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幼女儿被劫当人质 山东滕英芬屡遭迫害离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7日讯】山东省招远市法轮功学员滕英芬和丈夫孙国,因不放弃信仰,被招远610、公检法残酷迫害,夫妻双双被开除公职、多次非法抓捕、酷刑折磨、非法判刑等。夫妻俩流离失所达七年之久,610李建光、宋少昌一伙为抓捕滕英芬和孙国,把他们年幼的女儿劫持到洗脑班当人质。

据明慧网报导,在中共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中,山东省招远市法轮功学员滕英芬,被非法抓捕六次;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洗脑三次;被非法抄家七次;被迫流离失所七年,使家庭经济困难,孩子无人照顾。多年的残酷迫害,对滕英芬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滕英芬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岁。

滕英芬,女,一九六一年六月十三日出生,原招远康泰集团公司职工。滕英芬从一九九六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不到一个月,被多种疾病折磨的生不如死的她红光满面,各种疾病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人也变得乐观开朗,体重由九十多斤增加到一百二十多斤,红光满面,也能干家务活了。

丈夫孙国看到她的巨大变化,也走入大法的修炼。孙国大学学历,在单位是业务骨干。修大法后很快的改掉了抽烟和喝酒的毛病。当时不到十岁的女儿也开始炼法轮功。一家三口学法炼功,生活的幸福快乐。夫妻俩在各自的工作单位都变成了出了名的好人,女儿在学校也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当班长,这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之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利用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至今二十多年了,滕英芬和丈夫孙国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身心都遭受了严重的迫害,被不断的骚扰,被开除公职,被多次非法抓捕,被酷刑折磨,被非法关洗脑班,被逼流离失所,夫妻双双被非法判刑。

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高德大法。修炼的人数很快超过了一亿人,中共党魁江泽民又恨又妒嫉,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利用中共邪党发动了对大法的残酷打压。用谎言、污蔑、暴力对法轮功搞群体灭绝,使无数的世人听信了谎言,站到了大法的对立面,仇恨大法。

为澄清事实真相,让世人清醒,滕英芬一家三口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进京上访,向当局反映情况,这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走到半路被截回,从此家无宁日。

多次非法关押、不断的骚扰

夫妻两人的工作单位、市委组织部、妇联等轮番骚扰,逼迫他们写放弃修大法的保证书,对他们实施监视居住,监控他们的电话,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来骚扰他们,多年来一直是这样。招远电业局局长姜洪海指示保卫人员甚至拿垫子坐在她家门口二十四小时监控,使一家人无法正常生活。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滕英芬一家三口只好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表达心愿,被警察拳打脚踢后绑架到了天安门分局,后被招远驻京办戴手铐拉回了招远罗峰派出所。滕英芬被非法关押二十三天后,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期间被原单位康泰集团总经理康炳元开除了公职。女儿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后,在家人的多方活动下才被释放,后被学校撤了班长的职务。

丈夫孙国被非法关押二十天后,又被连续拘留了两个月。孙国在招远看守所被失去人性的610警察刑讯逼供:搧耳光、脚踢、用自制的手摇电器一电就是两个多小时,他被电的身体缩成一团,痛苦的生不如死。遭电刑后几天不能吃饭喝水,只想呕吐,手指被烧焦,伤口很长时间不能愈合,瘦得皮包骨头。回单位后,在身体很虚弱的情况下,电业局的局长姜洪海又派人伙同610人员又把孙国送到了洗脑班,长时间不让睡觉,强制洗脑,还强迫他当“帮教”,被非法关押长达三个多月。回单位后,被单位撤了副科长的职务,每月只发三百二十元的生活费,后又被从科室下放到车间干重活。期间还被610罚款一万元。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滕英芬在同修家,被招远610一伙人拿大锤子砸开了门,和几个同修被绑架了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五日,610一伙又闯到滕英芬家,非法抄家后将她绑架到招远罗峰派出所刑讯逼供,拽著头发在地上拖,把她双手在背后铐在连椅上,整夜折磨。全身被蚊子咬的到处是包,后又被拉到梦芝派出所铐在铁椅上,折磨了三天三夜。二零零一年十月中旬,610一伙人又到滕英芬家非法抄家。

被迫流离失所七年,女儿被劫持当人质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三日,孙国正在单位上班,610一伙和洗脑班头目宋书琴等到单位抓捕他,孙国走脱,从此流离失所,电业局借机开除了他的公职。为抓孙国,610伙同电业局的保卫科十多人包围了滕英芬的家,逼滕英芬交出丈夫孙国,并扬言不交出孙国,就把滕英芬抓走。

滕英芬也被迫离开了家,流离失所达七年之久,家里只剩年幼的女儿独自生活。610及电业局还派人在孩子上学、放学路上跟踪、恐吓、骚扰达四十多天,给孩子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痛苦。

二零零二年七月末学生放暑假期间,610李建光、宋少昌一伙为抓滕英芬和孙国,逼迫学校必须把滕英芬的女儿送到洗脑班当人质,并交一千八百元钱。还逼迫老师开车到滕英芬的母亲家和婆婆家到处抓孩子,孩子也被逼离家出走,在外躲避了整整一个暑假。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招远公安610李建光等一伙人,为了抓到滕英芬,伙同学校把滕英芬的女儿绑架到了洗脑班做人质,有好心人劝610警察说:这孩子太优秀了,你们别把孩子毁了。恶人宋少昌说:招远一中不缺一个好学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了上中学的孩子。

