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外国投资的转型令中共受挫

大纪元专栏作家Milton Ezrati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大瘟疫过去之后,外国直接投资(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在中国明显回升。它甚至超过了外国对美国的投资。美国媒体对此大肆渲染。由于大多数媒体报导总是愚蠢地利用这些信息——将一切有关经济的东西(是的,一切)都变得如同体育竞赛,所以这些报导普遍忽略了这些最新数据所揭示的中国经济本质及其未来的重要信息。那就是,经济已经发展到让中共无法再长期依赖出口驱动型增长,其扩张速度将放缓。

去年的大瘟疫使全世界的投资受到阻碍,这是可以理解的。就中国而言,外国直接投资的影响被大大延缓了。这主要是因为这类投资决策都是提前做出的。2020年流入的大部分资金在2019年就已经准备就绪了(如果不是更早的话)。因此,在去年春季最严重的瘟疫使投资急剧下降之后,2020年下半年的投资明显增长,而这些资金是早已准备好了的。去年6月至12月,每月的外国直接投资流量增加了近90%。

但是,由于2020年的许多投资决定都被延迟或取消了,外国直接投资在今年的开局几个月暴跌。1月份的月流量低于2020年7月的低点。然而,世界各地的企业似乎很快地重新思考了问题。随后,外国直接投资的流动迅速增加。今年6月是有数据可查的最近一个月,月度流量几乎恢复到2020年末的高点。

2019年9月24日,中国江苏省南通市的中国服装品牌波司登的一家工厂里,工人正在缝制羽绒服。(STR/AFP/Getty Images)

比这些数字更有趣的问题是钱从何而来。来自美国的资金正在下降。在最新的可用数据中,美国的资金仅占总流入量的2%。来自日本的投资略高于美国,略低于总数的3%,但这些投资也低于以前的水平。欧洲的份额更大,仅英国和德国就超过了来自美国和日本的资金。显然,美国和日本的决策者对供应链有很大的担忧。

对于美国人来说,2019年川普(特朗普)白宫与中共之间的“贸易战”有很大的影响。为了逃避关税,许多中国生产商在第三国(主要是亚洲其它地区)设立工厂,而他们的美国同仁也相应地重新调整了美元投资的流向。

更重要的问题是,外国在中国的投资都流向哪些领域。不久前,制造业在所有外国直接投资中占据主导地位。而在最近的统计中,它下降到略高于总数的30%。虽然它还占一个很大的份额,但是远不如以前了。相比之下,服务业、零售业、房地产业等占近期外国直接投资流入的近60%。

以前,外国人进口中国的产品到本国市场销售。但似乎他们现在已经将投资转向中国国内的市场,并试图从这个庞大且不断增长的市场中分得一杯羹。在某种程度上,这种转变符合中国政府降低出口依赖性的目标。但从另一个意义上说,北京欲图通过鼓励外国企业投资人工智能和尖端技术来获取西方国家的先进技术,而这种投资的转移肯定会使北京感到沮丧。

外国直接投资重点的转移是合理的。中国的经济已经很发达了,因此它不再是最便宜的产品源头。当然,中国的成本仍然低于美国、西欧或日本,但它已经失去了与其它较贫穷国家相比的优势。与墨西哥和越南的工资比较可以说明这一点。从2016年到2020年,中国制造业工人的平均工资每年增长7%,远远快于墨西哥(不到6%)和越南(仅略高于5%)。因此,现在中国劳动力成本比墨西哥高出35%,比越南高出120%。

即使普通中国工人比墨西哥和越南工人受到过更好的教育和培训,劳动力成本的差异也令投资者很容易决定在哪个国家建立简单制造业的工厂。与此同时,工资的提高增强了中国国内的购买力,所以外国投资也开始瞄准中国的国内市场。

这种情况并不是中国特有的。它反映了一种典型的增长和发展模式。最初,像中国这样的贫穷国家作为富裕国家的产品来源迅速发展。外国投资涌入该国的出口产业。事实上,这种投资造就了这些产业。几十年来,来自世界较富裕地区的投资和需求推动了这样的国家的快速增长。因此,在20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开始的10年,外国直接投资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5%至5%。

然而,随着国家的发展,它对这种产源投资的吸引力也随之降低,中国就是这样。现在投资者试图在中国更富有的国内市场中获利。但流量变得不那么重要。近年来,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仅占GDP的1%多一点。经济的整体增长变缓,因为那些国家的购买无法再继续推动中国,而那些国家现在并不比中国富裕很多。

这就是中国现在的前景。其增长速度的放缓、外国直接投资的性质和投资的相对规模共同描绘了这一经典的经济图像。

作者简介:

Milton Ezrati是《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的撰稿编辑。该杂志附属于布法罗大学人力资本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Human Capital at the University at Buffalo)。他也是总部位于纽约的通信公司Vested的首席经济学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三十个明天:未来三十年的全球化、人口统计学和我们将如何生活》(Thirty Tomorrows: The Next Three Decades of Globalization, Demographics, and How We Will Live)。

原文:“A Take on Recent Money Flows Into China”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