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获生命真谛 一位20岁大陆留学生的故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1日讯】2004年初秋的一天,4岁的雨佳和姥姥起个大早,坐了很长时间的长途汽车,去一个很远的地方看妈妈。

雨佳和姥姥来到一座大门嵌在靠近马路牙子边、围着一堵高墙大院的建筑物内。她们跟妈妈见面隔一面玻璃,谈话通过电话沟通。那是雨佳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见到妈妈,当时她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跟妈妈见面会这样?

没有爸爸妈妈陪伴的童年

雨佳生下来就在姥姥身边生活,从记事起,很少见到爸爸、妈妈。姥姥告诉她,爸爸在外地工作,妈妈也在外地工作。爸爸每隔一段时间会回来看雨佳,住几天时间,然后悄悄走了。每次爸爸走后,雨佳都会大哭。

每隔一段时间,姥姥就带她去见妈妈。每次都很早就起床,然后要坐很长时间的长途汽车,妈妈工作的地方,大门是嵌在靠近马路牙子边的一堵高墙之中。进去之后,妈妈不出来抱她,见面还隔玻璃,讲话要通过电话。每次见到妈妈,都会出现一些奇怪的事。

有一次,雨佳发现妈妈嘴角泛着白沫。雨佳心里疑惑,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有一次,雨佳看到妈妈样子很难看,半边脸肿得老高,还是瘀紫色。她给妈妈吃饼干,妈妈摇摇头不吃,说:“你吃吧。”雨佳很奇怪,妈妈为什么不吃呢?

随着年龄段增长,雨佳心里的困惑越来越多。有一天,雨佳问姥姥:“姥姥,这个地方怎么有点像电视剧里的监狱哩?”姥姥说:“不是,妈妈在那里工作。”雨佳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平常日子里,雨佳和姥姥在一起,婆孙俩互相逗乐。但没有爸爸妈妈的陪伴,雨佳心里总有挥之不去的隐痛。

2008年初秋时节,姥姥告诉雨佳,妈妈快要回来了。雨佳很高兴,以后可以跟妈妈在一起了。但是姥姥看起来并不那么高兴,而且情绪波动很大,好像被什么压力冲击。有一次,她还看到姥姥偷偷抽烟,可是姥姥从来不抽烟啊。姥姥为什么会这样呢?

妈妈的遭遇

2008年9月的一天,雨佳妈妈终于回来了,雨佳很开心,从此终于可以跟妈妈生活在一起了。

2018年,雨佳在多伦多和妈妈一起观看神韵。(雨佳提供)

后来,雨佳慢慢知道,原来妈妈是个法轮功修炼者,也慢慢知道,妈妈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多次抓捕、关押,还被冤判4年坐监。没有妈妈的日子里,原来妈妈是在遭罪、受迫害。

为了不伤害雨佳幼小的心灵,姥姥从来没有给雨佳透露妈妈的真实情况,更不知道妈妈受到许多惨无人道的迫害。原来,每次见妈妈的地方,根本不是她工作的地方,而是迫害她的监狱。

原来,每次见妈妈时,妈妈那些不正常的状态都是由于惨烈的迫害造成;妈妈为了坚持信仰,多次绝食反迫害,多次被迫害得九死一生,命悬一线。

2008年8月,妈妈刑满出狱前夕,监狱为了转化她,更疯狂地迫害,并扬言要把她送到青岛监狱。妈妈反迫害,又一次绝食。那段时间,雨佳看到姥姥情绪波动很大,是因为姥姥害怕妈妈再次受迫害。面对强权,姥姥求助无门,心里非常痛苦。

妈妈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为什么做好人会遭迫害呢?”雨佳百思不得其解。

寻找生命的真谛

从记事起,雨佳一直在寻找一种东西,觉得人生不应该是这样子:活完了就完了,百年就入土了,没什么意义。看电视剧时,她常常为剧情中的生离死别伤心不已:“人活了100年死了,再也见不到了。”

2019年8月28日,雨佳参加多伦多市政厅(City Hall)“真善忍美展”。(雨佳提供)

