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汪洋可能成习近平的接班人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8月17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共有五名中共政治局常委出席。其中,中共政治局常委、政协主席汪洋的排名出现明显变化。

习近平是中央财经委员会主任,李克强是中央财经委员会副主任,王沪宁和韩正是中央财经委员会委员。汪洋不是中央财经委员会成员。但是,在中共党媒报道中,汪洋却被排在习近平、李克强之后,王沪宁、韩正之前。

此前,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召开了九次会议,汪洋两次参加,分别是2018年4月的第一次会议和2019年4月的第四次会议。在中共党媒报道中,汪洋都被排在韩正之后。

8月18日,以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为团长的中央代表团,飞抵拉萨,出席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庆祝活动。

2011年,出席西藏“和平解放60年周年”庆典的是习近平;2001年,出席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庆典的是胡锦涛。习、胡当时的身份都是接班人,之后都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有人根据上述8月17日、18日两则新闻推测,汪洋可能是习的接班人

笔者认为,上述两则新闻显示,汪洋在中共党内的地位确实在上升。特别是8月17日不是中央财经委成员的汪洋,出席中央财经委会议,排名提前到李克强之后,非同寻常。

但是,仅根据这两则新闻就推断汪洋可能成为习的接班人,理由似乎不太充分。

第一,习近平正在竭力谋求三连任

习上任八年多,查办了540个副省军级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干部。其中包括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政治局委员,一批上将、中将、少将,一批部长、副部长、省委书记、省政法委书记、省长、公安厅(局)长等。这些党政军高官及提拔重用这些高官的后台老板江泽民、曾庆红等,对习恨之入骨。

2016年3月4日,江泽民、曾庆红的亲信,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新疆党委书记张春贤领导下的新疆无界新闻网,发表一封要求习辞职的公开信,信中三处威胁习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从那时起到今天,习最担心的一件事,就是他被赶下台之后,他的政敌对他一家老小进行清算。

八年多来,海内外反习势力一直在联手想把习赶下台。明年中共二十大前,是他们把习赶下台的最后机会。他们正汇聚所有反习势力,给习制造最大的麻烦。

如果他们的图谋得逞,必将置习于死地而后快。这正是习不计代价也要在中共二十大上实现三连任最重要的原因。

第二,习没有按先例指定接班人。

胡锦涛和习近平都是中共元老事先指定的接班人。在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之前,胡和习都曾担任过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国家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

曾庆红曾经是江泽民指定的接班人。2002年的中共十六大上,曾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后来成为中央党校校长、国家副主席。这些职务都是胡锦涛作为接班人曾经担任的职务。但是,由于曾名声太臭,遭到其他中共元老反对,没能在2007年中共十七大上接替胡锦涛担任中共党魁。

习上台至今八年多,曾经有两位1963年出生的中共政治局委员孙政才、胡春华,有望作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和国务院总理的接班人培养。

但是,2017年7月24日,孙政才被抓捕,后被判无期徒刑,并被指“阴谋篡党夺权”。这件事连带影响了胡春华的前程。2017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胡春华没能晋升中共政治局常委,仍是中共政治局委员,没有像胡、习那样被当成接班人培养。

到今天为止,习的接班人位置一直空着。由于习谋求三连任海内外都看得很清楚,以至于有海外媒体称,习的接班人是习近平。

第三,习不可能选同龄人做接班人。

习近平是1953年出生,汪洋是1955年出生,两人相差仅两岁。

2007年,习近平被指定为接班人,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时,54岁;当时的中共党魁胡锦涛,65岁。

1992年,胡锦涛被指定为接班人,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时,50岁;当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66岁。

第四,习选接班人只会在他的亲信圈子内选。

如果习要选接班人的话,最重要的一条,是能防止他下台后不发生清算他的事件。这样的人,肯定是习亲信中的亲信。

但是,汪洋并不是习的亲信,汪既不是习的福建、浙江、上海工作时的旧部,也不是他的清华大学校友,也不是他的家乡人——陕西人,更谈不上亲信中的亲信了。习把党政军最高权力交给汪洋的可能性不大。

