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专访陈建刚律师 2份笔录引11国伐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3日讯】 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一(8月23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林澜(主持人)。今日专访大陆维权律师陈建刚

今日焦点:陈建刚律师2份笔录引发11国驻华使馆联合抗议中共公安部,他遭中共“没顶”式压力;警察用枪指他2岁幼子的头,他被关入铁笼,揭中共“黑帮式”恶行;高压下生存的希望是“七个字”,如今转送香港朋友,与中共的战争未结束。

陈建刚是中国知名的维权律师,曾代理众多敏感的维权案件。2015年,当中共发起了709案,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的时候,一时间人人自危。陈建刚站了出来,成为被捕律师的律师,挑战国家暴力机器。为此,他曾经写下了“绝不自杀”的声明,表示不在意个人的安危。

然而,中共还是找到了他的弱点。2017年,中共警察用枪对着他孩子的头发出威胁,这让他难以忍受。作为一名父亲,他曾经悲凉地写下:“孩子,我多么爱你,6岁就跟着爸爸做政治犯”。为了让孩子能在正常的环境下安全长大,2019年他举家逃往美国,现在他在美国接受我们的连线专访。

主持人:陈建刚律师您好,很欢迎您参加我们的节目。

陈建刚: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好!

打压孙大午案 中共“开历史的倒车”

主持人:是,今年8月份就是您来美国满两年了,这两年来您还是一直很关心中国的情况。比如说我就看到您最近在社交媒体上,一直在追踪关注中国的农民企业家孙大午的案子,为什么?

陈建刚:作为一个刑事辩护律师来说,我还是比较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和司法状况。那么对于孙大午的这种司法迫害,也是当今中共政治局势的一个具体案件,或者说政治走向的一个表征。我国内好多律师朋友在为这个案件来辩护,因为他们在国内没有了安全,他们没有了发声的机会。

我在海外是有人身自由的,我要替国内的人权律师以及受逼迫、受迫害的这些政治犯发出这些信息,替他们把话说出来。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说孙大午这个案子,是一个政治走向的表征。那在您看来,它到底释放了怎样的一个风向呢?

陈建刚:近30~40年,文革以后开始的这个改革开放,到习近平掌握权力以来,方向来了一个急转弯,所谓的“开历史的倒车”。它的具体表现就是,最近差不多10年的时间内,我们所能看到的,中共做了哪些事情呢?打压人权律师、打压那些敢说话的学者、高校的老师、教授们,打压记着。那么对于孙大午就是一个具体的表现。打压这些有个人主见,不愿意完全顺服中共的这些民营企业家。

还有一个,中共自己的媒体表达出来的,就是新的“黑五类”,其中还有一个“黑五类就是网络意见领袖,还有地下宗教,包括法轮功在内,包括家庭教会,就是这些人。

中共自己提出来的新的“黑五类”,再加上这些民营企业家,再加上这些就是意见领袖敢说话的这些人。这都是中共在习近平登基以后,开始镇压的对象。那么总体上来说,中共现在的一个政治走向,就是我们正在走向文革的方向,或者说走向东边的邻居,朝鲜的那个方向。

主持人:是,我们也看到中共确实是在这几年,全盘开始打压在意识形态上的“非其族类者”。那我们也看到在这之前的十几年当中,那个时候在意识形态领域,还没有这么收缩的时候,那个时候中国还有一些人敢站出来说话,您也在那个时候成为中国的一名维权律师。但是我们知道,即使当时的环境比现在可能稍微宽松一点点,但是这个选择也还是有风险的。

中国司法黑暗总根源:中共独裁统治

主持人:能不能说一说您当时是怎么会成为一名维权律师的呢?