在跟姥姥生活的那些日子里,雨佳经常看一些神话剧,很羡慕里面一些角色武功高强,还有一些修道之人可以长生不老。雨佳也喜欢看一些人生哲理方便的书籍,探寻生命的意义。

2016年夏天一个平常的下午,妈妈给雨佳一盘光碟,让雨佳看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广州讲法录像,她看着看着,越看越激动,当看到第三讲时,她已明白这是一套佛家修炼功法,师父用最浅白的话,讲出来很深的道理;再看下去,眼泪不知不觉地流淌。

当看完九讲时,雨佳大哭,她发觉,这就是自己一直要找的东西,现在终于找到了。

“原来生命还有一条更光明的路,那就是修炼,返本归真。”雨佳当场决定,“我也要修炼。”

见证大法的殊胜美好

随着学法炼功,雨佳好像变了一个人。之前,她有遗传性鼻炎,后引发了中耳炎,晚上睡觉时常被憋醒,很多时候只能用嘴呼吸。年纪轻轻就得了严重的关节炎,一开始只能趴着走,后来留下了病根,每次下雨或阴天的时候,膝盖都非常难受。修炼两个月后,鼻炎不翼而飞,关节炎也好了。而不修炼的爸爸的鼻炎却越来越严重。雨佳觉得,“大法真的太神奇了。”

修炼前,雨佳容易发脾气,常和家人吵架,有时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在学校,有时同学惹到她,她会马上和人家打架,毫不畏惧。尽管被那些男生打得很疼,可她绝不服输,打不赢也得咬一口。

2021年5月,雨佳在多伦多Dallington Park炼功。(雨佳提供)

修炼后,雨佳开始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不发脾气了。遇到矛盾向内找。慢慢地,雨佳发现自己在遇到矛盾时越来越冷静平和,不像之前那样情绪化了;心胸也变得开阔,心情舒畅了,不像以前活得那么累。

有一次,雨佳跟妈妈去小区一个朋友家串门,那家母女都修炼法轮功。他们家简单、干净、整洁,气氛特别祥和,她家有位小姐姐,雨佳和她相处,感到特别平和、舒服,跟外面的同学、朋友不一样,特别亲切。这使雨佳感到,做一个修炼人的殊胜和美好。

修炼后,妈妈有时会给雨佳讲一些在监狱经历的事情。有一次,狱警召集几个身强力壮的人,把雨佳妈妈强行拖出去提审。路上,雨佳妈妈只要高喊“法轮大法好”,狱警就会把妈妈送回来;之后,狱警带更多人来强制拖妈妈出去,她照样一路高呼“法轮大法好”,那帮人只好又把她送回。就这样连续来回拖了三次都失败了。

雨佳听了非常震撼,觉得大法真神奇,“如果没有大法的超常和师尊的保护,妈妈可能就出不来了。”

向往自由

雨佳整个幼年时代,在最需要母亲照顾的时候,却被中共政府强行剥夺了。雨佳开始理解妈妈,并知道了妈妈是因为坚持信仰被迫害。

“原来,我眼前平静和谐的社会背后,竟然藏着如此惊天动地的惨剧?原来这个国家,好人会受到迫害。原来,中共竟然如此邪恶,简直令人费解。”雨佳说。

雨佳决定要到街上去拉横幅,发传单,向世人讲清真相。但是,姥姥、爸爸、妈妈都担心她小小年纪被迫害,都不让她去做。

2021年安省圣凯瑟琳市(St. Catharine)升旗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雨佳提供)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雨佳感觉到压力,没有自由,她跟妈妈说:“我想出国。”妈妈马上答应。于是,赶紧办出国手续。2018年底,雨佳顺利来到加拿大多伦多留学。

一来到国外,雨佳就利用一切机会去讲真相,让世人了解大法的美好,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迫害善良。

雨佳修炼五年,出国两年,也更成熟了,她说,“我觉得人生最幸福的就是可以自由地修炼,返本归真。”

世事变化无常,但雨佳修炼的意志不会变。“‘真、善、忍’就像种子一样种植在我的心里。无论未来发生什么,我都会好好修炼下去。”雨佳说。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净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