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中共刮文革风 “习思想”进小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02日讯】“习思想”进小学;新文革宣言发表;中共红色革命又开始?将带给中国社会怎样的“深刻变革”? | 热点互动 方菲 09/01/2021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9月1号星期三。9月1号也是中国小学开学的日子,人们发现习近平思想已经进了课本。读本的内容包括爱国、爱党和习近平思想。中共教育部还将招聘14万的督导员进驻中小学。近期中共在各领域的红色革命迅速推进,几天前被众多党媒转发的一篇文章,更是被外界视为新文革宣言。

这篇文章称中国正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这是一次从资本向人民的回归,向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回归,向社会主义本质回归云云。中国社会正在发生著怎样的变化?会如何向所谓的社会主义本质回归呢?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热点问题做解读。一位是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先生,横河先生您好。

横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Jason博士,Jason博士您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那我们请横河先生先来解读一下最新的习近平思想进小学,基本上现在中共教育部要求中小学一直到大学,都要包括习近平思想的教课,而且这个里面包括什么爱党,什么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等这一系列。所以有人就说这个是洗脑从儿童抓起,也有人说这是在推进个人崇拜,您怎么看这个现象呢?

横河:这个个人崇拜其实已经推了一段时间了,不是今天才开始的。那从小学抓起的话,这个实际上是很重要的。对于小学生来说的话,就是一个人一生当中,他在小学所接受到的一些东西,有很多会随着他伴随一生的。所以说我觉得这个做法就是洗脑从小学生做起,就是从他一进小学以后,就开始接受这方面的洗脑。到了后来他就成为习惯了,就是说他不存在一个事后去洗脑的问题,因为他从一开始接受的教育就是这样子的,所以说这一个连贯下来。

这不是一个短期的计划,这是一个非常长远的计划。你想想看现在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做起的话,那就是说当他走向社会的时候,开始工作的时候,或者去参加社会各种活动的时候,那时候就是高中毕业或者大学毕业,那还有十几年的时间,所以说这个规划是一个非常长远的。要超出现在人们所想像的共产党它自己统治多少年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值得关注的这个规划。

因为中共在教育方面,虽然说从来没有停止过洗脑,但是像这种把和毛泽东思想并列的一个所谓思想放到小学教学里面去,因为我在读小学的时候,文革之前,其实也就是这样子的。我想很多人在那个时候上过小学的都知道,进小学以后学习的第一个字,学写的字是什么,能够唱的歌是什么,都是这个洗脑的过程。这个是影响到不是一代人,好几代人的事情。

就是为了让,我觉得中共想培养一个什么人,这个很长时间已经没有那么强调了,现在重新强调出来,是一个很大的规划,将要培养出来的,就是他们希望能够培养出什么样的人,中国下一代人应该怎么样的,他们是有一个规划。

主持人:对,所以人家说,在此之前也只有毛泽东他的思想,是什么从小学就开始教这种学生的。所以因为像您所说的,中共的这种课本里,它对于党啊什么的宣传一直是有的,但现在特意要把习思想加进去,而且是从小学加,那是不是意味着说,它对下面的多少年,它其实要把习近平作为一个领袖级的人物,让小学生从小就开始去崇拜呢?

横河:对,因为小学生从开始就崇拜的话,他会影响到这个社会,因为回到家里面以后,他在家里面他也会讲,家里也会看他的教材。所以说这个影响面倒不见得说家长都能够,如果原来不能够接受这种想法、这种行为的人,他会去接受,这倒不会。但是它会形成一个社会的压力,就这种社会压力就形成了,最后就变成什么呢?就变成了习惯成自然,就真的把它作为一个,就是除了毛泽东,作为中共共产党,或者是中共政权的奠基人这个地位,然后现在是第二个人排到这个地位上。

那么他就会超出他的任期,你像毛泽东,毛泽东死了以后,他在中国共产党里面这个地位,作为共产党和政权的奠基人,这个地位就不动了。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可能有一部分是这种想法,就通过小学,然后再扩散到,因为现在我们讲的是90后、00后,就这些人他们在上小学的时候是没有受过这样的教育的。也就是说中间是空掉了一部分,现在这个补上以后,它会扩展到社会去,我觉得这是他们一个想法。

主持人:是,而且现在教育部还要派14万的督导员进驻中小学,我看这督导员的职责似乎是在监督老师,您怎么看这些人进去是要做什么?

横河:对,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因为在中国这个学校的编制跟行政机构是一样的,它本身大的学校就有党委,大学,中学里面至少也有党支部,小学也有党支部。也就是说它的这个共产党的领导是一直存在于学校当中的,那么可能为什么要派督导员呢?就是这些学校里面的党组织和这些教师,它虽然说也是在党文化下面培养出来的,但是它是一个普遍性的党文化。

就是这个文化是不管你换哪个领导人,不管你换什么政策,它都是按照中国共产党的那一套做法做的,这可能是现在教育系统的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那么这样的话,要贯彻一些新的指导方针,或者是一些新的想法的时候,可能这个原来的教育系统就不容易接受。

主持人:不够用。

横河:所以督导员的任务就是切合现在的局势,因为它本来就有党组织,就是切合现在的局势,对于执行现在的新的方针、政策的这个力度怎么样。所以说我觉得这种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他在监督老师,不仅监督老师,他其实也监督当地的教育系统里面也是两个系统,一个是党务系统,一个是行政系统。行政系统就是教学的系统,所以他也是监视学校里面现有的教学系统和党的官员的。

这就是说就像派钦差大臣一样的,派下来管着这些事情。那实际上也是对现有的教育体制能不能完成现在交给教育体制的这个任务,它们是有存疑的,所以才需要有人来监督他们,这是大的方面。小的方面当然具体的话,那可能就是对具体个人进行监督。但总体来说的话,它不离开这个大方向,就是为现在的政策服务。

主持人:对,由此可见现在中共对于教育也好,或者其实意识形态方面也好,它真的是已经进行一种强化严控的一个阶段。那我想下面问一下Jason博士对这个最近的这样一个习近平思想入驻中小学课本,然后督管人员入驻中小学,对这样一个现象您有什么样的评价?