陈律师:我觉得可能是不是宿命。对于我本人来说,我热爱自由,我对于不公平,我的忍受范围很有限。我不能忍耐这种发生在我身边、我身上、我的朋友、我能看到的这些人、这些不公、不义。我如果看到,我一定会说话,我能伸手帮忙的时候,我一定会伸手。

等我慢慢的接触网络、看一些书,然后了解到中国和世界现状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所追求的就是民主、法治、宪政、保障人权这些普世价值。而中国与此是完全背道而驰的,我是不能忍受的。那么走到这条路上成为一个维权律师,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必然。

主持人:能不能用一个您代理过的,有代表性的案件来说明一下,中国现在所谓的法治和人权的现状,到底是怎样的?

陈律师:我作为一个刑事辩护律师,我在北京做律师十多年,基本上跑遍了全国绝大部分的省份。我负责任地讲,我所了解到的中国的司法体系、中国看守所、中国的这个所谓的刑事警察,对于被告人或者嫌疑人“完全合法办案”的几乎没有,几乎没有。最轻最轻的也充满着,即便是没有实施酷刑、没有殴打,那么最轻最轻的,你比如剥夺睡眠,剥夺10天睡眠,那人基本上就要疯。可是剥夺一天、两天没有人知道的。

再者,就是这种语言上的暴力、恐吓,再者就是对饮食的控制,再者就是在一个他们所谓的叫“号”或者叫“仓”。在一个仓当中,其他人、其他的这个被关押者、嫌疑人对于一个人的这种恐吓。

这个基本上是每一个人都面临,如果我们,我这样说,如果我们即便是不按照文明世界的规则,就是按照中国共产党所主导制定的《刑事诉讼法》一系列法规,包括看守所、包括这个法院审判等等,这些规则来审视在中国这些刑事案件,我个人可以这样说,没有一个案件是完全合法、合规的。

公、检、法、看守所、司法局,他们的权力不受限制,可以实施酷刑、迫害律师、迫害当事人、迫害家属。

为什么?这个领域它的这种黑暗,来自于共产党一党独裁、一党专政。因为对于中国来说,共产党的权利就是像皇帝,比皇帝还要绝对的权威,他们是不受限制的。那么,这种不受限制的权力反映到司法领域来说,就是公检法的权力不受限制,那么受迫害、受伤害的是当事人、嫌疑人、家属、辩护律师,就是那样。

所以你要说,为什么中国存在那么多的酷刑、冤案、假案、错案?为什么?总的根源是,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独裁,这是中国司法黑暗的根源,总的根源。

为法轮功学员辩护 因为他们纯朴、善良

主持人:您代理过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件,其实我们知道,在不少中国律师的眼里面,代理这一类案件是很容易招来中共的株连、打压的。很多律师这几年因为帮助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甚至被中共吊销了律师证,所以也有一些律师他开始自我审查、回避这一类案件。那么为什么当时您会代理这类案件呢?

陈律师:我个人非常认可一句话,就是说“对于他人苦难,这种不可遏制的同情”。这句话,于我心有戚戚焉。我对于这些遭受不公、不义的人我有深切的同情。中国的法律没有任何一条,是禁止为法轮功学习者辩护的,那么我做的事情完全合法,我当然可以参与。我是不在乎共产党不高兴的。

再一点就是,我和这些人接触之后,我打内心里感觉这些个人都是非常善良的人,他们没有做任何坏事情。所以我每当想起这些人,我心里都很难过。他们纯朴、善良,他们不会做任何危害社会的事情。这些人在遭受非常严酷的迫害,所以我不愿独善其身,在我能帮助他们的时候,我愿意伸手来帮助他们。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说,他们承受着非常严酷的迫害。这可能是外界,尤其是不在中国大陆的朋友们,很难了解到的。能不能给我们一个具体的案例,来讲一讲他们承受的这种迫害到底有多严重呢?

