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河南大洪灾之际 七常委活动透信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前几日河南郑州、新乡等突如其来的暴雨,以及人工泄洪,将郑州等地变成了泽国,洪水退去的郑州街道满目疮痍,而最让人揪心的是,还有很多人失联,尤其在周边村落,他们恐怕是凶多吉少。目前,郑州城区被淹最严重的地铁、京广隧道被淹没车中的具体死亡人数和村镇失踪死亡人数均不详。有民众披露,地方当局已封锁相关地区,并在隧道与上千寻找失踪人员的家属发生冲突。显然,中共当局此举的目的还是为了掩盖真相。

对于这样一场震惊中外且中共公开承认“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灾难,尤其在仍有大量人员死亡、失踪的情况下,按照常理,应该得到媒体和最高权力者在一段时间内的高度关注。且不说西方政府和媒体如此,就连中国古代历代王朝的统治者,都会派大员赈灾、慰问、追责,并在灾后时刻关注灾区民生,想法解决遇到的困难,有些有道明君甚至会下罪己诏。因为君王们深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无法很好地在灾后安抚灾民,不仅会引起民怨,极端时会引起民变,动摇王朝根基。

然而,在号称“为人民服务”、“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的中共治下,每当灾难发生时,中共领导人和媒体所为却是截然相反的。比如中共官媒、门户网站对河南暴雨的报导,更多地是从弘扬所谓主旋律出发,关注于领导的指示和官方作秀式的救援,对于民众的伤亡、失踪、遇险和人祸以及对政府的问责,少报甚至不敢触及,反而是一些社交媒体披露了许多当事人的亲身经历和死亡人数。

对此,有德国媒体讽刺道:“河南发生的人道主义灾难不仅让人们看到了气候变化的风险 ,也暴露了中国审查制度的虚伪,连幸存者发表的贴文都删除。《人民日报》周三的头版甚至没有提及这场暴雨。”

中共媒体的取向其实并不出乎人们的意料,毕竟在一党专制下,媒体要拥有独立的灵魂几无可能,除非主子在不影响权力的情况下,有意在某段时期放松管制。

显然,中共媒体的有意淡化也是秉承上级的指示,中共掌握最高权力的七名政治局常委,在河南巨大灾情面前,所展现出的漠视就很能说明问题。

不妨先看看这七人从7月20日至23日四天内的官方报导的活动。7月23日,习近平对深入推进农村厕所革命做出指示;22日,习近平在西藏拉萨考察调研;21日,习近平对防汛救灾工作做出指示,提到河南郑州暴雨,要求“始终把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

7月22日官媒报导,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签署国务院令,公布修订后的《生猪屠宰管理条例》,自2021年8月1日起施行。21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抓紧抓实防汛救灾工作等。20日,李克强对2021年全国医改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做出批示。

7月23日官媒报导,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地方人大对政府债务审查监督的意见》,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主持召开座谈会。21日,栗战书同乌拉圭副总统、国会主席兼参议长阿希蒙以视频方式会谈。20日,栗战书同泰国国会主席兼下议院议长川‧立派会谈。

7月23日,第四届海峡两岸青年发展论坛在浙江省杭州市举办,全国政协主席向论坛组委会发贺信,代表中共中央和习近平,对论坛举办表示祝贺。21日,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组长汪洋出席第八次全国对口支援新疆工作会议并讲话。

7月22日,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出席加快发展保障性租赁住房和进一步做好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并讲话,称要研究部署加快发展保障性租赁住房,进一步做好房地产市场调控有关工作。其他两名常委王沪宁、赵乐际以及副主席王岐山在这几日内均无活动报导。

从中共权力顶尖七人在河南处于水深火热时的活动看,我们可以得出以下两个信息:

一、七常委中,惟有习一人在21日发指示,李之后做部署外,其他无人表达对郑州洪水的关注。这与胡温当政时,面对洪水肆虐,两人分别做出指示,甚至派大员亲自视察和指挥是不同的。这再次印证习高度集权,所有指示只能出自其口,而习下的其他常委亦无人请缨前往灾区,以示中央的“关怀”,更彰显常委间的疏离和怠政。

二、除了21日习发指示后,习还离京前往西藏视察,其他常委亦是忙于各自活动。这表明,郑州暴雨和洪水的严重程度还不足以让中共高层给予重视。虽然一般来说,判断灾情的严重程度,只有一个客观的指标,那就是灾害造成的损失,特别是灾害造成的死伤人数。但是,在一向草菅人命的中国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指标,反而是否对中共政权构成威胁才是重要指标。因此,郑州等地死亡人数只要在中共“可控”范围,就不是问题。

因此,中共当局继续延续以往的做法,在报导上除了甩锅天气,还有意淡化灾情和惨状,以避免其它地方民众了解详情,引发愤怒。至于河南当地民众,维稳加洗脑的善后,亦或推出几个官员顶罪收买人心,总会让人民的不满消弭于无形中。

可以想见的是,过不了多长时间,郑州等地的灾情消息就会慢慢在大陆媒体上消失,真实的死亡数字也不会公诸于众,而那些胆敢泄露党国秘密的国人也会被封杀、抓捕。只是中共不要忘了,那些死了亲人的人,那些与死亡擦肩而过之人,一定会重新认识中共的邪恶,而民怨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积累,在某个特定时刻,就会被点燃,成为推动中共消亡的坚实基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