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南京疫情扩散瞒不住 党媒再甩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7月21日,南京禄口机场曝出疫情后,南京市罕见承认本土传染,却绝口不提机场过往旅客扩散疫情的更大风险,当时中共党媒竟然也没有立刻向境外甩锅。然而,真相终究掩盖不住,各地相继曝出与南京机场的关联病例,纷纷开始向南京甩锅,有些地区也有本地疫情,但把主要原因都推向了南京。

7月28日,中共党媒不得不承认南京禄口机场来往的旅客造成了各地疫情扩散,同时公开甩锅南京,继而又想起了向境外推责、甩锅。

南京禄口机场疫情始终是谜

南京禄口机场的疫情,按最基本的逻辑,本就有两种可能,或者从机场传到了南京市区,或者从南京市区传到了机场。若从机场传出,也有两个来源,一是国内航班传播了病毒,二是国际航班传播了病毒。无论哪种情况,近一段时间经由南京禄口机场的旅客都有被传染的风险。

最初,中共为了压制负面消息,要求南京市立刻承认本地疫情传播,试图掩盖南京禄口机场向各地扩散疫情的可能性,完全不顾各地老百姓染疫的风险;这与各地水灾不提前预警一样,与水库偷偷泄洪却不通知也一样,都是草菅人命的做法。南京禄口机场的疫情发生后,中共党媒为了配合掩盖真相,甚至没有立刻向境外甩锅,一味把注意力引向南京市,回避众多经由机场旅客染疫、传播的风险。

7月28日,经由南京禄口机场的病例相继出现在四川、安徽、辽宁、湖南、北京等地,中共党媒眼看隐瞒不住,忽然开始报导《南京疫情热点追踪》,称“目前高度怀疑系国际航班抵达后进行消毒及保洁过程中,机场保洁人员自我防护不到位造成的感染,进而在保洁人员中形成聚集性传播,再通过保洁人员传播到其他机场工作人员和乘客。”

疫情到底从何而来,目前尚无定论,零号病人仍然没有着落,各种可能性都不能排除,中共党媒却一口咬定了“国际航班”。一个星期之内,中共的说辞从南京本土疫情,再到“国际航班”,但仍然回避实质问题,即如何尽快追踪南京禄口机场过往的旅客,以及找到感染的真正源头。

重复的瞒报手法

新华社称,南京机场“最初感染时间应该为7月10日左右”,“病毒已隐匿传播一段时间”,“发生聚集性疫情、造成进一步扩散可能性很大”。

中共硬生生瞒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到底是病毒“隐匿传播一段时间”,还是被中共故意“隐匿传播一段时间”?这与2020年1月中共隐瞒病毒人传人都是一样的手法,与中共至今不承认病毒起源于中国也一样。

新华社还介绍,南京禄口机场年运输旅客3000万人次,但党媒至今没有通报,从“最初感染时间应该为7月10日左右”到目前为止,有多少旅客经由南京禄口机场,是否都及时追踪到了。若仍然没有追踪完,甚至一些地区还没有开始追踪,谁该承担疫情扩散的责任?

时至今日,中共仍然没有公布南京禄口机场过往旅客的详情,有些地区虽然发布了公告,但并未提供细节。按照航空公司的数据,提供一份过往旅客名单并非难事,为何始终不敢公布?

现在,南京本地疫情难以控制,各地相关疫情更难控制。

又一轮新的障眼法

7月29日,新华社报导,《北京新增2例京外疫情关联新冠肺炎病例 均为湖南张家界返京人员》。报导提及的病患7月20日前往湖南张家界等地旅游,7月25日返京,7月26日出现发热等症状;7月25日还乘坐高铁到达北京西站,又转乘多线地铁回家。

报导称昌平区连夜开始核酸检测,但当日或之后搭乘过地铁的旅客仅限于北京昌平吗?患者搭乘的高铁列车又该如何追踪?

按照中共公布的信息,张家界的疫情也来自南京禄口机场,果真如此,疫情已经从直接传播转为间接传播。同日,新华社还报导《湖南省张家界市新增1例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似乎与南京又没有关系。

7月28日,四川通报新增3例省外输入本土病例,其中2人曾前往张家界旅游,另1人则是7月23日从上海乘机回泸州,是之前泸州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四川既有南京、张家界的关联病例,也有本土病例或其它省关联病例,南京似乎并非唯一源头,中共党媒故意甩锅“国际航班”,开始玩弄新的障眼法。

疫情已经扩散却还称“受控”

7月29日,四川卫健委通报,《紧急提醒!​张家界这场演出的所有观众均属高风险人群,请立即报告并核酸检测》,引用了张家界的通告《关于7月22日晚魅力湘西观众进行管控的通告》,称“因7月26日诊断的辽宁大连市3例无症状感染者,7月27日诊断的大连市1例无症状感染者在时间和空间上有轨迹交集,共同指向7月22日晚魅力湘西剧场”,“所有观众属于高风险人群”。

中共回避南京禄口机场疫情扩散的风险,如今造成的恶果已经一发而不可收,但中共党媒仍然试图蒙混过关。7月29日,“人民网”报导,《南京疫情走势如何?注射疫苗后还会感染?张文宏发声解答》。报导搬出了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称“目前如果把禄口机场作为一个爆发点来看,是循着航空线路向各个省市扩散”,“在外省市尚未发现脱离机场这条追踪线路的无源头较多社区扩散病例,这提示疫情尚在可控之中”。

中共党媒仍然变着法地声称“疫情受控”,这样的话从2020年1月说到现在,估计中共党媒自己都不相信了。张文宏虽然被迫站台,但最后承认,“南京疫情之后,我们一定会学习到更多”。

从疫情到洪水,在血的真相中,大陆的老百姓确实学到了更多,全世界也学到了更多。如今的疫情,绝不仅仅是南京禄口机场的疫情扩散,至少云南、广东、辽宁近日都通报有本地病例存在。

7月27日21时—7月28日18时,成都市报告了5例本土确诊病例,1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虽然称其中5人从湖南张家界市返回,1人为关联病例,但这些病患并未观看7月22日张家界的魅力湘西演出,到底是否与南京机场有关,难以定论。其中病例6是天府机场航站区工作人员,7月25日乘飞机从常德抵达天府机场,全天在航站楼工作,后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

中共党媒终于承认南京禄口机场疫情扩散,还忽然想起甩锅境外,应该是迫不得已;同时,中共应该又在试图掩盖其它的本地疫情传播或跨省传播。一个谎言接着又一个谎言,不过是为了掩盖上一个谎言,中共如此多的谎言却都难以自圆其说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