陈律师:严重的案例就是酷刑、虐待、迫害致死;将一个人、一个好人直接打死;无期限的关押,然后实施酷刑折磨,把一个健康的人整成植物人,全家受株连迫害。在这种事情上,中共是没有法律的,中共会采用那种割韭菜的方式对待这些法轮功的学习者。

中共就是绑匪、黑社会 警察缺钱了就去抓人

什么是割韭菜的方式呢?他们对一个地方哪些人学习法轮功,他们都知道。一旦上边给了任务的时候,他们就直接去抓人。他们不需要考虑这些人有没有干坏事、有没有违法,完全不考虑。就是为了杀良冒功、为了完成他们的任务,为了表现他们个人,中共的这些个警察卖力办这种案件,他们会定期的抓人,这些人是中共像割韭菜一样定期获得资金的一个来源。

当他们需要钱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去抓人,然后对家属进行勒索。如果家属要给他们多少多少钱,他们就可能把这个人关押一段时间,然后释放,否则的话就送进监狱待几年,就是这样。

主持人:这是一个所谓的政府,但是根据您描述,它的行为却很像是一个绑匪。

陈律师:中共就是绑匪、中共就是黑社会,是很邪恶的黑社会。我作为一个在第一线战斗的中国人权律师,十多年的律师生涯,我所实际接触到的现实就是:中共要比土匪邪恶一万倍,他们是穿着官衣的土匪,他们干的就是草菅人命、任意的迫害,甚至绑架、勒索的事情。

在黑龙江,有不少(法轮功)学员被他们抓去关到黑监狱,所谓的黑监狱就是在公、检、法、看守所之外。中共大概就像几十年前的时候那种牛棚一样嘛,中共就把这个地方围起来,有一个门设置上重重的关卡、保安,然后里面就是关押,无期限的关押这些人。那么它也不在司法审判程序之内,那么这些家属找人、找来找去,因为家人失踪,甚至一两年找不到。

而这些人就是这样被中共的人抓去。你如果慢慢找到了,就是你要给他们交钱,就一个人交几万块钱,然后就可以把你家属放出来,还得是出去之后要保证不能控告他们等等⋯⋯其实我们当年,我们好多律师,我们一块儿跟一些朋友,我们一块儿去这个黑监狱去要人。那里面的保安就说,他在那边工作很久了,就是做这个工作,就是关押那些人。

我曾经和他交流,我就说,你们这样关押的人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你也没有这个权力,你在公检法、法定程序之外剥夺人身自由,这是不合法的。而他们的工作人员直接告诉我,“那这样的事多了”。就明确告诉我,这样事就是在东三省“多了去了”,很正常,在他们眼里很正常。可是我们用文明的规则、用法治的规则来看,这就是共产党,共产党就是土匪,他们做的就是土匪一样的事情。

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办案 法官竟说:按非法往下走

主持人:我看到在大陆还有一名律师,他在为法轮功学员做代理辩护的时候,他在庭上跟这个主审的法官讲,中国的宪法第35条(36条)保障信仰自由等等,结果这个法官说:“你不要跟我说法律!”所以,我不知道您作为一名律师,您在代理这些案件的时候,面对这样的现状,您是什么样的心情?

陈律师:你说的这种不奇怪、也不特殊。我告诉你,我自己亲身经历的——当年是在江苏的丰县,我代理了一个案件。按照法律规定:开庭的时候,对于当事人,是要解开束缚的这些脚镣、手铐的。除非是什么样的案件?暴力犯罪,你比如故意伤害杀人,这种有明确的人身危险的案件。而我的当事人就是因为信仰的问题,所以按照法律规定,我要求法官要给我的当事人解除戒具。

法官不同意,我说法官,如果这样开庭,这是非法的。那法官告诉我,非法就非法吧,我们就按非法往下走,(主持人:法官直接这么说?)对法官直接说,“非法就非法吧,违法就违法吧”。然后我说,如果你法官这个庭审就是违法的,那我们为什么还要陪着你,继续办违法的事情呢?咱们这个庭审是必须要合法。这是一个⋯⋯我都不晓得怎么说?你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法官,坐在这个法庭上,你竟然要明确地说要干非法的事情。

