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揭中国洪涝灾害主要原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6日讯】随着河南洪灾越来越多的真相曝光,网友谴责这场悲剧不是天灾而是人祸。近日,水利专家王维洛指出,水库无预警泄洪是导致郑州悲剧的主要原因,中国的很多洪灾都是人为造成的。

人祸:水库无预警泄洪、地铁灌水仍不停运

7月20日,全网通过民间不断上传的求救视频和图片,目击了发生在郑州的一场天灾人祸。短短数小时,整座城被淹,成百上千人被困在地铁黑暗的车厢里,站在齐胸的水中绝望地等待救援;京广隧道瞬间被洪水灌满,拥堵在隧道内的数百车辆几分钟内就被洪水吞没。

经过几天的清理,中共官方7月23日通报,郑州洪灾已致51人遇难,直接经济损失655亿元。但官方给出的死亡数字遭到外界强烈质疑。

近日在微博的一个暴雨互助平台上,协寻的失踪者人数已多达130人,其中大部分失踪者是郑州居民。在抖音等中国网络平台上也有大量寻亲的信息,其中大部分也是郑州人。

随着常庄水库无预警泄洪、地铁公司不作为,已出现灌水情况仍不停运等真相曝光,网友纷纷谴责说,河南郑州的悲剧,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郑州降雨准确的来说就是40年一遇,比758(1975年8月河南驻马店水库溃坝)的降雨差了一倍多。所以说什么千年一遇,五千年一遇,都是将人祸推给天灾的说词。气象预警了五天,地铁没有停运,低洼地没有疏散,防灾预警严重不足。水库隐患,没有提前清库泄洪,客观造就了迭洪泄洪加重洪灾的效果……所有这一切就为了推脱问责,恨不能说是万年一遇。”

“(常庄水库)上午开闸放水,下午才想到去通知你,很多人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死于洪水围城的急流之中。我无法用语言表达。生的计划,死的随机,这是一个什么社会?”

“郑州地处大平原,市内突然出现急流洪水,只能是水库泄洪所致。河南大雨已连下多日,在气象部门不间断发出预警的情况下,当局为何不预做准备,为何事到临头才仓促泄洪?”

“按照网络留下的所有资讯,基本可以还原这几天灾的真实脉络,尤其是时间,地点,图片,视频等相关联的证据链,完成了一个清晰的指向一一借天灾之名下的一场极为纯粹的人祸。”

“作为地铁从业者,我就敢这样说:运营口领导,不敢拍板做决断,为保乌纱帽不给自己添麻烦,在已经接到红色预警的情况下,坚持运营,造成最后不可挽回的局面。现场决策领导,不了解现场情况,处理不及时。从水开始倒灌进轨行区,到没过轨底,到没过轨面,到不能行车,到触网必须断电,到没过疏散平台,到求生无望。整个过程不是一下发生的,中间有时间,有很多次机会。决策者没有把握。当值调度没有把车扣住不放进区间。当班司机没有第一时间开门疏散乘客到平台组织大家逃生。大家都规规矩矩不越雷池不犯错,一片祥和,但都是杀人犯!”

“2020年武汉病毒,地方和部门高官均不敢对外公布,最终传染世界……2021年7月20日郑州洪灾惨烈情形,官媒央视又不敢公开及时报导,使得洪灾人祸灾难失控。去年南方多地发生洪灾都被掩盖。一尊体制让国民一次又一次承受巨大代价。”

王维洛:中国的洪水由中共官方统一调度

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分析了造成郑州水灾的主要因素。他对法广表示,位于郑州市西南的常庄水坝无预警泄洪,这是完全违背规章的,而且泄洪的规模远远超出了周边河流的承载能力。

中共官方发布的文件显示,常庄水库在7月20日上午十点半开始泄洪,但在泄洪14个小时之后,才在深夜发布泄洪预警。

(微博截图)

有民众拍摄的视频显示,郑州市区水位在半小时内突然上涨,质疑是水库泄洪所致,但当局之前从未采取任何措施防范洪水。河南传统上是一个缺水省份,许多郑州市民表示,记忆中从未遇到过这么大,来得这么急的洪水,根本没有防范意识。

去年夏季,长江流域发生大洪水,王维洛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国的洪水很多是人为控制的,没有一个是天灾。因为水库、水坝的水位、泄洪量都是由中共官方统一调度的。

“它(中共官方)要是觉得情况不是危急的话就会放少一点,情况要是危急的话就放多一点,对下游的威胁就大一点,至于死多少人它现在就不报或少报,它从来没有真实地报导”。

中共官员:泄洪不可能提前通知

至于泄洪官方为何不事先对民众预警,有中共官员曾说出实情,泄洪不可能提前通知,“你一通知,老百姓会同意?他们会要求赔偿,农作物、牲口、苗木坟地、没个几百亿摆不平,如果是‘天灾’几包速食面给他们,还感恩戴德。”

有网友回应说,“这是真的,地方这些狗官绝对想的到,做的出,就这么个流氓无赖组织。太邪恶了!”

政府强行挖开堤坝 村子被淹

目前,河南省的洪灾还在持续恶化。7月22日晚,卫河下游的新乡段已决堤。7月23日上午,卫河鹤壁段决堤,沿线村镇被淹。

据大纪元采访报导,7月24日,鹤壁市浚县新镇镇淇口村村民王燕(化名)披露,官方往淇河放水,往卫河也放水。造成卫辉市的堤坝或决堤,或被冲塌,或被官方挖开。淇口村紧邻卫辉市区,旁边是新乡市,受灾严重。

王燕哭着讲述说,卫河的水满了,村民为防止大水漫出来,就开始加高河堤,把河堤加高了2米,从21日开始加高堤坝,干了两天。结果23日凌晨,官方派了约500官兵到村子,强行把村民加高的堤坝给挖开了。

她说,“我说的是事实,但是这些内容在抖音上发不出去。”

王燕讲述,22日晚上11点官兵到了村子,要挖掉村民已经加高的河堤。看着辛辛苦苦加高的河堤要被官兵挖开,村民们都拚命过去防护、阻拦。

“很多村民都在那拦着,不让官兵的挖掘机去挖堤,否则就把村子淹了。村民都过去了,政府派的官兵手拿辣椒水喷雾,向村民脸上喷辣椒水。把村民都喷倒地了,最后他们把加高的河堤给挖了。”

王燕说,“然后我们这就发大水了,现在我们整个新镇基本上都淹了。”

王燕接受采访时已安全离开村子,另一位受访的村民李亮(化名)目前也不在村里。他说,村里有三四千人,他们那里历年都是泄洪区。这次官兵强毁村民加高的河堤,双方冲突的视频,村民都不敢发出来。

李亮表示,现在村里急需排水机抽水,村里的大水有1米多高,低洼的地方都淹没了。村里已经停水、停电,与外界联系不上。村子像个孤岛一样的,令人揪心,情况危急。村民一直在自救,请求外界救援。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夏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