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改再度来临?中共拟收回农民承包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31日讯】近日,中共官方提出“农户承包地退出机制”,决定收回农户承包地,土地改革运动疑似再度来临。中国农民害怕土地被强制收回,对未来感到担忧。

中共抢夺农民土地

8月27日,中共农业农村部披露,将按照中央要求,指导地方在尊重农民意愿的基础上,退出承包地的资格,建立农户承包地退出机制

中国农民土地承包制从1978年实施,2015年当局提出“退出承包地”,2016年和2018年也相继提出,并在一些地方进行试点。但2019年11月官方又称“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不变”,并将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

不料,今年当局再度提出“退出承包地”。江苏宜兴评论人士张建平称之为“第四次土地改革”,对于中共的“自愿”退出土地承包之说,他表示质疑。

近日,中共官方提出“农户承包地退出机制”,决定收回农户承包地。(Guang Niu/Getty Images)

张建平8月30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所谓自愿(尊重农民意愿),中国没有人会相信,我们现在打疫苗不也说自愿吗,这是非常可怕的,这是政府信誉的问题”。

湖北潜江农民王女士29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退出承包地”可能令导致农村强拆、强征土地的情况更严重,未来农民的生存问题堪忧。

“当地大部分农民土地都被强占了,从2004年就开始了,一直到现在还在继续强占”,王女士说,“强占的情况各种各样,有的是办厂,有的是官方卖给开发商造房子,有的是市政府要用地。”

她说,“这个政策出台,他们不是更有理由了嘛。”

中共农业农村已表示,下一步将会同有关部门,在试点地区整治利用闲置宅基地。释放政府要从农民手中夺地的信号。

大陆资深媒体人黄金秋认为,土地资源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社会资源,“土地承包退出机制”可能是要把土地集中到政府手中做一些事情,比如卖地等。

他对大纪元表示,中共要实行“农户承包地退出机制”,要先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农民的长期生存问题,二是大陆的粮食问题。

“农民退出经营之后,这个农田耕地的‘红线’还能不能守住?”黄金秋说,如果低于官方所谓的“18亿亩耕地红线”,可能就会产生粮食危机,造成饥荒。

另外,农民的就业问题怎么解决。黄金秋说,都到城里去,“城市可能也没那么大的就业容量”。

王女士已开始担忧未来的生活,她说:“像我就是农村的,我的生活来源完全是靠种地。那如果政府采取强制性的办法强迫老百姓退出土地的话,对以农田为生的老百姓来说,那是相当不公平的,这等于剥夺农民的饭碗了。”

她直言,由于各种苛捐杂税“确实有少部分农民不愿意种地,但我们绝大部分还是以农田为生,如果一刀切的话,让我们怎么活?”

中国农户害怕土地被强制收回,对未来感到担忧。图为一名农妇在地里干活。(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供销社”复活 重返计划经济

近年来,中共当局的政策急速左转,大有重返毛泽东计划经济时代的趋势。今年7月,当局开始在农村推行“供销社”试点工作,预期两年内完成目标。

“供销社”是计划经济的产物,也是物资匮乏的象征。中共当局的做法,引发外界担忧。

深度观察中国经济、科技和时政的评论人士秦鹏对大纪元说,供销社僵尸复活与中国经济现状有直接关联,中共感受到了经济和政治危机重重,试图解决问题。

自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中国经济大幅下滑,外资撤离,制造业面临困境。2020年初,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汉爆发,并蔓延全球。中国经济再受重创,不少私营企业、商铺、工厂倒闭,失业人口增多,民众购买力明显下降。

8月16日,中共统计局公布7月经济数据,几乎全部都比悲观的预期更差,消费、投资、出口全面放缓。大陆经济学者任泽平在微博发文称,中国经济正从“滞胀走向衰退”。

另外,大陆财经专栏《格隆汇》日前发布官方统计数据,今年上半年,中国31省市仅上海市出现“财政盈余”,其余30个省市均存在收不抵支问题。显示中共财政资金严重匮乏。

有分析认为,中共推出一系列左转政策与当局内外交困的处境有关,是一种预防措施。中共正在考虑,一旦国际形势有变,或者是爆发战争,陷入物资匮乏,需要官方高度调配的时候,供销社等“内循环”体系就能派上用场。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