下一句法官就是:“王队长,把他弄下去!”然后上来几个法警就拧着我的胳膊,这个叫“飞机式”吧,拧着我的胳膊,然后就把我从法庭上押出去,关押到关押被告人的那个铁笼子里头,(主持人:关到铁笼子里?把律师关到铁笼子里?)是,是的。他们就让法警把我推进去,然后把我锁在里面。

主持人:是,真的是很匪夷所思!不给任何道理就⋯⋯

陈律师:所以你在文明世界,用文明的规则是难以猜度中共所谓的司法、他们保障人权、所谓中国没有政治犯等等这种现象。真相就是人权律师、我们辩护律师就可以在法庭上被立即押出去、关起来。当然比我这种现象还严重的还有,把律师像那个丢口袋一样,两个人架出去,然后往外一丢,把律师就甩出来。这种太多了,在中国太多了!

主持人:是,我们也知道中共对待这种维权律师也好,活动人士也好,这种难以置信的手段,登峰造极,或者说是外界觉得最规模化的,就是这个709案,我们知道2015年的7月9日的时候,中共是跨省在全国多个省同时抓捕了大批的维权律师、还有活动人士。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您现在是否了解这到底是中共哪个层级、和机构发起的行动?那发起这场运动,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陈律师:这种行动只能是中共中央。现在说只能是习近平,至少是习近平知道、同意,或者说习近平的要求,然后中共、至少是公安部吧,整个系统开始操作。

709案成国际事件 11国大使馆与中共交涉

我们所了解到的,因为709这个案,最终成了一个国际事件,涉及到外交。那他绝不可能是⋯⋯当然它也是遍布全国,所以绝不可能是一个省市,那这完全不是。

所以能在全国范围内、同一时间内,对几百人进行传唤、抓捕,然后又涉及到与海外的人权机构、包括是11国大使馆和他们进行交涉,那只能是中央政府,只能是到政治局这个级别。

对于为什么抓律师,我还是说,在胡锦涛那个时代,中国虽然不是民主、法治、没有人权,但是那个时代中共还需要对外界做一个样子来,看一看中国有人权律师,中国在容忍这些律师。虽然也有不少律师受到迫害,你比如高智晟律师,可是那个时候其他的绝大部分律师还可以工作,还可以出来辩护案件。

但是709以来,就是我刚才提到的原因。中共在习近平登基以后,要大肆收缩民间的自由空间,来压缩中国人的自由。人权律师是民权的代表,打压人权律师其实就是把这样一个国家当中走在最前沿、捍卫人权、要求民主、法治的这些人,要么送监狱、要么逼迫离开这个国家,要么就是被迫沉默。

因为中国人可能在这方面不敏感,这些人权律师被送进监狱。那么下一步,就是中共在对待其他平民百姓的时候,就像对待草木一样任意砍伐,已经没有有勇气的人权律师,有这种勇气、有这种智慧出来敢于说话的。

人权律师被杀伐殆尽 绝大部分律师被逼沉默

那么中国的现在我们所处的2021年,现在基本上就是这样。因为走在最前沿的中国人权律师基本上被杀伐殆尽,其他的绝大部分律师被逼沉默。能出来的做案件的,也已经不敢再发声,这就是中国的现状。而真正受到影响的是整个的中国人、普遍的中国人。

你们的权益在被拿掉了,你们失去了这种辩护的权利。当一个冤案、假案针对任何一个人过来的时候,你已经找不到有勇气的律师来为你们说话了!可能中国人现在还没感觉到,但是这些遭受刑事迫害的人都知道。

主持人:我想可能有一些中国人已经有感受了。因为我记得就在2019年的时候,中国发生了大面积的P2P爆雷事件,产生了很多金融难民。当时我们也采访了一些金融难民,他们就说他们已经找不到,这种敢站出来为他们打官司的律师了,当时就让人感到非常可悲。就看到这短短的几年,中共对维权律师打压、迫害,它的后效应已经在逐渐地显现了。

而且我们也知道,就像您刚才讲到的,中共2015年709案件打压的是走在要求法治最前列的这些律师,而且它采用的手段也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的。2017年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我看到了一段视频,是您讲述您会见在709案中,被捕的一位律师叫谢阳律师这个经过。

