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觉醒的日本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Clyde Prestowitz撰文/吴约翰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日本刚刚发表了《2021年国防白皮书》,而它的封面照,说明了一切。去年的白皮书封面,展示的是富士山和樱花的照片。今年的封面,则是一张14世纪日本武士骑着马,朝正面走来的英姿。

所以,日本终于要像芝加哥街头斗士或警察所说的那样,“撸起袖子”强硬起来了吗?

二战结束以来,日本宪法第9条被解释为禁止日本使用任何军事力量,除非是为了保卫日本祖国避免遭受到直接攻击。虽然日本和美国是所谓的共同防御条约的缔约国,但现实是,迄今为止,美国只是单方面承诺保卫日本。因此,日本允许美军驻扎在日本境内,并在日本境外开展行动。像是美国第七舰队驻扎在位于日本横须贺市的港口,并对外保卫整个印太地区。

随着世界的距离变得越来越小、联系越来越紧密,以及中共显着扩大其军事能力的表现,导致那些坚持严格解释无战宪法的一派,和那些认为必须与时俱进增强日本自卫实力的派系之间,彼此关系紧张的情势在日本是愈演愈烈。

2014年,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重新解释了宪法第9条,允许在“共同防卫”的前提下,甚至在日本境外,采取军事行动。这意味着不仅仅限定保卫日本,而且还要保护日本的盟友和邻国。从那时起,日本开始呼吁其它志同道合的国家,要更积极主动来确保印太地区的自由和安全。当然,很大程度上,这是受到中共准军舰和船只不断骚扰日本所管辖、位于台湾北部的尖阁诸岛(钓鱼台列屿)引发的刺激。

然而,日本是否愿意与美国和其它盟友积极参与大范围的共同防御政策和行动,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问号。虽然安倍政府试图推动日本向更积极的方向发展,但仍有许多人反对,并认为除非身处艰难时刻,日本并不会支持攸关日本自身以外的其它任何军事活动。

这种不确定性的背后观点,不仅是日本人民不希望再次发生战争,更是日本不会做任何可能危及与中国贸易和投资关系的举动。毕竟,日本与中国的贸易约占其贸易总额的一半,更是与美国贸易量的四倍大。最重要的是,日本在中国的投资约为1200亿美元,这比起在中国以外的任何其它国家都多。日本真的会对中共采取任何可能危及这种投资和商业关系的作为吗?

新国防白皮书封面上的“日本武士”,说明了答案是肯定的。

理由是,日本见识到中共是如何对待它认为比自己还弱小的国家。当美国的合约盟友韩国,在自家国内乐天集团(Lotte)拥有的土地上,安装了一个远程雷达站(萨德系统)时,乐天公司在中国的销售额立即跌到谷底,因为消费者很快意识到北京不希望他们到乐天消费。再举菲律宾为例,总统杜特尔特竭尽全力站队中共,甚至还说:“是中国和菲律宾在对抗世界。”但这并无法阻止中共船只击沉菲律宾渔船和夺取菲律宾岛礁事件的发生。

类似的案例还有澳大利亚,一个仅有2700万人口的国家,其铁矿石、煤炭、龙虾、大麦和葡萄酒的最大出口客户是中共。当澳大利亚总理呼吁对导致COVID-19病毒的起源进行国际调查时,中共立即禁止对澳大利亚的进口,以教训澳大利亚在国际性争议上,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

较实际的日本领导人都知道,若是由北京主导的印太地区,不太可能对日本友好,并且日本很可能会被迫向中共进贡。毕竟,习近平伟大的“中国梦”,就是想再回到过去地处世界“中央的王国”时期,享受周边邻近国家纷纷向天子进贡的辉煌历史罢了!

更精确地说,正因为不想再次进贡,日本武士将努力寻找盟友,并将保护盟友的职责,当作是保卫自己的重要部分。

原文:Japan Wakes Up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是亚洲和全球化专家、美国资深贸易谈判代表和总统顾问。曾在1982年,他带领第一个美国贸易团队访华。又陆续担任过罗纳德‧里根总统、乔治‧布什总统、比尔‧克林顿总统和巴拉克‧奥巴马总统的顾问。任职里根政府商务部长顾问期间,普雷斯托维茨也领导了与日本、韩国和中国的谈判。他最近期的新书是在2021年1月出版的《世界颠倒:中国、美国与争夺全球领导权的角力》(The World Turned Upside Down: China, America and the Struggle for Global Leadership)。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