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真:中共何以如此仇视法轮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一年七月获知至少有69名法轮功学员中共非法判刑。二零二一年一至七月份获悉74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迫害分布于二十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35个城市。迫害最严重地区依次为:河北省10人,辽宁省9人,黑龙江7人,湖北省7人,江苏省5人、天津市4人,广东省4人。迫害最严重城市依次为:唐山市6人、孝感市5人,张家口市4人,鸡西市3人,淮安市3人,大连市3人。

在此仅举部分迫害案例: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日,唐山市丰南区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唐山市滦南法院非法开庭。其中刘维立被枉判十年,张志兰(女)被枉判七年。河北省张家口市法轮功学员杨建录被非法判刑八年,勒索罚金一万元。

二零二一年五月,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永寿镇法轮功学员申学文,被冤判九年,非法关押在乐山嘉州监狱。此次冤判是眉山市公检法黑箱作业,陷害好人。

黑龙江省鸡西市包万明等三名法轮功学员遭鸡东县法院枉判四至九年。其中:包万明被非法判刑九年、勒索罚金十万元;滕淑丽被非法判刑七年、勒索罚金八万元;周克铭被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罚金五万元。

被非法关押看守所近两年的58岁的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解威女士遭诬判六年,已被劫持到位于哈尔滨市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七月份13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年龄最长者85岁。其中,80岁以上2人,70-80岁10人,65-70岁1人。

七月份中共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376,000元,其中,法庭非法罚金346,000元,警察抢劫30,000元。其中黑龙江鸡西市包万明被冤判 9年,罚金 100,000 元 ;黑龙江鸡西市被冤判7年;罚金 80,000元。

从上述案例我们可以看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值宪法与法律于不顾,已经越来越疯狂无度无理智,丧心病狂,无法无天!

据明慧网数据显示,截止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至少86,050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28,143人被非法劳教,17,963人被非法判刑,18,838人被绑架关入洗脑班,809人被绑架进精神病院,各种迫害案例518,940起。截止目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达4,684人, 被中共活摘器官致死的数目目前难以确认。

据明慧网报导统计,二零二一年上半年获知9470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当局绑架、骚扰。其中,绑架3291人,骚扰6179人,送洗脑班312人,非法抄家1384人次(包括11人被搜身),78人被迫离家出走,118人被强行抽血、3人被验DNA。今年上半年获知674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67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其中52人是在绑架和长期骚扰中离世的。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有这样一段话:“法轮功归正人心,法轮功学员修心向善、努力净化自己、重回对神佛的信仰,被邪灵视为眼中钉;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法轮功的传播带动了整体社会上的信仰重建和道德升华,且“真、善、忍”的理念也包含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随着大法洪传,更多世人走进修炼,势必让人类走回正道,让江山重归清明。”

从《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和《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三本书中我们得知,“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仇恨且想毁灭人类。”中共邪灵不但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灭绝性的摧残迫害,为法轮功学员主持公道并为他们作无罪辩护的维权律师也被极力打压迫害。目前,中国大陆的基督教徒、新疆维吾尔族民众普遍受到打压,监控手段越来越多,整个中国如同一个大监狱。

人们可能无法理解,法轮功教人向善,道德回升,社会安定,既然对国家、社会、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中共为何不知感恩图报将其弘扬光大,反而恩将仇报将其残酷镇压呢?“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仇恨且想毁灭人类。”(《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江泽民正是共产邪灵在人间的总代表,(或曰魔头)他曾经声嘶力竭的叫嚣:“我就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二百多个月过去了,法轮功不但没有被消灭,反而洪传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

地球是供人类居住的美好家园,怎么能容忍共产邪灵这样肆意糟蹋和破坏呢?早在2013年7月19日,《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发布公告指出:“现政权当权者必须立即制止和停止这场血腥的屠戮和残酷的迫害!必须立即逮捕和惩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必须立即把迫害法轮功真相公布于众。中共这个危害人类道义正信,以强权暴力、血腥屠杀横行于世的邪党绝不能继续存在下去!”

在此呼吁中国大陆尚有良知的各级官员和所有人士及国际社会关注中共对法轮功的已经长达22年的持续迫害,关注法轮功学员及其他民众人权的极度恶化,尽快解体中共,结束迫害,帮助中国人民从日益恶化的苦难中解脱出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