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华尔街大鳄 要跟党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1日讯】从去年11月蚂蚁上市突然被叫停开始,这半年以来,中共不但加强了对金融市场以及多个行业的监管,而且也收紧了企业赴海外上市的监管,海外投资者对中概股以及中国金融市场的信心大幅受挫,同时,中概股回归也被视为一种必然的趋势。

那么,受了惊吓的国际资本是否会彻底转向,撤离中国的资本市场呢?这对进行资本市场扩容的中共政府来说,可谓是个不得不防的风险,为了扭转局面,中共又采取了哪些安抚措施呢?

另外,尽管中共的“去资本化”让金融市场迷雾笼罩,但是资本市场扩容的计划仍在吸引着海内外的投资者和企业,中共已向市场发出了明确信号,进场的标准只有一个,这个标准是什么呢?

而在“港版国安法”实施之后,听话的香港又能否借机保住金融中心的地位呢?

今天我们就来谈谈这些话题。

听懂中共话的“老朋友”:华尔街

大家看到,从蚂蚁金服开始,再到滴滴事件,还有这一段的教育培训行业被整顿,网游行业被盯上,中共当局一连串的整肃行动,让大陆多个企业腹背受敌,也让中国资本市场弥漫着政策风险。

在8月5日,彭博社还报导说,有几位匿名的中国金融公司员工提到,交易员们已经开始在数据库等平台,翻找习近平过去的讲话,试图推敲哪些产业会成为下一个开刀的对象。

那么,在中共的政策风险下,损失惨重的国际投资者,以及因中概股上市暂停而获利受阻的华尔街投行,是否会放弃中国资本市场呢?

近些年来,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热潮让华尔街的投行获利匪浅。路孚特数据显示,2021年截至7月初,中国企业上市贡献的投行费用是4.858亿美元。而Dealogic的数据显示,在今年的全球交易咨询数量排名中,高盛和摩根大通分别排在了第一和第二位,高盛在股权交易承销方面排名第一,而摩根大通在债权交易承销方面排在榜首。不过,中概股的暴跌,或是中概股暂缓上市,都会让这些投行以及金融机构或多或少地遭受损失。有行业人士表示,这些投行的佣金收入短期内也将受到冲击。

那么问题来了,华尔街资本是否会转向?

7月27日,美国对冲基金经理海曼资本(Hayman Capital)的创办人凯尔.巴斯(Kyle Bass)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目前信托基金投资中国市场无保障可言。巴斯说,中共政府拥有完全的控制权,市场无法消化来自中共政府的风险。

巴斯还提醒说,没有人相信中国的数据是真实的,而且他们将继续数据造假行为,从表面来看,经济像是在增长。只要中国大陆的审计仍然和国际脱轨,那么所公布的数据就完全没有可信度。

巴斯还提到,他的基金经理朋友们终于开始从中国大陆和香港市场撤离,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在7月的一次投资研讨会上,被称为女巴菲特的方舟投资的创办人伍德(Cathie Wood)也曾经表示,中国科技公司可能面临估值重新调整。方舟创新(ARKK)在之前曾经持有中概股的比例是8%,但在过去几周,方舟基金一直在减持中概股,包括腾讯、平安健康医疗科技等,同时也售出了像是拼多多、京东、美团、看准网以及比亚迪汽车,旗下的旗舰基金,方舟创新ETF(ARKK)几乎已经出清所有中概股。

摩根士丹利前首席经济学家罗奇(Stephen Roach),一向大力看好中国,但是,在几天前的受访中,罗奇突然表示,自己是一个天生乐观主义者,但他发现北京针对民营企业的一系列打压行动,让他不安。对此,财讯传媒董事长谢金河说,这个25年来对中国一往情深的乐观主义者,这个时候出来表态,是值得关注的,这也是华尔街金融机构,重新评估投资中国的重要转折点。

华尔街释出投资政策转向的信号,中共应该早有预料,在华尔街调整政策的背后,很可能还酝酿着,资本大幅撤出中港两地的风险,这将会严重打击中共的资本市场扩容计划。

那,中共会无动于衷吗?

“资本逐利”独裁抓住了贪婪的尾巴

前段时间,在中港股市,还有中概股“血流成河”之后,资本大举流出,到了7月28日,中共终于坐不住了,官媒新华社赶快发了篇文章说,中共政府对外开放的决心没有改变,关于平台经济、教育培训等行业的监管政策,有利于长远发展。

文章中还提到,证监会对企业选择上市持开放态度……,支持企业依法合规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发展等等,这被市场解读为,中共允许中资企业海外上市。

但是,这一篇文章并不足以挽回华尔街的信心。

到了8月6日,一份来自摩根大通的声明,向市场释放了一个更加明显的安抚信号,声明说,中国(中共)证监会,已经批准摩根大通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的申请,可以持有摩根大通证券(中国)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也就是说,美国市值最高的金融机构——摩根大通,已经被中共监管部门批准成为了第一家在中国的独资券商。

