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魏明霞在看守所两周被迫害致死 家属遭恐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0日讯】辽宁葫芦岛法轮功学员魏明霞,被非法绑架关押在葫芦岛看守所,仅两周时间就被迫害致死,她的家属被恐吓。

据明慧网报导,辽宁葫芦岛市钢屯镇法轮功学员魏明霞,七月十九日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八月二日被迫害致死。迫害还没有结束,听说派出所还要补充所谓证据。魏明霞的家属被多方刁难、恐吓。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十点左右,葫芦岛市市公安局、市国保大队、连山区分局、连山区国保分队、钢屯镇派出所三台车,窜到钢屯镇赵屯村法轮功学员朱军家,绑架了朱军、解琨、魏明霞,并非法抄家,抢劫走大法书、资料、法轮功师父法像与一台打印机等私人物品。朱军当晚回家。

解琨、魏明霞被非法关在葫芦岛看守所。据悉,魏明霞是坐着轮椅被送看守所的。

八月二日晚上,解琨被放回家。同天晚上,魏明霞被迫害致死。此前,魏明霞是从看守所被抬出去的,八月三日上午听到她去世的消息。

魏明霞七十岁左右,在这次被绑架之前身体健康,在家干活。现在她的遗体在殡仪馆冷冻,家属在与官方交涉之中。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发生以来,魏明霞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关押迫害。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六日,魏明霞来到法轮功学员郑加玉家,被钢西村委会李玉平等人报告给派出所,所长马恩友、王英、王振杰、孟庆军等人开警车气势汹汹闯入郑家、魏家抄走大法书籍及录音带等,同时非法将魏明霞、郑加玉等三人绑架到镇派出所。暴徒孟庆军对魏明霞大打出手,当时孟拿着狼牙棒对着魏的后背、屁股一阵猛打,直到打不动为止,魏被打得遍体鳞伤,行动困难,同时逼迫郑加坤、郑加玉在外面跪着候审。藏国光嚎叫到:“不说出材料的来历皮给你扒下来!”第二天藏国光(警长)在十多人的围观下,作魏的材料,魏不配合,结果又被藏国光一顿毒打,然后戴上手铐非法关押到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30天。

从拘留所出来,魏明霞被派出所拉回当地继续迫害。据魏明霞当年投书明慧网说:“七月二十八日,钢屯镇办洗脑班,那天正下着小雨,我从车上下来刚走进走廊(原二医院旧址)看见我们几个大法弟子都脸对墙站着,这时一个恶徒叫赵久才的从屋里出来对我说,听说你在拘留所绝食,这回你就别想再吃饭,说着就拽着我的头发用力往墙上撞,随后又照我的后脑狠狠的给了我一个大拳头,紧接着又从我的背后用脚猛的踢我一大脚,这几下把我打的头晕、眼花冒金星,差一点晕了过去。就这样恶徒们整天不把我们当人看,举手就打,张口就骂是家常便饭,还不给饭吃,也不给水喝。大三伏天高温的天气都是37-38度,不让睡觉,整天在太阳底下晒著、跑步。刚跑完步就让单脚站着,如果脚一着地恶徒们就用狼牙棒打。人多恶徒们有时看不着脚着地,恶徒就让站台阶上撅著(就是弯腰头朝下成倒U字形),两只手两只脚还得伸直,头还得保持向上扬的姿势,都50岁的、60岁的、70岁的,哪能经得起这样的折磨啊?!刚跑完步脚一点力气也没有根本就站不住,如动一下就把衣襟撩起来用树条荆条抽打,恶徒们用尽了一切损招。在超体力跑步的情况下,我三、四次突然晕过去抽了,不省人事。”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一日,魏明霞被非法送进“马三家”劳教三年。在马三家,她曾在女二所二大队、二分队、三大队、一分队、三分队、一大队、二分队等处整整遭到21个月的迫害。魏明霞当年投书明慧网说:“在马三家的邪恶日子里,对大法弟子除了打骂上刑外,一个长期迫害就是超体力超时间的非法劳动。那个痛苦像上死刑一样,那里很多的活都是其它工厂不愿干的剧毒性产品或原料。熏得人头晕恶心呕吐过敏,到现在我仍然头疼和皮肤过敏。当时脚肿出黄水,一冬天都不能穿棉鞋,经常发烧,脚腿麻木走不了路,就这样还要去干活。对那些不转化不放弃大法的学员,更是残酷。”“只要你不放弃修炼,恶警和犹大们想尽一切损招迫害你。上大挂、电击、铐打、体罚、蹲小号等等,有的被折磨得精神失常,有的被迫害致死,那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著悲剧。”

根据明慧网报导的信息统计,从二零一六年一月到二零一八年十二月,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中共有36人被非法判刑,最高刑期高达14年,法庭罚金四万七千元,141人遭绑架,75人被骚扰。二零一九~二零二零的两年间,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中有两人在迫害中离世,17人被非法判刑,七人被非法拘留,41人被绑架,一人被关在精神病院,多人被骚扰。由于中共迫害封锁消息,有些迫害事实无法及时报导出来,这些统计只是中共迫害的一部分。

葫芦岛市兴城市法轮功学员程卫星,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被绑架,非法拘押在葫芦岛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由于消息严密封锁,程卫星被关押迫害的具体情况、时间难以确定,有说是今年正月去世;有说是今年五月去世。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辽宁葫芦岛市魏明霞被迫害致死

(文字整理:张莉/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