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的威力—大难来临的逃生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2日讯】海啸是由地震或者火山爆发等气候变化所产生的超强自然灾难。地球上已知的生灵以及人类的所有建筑物,在海啸之后都面目全非,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人类实在太渺小。

2004年12月26日,正当各国都沉浸在期盼新年的快乐中,印尼西侧苏门答腊以北的海底发生了9.3级大地震。这次地震所释放出来的能量比二战期间所有爆炸物释放出的能量总和还要高,从而引发海啸,当时的海浪高达十几米,部分地区的海浪高达30米,大约是17个成年人的高度,波及范围远至波斯湾,南亚和非洲东部的部分海岸也受影响。有些地方海水渗入到了陆地的两公里处,因此25万人在海啸发生后的数小时之内丧生。当年印尼海啸是有纪录以来人类伤亡最严重的海啸。

进去千禧年后,另一次严重的海啸发生在了2011年的日本。日本海啸是造成财物损失最严重的海啸,直接经济损失高达2万亿美金。当时也是因为海底发生了地震,造成高达40米的巨浪。当年被海水吞噬的大地比好莱坞的特效还要壮观。

除了地震所产生的海啸,还有人为的因素可以引发海啸,而且一旦引发就是超级海峡,比自然海啸的威力还要巨大,所以通常称这种海啸为超级海啸。超级海啸通常是因为由大量的物质掉入水中而造成的巨浪。

意大利威尼斯北部约100公里处的多克山中有一座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水坝——瓦伊昂大坝,始建于1957年,于1959年完工,坝体高262米,比三峡大坝还要高37米。就算是今天也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坝之一。在大坝施工期间,人们发现瓦依昂峡谷的地质构造是由石灰岩和粘土相互层叠形成。石灰岩层间的粘土吸水后很容易变成泥浆,而泥浆就相当于岩层间的润滑剂,有导致深层滑坡的风险。1960年瓦依昂大坝建成封顶,同年开始实验性蓄水。10月份水位升至163m时,大坝左岸上出现了长达2km的拉裂缝。这表明大块山体有往下滑移的趋势。工程师对滑坡位移进行了观测,他们发现山体以每天3-4厘米的速度移动着。到了11月4日,蓄水深度达到了180m,大坝左岸突然发生了局部的滑坡。约70万立方米的岩质滑坡滑入水库,在大坝前制造出10m高的浪。

大坝的管理者决定全力控制山体滑移速度,但同时也不愿放弃蓄水的计划。如果滑动速度过快,就降低水面让它放缓,最终达到让山体缓慢滑入水库的目的。随后的两年里,人们监视着山坡的位移,不断进行着蓄水排水的试验。这个办法一直都挺管用,山坡位移速度基本被控制在每天0.3cm以下。

但1962年底,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买下了水库,为了尽快完成验收,蓄水的速度明显加快了。自9月28日起,瓦依昂地区连降大雨。大量雨水渗入山体中,不仅进一步削弱了岩层间的摩擦力,还增加了山体自身的重量。山体滑移速度不受控制地越来越快,已经超过了每天20cm。人们开始听到瓦依昂山谷中传来奇怪的声音,水库里的水也无故变得浑浊起来。

1963年10月9号22点39分,灾难发生了。大约2.6亿立方米的山体滑坡以110km/h的速度冲入水库,将1800m长的库段全部填满。部分山体甚至一直推进到对岸140m高的山上,整个过程用时不到45秒。当年,从这个角度,人们根本就看不到天。

横向滑落的山体掀起了滔天巨浪,高达250m的涌浪分别袭击了大坝的上下游地区。上游10公里以内的沿岸村庄、桥梁均被突如其来的巨浪冲毁。约2500万立方米库水越过瓦依昂大坝涌向下游城镇,浪头竟比大坝还要高出150m。

翻过大坝的洪水呼啸着到达1.4km外的峡谷出口,此时涌浪还保持着70m的高度。大坝地下厂房的钢梁扭曲后被剪断,调压室钢门被气浪硬生生推出12m远。出人意料的是,大坝凭借优良的结构设计经受住了巨大的荷载冲击,仅坝顶轻微受损。挺立在峡谷间的大坝还拦住了身后的泥石流,避免了更大的伤亡。经计算,巨浪对瓦依昂大坝的冲击力是广岛原子弹爆炸所产生力的两倍。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渐渐忘却了伤痛,当我们平抚了这个伤痛,但是不幸的是另一个自然的灾害又降临到世界的另一个地方,年复一年,天灾人祸几乎是人类永远逃不出的必然结局。在如此强大的自然力量面前,令人不得不痛定思痛,究竟人与自然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人有生老病死,自然界也有新陈代谢,生生息息,周而复始。相信神也罢、相信现代科学技术也罢,人人摆脱不了命运的安排。人类的历史是一个逃脱不了的自然规律,这就是老子口中的“道”,也就是超越人类智慧的力量。所以,人是大自然的造化。

人与自然是一个相互依存的系统。自然相对于人来讲,是静态的,当自然出现了前所末有的灾难和问题时,它说明一定是人类社会行为违背了大自然的法则,造成了对自然系统的破坏和改变,违背了大自然法则的行为愈来愈多,也就出现了自然灾难愈来愈多的趋势。世界环境正在用灾难的方式告诫人们,全球化生态危机和自然灾害背后――是一个惨遭人类破坏的自然。

近三百年来,现代人类科学技术对整个自然环境的改变、干预和影响是前所末有的。这三百年的历史证明人类的智慧,功利化的对待技术给人们带来的生活享受,让人类从根本上失去了了解自然生态的智慧。

人类大规模的开发自然,改变了自然生态环境的平衡,加剧了整个生态系统的失衡。从失衡的自然环境中我们发现人类对自然生态所进行的过分干预是人类灾难的根源。

抑制整个人类从自然环境中掠夺资源的发展态势,放缓对自然环境破坏的技术的发展,抑制人类欲望过度快速的增长趋势,是能缓解自然被破坏的速度的。但是,当财富依然是社会象征和权力的标志时,当人们为私欲而生存时,人们仍旧会对自然环境进行破坏和对资源消耗。

人类欲望的贪婪所造成的环境和生态破坏,就是这灾难的直接原因。抑制人类财富欲望的贪婪,遵循道德准则对自然的使用是恢复自然的最好的选择。只有人类文明的重新选择才可能从根本上抑制对环境的破坏。健康的文明是重道德的、是以承认大自然是生命为前提的,承认自然法则和人类必须遵循的自然法则,人类必须善待其他的生命,人类只有提高道德才会有新的生活和新的天地。

这是一切悄然逼近人们的灾难的警示:人类应该彻底反思整个生命道德的选择,才可解决这一困惑所有人的灾难问题。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