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日本对中共开始强硬起来

大纪元专栏作家Grant Newsham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以往的日本年度《国防白皮书》只会引起几天的关注,然后就悄声无息了。每年的内容一般都没有什么重大变化。言辞通常都很含蓄温和,以免冒犯日本国内或其它地方的任何人,除了对北朝鲜人——他们的导弹和核武器长期以来一直是“严重和迫在眉睫的威胁”。

今年的《国防白皮书》则不同了,而且从封面就可以看出来。今年的封面图片不是通常那种像凯蒂猫娃娃一样幼稚的形象,而是骑马的武士。

报告的措辞也异常直接。在正文之外,白皮书的前言(据说是防卫大臣岸信夫自己写的,或者至少是口述的),也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白皮书的前言详细介绍了中共在琉球群岛南部和东海侵占和威胁日本领土的具体情况。这是一个很长的段落,结尾将中共的行为描述为“完全不可接受的”。这与往常那种“外交辞令”非常不同 。

岸信夫强调,日本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保卫自己,并与其它国家,包括美国,一起自卫。

“为了应对安全环境中的这些挑战,不仅必须加强日本自身的防卫能力”和“扩大我们能够发挥的作用”,而且必须“与具有相同基本价值观的国家密切合作”。

不久前,日本官员,特别是防卫省,坚持认为日本正在尽最大努力,而且与其它国家(美国除外)的合作在政治上是不可能的。

岸信夫在白皮书中也把美国称为日本的“唯一盟友”。这是真的,但很少听到有人这样说。这与日本政客以前的腔调截然不同。自民党(LDP)一位政客曾在酒醉时称美国为“日本的防卫犬”。外交部官员曾经坚称,美国人在协议上有义务为日本而死,如果那不是美国的荣幸的话。

这一切都表明日本现在认识到了,他们必须得到美国的支持,并尽一切可能保持这种支持。这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但多年来人们都不太提到这一点。

很多国家和日本一样,也希望有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岸信夫列出了日本可以与之合作的国家:“澳大利亚、印度、欧洲国家,包括英国、法国和德国,以及加拿大和新西兰。”

当然,这话的具体意义是有限的,但十年前,没有人会这么说,因为这会被视作“疯狂的谈话”。

岸信夫的前言中有更多的语言值得认真关注:

“作为印度-太平洋地区普世价值观的旗手⋯⋯我们必须珍惜自由,相信民主,对保护人权的缺失深感愤慨,坚决反对任何以胁迫改变秩序的企图。”

在后面的篇幅中,白皮书的核心呼吁,怀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的危机感”去关注台湾周边的局势。

岸信夫是在向中共喊话。“深感愤慨”,“坚决反对”,“危机感”!这几乎相当于在说,日本已经“极其生气,不会再忍受它了”。

当然,岸信夫所反映的只是日本政治阶层一部分人的想法,也是保守的一部分,但它不是一小部分。自民党(甚至反对党)的所谓“中心”也有人这样想。公众中也有很多人,如果不是绝大多数,也可能有这种倾向。

白皮书,特别是岸信夫执笔的前言,以及岸信夫、防卫副大臣中山泰秀、副首相麻生太郎最近发表的其它声明,都表示日本应该或必须支持台湾,并且支持美国帮助台北的努力。

看起来,日本不再畏首畏尾了。

值得注意的是,通常十分谨慎的(有些人会说“倾向取悦中共政权的”)外务省(MOFA)并没有——或者无法——淡化白皮书的措辞。

事实上,外务省(或者至少是其中的一些人)可能默许了它。

这是真的吗?可能是真的。请注意,日本驻澳大利亚大使最近一直在公开谈论威慑(针对中共)和扩大与澳大利亚等国家的防务关系,包括复杂的演习等等,他大概得到了外务省的许可。

这些直率和强硬的措辞都令人耳目一新。但问题是:这能转化为日本防卫能力的具体提高吗?

强硬的评论和实际作战能力有很大的区别。虽然白皮书的其余部分提到了所有应该提到的问题——网络、太空、超音速、多域作战等等——但人们基本看不出日本自卫队(JSDF)在做什么,或被允许做哪些实战所需的工作。

然而,公开承认日本面临来自中共的严重威胁,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这需要得到承认,而且下一步行动也需要得到鼓励和协助。现在,美国需要悄悄地(或者至少在公众视线之外)详细告诉日本,它必须从日本防卫方面获得什么。这包括具体能力和行动合作。

但是美国人从来不会这么做。他们总是拖延犹豫,并总把日本的难处想得太重,他们担心日本人可能会生气。

一位长期的观察者建议,美国军方的座右铭应该是:“我们不能告诉日本人该怎么做。”

1970年美国为在日本横须贺(Yokosuka)海军基地永久部署航空母舰而担心。一位日本著名政治家给了他们一条建议,也许美国人应该记住它:“当你真的想要一些重要的事情时,不要问我们的意见。非常坚定地告诉我们你需要什么,不要退缩。”

这是合理的建议,但它很快就被遗忘了。为了美国、日本本身和整个印度-太平洋地区,必须记住这一点。如果今天中共的威胁,包括应对这个威胁,还不算“重要的事情”,那就没什么可称得上是“重要”的了。

日本自卫队目前只能发挥其能力的一小部分。它需要机会去充分运用它的潜力,并在这个过程中,提高该地区每个文明国家的胜算。

在白皮书和政府要员的其它声明中,日本说了正确的话。现在我们需要一些具体的东西。

Grant Newsham是一名退休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军官,曾任美国外交官和商业高管,在亚太地区生活和工作多年。他曾两次担任太平洋海军陆战队(Marine Forces Pacific)情报后备负责人,并两次担任美国驻东京大使馆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武官(the U.S. Marine attaché)。他是安全政策中心(the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的高级研究员。

原文“Japan’s Defense White Paper: Talking Tough for a Change”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