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惹恼逾百诺奖得主 崔天凯为北京背黑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7月29日,海外多家中文媒体引述《科学》杂志网站27日的消息称,一百多名诺贝尔奖得主联署声明谴责中共政府霸凌科学界,三度施压将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和台湾科学家李远哲剔除诺奖峰会并要两人噤声。

据报,诺贝尔基金会与美国国家科学院于今年4月26日至28日举行诺贝尔得主峰会,为了阻挠达赖喇嘛和李远哲在会上发言,中共驻美大使馆在3月和4月曾致电科学院人员,甚至在峰会前一天发电邮重申要求。美国国家科学院发言人科尔尼表示,峰会拒绝了中共大使馆的要求。英国皇家学会前任主席、生物学家拉马克里希南(Venkatraman Ramakrishnan)表示:“我不认为一国政府有权规定或甚至试图影响谁可以在他国境内的会议上发言。”

大概是因为阻挠没有成功,中共在会议期间进行了两次网路攻击。4月26日“科学作为人权”为题的会议影像传输被打断,黑屏约十分钟,隔天“整个平台受干扰”。诺奖联署声明指出:“无论这两起网路攻击是否与中国大使馆所提要求有关,我们都十分不满中国(中共)政府试图审查、霸凌科学界,企图阻止另外两位诺奖得主(或任何人)在中国之外的会议中发言。”

耐人寻味的是,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28日的例行记者会被问及此事时,则说他并不知情。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对于驻美大使馆所为“不知情”无疑是个托辞。要知道,最为外交重中之重的中美关系发生的任何事情,中共相关部门都会迅速掌握,而“不知情”一个可能是不好也不敢直接承认中共做的坏事,虽然中共政府早已不要脸,外交部早已以“战狼”的形象臭名昭著,但为了能继续欺骗国内百姓,中共还是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

还有一个可能是虽然不能承认,但中共也深知不给这些诺奖得主一个交代,舆论上是说不过去的,因此将责任推给彼时的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的单方行为,倒也不失为脱身之计,毕竟崔天凯已经在6月自行宣布卸任。让笔者产生这个推断的是几日前刚刚悄然赴美上任的中共新任驻美大使秦刚,在30日授意大使馆推出的一则声明中称:“日前,个别诺贝尔奖得主发表声明,对我馆正常履职活动表达所谓‘关切’,有关言论完全站不住脚”。

声明透出的信息除了否认诺奖得主的说辞,否认是逾百诺奖得主的联署声明外,还间接承认中共大使馆阻挠行为不过是其“正常履职活动”,也就是承认了这是崔天凯在任期间履行的责任,并非是来自北京的授意。这倒是与外交部发言人的说辞相呼应,卸任的崔天凯就这样替中共主子背上了一口黑锅。

为何说崔天凯是为主子背黑锅呢?首先在中南海反复强调“忠诚”的大背景下,中共驻外使领馆,尤其是驻美使馆的所有重大行为都需要向北京外交部乃至高层汇报和请示,并获得北京的批准,中共外交官基本是不敢独自行动的。具体到诺奖峰会,一直在国际上封杀达赖喇嘛、封杀台湾的北京当局,是绝不会允许不同于北京的声音出现在这样的会议上的,因此中共驻美使馆应是奉命行事。在行事失败后,中共实施网攻,像其多次干的卑鄙勾当一样,干扰峰会,而崔天凯大概率是没有可能下令进行这样的网攻的,这也佐证命令确实来自北京,崔天凯不过是在美的执行者。

那么,中共意欲让崔天凯背黑锅又为了什么?就在7月29日,曾就职于中共外交部、美国参议院的人权工作者韩连潮在推特上发文,称有小道消息透露,崔天凯滞留美国不归。在其附上的两张网络上流传的图上,其中一张写着:“据悉,崔辞职后,滞美不归,但又不能说他叛国。实际上他已与现政权决裂,只是双方有了个台阶而已。否则,大使叛国惊天动地,双方都没有好结果。崔或许会下场很惨。现在如此,表明崔有过人之处。也说明后幕险恶。其实内部震荡一定很大。末日之兆。”

随后几日,关于崔天凯是滞留美国还是返回中国,引起了网民们的关注。大陆网站还释放了崔天凯身在上海的照片,但有人指出照片是合成的。在当下缺乏足够证据的情况下,我们还是无法下定论。

假如网络上披露的崔天凯滞留美国未归属实,那么其或许可能担心回国后遭遇不测,因此选择滞留美国。不过,由于中共与崔双方未撕破脸皮,那么,无论是上海的合成照片,还是将干预诺奖峰会的罪责推到崔天凯身上,中共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让其无法在美国立足,只能返回中国,毕竟作为当了8年驻美大使的他而言,还是掌握不少中共秘密的。让其回国,才是避免中共秘密泄露的正确之法。

另一方面,如果崔天凯已然回国,那么将干预诺奖峰会的罪责推到崔天凯身上,极有可能是为了敲打,因为其背后的江派势力或推动其介入了外交的搅局行动。出生且求学于上海的崔天凯,江派上海帮背景浓厚。今年4月,上海帮要员、江泽民的心腹、前上海市市长杨雄猝然离世后,崔罕见以书信方式悼念,并大赞杨雄,这不能不让习近平加深怀疑。崔天凯随后就传出离任的消息,不知是否与此有关。

可以说,围绕着崔天凯的离任和诺奖峰会受到干扰由谁来承担责任一事,背后绝不简单,至于究竟有什么震荡,我们不妨往下观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