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初立文被迫害离世 生前遭各种酷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9日讯】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初立文,被多次绑架、非法关押、三次劳教、二次判刑、各种酷刑折磨,他的儿子初庆华也被非法劳教判刑。初立文因酷刑身体已受到严重伤害,近日传来他被迫害离世的消息。

据明慧网报导,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初立文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年前腊月二十八被非法判八年,后因身体被迫害得很严重,被释放回家,于二零二一年七月一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初立文(明慧网)

这次迫害的直接责任人:峡山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刘传军、国保警察曲乐众。在初立文的身体被迫害很严重的情况下,峡山国保伙同太保庄派出所,多次骚扰初立文与儿子初庆华。初立文父子为躲避再遭迫害,有家不能归。

初立文,家住潍坊市峡山区(原昌邑市)太保庄街道太保庄村。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全身多种疾病一扫而光,身体健康了,家庭更和睦了。初立文希望乡亲们也受益,弘扬法轮大法,成为昌邑法轮功辅导站义务站长。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初立文一家人遭残酷迫害。初立文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三年、一年【20天后保外就医】、一年)、二次被非法判刑(五年、八年),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遭受了酷刑折磨。儿子初庆华也被非法劳教两年半,被非法判刑三年。

以下是初立文被迫害的部分事实:

一、和平请愿,被铐铁椅子毒打、游街侮辱、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中共邪党绑架各地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初立文被太保庄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到七月底才被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四日,初立文进京和平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十六日返回,十七日被太堡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在铁椅子上被铐十一天,遭反复打耳光。

初立文在全乡镇被游街侮辱,后被劫持到昌邑看守所奴役迫害一个月,太堡庄派出所警察又把他劫回派出所,继续关押迫害一个月。

二、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野蛮灌食、奴役、冷冻、钢针扎、面壁、捆绑、抻铐等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日,初立文被太堡庄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劫持到昌邑市看守所迫害。他被铐在树上冻、戴背铐、举凳子折磨、戴大镣等迫害。一个月后,被劫回太堡庄派出所继续关押迫害,四月十四日被劫往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初立文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遭到野蛮灌食;被强迫干建筑活奴役。在三大队一分队,警察纵容一个马姓犯人组长用脚在他前胸上跺,初立文被跺的好长时间喘不上气来。

二零零零年正月,有几天特别的冷,警察把初立文弄到山顶的三楼上,扒光衣服铐在窗櫺上,门窗全部打开,从晚上10点一直冻到凌晨4点,接连冻了两天;第三天晚上未铐,冻到凌晨3点。

在九大队,恶人王勇用钢针在初立文脚背上到处扎,整个鞋子里都是血;恶人又把他摁在地上,用穿着皮鞋的脚用力的搓捻两手臂。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四日,初立文被劫往山东章丘劳教所(四分所,又称矾硫大院)。九月六日,开始实施“转化”迫害。在一间非常潮湿的小黑屋里,初立文被强迫坐小板凳面壁,一天24小时不准睡觉,连续坐七天。他还被恶人用拖把杆别着盘上双腿,用撕成条的床单捆住双腿,把双手在背后捆住,一直捆了好几天(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外,一直这样捆着);还不“转化”,恶人就把他的两手臂伸直,铐在两张上下床的床头上,整个人就成了一个十字架形,大小便也不放下来,一直铐了八天八夜。

在这间非常潮湿的小黑屋里,初立文被酷刑迫害半年:长时间坐小板凳不准动、拳打脚踢、用马札子砍小腿骨、左耳膜被打破、牙齿被打坏、用硬塑料拖鞋底立起来砍头顶,开始头皮没破,里面被砍坏了,满是瘀血;后来头皮被砍破,鲜血淋漓,满头是血。

(明慧网)

三、在昌邑看守所:被皮管子抽打、被戴上脚镣和手铐遭毒打

二零零三年四月三日,初立文从劳教所回到家中。同年八月十八日,初立文被昌邑市“610”伙同太堡庄派出所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太堡庄派出所一个大铁笼子里。初立文被铐在铁椅子上严刑拷打,后被劫持到昌邑市看守所迫害。

在看守所2号监室里,恶警蒲松岭用皮管子抽打初立文;给他戴上脚镣和手铐,双手双脚铐在一起被毒打。

(明慧网)

初立文的妻子是典型的农村妇女,当地恶人非法抄家关押初立文,家中两个未成年孩子不得不辍学,生活重担落在她一个人身上,还要面对恶人不断骚扰,她承受不了打击,二零零三年离家出走。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迫害的妻离子散。

四、被枉判五年,在潍北监狱遭连续电击、被掐脖子窒息、关小号、喂蚊子、小腿肌肉被跺烂

被酷刑折磨了几个月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八日,初立文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初立文被劫入山东省潍北监狱迫害。

在入监队,警察赵兵每隔四、五天,就用当时监狱里最新式的极达式电棍电击初立文全身一次;在监狱“洗脑班”里,初立文被恶警连续电击,还被邪悟者杨玉军毒打、掐脖子窒息导致昏迷。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二日,初立文被劫往六监区。四月十四日,警察把初立文身穿的衣服扒光,反铐在管教股门前的树上,同时用五根电棍电击全身,直至电棍没电。这次电击造成初立文面部毁容、全身被电烂。

