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老鳄:港府极左 致港人背井离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07日讯】香港传统秩序被中共和《港区国安法》根本颠覆之快,一再超出人们的预料。港大校务委员8月4日召开特别会议,禁止参加7月7日学生会评议会会议的学生,进入校园范围及使用大学设施与服务。学生会评议会成员对校方做法感到非常震惊。事实上,他们曾“哀悼”七一刺警案疑犯梁健辉,并“感激他为香港作出的牺牲”,但评议会会长郭永皓两天后即带领所有干事辞去职务,致歉并撤回动议。而林郑月娥仍指示校方应跟进,警方亦可涉入调查。

港大校委会现绕过纪律委员会直接惩罚学生,被指不同于以往程序,校委会单方面颁布禁令,令学生无申诉余地。

人称“老鳄”的香港制造网络电视(MIHK TV)创办人欧阳永权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中共嗜好斗人的本性,一年来表现得越来越离谱,香港抗争者哪个被它“斗死了”,就要接着斗下一个,限制言论自由是大势所趋。

好在年轻港人心中还有热情,包括入新闻行业值得欣赏,但切记不要把自己混同于抗争者、被抓到把柄,应特别“醒目”(机灵)。老鳄说,“现在很明显,他们那帮人是硬来的。你就好像是‘送子弹’、‘送人头’给他们。”例如国安法首案,唐英杰骑挂着“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旗帜的单车被判九年,“很明显这是一个不公平的判决,我就觉得他是吃亏了。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说,大家抗争归抗争,留下一口气归留下一口气”。

老鳄最近从香港飞往加拿大,对于网友疑问其是否不再回港,他表示不用担心,他每年都会去加拿大看望父母,过了这个夏天便会回来。“不是离弃了大家,也都不是做逃兵。只不过我真的是加拿大籍的,我都要回家的,我探望了我的家人朋友、契仔契女,安顿了花木兰读书,每件事搞妥当了,她开了学以后呢,我就会很快回来跟大家见面了。”

他相信,在搞掉《苹果日报》之后,网台将是接下来被针对的目标,虽然很多人逃港避难,但要办好传媒,唯有在香港记录一手资料最为珍贵。所以“我们在营运上仍然是要继续的,我们一直会坚持这种方向,去经营这个和香港人同呼吸的台。”“我们希望,可以在同一片土地和天空下帮他们发声,这是一个我坚持这个台的宗旨和台格。”

老鳄也呼吁网友捐助,因为他们“需要经费营运,机器会坏,出入要车马费,主持人也要车马费,那个成本是很大的”。他透露,现在网友的捐钱加起来不够10万一个月,公司很难经营。“如果有1000个人每个月可以给100元,我已经可以继续营运下去了。但是如果继续这样的情况是不行的,因为你知道现在做生意很难,赚钱也难,要养这么大帮的人,我们每个月公司的支出近18万。”

他指出,港府极左路线,连本港运动员得奖牌这种所有人都开心的时刻,也要派一些警察到商场,查有没有人为中共国歌喝倒彩,令人扫兴。

打压港人不仅造成了他们离开,也衍生出很多社会问题。例如一些老人家,“他们可能只是住在护老院,就是希望一个星期有一次儿女带他们出去喝茶呀。现在随时他们的儿女都说要移民了,不可以去探望他们的爸爸妈妈。其实真是太多这些悲悲惨惨的事件,我都不想说了,有时一说起来眼睛就湿湿的。”

“这些为政者,他们完全视人民为草芥,没有同理心。外国人有句英文:Put yourself into one’s shoes(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就是他们不会理解别人的感受是什么,没有Compassion(慈悲心)。你可以看到他们所做的事情,完全是与民为敌,将人民需要的东西完全不考虑。”

以下是采访内容整理。

中共天天斗才安心 搞纸媒后将是网媒

梁珍:你觉得现在香港的网媒生存的环境还有多少空间?《苹果》没了,《明报》的林行止也封笔了,这其实也是一个标志,之后是不是会轮到(打压)网媒呢?

