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武汉病毒溯源 国会应传唤关键证人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Lloyd Billingsley撰稿/程航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白宫顾问、曾负责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WIV)提供资金的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多次向(国会下属)委员会提供证词,然而美国国会尚未从其他熟悉WIV的人士那里听取证词,比如在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工作的戴泽科( Peter Daszak)。

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发现的“强有力证据表明,戴泽科是中共(CCP)虚假宣传的公众代言人,目的是压制(COVID-19)病毒可能从实验室泄漏的讨论”。 该委员会共和党少数派议员的一份报告显示,戴泽科“试图隐瞒他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密切联系,并提出——科学界若有任何人表示病毒是从实验室泄漏的,就该因宣传阴谋论而受到调查。”

根据(外交委员会的)报告,戴泽科还在《柳叶刀》上精心策划了一封信,抨击关于从实验室泄露病毒的说法是阴谋论,他并与中方合作,恐吓仍旧对病毒源头持怀疑态度的科学家。 在2020年4月18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戴泽科感谢福奇“公开站出来并声明,有科学证据支持COVID-19起源于自然界的说法,它是从蝙蝠传播给人类,而不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泄漏出来”。这家研究所从事的是危险的、功能性研究,使病毒更具杀伤力和传播性。福奇依然表示,导致COVID-19的病毒是在野外自然界形成的。

凭借以上证据,国会就可以让戴泽科做宣誓和提供证词。美国疾控中心(CDC)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中心(NCIRD)前主任麦索尼尔(Nancy Messonnier)也应该向国会提供宣誓和证词,因她经手发布了有关疫情的消息。

在2020年初的一系列电话简报中,麦索尼尔反复提到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和一种将“在美国流行开来”的“新病毒”,但她没有指出这种病毒有什么新奇之处、来自哪里?以及病毒如何会在美国传播?麦索尼尔之前在(CDC下属)流行病情报项目(Epidemic Intelligence Service)中开始了她在CDC的职业生涯。

当被问到从武汉抵达美国的旅客时,麦索尼尔对记者说,“这不是我今天可以自由谈及的话题。”但她没有透露是哪些美国官员规定了她不能谈及此话题,以及理由是什么。当记者问到中共是否对疫情讲了实话时,麦索尼尔说:“我们有许多来自中国的信息。”但她没有提供其中的内容。

现任CDC主任罗谢尔·瓦伦斯基(Rochelle Walensky)称赞麦索尼尔是“真正的英雄”,但她在去年5月被重新分配了工作,然后又突然辞职,也没有提供任何解释。

麦索尼尔目前在斯科尔基金会的大流行预防和卫生系统(Pandemic Prevention and Health Systems at the Skoll Foundation)担任执行董事。对于传唤和要求麦索尼尔在国会宣誓并作证,国会目前是可以执行而没有障碍的。

此外,还有一个人也该被国会传唤和作证,她就是中国的研究员邱香果(Xiangguo Qiu)博士。

邱香果在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位于温尼伯)担任领导职务,曾向武汉病毒研究所运送了一批致命病原体,包括埃博拉Makona病毒、Mayinga, Kikwit, Ivory Coast, 本迪布焦(Bundibugyo), 苏丹博尼法斯(Sudan Boniface), 苏丹古卢(Sudan Gulu), MA-Ebov, GP-Ebov, GP-Sudan, Henra, Nipah Malaysia, 和Nipah Bangladesh病毒.

邱与四家据信参与中国生物武器开发的机构密切合作,其中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仅在2017-2018年,邱至少五次去了武汉实验室。2017年8月,中国国家卫生委员会批准了在武汉研究所开展的涉及埃博拉病毒、尼帕病毒和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的研究活动。

当邱向武汉发送病原体的事实被发现后,邱和她的丈夫成克定(Keding Cheng)被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带离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并最终被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解聘。

邱被认为是对COVID-19大流行了解信息最多的证人,但截止本文发稿时,记者们无法联络到她。

在找到这名中国研究人员之前,国会应该传唤戴泽科和麦索尼尔,要求他们做宣誓证词。他们在帮中共隐瞒什么?正在抗击疫情的美国人有权知道。关于疫病大流行的起源,请阅读史蒂文·奎伊 (Steven Quay) 和理查德·穆勒 (Richard Muller) 撰写的“科学表明病毒从武汉实验室被泄漏”(The Science Suggests a Wuhan Lab Leak)。

正如奎伊和穆勒总结的那样,“CGG双序列的存在是基因拼接的有力证据,而疫情在公众中的爆发缺乏多样性,也显示出“功能获取”研究加速了其发生。科学证据表明,该病毒是在实验室里开发出来的。”

作者简介:

Lloyd Billingsley 是“Yes I Con: United Fakes of America”、“Barack’em Up: A Literary Investigation”、“Hollywood Party”等书籍的作者。他的文章发表在许多出版物上,包括Frontpage Magazine、City Journal、《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 和 American Greatness。作者是独立研究所(Independent Institute)的政策研究员。

原文“China’s Wuhan Virus Research Awaits Exposure by Key Witnesses”发表在英文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