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中共能把债务拖多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8月18日晚间,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华融(02799.HK)发布业绩预警,称2020年预计亏损1029亿元。网友称,中国最大的处置不良资产的公司自己成为了不良资产。

这是已经暴露出问题的公司,名单已经很长,比如正在破产重整中的全国第四大航空公司海航、曾经跻身全国地产十强的华夏幸福、一度受投资人追捧的河南永煤股份、华晨汽车等等,还有正在悬崖边上不知是否会破产的恒大集团等等。

更为致命的是地方政府隐性负债。中共官方称,截至2020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25.66万亿,今年新增债务不超过42676亿元,均低于全国人大会议批准的限额。但是,评估机构中诚信国际研究部测算,2020年全国隐性债务在45.5万亿至51.6万亿之间,同比增速超过13%,其中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相关债务占比超过80%。而且,地方城投的短期债务明显增加,2013年短债不到1.7万亿,2020年则超过4.1万亿,目前的债务化解很多是假化解,本质上还是借新还旧,否则就可能暴雷。

企业是社会的细胞,透过这些大企业的破产重整,我们可以看到整体经济处于怎样的危机之中。而面对庞大的债务,中共之所以还没有爆发金融危机,就是靠着行政手段来控制,靠着政府信用在透支。

拖延十年 以时间换空间的破产重整

去年完成的天津国企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渤钢”)的破产重整开了一个不好的先例,但却让金融机构拍手叫好。为什么呢?

为了让民企出钱来拯救渤钢,将渤钢没有盈利能力的历史债务剥离到一个十年期的信托中,十年后再清算,这相当于给了中小金融机构十年的缓冲时间,不必当期计提贷款损失,因为如果当年计提,中小银行很可能会出现巨亏甚至破产,而分期计提就是所谓“用时间换空间”,可以逐年化解风险。

所以,业内人士称,这一政策的实质,是让本该破产的中小银行还能继续维持经营。最近,中小银行频频在市场融资,也说明在经济不景气、不良资产增加情况下,中小银行急需补充资本金。

渤钢案例被很多企业效仿,这是因为,除了“拖”之外,现在已经难以找到其他解决办法。海航就是效仿者之一。总资产上万亿的海航集团,资不抵债两三千亿,目前参与报名重整的投资人只能出资三四百亿,大量巨额负债也将转移到一个信托之中,用十年时间慢慢解决。而中共却称,是共产党挽救了海航,却不提债权人的巨额损失以及巨大的债务延期。

恒大是另一只还在悬崖边上的洪水猛兽,接连不断的负面消息已经导致恒大地产(03333.HK)市值大大低于净资产,恒大汽车(00708.HK)和恒大物业(06666.HK)股价也暴跌。很多人认为债务庞大的恒大如果破产,会给金融体系带来巨大震荡,实际上按照中共上述的处置方式,即使恒大资不抵债几千亿,中共也可以通过拖延的方式来缓释这一风险。

金融危机并不遥远

当然,中共在债务处理上的拖延政策不可能是万能的灵丹妙药,我们看到过去40年来,世界很多国家如美国、日本都爆发过金融危机、经济危机,中国的危机只是迟早而已。

我们再复盘下中共的债务处理方式,现在一旦大企业出现资金危机,政府会先做两件事,一是召开会议命令金融机构不要抽贷,否则企业马上就会破产;二是将诉讼案件在当地法院集中管理,债权人想起诉必须到该法院,意味着债权人法律追索途径被中断。这都是中共靠着行政手段做到的,在任何一个市场经济国家,这些手段都属于违法行为。

在这个过程中,损失最大的首先是金融债权人,它们的债权被打折,直接体现为巨亏。被明天系掏空的包商银行破产就是明证,这一破产导致全国的城市商业银行同业拆借利率、票据利率上扬。而类似包商银行的金融机构还有多家,只不过为了不再出现上述问题,没有宣布而已,其实已经都是僵尸机构。

其次,大量个人投资者受损。无论是海航还是恒大等企业,旗下都有金融机构,也发行了不少理财产品,个人投资者的债权也将被打折。

其三,这些大企业都有很多经营性债权人,比如恒大拖欠供应商的应付账款高达几千亿,一旦破产重整,这些债权人也会受损,这会波及到很多小企业。

所以,表面上的稳定下隐藏的是债权人实实在在的损失,对金融机构、企业及个人财富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而且会引发连锁反应。中国经济一直崩而不溃,正是靠中共透支政府信用来维持,采用行政手段来维持,通过货币刺激来维持。

同时,也因为中国经济体量足够大,这边有窟窿,那边有增长,还有腾挪余地,还没有发生严重通胀,可以用时间换空间。一旦很多窟窿都暴露出来,就没有了回旋余地,就需要更多的印钞来维持,而一旦引发通胀,金融危机与经济危机不可避免,毕竟欠的债都是要还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链接:中共能把债务拖多久?

(转自希望之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