老鳄:其实一定是的,你知道共产党斗人的方法,首先找最大的敌人,然后找次要的敌人,接着第三个敌人,什么敌人都给它打死了,然后大家就互斗。你也看到了斗到没什么好斗了,就拿运动员来斗,是不是精神有问题?一个香港的运动员拿了奥运奖牌,我不管你是红、黄、蓝、白、黑,讨厌中共、港共,或者支持本土主义也好、民主自由也好,大家都是很开心的,是一件开心的事情来的,大家不应该在里面搞这么多政见。

你可以看到它们的心肠,哪个被斗死了就斗下一个,什么都给它斗死了,就自己去斗,总之就搞得世界上天天都要打斗、天天都要吵架才心安理得了。

大家都可以想到,斗死了《苹果》,肯定是有另外一个大媒体被斗的。你看到《立场新闻》,它们已经开始讲明了,我想几个月之后它也会倒数了。林行止封笔,当然我也明白,几十岁人了无谓跟你蹚这个浑水,换句话说现在它也越来越离谱了。

在网上谁合成了张家朗拿奖升旗礼,配了《荣光归香港》的歌,现在都说要去调查是谁散播这些东西,我也有份发出去的,你说是不是有病?到了这个地步,它会搞到每个人都不敢去参与论证,不敢去网上拿新闻或者去发布一些自己的一些看法。

梁珍:现在首先变成自我审查:这句话是不是踩到红线了?本身这就是个白色恐怖。以前香港是言论最自由的,就是因为这样大家才(喜欢)玩脸书这个社交媒体,是不是我们以后全部人都退出算了(才好)?

老鳄:没错,比如你看到Nina姐无端端地在街上这么巧,碰上了拍了东西,做了个直播,现在要协助调查,又拿电脑,又拿手机,又拿旅游证件。你不担保下次我跟你拍了一些东西,它也可能会抓我们的,也就换句话说,我们做直播都不给了,或者我以后做证人也有这种出不了国的情况。

在网上的言论、发放的消息,大家都要很小心,它要制造那个环境使大家都很不安。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继续再营运,除非你不怕死,要么你就闭嘴,或者说出来的东西吞吞吐吐,不到肉,没有重点,变成你自己也会赶走很多的观众,观众会觉得不知道你怎么了,是退缩了还是怎么样,那你自己也做得很不过瘾的。

换句话说,网络那个空间,随着它们喜欢斗人的那种性格,也是它限制言论自由大势所趋,我觉得都会越来越难做了。

新闻业者现场获取第一手资料最宝贵

梁珍:是的,这个绝对是认同的。不过你看到很多的KOL(关键意见领袖),不会改变自己的立场,就去台湾、去加拿大、去英国等很多地方,为什么你还要留在香港呢?

老鳄:我不觉得他们讲的东西可以完全百分之百代表了香港。因为你和我都去过前线看过情况,是吧?我们不是亲自看到的东西,说什么最到肉呢?就凭在海外高床暖枕,烧着牛仔肉,喝着红酒,享受着红烧牛肉面,或者在旁边喝着珍珠奶茶,你就在评论香港的风风火火,我觉得不可以这么便宜的。

当然现在资讯还是很流通的,但是什么东西是好过用我们自己的眼睛、我们自己的脚在街头走来走去,看到最新的东西,跟香港人谈话?不是靠第三、第四线的报纸报导之后,或者看一些录像,不知头不知尾,然后作出评价。我觉得世界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一个东西。

梁珍:所以这个真的很像大陆的公民记者,无论怎么样,他们还是在前线,这个是很重要的,起码记录下了历史,因为第一手的消息就是从第一手来的。

老鳄:这是我一直都相信的事情。换句话来说,我们在营运上仍然是要继续的,我们一直会坚持这种方向,去经营这个和香港人同呼吸的台,和香港人一起在这个“地道下”。他们可能有点担忧,有点不开心,但是我们希望,可以在同一片土地和天空下帮他们发声,这是一个我坚持这个台的宗旨和台格。