市场认为,这是中共政府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的信号。

面对这样的信号,对中国市场渴望已久的华尔街投行们,早就算明白了这背后的帐,利益将远大于中概股上市减少而损失的佣金。

这一点可以从华尔街的态度中反映出来。

比如,摩根大通在独资券商的申请批准之后,执行长戴蒙(Jamie Dimon)就表示,中国是摩根许多客户在世界上最大的机遇之一。

而在几天前,桥水基金联席董事长达利欧(Ray Dalio)也在社媒上发文说,对于北京针对滴滴和教培行业的政策监管,一部分投资者存在误读,在他看来,这是市场快速发展带来的政策波动。

达利欧还说,一直以来,北京都在支持资本市场发展,并对外国投资者保持开放的态度。

高盛策略师也在一份报告中提到,中共当局会将社会公平或稳定,置于资本市场之上,但是外界不应对中国市场过于消极。

我们看,中共先是打压企业让资本受到惊吓,然后是抛出安抚政策,再引诱华尔街投行回头,虽然过程中有些混乱,但是这些步骤也反应出中共一直以来的手段,就是“有压有保”,这也是中共在做资本市场扩容计划中,给垂涎的资本大鳄们定下了规矩。

投资要听党的话

记得去年11月初,在蚂蚁金服上市叫停的时候,当时的上海也正要上演一部财经话剧,剧名叫做“大赢家”,宣传中说,这部话剧是为了纪念中国资本市场30年。话剧的总策划郑培敏,同时也是上海荣正投资公司的董事长,郑培敏曾在受访时说,“大赢家”想表达的核心思想是,要敬畏市场、敬畏法治,生存下来的才是“大赢家”。

结合著当时蚂蚁的现身说法,以及中共释放出的金融整顿信号,这部话剧显然政治色彩很浓厚。大陆的财经媒体,在宣传这部话剧时用了这么一句话,“30年后,大幕重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正步入深水区。”

虽然听上去很有一种波澜壮阔的仪式感,但是,现实并非如此。

在今年4月份的一期节目中,我们分析过,股票上市注册制是中共进行资本市场扩容的关键一步。然而今年4月10日的时候,原中共证监会的主席肖钢,在一个经济论坛上提到,全面推行“注册制”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条件,并承认,当前“注册制”改革推进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对肖钢的话最直白的解读,就是他在讲“注册制”改革失败了。

虽然资本扩容的标志性事件——“注册制”并没有成功,但是回看中国资本市场的连串事件就能明白,中共口中的“敬畏市场”和“敬畏法治”,真正的意思还是要“敬畏中共党”、“敬畏党的政策”。

为什么这么解读呢?

7月16日,中共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说,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始终流淌着红色血脉。

这句话已经明确说了,未来中国资本市场的玩家只能是中共、是红色资本。这也算中共在动手之前,提前打招呼了。

我们来看看中国第一股民杨百万的解读,早在2007年,杨百万就说,中国股市就是政府主导的政策市。他说,在中国炒股,一定要听党和政府的话,跟着党和政府走。

不过,面对市场担忧的政策风险,8月1日,中共证监会在回应美国证交会(SEC)时称,将进一步提高政策措施的透明度和可预期性。8月9日,财新网也发文说,“政策可预期性成为新的关键词”。

那么问题又来了,中共一方面要把对行业的去资本化进行到底,一边要做资本扩容、拉住国际资本不让走,还立下了规矩,但是,“注册制”失败,缺少优质资产,不管是在利益上还是信誉上,中共都要给老谋深算的华尔街资本一个交代,那么,这局棋要怎么下呢?

红色的香港市场

我们看到,海外上市的中概股正面临回归的选择,路透社引述一些银行家的观点认为,中共当局最新的监管措施将进一步提升香港的吸引力,中国企业如果想避免在美国上市所遭遇的新规限制,香港是一个理想的筹资地。

或者说,在美国暂停中概股上市,中国大陆股票发行“注册制失败”的背景下,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港交所很可能成为它们寻求上市的唯一地点。这也是中共当局最想要的结果。

香港在“国安法”后,对中共当局已经是言听计从,香港市场是中共目前吸引资金最好的地方。虽然北京收紧对香港的控制之后,香港市场已经日趋接近中国大陆市场,但是,由于资金还能够自由流通,中共可以放心地和华尔街继续在这里勾兑,中共在香港这里,不但能让企业圈住国际资本,还可以把这些企业和圈的钱掌控在自己的手里。而从香港的角度来说,也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从中共那儿再拿些政策。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沺欣、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制图:R1
监制:文静
财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82AiO-ehTTIZ3PpnTkecvA/?sub_confirmation=1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