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小明:围堵外国记者采访是妨碍中国人民的知情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河南大水灾发生时,郑州出现了街头群众围堵外国记者(传说可能是BBC,实际上是德国之声记者)。几名中国民众纠缠外国记者,质问来自什么国家的什么媒体,不准他们歪曲报道,抹黑中国云云。网上的跟帖还有人说,不准他们给外国人递刀子。从网上信息来看,河南官方的河南共青团对这类事件有鼓励煽动的动作。打出的文句是让群众去“文明地慰问”。而且使用对外国人的人称代词就改用了“它们”。这是近来新出现的反新闻自由的反文明动态,是中国共产党给人民洗脑,愚弄人民的新手段。党政宣传部门和行政部门害怕外国记者曝光中国社会的黑暗角落,又不便于直接驱赶外国媒体的记者,于是就唆使街头的群众来充当打手。依靠的是他们平时不断的反西方、反新闻自由和反言论自由的手段,长期欺骗人民,借用人民之手,一手遮天。

中国共产党从武装割据时代就一贯封锁新闻。江西苏维埃和洪湖根据地肃反杀害近十万红军指战员,当时都没有新闻披露,延安整风整死大量知识分子,包括王实味被关押和处决,都没有新闻痕迹,陕甘宁边区制造和贩运鸦片的消息更是秘而不宣……。1949年建政之后,新闻监控越是变本加厉。抗美援朝谁开第一枪,共死了多少人,几十年没有向人民做过交代。连续三年特大饥荒,饿死近四千万农村人口,报上只看见“形势大好,持续跃进”,还让少数外宾在报上作秀,说没有看到饥荒的迹象。1962年几十万人大逃港,报刊上绝无报道,多少人死于边防军扫射,多少人葬身鱼腹,没有人公开谈论。1975年河南板桥大溃坝洪水夺取了23万人民的生命,中国新闻界只字不提。2003年萨斯病毒肆虐,党政一律保密,北京的蒋彦永医生将消息传到了《纽约时报》,才使世界惊悉危险的疫情。若不是李文亮医生以身殉职,他的朋友圈愤而公开信息,武汉新冠疫情的消息还不知道要隐瞒多久。可是国内的部分舆情习非成是,误以为帮助党政隐瞒疫情是给自己争面子的“爱国”行为,他们不明白这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情结”精神病兆。

新闻自由是宪法保障的权利。人民要争取的是更透明、更广泛、更及时的信息权和问责权。要容纳外国媒体的进入。外国媒体进入中国实际上是在帮助中国人,帮助人民享受知情权和问责权。中国人民长期不能读到海外的新闻,(海外重大新闻多半都有中文译文),是因为中国共产党的新闻封锁,故意让国内看不到听不到,或者只有选择性透露。世界有了互联网,党政当局又封锁了互联网,党政封锁愚弄人民已经七十多年了。视频上群众职责外国媒体“歪曲报道,抹黑中国”。世界上没有媒体能保证绝对没有失误。西方媒体在中国新疆等问题的报道方面确实存在争议。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关键还是在于中国共产党的新闻封锁!大胆开放采访嘛!如果各种外国媒体都可以进入中国各地,可以深入采访报道,党政机关不再横加阻拦,真相岂能歪曲,光明岂能抹黑?是监狱还是培训中心,是种族灭绝还是安居乐业,让人民了解和讨论,即使一时难下结论,时间长了也会逐渐明朗。封锁总归只是苟且权宜。

中国党政当局封锁国内新闻,把国际网封闭为局域网,还嫌不够,一贯假装允许外国媒体进驻,实际上使用各种限制手段(签证缩减、地域限定、跟踪、殴打)来阻挠国际记者的采访活动。这样野蛮设限,仍嫌不够。现在的外来驻华记者,中文流利的越来越多,华裔血统和相貌的也日益增多,国内人民会讲英语的更日益增多。要想完全封锁,肯定是越来越难。于是中国党政机关(包括河南共青团之类)又来挑唆街头群众围堵外国记者,干扰采访。这种行为是违法违宪行为。按照国际法原则,持有合法签证和记者证的新闻记者不仅享有采访权,而且也是帮助中国人民享受知情权和信息权。个别群众自己可以处于自身原因拒绝采访,但是不能无故阻挠他人接受采访,如果继续挑唆这类围堵和骚扰,就是侵犯人民的基本人权,就是剥夺人民的新闻自由权利。当然,中国共产党长期使用的还有一种手段,那就是制造恐惧感。你接受外国记者的访谈?利用人脸识别,跟踪盯梢,等你谈完了,嗣后收拾你,各种暗中处罚打击,接踵而来…… 。这是黑社会的惯用手段。但是,党政当局不要高兴得太早,不断使用黑手段的黑社会,绝不可能建成和谐社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