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死体验效应:获得超常和神奇的能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1日讯】濒死体验研究显示,人类并非孤独地存在宇宙之中,死亡也并非生命的终点。生命的价值也不是取决于人的聪明才智或是金钱地位,而是取决于人的道德修养。濒死体验的后效应,往往伴有更超常的学习能力、治疗疾病的能力和神奇的预言能力

三次濒死体验的台湾女子

董逸璞11岁时,发高烧持续不退,她全身滚烫在床上不停呻吟。就在疼痛达到不能忍受时,突然她来到一片很舒适的宁静中,“不但脱离了痛苦,还充满了安祥、喜悦”,她发现自己飘在天花板上,静静地注视着床上的自己。这是董逸璞第一次经历濒死体验。

董逸璞在台湾宜兰出生,由于家境贫苦,刚满一周岁就被送人当养女。从小她尽量乖巧听话,尽量不要做错事;但她永远不知道对与错的标准在哪里?印象中她永远是错的,养母无情的鞭子随时随地等着她。

第二次濒死体验发生在董逸璞30岁时、因大病灵魂出窍。董逸璞的前夫好赌成性,常三、四个星期不见人影。在牌局上他每赌必输,而且全盘皆输,平日里拈花惹草、夜不归户,他吃喝玩乐上使公司倒闭。为了躲避债务,他们七年之内搬了十次家,受尽颠沛流离之苦。

第三次濒死体验时,她怀第四个孩子开刀濒死,“耳边一直听到梵呗(佛门中赞咏歌颂佛德的音声)声,好像光的每一个粒子都在对着我诵读经文。那声音非常协和、美妙、庄严;细柔得好像一滴慈悲的眼泪,又给人一种醍醐灌顶般的醒觉。”

她躺在医院病床上,睁开眼睛以后,不停地喃喃自语:“我去了好远好远的地方,看到好多好多东西;生命很可贵,要好好珍惜!”

以前,董逸璞的心里充满了怨恨,曾经暗暗发誓:“这辈子让我承受的,下辈子我一定加倍讨回来!”这次濒死体验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平静,她意识到:“我欠他的都还完了,我自由了!”

她毅然负起单亲的压力培育四个子女上大学,还创办“仁璞读书会”等多个公益团体扶助弱势,并出版《沧海回眸》分享濒死体验帮助更多人活出希望。

濒死体验者不再畏惧死亡

与董逸璞一样有濒死体验的赵翠慧,在她生病得奄奄一息时,好像有股力量要自头顶冲出去,接着脊椎骨一节一节的掉到背部的皮囊上,然后,最奇妙的是当时的听觉、视觉、感觉都变得异常敏锐,看到的物体大小改变了,最后“我看到自己的背影”。

赵翠慧看到自己往一个很大的萤幕走过去,“在那个大萤幕的背后,是比太阳光还强千万倍的光,我看到并不刺眼,可是,我知道那万道强光在等我,还有那美妙的乐音、那气氛是空前的融洽,我感受到强烈的爱和幸福。”

她醒过来后,不停地和至亲好友描述这“至福”的感动、平静、喜悦,她的人生观明显的改变了,开始大量阅读不同领域的书籍,一本接着一本,“好像造物主让我经历的事件并不是随便给的,好像有另外的安排。”她表示,历经灵魂脱胎换骨的濒死体验,让她不再恐惧死亡,也更加热爱生命。

濒死回归者具超常能力

台湾濒死研究中心院长林耕新自2000年在一个特殊因缘下开始研究濒死体验,他发现几乎所有九死一生逃脱死神回到世上的濒死经验者(NDEer),都不再畏惧死亡,这个事实让他相当震撼。在好奇心驱使下,他继续追踪这群研究濒死经体的世界权威肯尼斯、林格教授口中的“上帝拣选的子民”,并发现濒死体验者都出现巨大的变化“后续效应(After-Effect)”。

林耕新说,“后续效应”包括热爱生命、不重物质、热爱自然、简单饮食、环保意识高、乐于助人、重视心灵,还有部分出现大家最好奇的特殊感应能力,例如学习能力不可思议地增加、治愈疑难杂症的能力、几近神迹的预言力。

濒死体验研究:死亡非生命终点

据美国盖洛普在1994年的调查,全美有百分之六的人口、一千三百万人曾有濒死体验,研究濒死体验的国际组织更分布75个国家。

台湾濒死研究中心说,纵观濒死体验现象及濒死体验者从中获得的对人生的感悟,濒死体验在暗示我们的灵魂并不随着我们的肉体死亡而消失,我们应该善待自己和他人,为自己生命的永远负责。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