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南京疫情源头或隐藏大秘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7月21日,南京市通报发现17例新增阳性病例。通报称,南京市禄口国际机场工作人员例行定期核酸检测,发现有混检9份样品为阳性,样本均是机场保洁人员;再经重新采样检测,共发现17例阳性。南京疫情瞬间爆发。

中共国家卫健委很快把南京病例全部归为本土病例,中共党媒也丝毫没有推责境外输入病例的风向,然而疫情源头的谜团或许隐藏了大秘密。

中共快速承认机场疫情是本土病例

疫情发生在南京禄口国际机场,中共党媒罕见放弃了推责境外的机会,立刻承认是本土病例,似乎不大像中共一贯的风格。不过仔细揣摩,应该是中共企图尽量把疫情源头引向南京本地,而不是机场。若聚焦机场,过去一段时间从机场来往的大批旅客岂不是都要追踪?

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网站介绍,该机场定位为“长三角世界级机场群重要枢纽”,航线通达国内78个主要城市,国际和地区35个城市航点,2017年完成旅客吞吐量2,580万人次。假如中共把疫情引向机场,等于自寻烦恼,这得追踪多少地区的多少过往旅客,搞不好还得追踪到国外去。

南京市卫健委通报了7月21日8时至19时的新增病例,包括确诊病例2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6例,并公布了他们的活动轨迹。

其中,确诊病例8,女,34岁,现住南京市江宁区禄口街道欢墩山,在禄口机场从事客机机舱打扫工作。

这名确诊病例接触了客机机舱,显然乘坐飞机的旅客和空乘人员都有风险。但通报几乎略过这一关键细节,用大段文字描述了病患从7月10日至7月20日在南京市内的行动轨迹。

另一名确诊病例9,女,46岁,现住南京市江宁区禄口街道铜山社区曹村,在禄口机场从事客舱保洁工作。

这名病患接触了飞机客舱,但通报继续忽略,仍然描述了病患从7月10日至7月20日在南京市内的活动轨迹。另一名无症状感染者3,也在禄口机场从事客舱保洁工作。

公布病患在南京市内的轨迹当然必要,以便追踪密切接触者,但她们清洁过的飞机风险应该最大。在清洁过程中,她们势必大量碰触了座椅和飞机上的器具、设备,但目前无论南京市的通报,还是中共党媒的报导,都集中在南京市内相关区域的隔离、检测等,根本不提是否应该追踪乘坐这些飞机的旅客。按照规定,至少应该逐一追踪过去14天的过往旅客,特别是病患打扫过的客机旅客。若疏忽了这一关键环节,几乎无法避免疫情扩散到各地、包括境外。

通报公布的其他的无症状感染者中,2人在禄口机场从事保洁工作;3人在禄口机场从事地服工作。目前公布的病例中,至少有3人直接大面积碰触过飞机内部,至少2人大面积碰触过机场大厅,过去14天经由机场的旅客都存在风险。

然而,中共的通报似乎刻意回避了机场这一风险极大的传染途径,只关注南京市的疫情,实际应该在刻意回避机场的风险。估计中共此举是为了转移视线,担心引发更大范围的恐慌。党庆刚过,中共高层恐怕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动静。

疫情源头的谜团

南京市虽然公布了病例,但尚未找到疫情源头。理论上,疫情来源应该是两类,一是可能南京市本地早已爆发疫情,由在机场工作的人传到了机场,致使飞机清洁员、机场清洁员、地服人员相继感染。另一种可能的来源,是其它地区飞往南京的旅客携带病毒,留在了飞机上或机场大厅内,感染了飞机清洁人员或机场清洁人员。

若是第二种情况,表明中国大陆其它地区实际也有疫情发生,只是一直被掩盖,感染者或病毒携带者乘飞机,把病毒带到了南京机场,这应该也是中共极力要掩盖的疫情源头。若果真如此,中共宣传的疫情受控就无法自圆其说了。目前中共仅承认云南疫情,之前的广东疫情已经被清零,如今中共直接承认了南京本土疫情,以掩盖更多地区可能的疫情。

目前,南京市公开宣称,在全市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江宁区,要在最短时间内完成约240万人的核酸筛查,并变相封城、公交停运、只进不出。官方通报中,关于机场的信息相当有限,仅提到对禄口街道、禄口国际机场及溧水区相关重点人群共11.65万人进行了采样,机场也组织全员核酸检测,所有员工穿隔离服上岗,航站楼内仅保留部分便利店继续营业,但丝毫不提旅客追踪。

7月21日,江苏省委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会议,称“南京禄口机场发生的这起新冠肺炎疫情,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并要求“全面深入开展溯源工作,查清楚病毒来源,查清楚传播途径,查清楚涉及人员,迅速切断传播链条,及时堵住传播路径”。然而,至今无人敢提机场的过往旅客。

机场披露的信息耐人寻味

查看南京禄口机场网站,最新的信息仅强调隔离管控、流调溯源、核酸检测,以及提升旅客密切接触物品的日常消毒频次,还搭建了一线员工集中居住区,一线工作人员应该没法回家了。机场同样回避了过往旅客的溯源、追踪。

机场网站近期的信息还显示,截至5月12日,机场集团疫苗接种率达90.87%,并称一直在严格落实一线岗位员工防护措施,加强重点人员核酸检测,以确保零感染。7月5日,南京市委书记韩立明还来到南京机场专题调研涉外疫情防控工作,称“当前境外疫情形势依然严峻,主要风险仍是外部输入”。

15天后,机场爆发疫情,却不再提“外部输入”,而是直接承认南京本土疫情,这里的蹊跷再明显不过,谁也不敢把疫情源头扯到旅客身上,否则影响就太大了。

到底是南京市民把疫情带到了机场,还是旅客把病毒带到了机场,再传入南京市内,目前没有确信的证据。无论如何,目前南京市都需要一力承担本土疫情的责任,至于是否还得在南京市找出源头,应该就看政治上是否需要了。

南京的疫情,应该也再次暴露了中共的核酸检测的有效率问题,以及国产疫苗的效力问题,中共目前应该顾不了这许多了。连机场大量旅客都可以放弃追踪,中共防疫故事的漏洞越来越大了。

南京忽然主动承认爆发本土疫情的背后,很可能试图掩盖中国大陆更大的疫情秘密。不少地区的民众正面临水灾的风险,如今疫情的风险也不得不多留心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