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文革要案受害者卞仲耘夫王晶垚 抱憾离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01日讯】文革浩劫有说不完的血泪史,王晶垚也是其中一位,妻子卞仲耘北京师范大学女附中校长,在文革初期被打死,王晶垚等不到施暴者被审判,在8月29号抱憾离世。

1966年8月文革初期,被红卫兵打死的北京师大女附中副校长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8月29号去世。

王晶垚曾经说过,要活到杀害他夫人的凶手被惩治的这一天,活了100岁,终究没有等到杀妻凶手被严惩。

北京时局观察员华颇:“被打死的不是她一个人,八中的校长叫华锦也被打死了,当时被打死的人很多很多。这段历史对于中共来讲,是一个不愿提起的东西,极力要粉饰的的一段历史。”

旅美作家遇罗文:“当时可以说每一个学校都打那个校长、老师,都有这种事,当时这个校领导是拿到各个学校轮番的被斗。所以他到其他学校照样被挨打,往往打死是在另外一个学校被打死。”

当年遇害的还有遇罗克,他写下了《出身论》,对大行其道的血统论进行了批驳,于1970年3月5号被宣判死刑遭枪决。

对遇罗克遇难的记录,遇罗克的妹妹遇罗锦说:95名警察一起用力,19个人一下子全跪在了地上,在几个迅速的动作后,他们全被五花大绑地拖了起来,这时候,观众席上,运动场上, 激昂的口号又响了起来。

受难者遇罗克的弟弟遇罗文说,对我们家的伤害,我永远不会忘记,特别是对自己的哥哥。

遇罗文为了完成哥哥的遗愿,利用他在北京大兴工作时积攒的人脉,收集文革时北京大兴屠杀事件资料,写成《大兴屠杀调查》一书。

遇罗文:“当时我记得印像很深,就是我们这个学校的书记,他被打完以后当时就伤势很重,就躺在那个小便池的旁边,因为当时那个小便池长条不像现在是一个单独独立的,是一个长条,他就躺在那个旁边地下。我们也没有人敢去动,为什么?因为第一,我们也不懂这种救护的知识。第二,如果假如你去帮着他忙,别人就会认为你是同情他,那这样的话也很危险,对我们、对学生来说也很危险,因为可能马上下一个挨斗的就是你。”

遇罗文表示,当时他服务的学校是北京六十五中,算是比较文明的。北京其他几所学校就不一样了,几乎都设有所谓的刑讯室,有的设在地下室。

遇罗文:“北京一中、北京南六中、南八中,这都是比较有名的,就是打死人的,就是在学校里边成立了一种叫所谓的刑讯室。比如南六中,南六中位置是在那个天安门旁边附近,这个学校有一个很大的刑讯室,这个刑讯室是设在地下室,然后一进地下室,墙面用鲜血写着红色恐怖万岁。这血是哪来的?鲜血就是被打的人流出来的血。”

1966年曾获毛泽东接见的红卫兵领袖、北京师大女附中学生宋彬彬,在卞仲耘被殴打事件中扮演重要角色。

华颇:“后来所披露出来的资料,打死他的人是什么人不是一般的普通的学生。因为那个学校聚集了很多中央高层的子女,从这个后来披露资料来讲,首先是宋任穷的闺女,现在这叫宋彬彬,以前叫宋要武,还有个动手的是邓小平的闺女等等等等,以及几个公安领导人的闺女。”

2014年初宋彬彬在一场北师大的小型聚会上发言,对卞仲耘之死表示歉意,声称自己没有能及时阻止事件的发生。不过宋彬彬的表态受到外界质疑。

遇罗文:“首先打人的这些大部分都是红二代。因为早先能参加红卫兵的都是红二代,所以这些人一个都没有受到处罚。干这些事的人都是比较高层的红二代,他们现在掌握著中国政治方面的大权。你别看现在台上没有什么人,他们不敢出头露面,因为他们这些人都有血债的。”

据了解,王晶垚从来没有通过法律追究那些打人的女学生,王晶垚认为她们都是被唆使的,唯独对宋彬彬的责任有明晰的判断,表明不会接受宋彬彬的虚伪道歉,“她没有参与打人,但她是一伙儿的。”到现在外界都无法得知,打死校长的究竟是哪些人?似乎没人敢说。

采访/骆亚 编辑/黄亿美 后制/李沛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