(明慧网)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初立文被关小号迫害。恶警指使犯人经常往小号里泼水,小号的地上老是半泥半水。在小号里,初立文吃不饱、喝凉水;只能站着,不能睡觉。他被扒光衣服,仅穿一个小裤头在小号里喂蚊子。潍北监狱的蚊子特别大、特别多,初立文稍一不留神,蚊子就会落满他的身体,被蚊子咬的直钻心。到后来他的身体都被蚊子咬烂了,地上落满了撑死的蚊子。

恶警教育科长张克军、管教股的徐明云、李茂林等人三天两头的到小号里用电棍电击初立文。有一次,恶警张克军让犯人把初立文摁趴在小号里的墙角,张克军用两根高压电棍电击初立文的脖子后面,脖子上的皮都被电糊了。在此小号,初立文一直被折磨到十月二十日。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日,初立文从六分监区小号被劫持到一分监区小号。早上被反铐在管教股的连椅上,恶警用四根极达式电棍电遍全身,初立文被电的身体直蹦。在这个小号里,张亮、聂无存等五个犯人组成迫害小组,白天强迫初立文穿着小裤头坐在床板上,晚上9点半犯人睡觉后,把床板抽掉,让初立文屁股坐在3×3cm的三角铁床牚子上,双手双脚同时绑在高出床面约40cm的床头三角铁上,然后用茶缸从头顶浇凉水,直到身体不再发抖;接着再用热水浇。就这样反反复复浇凉水、浇热水直到天亮。

连续几天,初立文仍未屈服。这时,犯人张亮又使毒计,强迫初立文坐在那个角铁撑子上,双手、双脚都同时绑在高出床面40cm床头的三角铁上,体重200多斤的张亮站在初立文的两小腿上用力向下跺了多次,最后把两小腿的肌肉跺烂,一直流血不止。同时还用止血钳夹住注射用针头,密密麻麻的猛扎初立文的大腿。

二零零六年二月五日,初立文被恶警大队长徐明云用石竹子小竹竿(没有空心的那种竹竿)把左耳鼓膜打破,致使初立文听力丧失,说话时耳朵里嗡嗡直响。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日,三个恶警让三个犯人摁住初立文,三个恶警同时用电棍电击,电完后立即关入小号。

五、持续迫害:铐暖气管子、毒打、“上绳”、蒙头群殴、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七日, 初立文五年冤狱期满。上午又被劫到潍坊市“洗脑班”,被铐在暖气管子上拳打脚踢了一顿。晚上初立文被劫回太堡庄派出所,被铐在铁椅子上。

第二天,初立文被劫到太堡庄中学逼写“三书”;后又被劫到一个村委办公室内,在这里遭到司法所姚姓不法人员“上绳”迫害,小绳子勒进肉里;再后来,又被铐在派出所的铁椅子上被蒙头群殴。

(明慧网)

二零零八年九月五日,初立文被绑架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原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十天后,由于身体出现严重病状,九月二十五日被“保外就医”。

六、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初立文被峡山区“610”绑架到潍坊看守所迫害了五天。此前,初立文自家大门口,被恶警操控的4人摁在地上,用棍子专门朝着头猛打起来,直打到初立文仅剩一丝气息,奄奄一息时,4人才扬长而去。初立文当时在自家院子里一动不动的躺了整整一个晚上。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上午十点多,初立文正在家中准备割小麦的事情,峡山区“610”操控太堡庄街道派出所七、八个警察翻墙入室,强行将初立文绑架,第二天劫往山东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七、被非法判刑八年、迫害致死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二日中午十二点左右,初立文和儿子初庆华被青岛铁路局公安分局和太保庄派出所警察及峡山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到太保庄派出所,后转押到潍坊市公安局峡山分局,家中被抄走的私人物品价值两万元以上,被抢现金数额不详。初立文被非法关押到潍坊看守所。儿子初庆华因体检身体不合格,于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晚回家。

二零一九年十月,潍坊市潍东铁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初立文后,移交给潍坊市峡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国保大队长刘传军十月十六日将构陷初立文的案卷移交潍坊市坊子区检察院。坊子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峡山区国保大队。刘传军继续补充所谓“证据”,诬陷初立文。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初,初立文被坊子区检察院非法批捕。检察院搜罗证据,企图继续迫害初立文。

二零二零年三月初,初立文被构陷到法院。当时律师看到,构陷初立文的儿子初庆华的案卷也被送到了法院。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二日,峡山区太保庄派出所三个警察开着两辆轿车(非警车)通知初庆华去潍坊医院做身体检查,其中一个警察说,不配合,就抓起来强制。

潍坊市坊子法院,已退回初立文的卷宗两次,可是潍坊峡山国保大队长刘传军拒不放人。初立文还被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三日,太堡庄派出所出动两辆警车,截住正在卖火烧的初庆华,劫持初庆华到潍坊第四人民医院强行检查身体。

二零二零年腊月二十八,初立文被非法判八年,后因被非法关押期间身体被迫害的出现严重状况,被释放回家。

二零二一年四月七日,潍坊峡山太保庄派出所警察把正在卖火烧的初庆华再次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并强迫其在笔录上签字。

初立文、初庆华被迫流离失所。二零二一年六月二日,峡山区国保及太保庄街道派出所警察翻墙入室,搜索无果的情况下,到初庆华妹妹与母亲家骚扰,打听其父子的下落,去了三辆车共六人。

二零二一年七月一日,初立文含冤离世。

关于初立文和儿子初庆华被迫害的详情,请见明慧网《山东潍坊市法轮功学员初立文被迫害经历》《父亲遭冤狱 孩子也被非法劳教判刑》等文章。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山东潍坊市初立文含冤离世

(文字整理:张莉/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