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真面目】大陆访民马永田揭中共:拿纳税人的钱折磨纳税人(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3日讯】华裔美国人马永田,二十多年前,在中国辛勤打造的企业,遭到中共当局强制拆迁,她从公司老板一夕间沦落为上访民众,在北京更是多次遭到截访和关押。而她的上访之路甚至延续到海外,曾在美国拦截中共高层,包括习近平来美访问的车队,引发国际关注。下面来听她的故事。

定居美国的大陆访民 马永田:“我是搞工艺美术陶瓷的,就是重点生产骨灰盒,这个东西呢,怎么说呢,算是一个暴利吧。”

上世纪80年代,20多岁的马永田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头班车,开办了自己的私营企业。

可是好景不长,正当生意开始赚钱盈利的时候,一纸强拆令,她的厂房被强拆,母亲和年幼的孩子被赶出门外,因惊吓和伤心住进了医院。

“我应该说是奋斗了十几年嘛,两个小时,让长春市政府法院抢没了,我的家人本来都是健康的,全都有病了不健康了,就两个小时,弄得你就是,家真的从天堂直接就给你送到了地狱。”

马永田不服,把占地强拆的开发商告到法院。她以为法院是讲理的地方,如果拆迁后能按规定赔偿,她还能继续做生意,维持生活。

一审她输了,二审她赢了,可这只是理论上赢了,就是说,官司赢了,赔偿不能兑现,赢了也没有用。

“而法院接我案子这些人又是执行强拆我的这伙人,就是我跟他们打起来了,他们抢了我的财产,然后我又要到他那里去告状,后我又要去讲我的道理。”

马永田发现,自己陷入了当地政府和公检法部门的利益怪圈,官司在当地没办法打下去了。可她实在是不甘心,自己的财产就这么给强拆强占了。

2005年,马永田开始到北京国家信访局告状。结果却让她大失所望。

“我到这北京就是因为说啊,你们这些坏人把吉林省的天遮住了,好,北京是一个晴朗的天,我到北京去找青天,我到北京去告(状)。结果我到北京第一天到国家信访局,就被我们长春市驻京办截访的就给逮住了。说句良心话,在国家信访局就一顿打。没有理由, 没有理由。那时候咱也不懂,吓得你也不敢说话。你一个女的,真的很害怕,是一种恐惧。”

失望和恐惧,让马永田非常失落,心中的愤懑无处派遣,她不自觉地开始自言自语、甚至骂人了。

“我长期自言自语,我过去我真的我从来不骂人,那时候我就做菜做饭,自己就自言自语就骂人了。有一次我在厨房做饭,我就骂了一句人,我儿子正好五六岁了,在那块嘣哒玩儿,妈妈我没有淘气呀 你为什么要骂我?我没有犯错误啊!我说妈妈自言自语。”

她一次次上访,一次次被殴打、拘留、劳教、判刑、关黑监狱,原本一个案子,逐渐变成了很多案子。究竟关过多少次黑监狱,她自己都数不过来。

“说关就关了,说关就关了。真的,没有能让我能记得住,说是你一次两次、十次八次、三十次五十次,我大概能有每一次什么印象,时间长了习以为常,这就是我的一种生活了。”
“在中国,一旦走上上访这条路的时候,真的你找不到青天,你只能是越告越冤,越告越冤。”
“就是到了北京 抱着很大希望,最后一看北京根本就不是那么事,不像你老百姓,不像他电视上宣传的那么回事儿。”

马永田经历了层层上访,体会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境遇。2013年,马永田去了美国,她要继续喊冤。

共产党你在老百姓面前,我喊不出冤,我在国内,那在国际上你得要点儿脸吧。”

马永田在美国的上访之路是否顺利?下一集继续关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