当时这个案子引起了国际关注,可以说很多国际媒体都在关注这个案子,因为谢阳律师他告诉您,他遭受了酷刑,怎样的酷刑,而且中共警察还威胁:会制造车祸撞死他的妻子和女儿。您在这个视频里讲述这段经历的时候,讲到这里您就哭的一度说不下去话了。在我的印象中,这是您在公众面前最悲伤、最愤怒,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最脆弱的一次。能谈谈您当时的心境吗?

陈律师:是这样的。我在中国国内有很多人权律师的朋友,如果我们选择做共产党的顺民,哪怕是继续做辩护律师,我们只要不和共产党破坏人权的这些案件,在这种案件当中和共产党顶着来的话。即便是我们缓和一下,对于我们一个工作十多年的律师来说,我们会生活得很好。但是,这些人就是因为他们眼睛里不仅仅看到个人的经济收益,而且更多的是关注到的民权、普通老百姓的权利。

人,作为一个人的权利,不仅仅是要吃饱、穿暖,而且要有人的权利、要有人的尊严。所以我们不愿意独善其身,而愿意兼济天下,愿意奉献出个人的甚至生命,也愿意追求公平、正义、民主、法治。

两份(谢阳口述)笔录公开 震惊世界

可是对于我们来说有一个弱点,就是我们都舍不得个人的妻子、儿女。如果在一个正常社会,可能不需要担心这些事情,因为你比如在台湾、在美囯,任何一个人不需要因为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而担心自己的家属受到政府的这种逼迫。因为这种株连对于民主国家、正常社会来说早就匪夷所思嘛。

但是,在中国我们所面临的问题。现在中共可以⋯⋯我为什么说中共非常邪恶、是一个邪恶的集团? 他们就是采用这种最原始、最野蛮的方式,株连家人、株连妻子、儿女。而这一点对于我们一个活人来说,一个不是木头、不是石头的人来说是难以忍耐。

像谢阳,他在一年多的关押当中遭受了很残酷的酷刑,他一直就是没屈服。但是当中共这些国保、特务当他面说,我们可以制造车祸把你老婆和孩子杀掉,他谢阳本人也很恐怖、也很恐惧,他内心里就是,他和我谈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就痛哭。

所以,你知道我个人的信念,是我们在面临一个比黑帮还要邪恶的组织,是这样一个团伙。所以从我个人来说,因为从我参与这个案件,到2017年1月19日的凌晨,我把两份(谢阳口述)笔录公开。在那之后,我个人面临很大的压力,很大很大的这种。因为当时谢阳还在看守所,谢阳的太太,被她的工作单位湖南大学恐吓,那么又有国保来威胁。

而整个中国民间、律师群体、包括海外媒体,就这一个,一个有关对于律师实施酷刑的事情,媒体热度铺天盖地,当时是巨大的反响也超出我的预料。

我预料是这件事肯定会震惊世界,但是我没想到会持续那么久,而引起那么强烈的反响,以至于到11国大使和中共进行交涉。欧盟当时只有一个国家反对,没能形成一个全体的决议、就这件事情和中共交涉,所以成了一个外交事件。

那么在此时此刻巨大的这种漩涡当中,我在漩涡的最中间,所以我当时,因为对于我个人来说,我的家庭是非常脆弱的。

警察枪指2岁幼子 孩子嚎啕大哭

我两个孩子,2017年那个时候我们家小孩二岁多,大的六岁多,他俩差四岁,所以我太太就是在家里照看孩子。对于这样一个四口之家是非常脆弱的。我因为看到谢阳的状况,我就能想到我个人的状况。

主持人:我们也知道,刚才我们在节目一开始的时候也提到,中共的警察,曾经拿枪指着您年幼的儿子的头,那到底是一段怎么样的经历?