在洗脑班,孩子不吃不喝,一直哭着要求回学校上课。孩子被抓后,年迈的爷爷奶奶,姥姥哭成一团,不吃不喝,三个老人都急疯了。孩子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后才放回,给孩子身心造成了极大的摧残。

多次绑架折磨、关洗脑班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六日晚十点左右,招远610李建光带领六个警察开着两辆警车,闯进滕英芬租的房内,将滕英芬和她女儿绑架到了烟台洗脑班,抢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大法书籍等物品。滕英芬的母亲得知消息后,叫滕英芬的弟弟和妹夫打车一百多公里跑到烟台去找她们,找遍烟台所有看守所也没找到,痛苦而归。而此时,孙国已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冤判),孩子正面临高考报志愿,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被放回,滕英芬被非法关押迫害了一个多月,期间被拳打脚踢强迫洗脑,身心遭到摧残。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一大早,滕英芬刚迈出家门,被在门口蹲坑的警察李建光一伙绑架到了洗脑班。李建光逼她出卖他人,滕英芬不配合,李建光破口大骂,用恶毒的语言侮辱她的人格,这次她被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才放回家。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上午七点左右,滕英芬和女儿一起去早市买菜。610宋少昌、国保队长王玉成等七、八个人躲在门外,女儿走在前面,刚迈出家门,王玉成等几个人凶狠地扑了上来,滕英芬见状马上退回家并关上了门,女儿在门外。宋少昌在门外又踢又砸,大叫开门,滕英芬不开门。宋少昌叫嚣:再不开门,我就把你女儿抓起来。孩子在外地上大学,第二天就返校。滕英芬仍不开门,宋少昌、王玉成等就真的把她女儿绑架到公安局当人质关了起来。孩子舅舅知道后去公安局要回了孩子,孩子被非法关了两个多小时。

之后,国保队长王玉成等带滕英芬的弟弟和女儿要挟滕英芬开了门。王玉成闯进门就往外拖滕英芬,滕英芬挣扎不配合,王玉成当着她女儿的面,用正烧着的烟头烫滕英芬的脖子,女儿吓得大哭,撕心裂肺的喊著:别烫我妈妈!一伙恶人把滕英芬抬起塞进了警车,绑架到了洗脑班,抢走了一台电脑和大法书籍等物品。

在洗脑班,滕英芬被铐在铁椅子上三天三夜,两腿肿的老粗,恶人逼她出卖其他同修,她不配合。

非法判刑四年

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恶徒又把她拉到看守所。十二月五号在看守所秘密开庭,丈夫孙国接到检察院批捕的通知后,依法聘请了北京律师为滕英芬做无罪辩护。公检法知法犯法,不让律师介入,还因请律师之事把孙国绑架到了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才放回家。

滕英芬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送到山东省女子监狱关押迫害。在监狱,滕英芬长期遭受高压洗脑,身心承受达到了极限,原本修大法身心健康的她被迫害的出现了高血压、心脏衰竭、颈椎增生、妇科病、头昏脑胀等严重病状,在极度的痛苦中熬过了漫长的冤狱刑期,期间痛苦的生不如死。

三位老人含冤离世

从二零零二年四月,滕英芬和孙国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后,招远610和国保人员为了抓捕滕英芬和丈夫,经常到孙国的母亲家、岳母家骚扰三位老人。二零零三年六月二日晚九点半左右,公安一伙人又闯入滕英芬近八十岁的老母亲家里(老人独住)抓人。老人据理力争,恶人们扬言要抓老人。老人又气又吓,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从此严重精神失常,又哭又笑,打人骂人,半夜经常往外跑,拿刀砍邻居家的树和菜,家人无奈,两次被送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经常被捆绑起来打针灌药,老人过着非人的生活,后来在痛苦中含冤离世。

孙国八十多岁的父母亲因牵挂孙国一家三口,两位老人在家常常伤心落泪,在痛苦艰难中度日。风烛残年的老人承受不了这巨大的苦难,孙国的老母亲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含冤离世。

八十四岁的老父亲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整天提心吊胆,思念儿子一家,经常卧床不起,也于二零零七年九月含冤离世。而此时的孙国早已被非法判刑八年,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二老离世,孙国都没有见上最后一面。

孙国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因不转化被严管,受尽了折磨。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二点左右,坐在小凳上一动不让动,天天如此。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入监队监区长张磊光、指导员李伟、警察陈岩指使十多人对孙国拳打脚踢、搧耳光,罚站两天两夜,殴打折磨逼迫他转化。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到七月二十五日,孙国被戴手铐脚镣非法关禁闭五十六天。每顿饭只给二两馒头、一块咸菜、一碗凉水,还经常遭到关禁闭室的刑事犯赵洪勇的迫害。这五十六天,正是济南最热的时候,恶人们还经常白天晚上连续七十二小时开射灯折磨他。孙国被折磨的死去活来,原本一百五十多斤的体重,剩下了不到一百斤,瘦的皮包骨头,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滕英芬女儿在一所名校上大学,因德才兼备,毕业前被学校保研。招远610和电业局局长姜洪海联手向学校诬陷,使孩子被取消了保研资格,给孩子造成了极大伤害。

二零一五年,因滕英芬和孙国依法控告迫害大法的元凶江泽民一事,两次被公安骚扰。二零二零年,本市社保局非法停发滕英芬退休金,告知需交上九万多元钱,才能正常的领取养老金,从经济上迫害。

二十多年来的残酷迫害,使滕英芬身心伤害极大,最终被迫害离世,对这个遭受苦难的家庭造成了永远也无法挽回的损失。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山东招远市滕英芬屡遭迫害含冤离世

(文字整理:张莉/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