记者切记不把自己当作抗争者

梁珍:我们都发觉,其实很多香港人是不会放弃的,一些年轻人都愿意入行。我们大纪元发了一些招聘的广告,有些人会来应聘,有不少他们真的是想做这一行,都愿意冒着风险去记录历史,所以我觉得(传媒)还是有发展的空间。

老鳄:其实我非常地欣赏这些年轻人,或者新入行的,有这个热情,有这个“火”在这里。但是有一句话我想奉劝给所有新入行的同事,或者是行家,记住大家的身份:你们是媒体的采访员,或者是新闻从业员,或者是现场的报导者,你不要将你自己做抗争者,加上新闻从业员一起结合起来戴了几顶帽子在头上。

就比如,刚刚他们在apm(购物商场)抓了一个网媒的记者,说他嘘国歌。我不太清楚(这件事),因为我不在香港。但是我估计,他可能会不会是在嘘国歌的时候,他又正在做直播,那不就给他们抓个正着吗?所以在某些方面要非常的“醒目”(机灵),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梁珍:我也有一点同感,我看到他是义务记者,当时我也打了个问号,会不会又是针对网媒的一个信号呢?

老鳄:是的。但是我觉得有时做直播的时候,如果你说的事情正在现场播放,而你又正在做一些抗争者的行为的时候,或者采取一些比较激进的言论,你就会很吃亏的。现在这个情况,你都看到了。

港人应醒目冷静 不做胡乱牺牲

老鳄:大埔,一个鲁莽的巴士司机,超速(驾驶)和乘客争吵,接下来急度超弯,死了十几人,他只是危险驾驶而被判坐14年的监狱。而杰哥在湾仔那里开着电单车,又没有撞伤人,又没有做些什么事,那帮警察截住他,他就撞了上去,都没有什么人特别严重受伤,他就被判坐九年的监狱。你想一想,如果杰哥不是在宣传那个旗帜,或者比较“醒目”(机灵)一点,不去做这个行为,就不会给警察拿到口实而逮捕他。

当然我不是去说大家不应该去这样做,每个成年人都要为他们自己做出的言论、行为而付出代价,去负责任。但是问题就是,现在很明显的,他们那帮人是硬来的。你就好像是“送子弹”、“送人头”给他们。他们这样去设定了一个案例,令到这件事情被惩罚得那么的重,令自己很无辜,很明显这就是一个不公平的判决,我就觉得他是吃亏了。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说,大家抗争归抗争,留下一口气归留下一口气,就是都要小心“醒目”。不要令自己“无厘头”地被抓起来,然后承受一些不应该受的麻烦,除非你觉得我不是这样,我真的一定要做这件事情,我真的是要做一个榜样出来,或者警世。

如果是怀着一时之气,一时的冲动,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做事情,而被他们抓起来送上去(内地),你也知道,现在会用《港版国安法》来审你的,如果不是想着要把你们判刑一两年的话,它们不会开审的。接下来审完后,他们就判你坐几年的牢,对不对?很多时候又没有陪审团,又没有这个又没有那个,就是在很不公平的情况下,是不是让他们这样对自己不好呢?

可能有些网友不认同我说的,是不是长他人志气?但是有的时候,是不是一定要胡乱去牺牲呢?就是胡乱抛个头出去,好像很悲壮一样,我有不同的看法。

梁珍:记者要专业,你看到某台记者,在张家朗的问题上就有一些不专业的表现,大家都知道这些问题。但是同为网媒记者,我都很赞同老鳄说的,不要将自己的身份混淆。你做记者就做记者,你不要将其它的身份带进去,这是非常重要的。

执政者视民意如草芥 致大批港人背井离乡

梁珍:你这次去加拿大,是不是都见到移民潮,在机场那里,或者你现在在加拿大那里,是不是多了很多香港人?

