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情报界COVID-19病毒溯源报告(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8日讯】美国情报机构的最新病毒溯源报告说,虽然情报界对COVID-19起源目前仍无定论,但中共阻挠调查的行为反映了其担忧调查结果以及国际压力。

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办公室(DNI)周五(8月27日)公布对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起源的一份非机密报告。

5月,拜登下令情报机构对COVID-19病毒起源的两种可能情况——实验室泄漏或从动物身上自然传播——进行更仔细的情报审查。

美国18个情报机构在经过90天的调查后,在共同撰写的非保密报告中总结说:“在审查了所有可用的情报报告和其它信息后,情报机构对COVID-19最可能的来源仍然存在分歧。”

“所有机构都认为,两种假设都是合理的:自然接触受感染的动物以及实验室有关的(泄漏)事件。”

根据报告,在18个情报机构中,有一个情报机构报告说,对于病毒是在跟实验室有关的泄漏事件后传染给人类的说法;有四个情报机构说,他们对病毒是自然出现的信心不足。报告没有提到这些机构的名字。

报告说,除非收到更多信息,否则情报界无法做出更明确的结论。

报告还补充说,中共阻碍全球调查病毒起源,同时抵制分享病毒数据信息,并指责包括美国在内的其它国家,这些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中共)政府对调查可能导致的结果的不自信,以及对国际社会就这一问题对中国施加政治压力的担忧”。

以下为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办公室公布的病毒起源非机密报告总括(Summary)全文(英文版链接)。

情报机构的评估认为,导致COVID-19的病毒SARS-CoV-2可能最早是通过小规模接触、感染给人类的,最早的接触不晚于2019年11月。

2019年12月,中国武汉出现第一个已知的COVID-19病例群。

情报机构在其它几个关键问题上达成了广泛的共识。我们判断病毒不是作为生物武器开发的。大多数机构判定,SARS-CoV-2可能也不是基因工程,给出较低的信任度;但是,有两个机构认为,没有足够的证据来做出任何一种评估。最后,情报机构判定,中方官员在COVID-19最初的疫情爆发出现之前并没有预知病毒存在。

不过,在审查了所有可用的情报报告和其它信息后,情报机构对COVID-19最可能的来源仍然存在分歧。所有机构都认为,两种假说都是合理的:自然接触受感染的动物和与实验室有关的事件。

四个情报机构和国家情报委员会的评估认为,对最早的SARS-CoV-2病毒感染很可能是由于自然暴露、接触感染病毒的动物或近似的原生病毒造成的理论,他们具有低信心。近似的原生病毒是指一种可能与SARS相似度超过99%的病毒。分析师给出的理由是,中国(中共)官员缺乏预知能力,自然暴露的载体很多以及其它原因。

一位情报机构认为,人类首例感染SARS-CoV-2很可能是实验室相关事件的结果——可能涉及到实验、动物处理或采样——并给出中等程度信心的判断。分析师强调了冠状病毒研究工作的固有风险。

在没有更多信息的情况下,有三个情报机构的分析师仍然无法对任何一种假说达成一致。有的分析师倾向于自然来源,有的则倾向于实验室来源,还有一些认为,这两种假设的可能性相当。

分析观点差异主要源于各机构如何权衡情报报告和科学出版物,以及情报和科学之间的差异。

情报机构判断,除非有新的信息能够使他们确定与动物最初自然接触的具体途径,或者确定在COVID-19出现之前,武汉实验室正在处理SARS-CoV-2或一个接近的原病毒,否则,他们将无法对COVID-19起源提供更明确的解释。

情报机构和全球科学界都缺乏临床样本或完整的最早期COVID-19病患的流行病学数据。如果我们获得了最早期的病例信息,可以确定地点或暴露点,这些信息可能会改变我们对假说的评估。

要想对COVID-19的起源做出结论性的评估,极其可能需要中国的合作。然而,北京继续阻碍全球调查,抵制分享信息,并指责包括美国在内的其它国家。这些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中共)政府对调查可能导致的结果的不自信,以及对国际社会就这一问题对中国施加政治压力的担忧。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唐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