人;“洋”是指曾留学苏联、学过洋军事理论的人。

上世纪30年初,中共中央由从苏联回国、受共产国际信任的人占据领导地位,博古任中共中央总负责人。1932年10月,中共苏区中央局在江西宁都召开会议。会上,关于毛泽东的去留问题,曾发生激烈争论。林彪、彭德怀等“土派”,极力主张毛泽东应留在前方,协助指挥军事;博古、张闻天等“洋派”,则坚决主张毛泽东离职。

从苏联回国的时任红军大学校长刘伯承,选择站在“洋派”一边。结果,会议决定,撤销毛泽东红军总政委的职务。从此,毛失去军权两年。会后,刘伯承还发表文章,批评毛泽东等人的“游击主义”战术,指出他们在战略上存在不能打正规战、大兵团集群战的弱点。

1942年至1945年,毛泽东发动延安整风运动,以“反教条主义”的名义,对王明、博古、张闻天等“洋派”进行了一次清算。但是,当时仍是战争年代,还需要刘伯承等人带兵打仗。对刘伯承等的清算,延后到1958年。

第二,思想原因

刘伯承除重视中共自身的军事经验外,还重视从古今中外军事理论中汲取营养。

刘伯承认为,培养高级将领,应让他们广泛学习古今中外的军事名著,如《孙子兵法》等中国古代兵书,俄罗斯名将苏沃洛夫的《致胜科学》、德国军事家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等外国军事名著;除研究中共军史外,还要研究罗马战史、拿破仑战争史、日俄战史、欧洲大战史、二战时期苏联和英美等国的战史等,不能局限于仅仅学习毛泽东的几篇军事著作。

这是各国军事教育的常识,却触犯了毛泽东。毛泽东在军委扩大会上讲:“现在学校奇怪得很,中国革命战争经验不讲,专门讲(苏军的)‘十大打击’,而我们几十个打击也有,却不讲……”

第三,功高震主

1956年苏共二十大之后,毛泽东一直忧心忡忡,担心他身边也睡着一个赫鲁晓夫,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跳出来,否定他,夺他的权。

中共主要是靠“枪杆子”夺取政权的。如果中共内部有人搞政变,“枪杆子”无疑是最重要的依靠力量。

中共元帅刘伯承在军队的威望很高。这从他1958年在中南海怀仁堂作检讨时的情况可以看得很清楚。那天,当刘伯承出现在主席台上时,全场一千多位高级军官(除极少数“打手”外),齐刷刷地起立,举手向刘伯承行军礼,接着,全场响起热烈掌声。当刘伯承念完检讨后,会场又一次响起热烈掌声。当刘伯承离开主席台时,全场一千多位高级军官再次起立,再次鼓掌,目送刘伯承慢慢离开会场。

这样的场景是毛泽东最不愿意看到的。

结语

毛泽东的老对手蒋介石一生有很多职务,但他最看重的一个职务,是黄埔军校校长。他也特别喜欢他手下的将领称他“蒋校长”。

刘伯承从井冈山时期的红军大学,到延安时的红军大学,到中共建政后的南京军事学院、北京高等军事学院,长期任校长或院长。他的学生遍及中共全军各个兵种,是许多中共高级将领的老校长(老院长)。

老校长(老院长)登高一呼,可能一呼百应。作为中共独裁者,毛泽东是绝对不允许这种现象出现的。这是刘伯承成为第一个挨整的中共元帅真正原因。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