老鳄:我去加拿大之前,在机场做过一次直播,是在夜晚的。这次我回来就是在早上中午的时间。两次真的发觉有些航班特别多人的,比如去加拿大、去英国、去台湾,这几班机就很多人的,爆棚的。换句话来讲呢,很多人就在去这几个主要的地方,澳洲的机位就很少,想去都没得去,因为整个国家都封城了。我见到有很多的情况,甚至我做直播的时候,刚好碰到一个老朋友,原来秘密地要离开,就被我碰到他,“啊,原来你走啊。”

梁珍:你认了出来,他不想被人知道的。

老鳄:拍了镜头之后他打眼色,那我就不拍他了,好在成功下了地。其实现在很多人都不管了,想走,这个心态都很明白的。共产党和港共政府,他们做一个很成功的东西,就是用一个震慑的效应,做很多事情雷声很大,吓到很多人都噤若寒蝉。现在其实寒蝉效应很厉害的,很多的朋友也都觉得那么辛苦。

尤其是香港人最宝贝的就是下一代,你见到它搞我们的教育制度,搞我们的大学,搞我们的言论自由,我不管你在这吃山珍海味,任何有良知有良心的人,我是不是为了物欲上面的满足就完全可以这样在这个地方上生活呢?讲真的,你都在美国生活过,没有地方好过香港的,是不是啊?

梁珍:是啊。

老鳄:好像云吞面,你买东西,甚至很多的外国人都说,我在香港生活,我不想回去爱尔兰,不想回去澳洲,他们有的是在很小的镇来到香港,就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他见到香港这样的国际城市。但现在被林郑月娥政府搞成这样,很多香港人要离开,其实我为他们觉得很惨的,很明白他们的心态。四五十岁,孩子几岁十几岁,要连根拔起去海外,完全放下自己的社交和工作网络,卖掉所有的家当,不知道将来会是怎样,前途的那种渺茫。

我曾经在我爸爸的眼里面,在1980年代的时候见过一样东西。小朋友上学当然想有一个好的教育,各方面的东西,但是始终都有文化差异,气候、水土(差异),前路茫茫。也都不是很多人身家很丰厚的离开,很多人都是连根拔起马上走,可能有几多年的钱都不知道的情况,甚至乎有的人的钱更少。哪个搞到我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离乡别井,跟爸爸妈妈见不到面?

据一些调查讲,全香港放下爸爸妈妈,不带他们移民的有90%,只有10%的老人会跟子女去移民。那么你想想,很多人一走,比如去英国,去六年,回来的时候,爸爸妈妈还在不在都成问题。为什么要搞到香港是这样的情况呢?始作俑者是谁呢?谁一手破坏香港的伦理、香港的伦常,和香港的和谐和睦的生活气氛呢?大家都知道是那个很想连任的林郑月娥。

梁珍:是的,我觉得香港现在是属于一个悲情城市,很多的社会问题会衍生的,很多老人家留下在这里,好像被弃养。但是香港人其实很孝顺,我来了香港第一个感受,哗,原来香港人还很孝顺,还有中国传统文化,真的很尊敬爸爸妈妈。你见到星期六星期天,都是爆的,很多人都跟家人吃饭,一定会留一些时间。但是现在连这样一些亲情没有了,我觉得是真的很难忍受,所以我都有去机场做直播,那些人哭得,都不知道怎样讲,见到人们流泪。

有人也搂着我哭,她见到我,说因为六四的时候接受过我的采访,现在她要走,这个就是香港真实的感受。我都有个朋友,她走了之后,她的爸爸妈妈,本来想和另外一个儿子移民去澳洲的。怎么知道她走了一个月以后,她爸爸就去世了,他觉得,他的小女儿是最孝顺的,天天在他身边服侍他。现在她不在身边了,所以情绪很低落,八十多岁的人了。她刚刚去了英国,马上又要回来,现在要陪着妈妈,真是一个活生生的家庭就这样被拆散了。

