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 :中共为减轻“美国依赖症”作准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的对美经济政策可能正在转向,它准备逐步减轻经济上的“美国依赖症”;而悄悄放弃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似乎就是这一转向的一部分。当前中共打击国内多个行业的经营活动,是为了整顿经济,实现“脱虚向实”,通过维持一个不那么依赖美国市场的制造业,在中美抗衡中坚持下去。

一、中共四面出击,打击国内多个行业的经营活动

最近这大半年来,中共在经济领域里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先是叫停了阿里巴巴所属的蚂蚁集团上市;同时不断收紧房地产热点城市的房贷,甚至在一些城市实行房地产最高参考价;今年7月中共进一步采取了多项行动,突然宣布取消刚在美国上市的网约车公司滴滴的网上App使用,卡住了滴滴的脖子;接着又对中国极为流行的校外辅导培训机构痛下杀手;然后又盯上了快餐供餐行业的食品安全和送货员的低薪问题;遭到打击的还有电子游戏行业、医疗美容行业、电子烟、婴儿配方奶粉、生长激素等等。

国内许多行业都开始人心惶惶,不知道自己所经营的行业是否会成为下一次打击的目标。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被打击的行业立刻损失惨重。比如,遭政府打击之后,阿里巴巴和腾讯等6家最大的科技公司股票从今年2月的峰值跌落四成。而中共打击了校外培训产业后,这个行业里的多个公司立即开始大规模裁员。中国的校外培训机构多达70多万家,从业人员超过1,000万人,年收入高达2.4万亿,一刀下去便重创这个行业。

遭到打击的行业有一个共同特点,它们基本上是第三产业的服务类公司。中共如此重拳出手,究竟有什么企图?有人认为,是为了打击在美国购买这些公司股票的美国投资者,其实,有的行业并未在美国上市,也照样遭到了打击。中共基本上是一事一说,每打击一个行业,就针对这个行业的问题提出一些说法。这些说法各不相关,看起来似乎是零散事件,也与中美关系不相干。但如果进一步分析,就会发现一些值得关注的线索。

二、中共不是零敲碎打,而是经济整顿

表面上来看,中共在经济领域采取的这些做法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实际上,中共这种大范围的对多个经济领域的行政干预,似乎是一种全面经济整顿,它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就是把方方面面的经济活动调整到中共想要的方向上去。这不是“猴子打乱拳”,而是用“猴子打乱拳”的手法,在掩盖它真正的目的。

如果中共只是单纯地整顿一下经济领域的某些乱象,那它为什么不像以往那样,先发布一套说法,下发一个文件,提出一个明确的调整经济活动方向、调整经济结构、开展全面经济整顿的口号,然后让各级政府照办呢?看来,这次的全面经济整顿,中南海是做得说不得,因此它根本不公开自己的意图,只是闷着头一路干下去。

这个不公开的意图会不会是政治上的呢?这些被打击的行业分散在方方面面,多半是企业自己一步一步发展起来的,并没有明显的党内派系背景。更何况,全面整顿经济会打击中共的经济,至少在几年内会影响到就业和经济增长,看起来对习近平并没好处。但中共这一连串全面整顿经济的行动似乎是义无反顾地一路推行下去,根本不在乎短期内对经济的冲击。这就引导我们来思考一个问题,到底习近平的这套“拳路”是个什么目的?