陈建刚:那是2017年5月3日,我和朋友一块儿在云南旅游的期间,就在我们吃饭的时候被抓,我们6个人2个家庭被抓。共产党当时出动了,就是我们所目测看到的,大概七八辆到十几辆的车,然后至少有50~60人。

这个人嘛,大概有几层,有三层以上的:外围是控制整个饭店;中间的一层就是在这饭店的门口,第三层就整个小的包围圈;而那离我们贴身的几个人就拿着手枪,在他们身后就抱着那个长的枪,来突然袭击,这是我所看到的。

当时我们在吃饭的时候,孩子在玩手机。所以他们突然过来之后,就从孩子手中把手机抢走。然后拿着枪,因为我小孩很小嘛,当时老二才二岁多,嚎啕大哭。这个我所看到的那几个国保,后来他们把我关押到那个派出所的,就是那几个人。

就拿枪、手枪抵着我们家老二的头,2岁的孩子。(主持人:2岁的孩子?)对呀!对呀,老大和我站在一块儿,那么也是几个人拿枪对着我们。所以我怎么可能和共产党有任何妥协,我怎么可能。(中共)就是这样一个邪恶的集团。

维权律师艰难抗争 但在中共统治下不可能有民主法治

主持人:是,您也谈到了您的家人、包括您的孩子,因为您去争取公义、争取法治,他们也跟着受到了中共的株连。那我们也知道,很多中国维权律师在中国这么多年的抗争,但是中共现在却似乎就像您刚才提到的,它不断在开历史的倒车。那您怎么看,您们的、您的这些付出到底有没有价值,意义何在呢?

陈律师:这个问题很沉重。首先说在中国国内,在没有法治的状况之下,律师的帮助,对于这些被迫害者、被抓的当事人,以及他们家属来说是莫大的帮助,因为他们需要。我们也知道律师的辩护,可能越来越没有效用。但是这些人在里面,他们需要见到律师。

家属不可以见到他们,家属可以唯一的渠道就是通过律师能见到他们的家人,知道他们的生存状态,是死、是活,有没有酷刑?有什么需求等等。这一点从当事人和家属的角度来说有莫大的帮助。

另外一点,作为一个专业的刑事辩护律师,我们几乎每一个律师虽然在这样一个如此艰难的环境之下,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工作。我们都有,你比如说,(获得)无罪的这种案件判决,让我们的当事人得到帮助。你比如10个案件当中有一个辩护成功的,那么这样对于一个家人、对于这样一个家庭来说帮助是莫大的。

可能我们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我觉得中国人权律师的工作是在从事一个试错的过程。这个试错,就是在中国共产党一党独裁的统治之下,中国有没有可能走向民主、法治、保障人权?这种可能性有吗?有吗?!

我们的亲身经历在做了这个试错的过程,大量的人权律师被抓,一部分在监狱受酷刑,一部分被吊销、注销律师证、事务所被注销,还有一部分像我这样的被迫逃亡。所以这个结论就是——在中共统治之下,是不可能有民主的,不可能有法治的。

我们解答了这个疑问,我们完成了这个试错的过程。如果要说意义,我觉得意义可能就是这一点。所以如果明确这个结论,就是:中国人要人权吗?要法治吗?要民主宪政吗?如果要,就不要有任何幻想,不要对共产党有任何幻想。因为只要有共产党,就绝对绝对排除以上这些普世价值的存在。

提醒不要绝望:“风雨中抱紧自由”

主持人:对,我们也看到您背后挂了一幅您自己写的字,我也知道在2019年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以后,您经常写一幅字叫做“风雨中抱紧自由”。为什么您会这么喜欢这幅字?您想对同样心里面追求自由、公义、法治的这些同道中人说什么呢?