就算到英国,现在的政策,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能回来。这会衍生出很多的社会问题,不仅是一个制度那么简单,是人情的那种撕裂,就是这么多年大家希望的人情味,大家之间的这种关系被破坏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老鳄:现在就是搞到妻离子散,就像永别了一样。但是也不要忘记,我们还有很多那些护老院啊,在医院里面长期的病患啊,家里人又不可以去探望他们,长期在里面困着。你知道老人家啦,其实他们可能只是住在护老院,就是希望一个星期有一次儿女带他们出去喝茶呀。现在随时他们的儿女都说要移民了,不可以去探望他们的爸爸妈妈,其实真是太多这些悲悲惨惨的事件,我都不想说了,有时一说起来眼睛就湿湿的。

问题就是这些为政者,他们完全视人民为草芥,没有同理心。外国人有句英文:Put yourself into one’s shoes,他们不会堕入理解别人的感觉是什么,没有Compassion(慈悲心)。你可以看到他们所做的事情,完全是与民为敌,将人民需要的东西完全不考虑。现在这个林郑月娥,她还可以对着媒体大声地说:我们在十四五规划,中国会看我们的头,很多的际遇,你们这些人离开香港就是非常愚蠢的。这到底是不是人说的话?

梁珍:她说香港现在是最好的打拼时机。

老鳄:她们怎么可以这样厚颜无耻说得出口?你想想这个人是多么地无耻。

港府极左有时超内地 “嘘国歌”也要抓

梁珍:是啊,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候,大家更加不要被情绪带动。第一,香港人所珍惜的东西一定要保留,无论你在哪里。很多好的价值啊,切记要保留,太多心酸的事情了。所以看到这一次香港队奥运赢了(奖牌)以后,香港人是很开心的,发自内心地开心。

老鳄:这是太久没有值得冲喜的事情了。说真的,很多朋友都和我说,甚至我以前是你忠实的粉丝,我现在都不想听了,因为听完了以后,开心一会,发泄完,接下来每天看到现实真实的情况,都非常地沮丧。但是也想不到,可以在一个商场那凝聚那么多的朋友,在帮海外正在参赛的运动员去打气“We are Hong Kong”。大家有一个凝聚力,社会上看到大家有一个雀跃的心情。但是你又去找一些警察在商场,看看有没有人为中共国歌喝倒彩,这是不是很愚蠢啊?

梁珍:就是那么难得,给香港人开心一下,其实是很重要的。政府就是应该让人民开心啊,不是不给人民开心。大家都开心的时候,都要不让人民开心,真的是非常地难以理解。

老鳄:老实说,真的是有那么多人在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而喝倒彩吗?我也有一个问号。为什么呢?现在这种情况,有很多香港人都很避忌的。我知道早两天,张家朗赢的时候,很多朋友在商场看着,振臂一呼赢了的时候,很开心很雀跃,全都跳起来,欢呼。但是知道他要颁奖的时候,很多人都急着走,不看,早点走。其实他就是避免那个情况。

那将来如果我聼国歌的时候,我站着身体不正,或者我困了,或者我看手机,那你是不是说我不尊重国歌呢?好了,在那个商场里面播国歌,刚刚在里面做交易,买那个衣服正在付款,快要签合约的时候,你播国歌,我是不是要马上要站起来?我正在帮那个姐姐化着妆,就是试下眼影是不是很好的时候,又差不多了,那不是这样的嘛。那你是不是要矫枉过正这么厉害呢?我相信,珍姐你在大陆里面,有很多的朋友,他们都不需要一听到国歌就马上这样的情况嘛。