三、中共整顿经济,目标是“脱虚向实

通观这次全面经济整顿的对象,可以发现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这些行业虽然很热闹,也赚钱不少,但多半处于服务行业,或者是满足某些特殊需求的商品,而它们与中共的经济战略目标关系都不大。前几年中共曾经提出过经济战略上的“脱虚向实”政策,但疫情冲击之后,中共暂停这个说法了。所谓的“脱虚向实”,就是认定制造业才是实体经济,要把经济资源投入到制造业当中去,纠正中国经济出现“脱实向虚”的趋势。

在中共看来,遏制蚂蚁集团,可以控制金融泡沫和小额消费贷款的膨胀;约束房地产炒作,是避免金融资源涌进房地产泡沫,加大金融风险;校外培训行业为学龄儿童和青少年进入好学校服务,吸纳了大量城市家庭的财务资源;快餐配送行业是为懒得自己做饭的人服务,过多地吸收了消费力;电子游戏行业则刺激青年人沉溺其中,如此等等。

这些行业的需求虽然都是民众的需要,但与中共的经济战略目标却没太大关系,中共认为它们属于非必需的经济活动。从这些经济整顿措施当中,还可以看到中共整顿就业结构的企图。这里讲的“就业整顿”,是指中共想用经济手段对青年一代施加压力,要把这部分劳动力引向“脱虚向实”的轨道。这种经济手段不是直接对青年人加以管束,而是对他们的雇主下手,让他们的雇主因为经营不下去而不得不解雇他们,比如校外辅导行业;或者是提高雇主的雇佣成本,比如送餐行业,让雇主被迫提高送餐业务的收费,让快餐提价来压缩客户需求,最终达到减少送餐员雇佣人数的目的。

四、中共试图把“脱实向虚”的青年人挤到制造业去

现在中国青年人当中,对制造业岗位的兴趣很小,特别是来自中小城镇和农村的年青人;与他们的父辈不同,年青一代不想受工厂管理那严格的约束,宁可去当送餐员,也不愿意去工厂上班。所以,现在经营送餐业务的美团集团雇佣的外卖小哥达到1千万人,在校外培训机构就业的大学毕业生也超过1千万人。

而另一方面,这几年来,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的工厂却越来越难找到年青的工人。许多工厂降低用工要求,只要身体健康,能干就行,工资涨到每月5000到8000元,而且“上不封顶”。即便如此,仍然出现了年青人逃离工厂的现象,他们宁可选择送外卖。而很多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别的工作,就进入了校外培训行业。人口老龄化导致年龄渐渐大了的中老年工人离开工厂,而愿意到工厂就业的青年工人数量却无法补足中老龄民工自然归乡造成的劳动力短缺。

2020年全国的农民工总数是2.86亿,其中50岁以上的农民工占26.4%。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人数曾在2016年达到最高点,约8,800万人,而到了2020年就下降到7,800万人,已经减少了1千万,而且还会继续减少。因为2.86亿农民工当中,约7,540万老龄农民工将在2025年之前回乡,因此2025年农民工总数将减少到2.66亿,减少2千万。正因为如此,中共的经济整顿有设法改变年青一代劳动力就业倾向的企图,希望让他们在送餐行业和校外辅导行业站不住脚,不得不转向他们不想去的工厂就业。这也属于为中共的“脱虚向实”目标服务。

五、拯救中国制造业

中共现在特别关注“脱虚向实”这个目标,其直接原因在于,中国的制造业正面临工资成本、物料成本和出口成本快速上涨的三重压力,生存越来越艰难。

工资成本的上升,除了劳动力短缺所致,还因为国内的消费物价上涨得很快,不提高工资,就留不住工人。物料成本的上升与国内通货膨胀有关,也和进口的能源和有色金属、黑色金属矿石价格大幅度上涨有关,今年5月以来,中国的工业产品出厂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了9%。中国民营企业一般的税后利润率能达到10%就算很不错了,但这个10%,其实也是企业经营的生命线。如果生产成本上涨10%,企业就经营不下去了,会亏损甚至倒闭。在这种情况下,出口企业还面临出口成本的上升,主要是海运成本暴涨,今年4月以来国际航线的集装箱运价比前年上涨了5倍。

这三种制造业企业成本上升的压力,中共都难以控制,只能眼看着民营制造业企业在生死线上挣扎。这也加剧了中共对制造业未来前景的担忧。在这种背景下,中共想通过经济整顿,挤压它认为属于务虚的服务业,然后把劳动力逼到制造业工厂去,用这种方法帮助制造业工厂降低工资成本,让它们活下去。