陈律师:这个字对于我来说很有意义,我是一个“不自由、毋宁死”的人。我内心最灰暗的一段时间,就是在2017年5月我被抓之后,那么中共对我家是严密监控、24小时监控。他们安排的人是三班倒。大概是三个班或者四个班轮换的,黑天、白夜,来监控我们一家。

你要明白一个人的生存状态,在那种状况之下,内心的压力是很大的。因为我一家人,尤其是2个孩子,你一举一动在他们监控之中,所以我们的正常生活,有好多双眼睛在盯着你的一举一动,你说的每一句话、你发的每一封邮件、拨通的任何一通电话等等,他们全部知晓,就像刀在头顶悬挂一样。

而且我的车里面后来发现了四个监控器,就这种状态会让一个人就好像是水压一样,它一点一点地升高、一点一点地升高。后来我在北京生活,就是你知道吗?每天早晨我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窗台,往下看一看监控我的车还在不在,每天都要到这种状况。所以当时内心极其悲凉、灰暗。

我这人是比较爱书法的一个人,所以“风雨中抱紧自由”这句话就成了,像我的,在这种状态之下保持让自己不崩溃,能够坚持下来。我写了好多幅,就是时刻来提醒我不要绝望,我总有获取自由的那一天。

“风雨中抱紧自由”这几个字对于我来说就像在地牢里生存,仰头往上看,有那么一点点阳光照下来。对于我来说,生存的意义就是对自由有这种盼望。所以这句话,对我是一种一个心灵上的标记,一个在那个时期长久的被监控、被监控在这种状态之下,活下来的一个凭据。

就在几个月之前,一直关注我们的香港的大律师何俊仁律师,他也被香港政府抓捕,现在关押当中。所以我给何律师写了一封信,我附了一张我去华盛顿故居一张明信片,然后背后写了这几个字送给何律师。向他说了一下,就是这几个字对于我个人来说就是活下来的凭据。我希望何律师现在在关押当中,不要对自由放弃希望,能够走过这种最艰苦的时光。

人的本性向往自由 战争没有结束

人,生而自由、生而自由又平等。我们在没有取得自由之前,这是一种战争的状态。战争没有结束,只要人活着,人的这种本性就是向往自由,需要自由的。只要枷锁还存在,只要我们这种被压迫的人没有全部死掉,自由就是我们永恒的追求。

所以和中共的这种战争就没有结束,直到我们获取自由的那一天。我要说的是,除非我们获得完全自由,否则,不要放弃希望,不要放弃对自由的希望。即便是我们放弃个人的自由,也要想到子孙后代,除非获得自由,绝不放弃。

主持人:是,从另外一个层面看,其实中共它因为这种执政危机感,而近年来倒行逆施一系列所作所为,也激起了国际社会更多的反弹。现在很多人说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正在形成一个遏制中共的联盟。我们也看到了冷战后期,苏联面对这种国际围堵,最终迎来了“苏东坡”的时刻。您觉得这种时刻在今天针对中共会发生吗?您对这点抱有希望吗?

陈律师:我当然希望这种事情能发生。甚至在我个人的内心,我觉得像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它发生变化,可能如果将来发生变化,可能有诸多条件。但是国际社会的干预,绝对会是一个重要的条件,尤其是美国的干预。

主持人:是。我知道您也是一位有信仰的人,那么从一个有信仰者的角度来看,您怎么理解大家常说的“暴政必亡”这句话呢?

陈建刚:因为人生而自由,即便是习惯了被统治、被奴役的人,如果在将来他可以做出这种选择,我相信可能100%的人都会选择自由的生活。上帝创造人类,让每个人都自由,我们最起码在神的面前都是平等的,而这种人为制造的这种不平等、这种不自由应该被终结,我想这也是上帝的旨意。

主持人:非常感谢陈律接受我们的专访,带来您宝贵的这些资讯和视角,谢谢您!

陈建刚:不客气,好,谢谢主持人。

主持人:也感谢各位观众的收看,如果您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订阅、点赞、转发,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网络收看方式:

新唐人网站:https://www.ntdtv.com/
新唐人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user/NTDCHINESE
大纪元新闻网: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支持新唐人:https://www.ntdtv.com/gb/donation.html

新唐人大纪元《直播节目》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