梁珍:没有。

老鳄:不会的嘛,为什么要在香港这样去做?这些不就是远离北京的人,什么都要做得正,取悦那些当权者,愁死自己不够左,自己做得不够极端,你不就搞得香港都乱了吗?中共永远不会找一些人真真正正了解民情,就听得偏颇,就听这些愚蠢的词语。你要说这个“政治正确”,要做得那么极端,香港人不就是走了吗?就这么简单。

梁珍:是啊,还有其实他左呢,到时候中共要处理那些呢,最先都是那些极左的人士,因为他演戏的成分太大了。(老鳄:水分太多。)不分错对。你看一下七一之前,建党100周年,那么中共是做什么?跨省去追捕毛左人士。

老鳄:是。他们不读共产党的历史,盲目地去支持,最后撞上墙的就是他们。

官与民为敌罪孽重 做人不可违良心

梁珍:我觉得首先做人都有一些道德跟良知,你就说一些真话吧。讲一些大家都不信的话,有什么用呢?

老鳄:是啊,没错。所以民建联呢,你看到无论曾钰成,李慧琼,现在都去护短,偏颇。就是要帮他撑这个民建联,所谓培养出来的政治新星穆家铲(穆家骏)。那这个穆家铲大家都知道了,他现在与民为敌的,就是很多无论是黄、蓝都恨他的。但是你民建联又说要为了政治正确,那当然呢,我想他们上线都给了信号,叫他护短的了。就是这么辛苦投资,有这样的一个,可以见得了人的政治人才,他们认为肯定要包庇他的了。但是你就与民为敌,那这个党到最后,始终还是被人民唾弃的。

梁珍:中共用得最多那一招就是叫做“民族主义牌”,凡是在内部有很大的矛盾的时候,它就将这些假想敌,多了很多外部势力,例如反华、辱华,就是用这种事情就是将大家的矛盾转去那里,内部的矛盾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一致对外。其实是中共惯用的招数,反而是它内部很多问题的时候,它用的这一招的。所以你见到它在香港实行这招,表明中共自己有很大问题才用这一招的。比大陆左的话,就很大问题的了,到时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老鳄:是啊,没理由香港还比大陆左的嘛。你看到一些大陆的网民或者市民,都没有香港现在受约束的程度那么厉害,就是自我审查得那么厉害。譬如郑州的水灾问题,仍然都还有很多的文章,我有时候要找资料,我也都看大陆的网站讲出来;前一阵子学生跳楼的那个事件,就是早几个月,我也是在大陆的网页里面看到很多这一类的资讯。反而在香港,你就打压得那么厉害,有没有必要呢?为政者或者撑建制的那些人,你有没有必要将香港去到这样的程度呢?他们要将香港那么多年的基业,一手几天破坏,一旦这样破坏,那其实那个罪孽很大的。

梁珍:陈奕迅就是最好的例子了,他那时候(新疆棉风波)出来表忠(违约解约Adidas),现在Adidas又赞助中国队。那你想一下,中美之间谈判其中一个条件就是,让不让共产党员入境美国。那你现在反美,你不就是自己剁自己的尾?我觉得他们应该是有多一些的政治智慧的,看多一些大纪元啊,看一下我们对共产党的分析。如果你想讨好你的主人,你都要知道他什么本性才行的嘛。你想跟中共做生意,你要知道他们用的招数,他嘴里说一套,其实心里是想其它一套,那你倒了它的尾,它不就反过来踢了你出局。

老鳄:没错,还有一句话叫作“跟车太贴”。就是你现在不需要马上,我们广东话有一句话叫做“冲出来陈”,就是陈奕迅这样的情况。你唱歌就唱歌,你不要搞那么多政治。其实说真的,你上去大陆赚人民币,无可厚非的。我也觉得你有一个家,你的老婆也要花钱,你的女儿又还没有大,有很多东西你要兼顾。但是问题是,做事归做事,赚钱归赚钱,做人不要做一些事情违背良心,你赚不长久。

请完整访问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撑珍珍成为Patreon会员: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订阅Youmaker :https://www.youmaker.com/c/PreciousDialogues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