六、中共经济上的“美国依赖症”

以上都是从中共的国内经济战略来解读的,但中共似乎还有更大的战略意图,那就是它已开始为减轻经济上的“美国依赖症”作准备。中共“脱虚向实”的国内经济战略不只是有国内经济背景,还涉及到国际背景。

过去20年来,中共在中美关系中捞足了好处,但同时也形成了经济上的“美国依赖症”。所谓经济上的“美国依赖症”包括三个方面,就是技术上依赖从美国偷盗,出口上依赖对美国倾销,外汇上依赖美国的金融投资。

2018年川普总统开启了美中经贸谈判,试图用关税对中共施加压力,逼中共停止大规模的有组织的政府偷盗技术行为。而中共并不打算在这方面让步,而是希望继续它的技术偷盗活动。因此,中共采取了公开从军事上威胁美国的一系列行动,以此来动摇川普总统在美中贸易谈判中的坚定立场。其结果是,中共点燃了中美冷战。

从那时以来直到最近,中共的着眼点始终是回归奥巴马时代的中美关系,其实质就是保住经济上对美依赖的三个方面。中共相对应的说法就是,“中美关系只能搞好,不能搞坏”。而美国的金融界、商界、学界的“拥抱熊猫派”也认为,美中双边关系必须改善,不能恶化。但拜登上任半年多以来,中共通过“拥抱熊猫派”疏通也好,通过阿拉斯加会谈和天津会谈政治对抗也好,收效甚微。而更令中共忧心的是,美国国会对新冠病毒来源的调查一步一步接近真相,让中共难以逃避,这个问题再也躲不过去了。一旦相关资讯在美国曝光,美国公众对这场瘟疫的追责将使美中关系长期恶化。

因此,中共开始对返回奥巴马时代的中美关系格局失去了信心,它看到了悲观的结局,那就是,中美关系可能再也挽救不回来了。在这种国际大格局的判断下,中共就不得不重新考虑它的“美国依赖症”之危险。

七、中共准备减轻经济上的“美国依赖症”

中共经济上的“美国依赖症”涉及到三个方面,即技术、出口和资金,这三方面同时也是美国遏制中共的有效手段,是中共的软肋。冷战双方的一方被对方捏住了软肋,这场冷战里中共将不断受制于美国,处于下风。

中共现在开始担心,今后长期的中美抗衡过程里,中共自己的“美国依赖症”会产生反噬作用;只要经济上的“美国依赖症”继续存在,就可能动摇中国经济。在这种考量下,中共的国内经济战略“脱虚向实”就有了一层国际意义,那就是,只有维持一个不那么依赖美国市场的制造业,它才可能在中美抗衡中坚持下去。

中共现在的做法显示,在推动“脱虚向实”的过程中,即便打击到美国投资者,也在所不惜,因为这属于减轻“美国依赖症”的必要措施。自从滴滴事件以来,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的市值已累计蒸发4千亿美元;而打击校外辅导产业,又加剧了中概股的下跌趋势。但中共丝毫不为所动,并不介意它的“脱虚向实”政策如何严重地冲击了华尔街和美国投资者的信心。也许中共认为,这正是自己减轻“美国依赖症”的开端。

到现在为止,华尔街一直以为,中概股是牵动中共放低身段、继续与美国合作的“杠杆”,它们从没放弃对中共的信心;但中共可能实际上已经做出了抉择,哪怕中概股都完了,也要逐步减轻“美国依赖症”,而与美国的经济切割可能就从中概股开始。

从中共要“脱虚向实”、“自保求存”这个角度来理解,也就可以明白,为什么中共一直不公开说明它国内经济整顿政策的真正意图。这个意图太大、太深,中共想一直藏下去,只是悄悄地去做。

大纪元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