如果说,汪洋接替李克强成为下一届总理,倒有可能。

1955年3月生的汪洋,到2022年秋天中共二十大召开时67岁,按中共最高层官员任职“七上八下”的潜规则,67岁的汪洋可能在二十大上继续担任中共政治局常委。

汪洋出道很早,有在安徽、重庆、广东地方工作的经验,有在国家计委、国务院工作的经验,据说还是一个“难得的财经好手”,还有在全国政协搞统战工作的经验。

汪洋33岁担任安徽省铜陵市市长时,《铜陵日报》曾发表一篇重磅文章《醒来,铜陵!》,呼吁“向一切僵化、陈腐、封闭的思想观念开刀”,在全国引发强烈反响。汪洋主政广东后,在行政、经济、反腐、打黑等方面,采取一系列开明政策,取得明显成效。汪洋曾受到邓小平、朱镕基、温家宝等领导人的赏识,被认为是中共改革派代表人物之一。

在七位十九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中,习近平唯一的亲信是栗战书;习近平与李克强不和的传闻甚广;王沪宁、韩正、赵乐际是江泽民派系人马;唯有汪洋与各方保持适当距离,与习维持了一个正常工作关系。

习上台时,真正的“自己人”很少,这使他选人用人有很大局限。他不得不在他的浙江、福建、上海工作的旧部中,在他的清华大学校友中,在他的陕西老家人中,选人用人。但是,这个圈子中,有多少是习的铁杆亲信,很难说。

比如,习的清华校友胡和平,担任陕西省委书记后,对习说了许多歌功颂德的话,但是,当习关于秦岭违建别墅的第五次批示下达给胡后,胡并没有及时贯彻执行。以至于习不得不做第六次批示,并派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亲自到陕西督阵。秦岭违建别墅问题解决后,胡和平被调离陕西,成为文化和旅游部部长。

习个人的亲信圈子太小,已到了几乎无人可用的地步。2019年,香港发生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反送中运动,习竟然选不出两个年富力强、能干得力的人助他掌管香港事务,不得不找两个已经退居二线的人——全国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夏宝龙、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骆惠宁——分别担任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和中共驻港联络办主任。

中共十九大以来的四年,习将“一手好牌打成烂牌”: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正在失去;“一国两制”统一台湾方案已经破产;新疆人权问题举世关注;国内经济下行,债务问题严重,就业问题突出,外汇储备见底,中概股蒸发超过9万亿;中美、中加(拿大)、中日、中澳、中印、中共与欧盟,甚至中共与立陶宛这样的小国关系等,都严重恶化;国际社会对“中共病毒”的溯源、追责之声不断……这些重大内政外交问题,全都无解。

在内外交困的局面下,习可能启用汪洋担任下一届总理,帮他收拾这个烂摊子。

还有一个原因是,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前,作为中共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进入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的呼声很高,但是,由于当时对中共十八大人事安排仍有重要影响的“政治老人”江泽民、曾庆红的压制,汪洋在中共十八大上没能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对此,习近平心知肚明。现在,江、曾是习最大的政敌。被江、曾压制过的汪洋,在必要时,习可以重用之。

再者,汪洋担任副总理期间,是中美战略对话的中方代表,有过跟美国政要打交道的经验。他曾把中美关系比喻成夫妻关系,虽然有吵架,有分歧,但必须增进了解,增强互信,不能走到离婚的地步。当时,汪洋的开明态度,幽默言谈,务实作风,颇受美方好评。如今,中美关系高度紧张,习需要有一个人来帮他缓冲一下。

2013年,习近平兼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后,将这个“中共中央政治局领导经济工作的议事协调机构”改成“受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务委员会委托进行经济社会发展重大战略政策决策的机构”。至此,中共经济的决策权和中共政治的决策权,都掌握在习手上。

李克强已连任两届国务院总理。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上,即便李克强能够留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也不可能担任国务院总理了。那么,在8月17日中央财经委第十次会议上,不是中央财经委成员的汪洋,排在习近平、李克强之后,可能预示汪的职位会发生重大变化,汪可能接替李克强,成为下一届国务院总理。

但是,中共高层内斗一直在激烈进行中,不到最后一刻,重大人事安排可能也在变动中。汪洋能否在中共二十大上留任,能否成为下一任国务院总理,还存变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