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长江异象后现天坑血月 不祥之兆笼罩中南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继7月24日有四川宜宾网民发视频显示长江上游金沙江出现江水倒流的诡异现象后,辽宁沈阳突现深坑,洪水肆虐的河南天空惊见血月,这一切对于北京的中南海高层而言,均是不祥之兆。

据网民披露,7月29日下午,在沈阳市皇姑区检察院和大润发中间过道上,路面突然出现一处深坑,坑内充满积水,面积越来越大。一辆私家车掉入其中。

关于中国各地多处出现地面突然塌陷事件,即天坑,事实上十多年来屡见不鲜。所谓“天坑”,指的是因地表局部塌陷形成的坑洞,也就是小范围的地陷。2010年,四川宜宾就先后突现了28个天坑;此后,浙江、湖南、广西、江西、广东、广西、江苏等地再次出现天坑。再拿近两年来说,青海西宁、广州、厦门、长沙都曾出现过,并且造成了人员伤亡。据《甘肃自然资源网》统计的2021年一季度地质灾害基本情况:2021年第一季度,全国共发生地面塌陷39起。

虽说坍塌有些极有可能与地铁工程有关,但有些诡异的天坑出现原因迄今不明。比如曾在浙江黄衢南高速公路江山段出现的直径8.3米深6米的天坑,呈规则圆柱状,洞壁光滑,几乎没有突兀之处,一直到底部才能看到塌陷的沥青地面,其形成可谓鬼斧天工。

这也让人们产生了恐慌心理。有人担心这是地震的前兆,有人说是下雨所致,有人说是与当地的地貌有关,而中国民间一直流传着“天塌地陷”之说,一些古代占卜经书中对此也有着如下的记载:

《地镜》曰:“地自陷,天王亡地。”

《书纬远期授》曰:“赤帝亡,五郡陷。”

《保乾图》曰:“地沦,山亡之兆。乱如涂,祸漫漫。”

《地镜》曰:“地无故自下,天下乱,兵大起。”

《易妖占》曰:“地自下,其君亡。”又曰:“家无故宅自陷下,此必人亡其邑君矣。”

《异苑》曰:“晋武帝太康五年,宗庙地欻陷,无故梁自折,凡宗庙,所以承祖先嗣,承世不利,安居摧陷,是缥绝之征也。”

《地镜》曰:“春地陷,有大水,鱼行人道。夏陷,兵起,国分,有非常水。秋陷,有大兵。冬陷,有兵、水。”

从古代占卜经书的记载来看,天坑的出现绝非吉兆,或者预示著国君的处境,或者预示著天下的危亡,政权的覆灭。这与作为中华民族母亲河的长江水倒流异象所昭示的天下可能将出大事相契合(具体请见《长江水罕见倒流 异象或预示人间大事》)

而此前7月24日晚,在河南重灾区鹤壁和新密等地出现的血月,再一次告诉世人,中华大地真的有大事要发生。此次距离5月26日“超级血月”出现只有2个月。

关于“血月”,中华传统文化中多以月赤、赤气覆月或月如血光来形容,并将其视为不祥之兆。

西汉的易学大师京房的《周易·妖占》中认为:“月变色……赤为争与兵”、“赤气覆月,如血光,大旱,人民饥千里”,即月变赤色的血月预示著兵祸和旱灾。

唐朝精于预测的大师李淳风的《乙巳占》的第二卷是“月占”,即通过看月像以占卜国事天下事,其中提到“月若变色,将有灾殃”、“赤为争与兵”,就是说月变为赤色时要起争权的兵祸。《乙巳占》又说“月犯蚀参,贵臣诛,赤地千里,其国大饥,人民相食。”意思是当月食参星,又出现赤色,赤地千里时,国内将出现大饥荒,严重到人民相食的地步。

《后汉书·五行六》:“事天不谨,则日月赤。”即对天神不敬,行事违反天道,则日月变赤色。

《魏书·一百五》:“天日月星变,编年总繋魏及南朝祸咎。”意思是在南北朝的历史中,日、月、星的变异,联系着灾祸罪咎的事端。

《隋书·志第十六·天文下》“天气未降,地气上升,……若于夜则月赤,将旱且风。”意思是阴阳不调,阴气犯阳,在夜间表现出月赤,那么就会有旱灾和风灾。

《宋书·志第五·天文五》:“月变色,为殃;青,饥;赤,兵、旱……。”意思是月变色将有灾殃,变为赤色时,是举兵争战的征兆,而且有旱灾。

也就是说,“血月”出现就是凶兆,可能预示著兵祸、旱灾、饥荒等。而此次产量大省河南很多地方被洪水淹没,对于中国粮食产量而言的负面作用是不言而喻的。作为需要大量进口粮食的中国,如今又面临歉收,未来面临引发新饥荒的风险。

相较于过去十多年中中国大地上的瘟疫、旱灾、水灾、风灾、地震、虫灾、赤潮、地陷等灾祸的频率,最近短短一周内就出现长江水倒流、血月和天坑等不祥之兆,加之此前多地的六月飞雪、京城的冰雹等异象和台风、疫情此起彼伏等连绵不断的灾祸,都昭示著2021年剩余几个月注定不会平静,将人民视作草芥的北京中南海早已笼罩在一片不祥之兆中。

按照中国古人的天人感应学说,上至君王下至黎民百姓的所作所为必须遵循天意。如果违反天意,上天就会降下灾祸示警。如果人不知反省,那更大的灾祸就会降临。世人切莫等一切都发生再幡然醒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