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胡锡进点评阿富汗变局 网友痛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8月16日,据媒体的最新报导,塔利班士兵已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并占领了总统府,以惊人的速度重新取得了阿富汗的控制权。

正发生的阿富汗变局令不少反美的大陆网民欢欣鼓舞,除了“中阿两国朋友关系”的由衷认同,还有对“美国误判阿富汗形势”的幸灾乐祸,但这些网民也被其反对者们讥讽为“精塔人士”。

当日,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也发微博点评阿富汗变局,认为“阿变局对美国的不利无论如何会超过对中国的不利”,言下之意这并非坏事。此外在中文互联网上,不少网民对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精塔”言论提出了批评,反问道“最不利的难道不是阿富汗人民、阿富汗妇女”吗?

以下是“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收集的网民的评论:

“老胡的逻辑:只要美国惨,这边被打嘴巴都是开心的。”

“老胡这帐算的很清:只要美鬼最倒楣就成。不管它事后洪浪滔天。”

“他们支持塔利班的逻辑:美国在阿富汗干了很多年,塔利班一直在消耗美国。他们奉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因此塔利班是我们的朋友。非黑即白的二元思维,不从人道主义去看恐怖分子对这个世界的破坏。”

“塔利班可能都不知道中国境内有这么多信徒”

“美国比中国更不利,所以我们就幸灾乐祸?哪怕对我们也不利?这不是常说的脑残吗?”

“生物多样性,精塔都给整出来了。”

“非常忧心了,阿富汗女人失去了很多美好生活,会不会带来难民问题,美帝走了等于股票割肉止损而已,又没什么,专心对付某个团体了,等着扛锤吧,某个团体。”

“喀布尔一位24岁的女大学生写给《卫报》的信。翻译其中一段:‘与此同时,周围的男人开始嘲笑女孩与女人,嘲笑我们的恐惧。快回去穿上你们的罩袍。一个男的说。这是你们还能上街蹦跶的最后日子了。另一个男的说。有一天我会把你们四个都娶了。第三个男的说。”

“我也是最近看一下新闻下面的评论。才知道原来还会有人支持塔利班。但凡往前翻看以前的新闻都知道这是一群怎么样罔顾人命的恐怖组织。”

“我觉得好神奇,前几年网上几乎都是骂绿,然后现在一个个都在为塔利班说话了。”

“我从小看国内宣传就说塔利班是恐怖主义,怎么在他们嘴里突然摇身变成自由使者了?”

“请支持塔利班的人也记得,阿富汗是全球最大的毒品出口国地区之一,塔利班的大部分资金来自于毒品交易。塔利班最先取消了鸦片禁令,在其控制的地区大量种植鸦片,年产量一度超过1万吨,占世界鸦片产量的九成左右,年产值40-50亿美元。除鸦片以外,塔利班也大量制造出口大麻、海洛因、冰毒等毒品,其中很多流向我国。用你们的逻辑来说 — 你们支持塔利班,就是支持毒品交易,就是不珍惜缉毒警察的生命,就是辱华。”

“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就是看她的女性处境如何。”

“塔利班制毒贩毒、禁锢女性、炸毁大佛、制造恐袭、拒绝文明。塔利班不是好东西,不是阿富汗人的选择。精塔人士请自觉划走。还是那句话,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塔利班干的事儿不都是恐怖分子干的事儿吗?只是因为他们夺得政权,哪些脏事都全部自动成为正确的了么,果然是窃国者侯”

“一个动荡的领居,或者一个极端势力统治的邻居,怎么看都不是好事。”

“天天口口声声别国内政,阿富汗老百姓希望塔利班来统治吗?文明社会天天满世界推行从林法法则。邻居家有家暴,出来头大哥去管管,龌龊小人天天在旁边说人家出头大哥有企图,做个人吧,希望阿富汗趴在飞机上想飞走的人出现在你梦里撕你的嘴。”

“看到阿富汗人纷纷逃离,这塔利班是有多让人害怕啊,恐怖政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