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秦刚和舍曼“深入交谈”了什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8月12日,美国副国务卿舍曼在华盛顿会见了中共新任驻美大使秦刚。会见结束后,美国国务院的声明只有两句话,中共新华社先后发出了两则声明,并称“双方谈得很深入”,但并未说明深入谈了哪些问题。不过,中共显然正在丧失中美关系的主动权。

 

美国的声明实在够短

美国国务院的两句话声明,短的不能再短。第一句话属于礼节性的“欢迎”(welcome);第二句话称“回顾了上个月天津会面提出的问题”(reviewed issues from her meetings with PRC officials in Tianjin last month),并表示“美国承诺继续讨论”(expressed the United States  commitment to continuing discussions)。

美国国务院连上个月在天津提出的问题都没有简述一下,更没有提出新的概念和问题,可见舍曼并未看重与秦刚的会面。舍曼与王毅见面都没有什么结果,对更低级别的中共驻美大使自然不会期望更高。舍曼个人推特的声明与国务院的声明一致,可见她发声明并不需要经过国务卿布林肯的审阅,更不需要总统拜登的批准。

舍曼个人推特提供了双方会面的一张图片。舍曼带着口罩,但仍然可以看出她没有露出应该有的礼节性、欢迎性的笑容。秦刚故意戴了一个突出面部的KN95口罩,但遮不住满脸的堆笑,并耸身前倾,更像接受中共高层接见。从双方的身体语言不难读出,舍曼应该仅仅例行公事,秦刚却有意摆低了位置,表现得有求于人。由此可见,舍曼要求与王毅会谈才算对等,双方实际都认可。

中共驻美大使馆网站用了与舍曼推特几乎一样的图片,只是做了裁剪,显得秦刚的姿态不那么低。

舍曼的推特表明,当天她还与土耳其外交部副部长通话,舍曼与秦刚会面的时间应该并不长。

中共声明的背后
美国国务院的声明如此简短,可能也为了防止中共任意加工。不过,这仍然没有挡住中共的自由发挥。新华社发出的第一则声明称,“舍曼欢迎秦刚来美履新,表示美国务院将为其履职提供便利和支持”。

新华社的声明,硬是把舍曼的“欢迎”变成了“提供便利和支持”。这样的手法,与中共假造瑞士专家的丑闻并无区别。不仅如此,新华社还煞有介事地称,“秦刚感谢美方为其履职提供支持和协助”。不知道美国政府到底提供了什么“支持和协助”,秦刚抵达美国机场时,美国政府应该并未派人迎接,秦刚自行向党媒为主的媒体记者发表讲话,随后就进入了自我隔离。秦刚以新任大使身份拜会美国国务院,并得到与舍曼会面的机会,中共或许把这也算成了“提供便利和支持”。

中共的声明还称,“秦刚表示,当前中美关系站在新的十字路口。他将按照两国元首今年除夕通话的精神,加强同美方的及时沟通对话,努力推动理性、稳定可控、建设性的中美关系”。

这句套话似乎并无新意,实际却有看点。秦刚称“按照两国元首今年除夕通话的精神”,这是典型的党文化语言,秦刚说的应该是“按照习近平今年除夕通话的精神”,他不可能遵循拜登的话。拜登和习近平的通话基本没有什么共同的“精神”,在关键问题上实际严重对立。

当时,拜登“对北京的胁迫性和不公平的经济行为、镇压香港(的民主行为)、在新疆的侵犯人权行为,以及包括对台湾在内(印太地区)的日益强硬的行动表示根本上的关切”。习近平当面否认,称“台湾、涉港、涉疆等问题是中国内政”,美方应该“慎重行事”。

习近平提出“中美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承担着特殊国际责任和义务。双方应该顺应世界潮流,共同维护亚太地区和平稳定”。这等于要求与美国平起平坐,暗示美国应从印太地区后退。拜登则明确表示要“保护美国人民的安全、繁荣、健康和生活方式,维护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拜登没有退让的意思,或者说,完全不接受与中共一起治理太平洋,之后拜登很快促成了四方首脑会谈,并邀请美、日首脑访问白宫,又巩固了欧洲盟友,组成了对抗中共的联盟。

秦刚的说法实际表明,中共与半年前一样,不会放弃与美国争霸,阿拉斯加和天津会谈也都确认了这一点。北戴河会议刚结束,习近平战胜了种种质疑,渡过难关,仍然命令秦刚执行争霸策略。

秦刚公开了中共大使身份

秦刚抵达美国后,也享受了自由的权利,开设了推特账号。7月29日,秦刚抵达美国的第二天,发出了一则匪夷所思的推文,“启程前在中共一大会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还附上了他在中共一大会址门口的图片。

美国国务院的声明描述,舍曼会见的是中国驻美国大使,但秦刚却非要亮出中共大使的另类身份,还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按照中共设定的“使命”,美国自然是最终要被“掀翻”的帝国主义,秦刚俨然不是真要与美国政府合作的大使,刚到美国就毫不掩饰中共的“初心……使命”。美国国务院应该不会漏掉这样的信息,不知准备如何应对。

8月5日,秦刚再发推文,这次只有英文,中文翻译大致为“美国的感染正在卷土重来,中国也出现了局部爆发。两国何不共同合作解决,比如更有效的疫苗并帮助其它国家?”

这则推文虽然一厢情愿,但确实遵循了习近平的话。习近平多次公开表达了与美国、西方合作抗疫的愿望,只是没有得到回应。秦刚不但承认了中国大陆疫情爆发,还承认了中国产疫苗效率差,相当于在要求获得美国疫苗技术,与中共的宣传差距很大。

8月6日,秦刚又发英文推文,中文翻译大致为“拜登总统宣布,到 2030 年,美国所有新车中有一半将是电动汽车……到 2035 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将从2021年的603万辆增至160+万辆,合作潜力巨大”。

秦刚继续按照习近平的说法,希望与美国加强经贸合作,不过,他没敢提特斯拉在中国销量直线下降的事实。中共仍然想用以往的骗术、胁迫获得美国技术,应该行不通了。

中共的声明称,秦刚与舍曼“谈得很深入”,不知是否包括了这些内容,但双方的声明都未提及。中共特殊强调的仍然是台湾问题,并称“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问题”。中共自己搞大了立陶宛与台湾关系的风波,如今不得不希望美国不要支持,却再次暴露了对自身合法性的担忧。

王毅在天津就把“不得挑战共产党制度”摆在了中美关系的首位,秦刚再次做了诠释。中共继续摆出与美国争霸的姿态,实际却极度需要美国的继续承认,才能保住国际上的合法身份。中美关系不断剧烈变化,中共连续折腾的同时,正在把主动权更多交给美国,就看美国政府会不会用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