Jason:这个本身当然他是树立他个人的个人崇拜,这可能是有一个这样的作用。但事实上的话,可能中共也真的认为,习现在做的这套东西应该给小孩从小到大,给他灌输起来,洗脑这个因素是有的。当然这个督导员这个事情的话,我的感觉上是中共展现出它的一个决心。因为毕竟教育是中国人最看重的事情之一,我们知道了最近出台的一系列非常非常细致的,针对教育的政策,包括把课后教育全部去掉。

那么另外一些的话,你比如说学校不许分重点班了,同时的话,一二年级不许考试了。就是一二年级完全不许做任何的笔试,到高一点年级也只允许做一个期末考试,而且有的地方不许考英语。就是说一系列它的这种政策,而且是不许超标的教课。它就是把一系列的这样的规定,规定的非常死,非常具体。但是的话,它直接和很多家长的意愿、老师的意愿,事实上是违背的。

因为每个学校现在它都是,如果学生考的重点大学好了,它这个学校招生容易,老师的外快也多,跟它这个老师经济利益是扭在一起的,所以说你让老师现在放弃这个学校的特点,把重点中学、重点小学,你不做重点的去培养教育,那么他将来的财路会受影响。所以说这些老师的话会拐弯抹角的,就是你有政策,我有对策的绕过这些政策。那么它派这14万的督导员,它的主要目的就是保证这个学校没有机会绕过这个政策,严格按照这个政策去做这个事情。

你可以看到这次中共花了力气很大, 近期的事,它居然一下子就成立了14万的人,对中小学都来进行调整,好像是北京的已经,放学时间从原来的3点,因为没有课后活动,直接排到了下午5、6点,而且安排了很多体育、文艺的这样一个活动。整个这种安排都是过去几周做出来的,你可以感觉到中共这个决心和力度,彻底要按习近平的方式,完全把中国的现有的教育的这种状况,按他的意志实行下去。

主持人:我看《华尔街日报》有篇文章,它提到说中共前一阵不是说要管理游戏,未成年人每周只能玩3小时的游戏。然后现在又把习近平思想加进去了,所以我在想说中共的意思是不是说你少玩点游戏,多学点习思想。我不知道这方面您怎么看?特别是《华尔街日报》也有个观点,它说这是中共要进一步的管控人们的私生活,塑造下一代,是出于这样一个目的,您怎么看呢?

Jason:不让玩游戏就是习思想的一部分,因为习近平认为你不应该玩游戏。习近平对于年轻人的看法是啥呢?他不是说不是每个人都一定要成为科学家、工程师,或者是需要受到学校高等教育的。在他来看的话,重要的是啥呢?重要的是他希望你能够,按他的说法,他有个官方文件说的好像是健康、阳光、阳性,就是强悍。某种意义上讲的话,最近不是31号还有一个中共政治局又开了会议,针对教育又专门开了个会。

中间提出了两个非常重要的观点,第一是比如说大学学校将来恢复到党委书记一把手,一切由党委书记说了算。虽然还提校长负责制,但是是以党委书记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第二点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叫做为党育人。就是党需要什么人,整个教育体系往那个培养什么人。现在中国最缺什么,其实中国不缺大学生,现在有人说了,三千块钱一个月的农民工很难找,但是三千块一个月的大学生到处都是。

中共现在需要低端人口,在这样的情况下,它需要强壮的低端人口,同时的话,它还强调了一个强悍。强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打仗。它呢就是觉得我需要更多的这种身强力壮,可以给我干活,同时的话很猛很狠的,赶紧给我打仗,这是党现在需要的人。这是整个习目前对于整个教育体系的一个整体的思路。所以说就不需要你每个学生从小趴在那写作业,它需要你真的是去锻炼。

当然也许有的小孩因此能受益,但是不管怎么说,中共的初衷不是为你小孩受益的,是为党育人,所谓为它的需求育人,就按它的要求长出那个合适的韭菜的一种方式,在培养小孩。

主持人:就是为了按照党的需要来塑造你的下一代,其实这点我比较认同《华尔街日报》的看法。那说到这个,我想请二位谈一下最近的这篇文章,因为尤其这是相关的,那我还是回到横河先生,请横河先生先来谈一下。我们看到说教育界,刚才Jason谈到了这个什么党委怎么怎么样,其实这个和习近平一贯的思路,要党管一切的思路是吻合的,只不过它现在就是说更加严格的去按照他这个思路去执行。

所以现在就是最近他对于私企业好,对演艺界也好,对于什么民营企业也好,这一连串的打击,一直以来都很多人在讨论他为什么做。那么最近一篇文章似乎非常鲜明的就把这个原因挑明了,就是29号的一篇所谓〈深刻变革〉的这样一篇文章。这个文章主要声称说这是一次,说现在大家应该都意识到了,中国社会正在发生一场深刻变革。什么样的变革呢?它说这是一次回归,向什么党的初心回归,向社会主义回归,并且它说所有阻挡这场以人民为中心变革的都将被抛弃。

您读了这篇文章,一个您是什么样的感受?另外一个,它这篇文章非常有这种所谓革命气势的这些语言,是不是真的有点似曾相识呢?

横河:从语言上来说,是有一点似曾相识,但是性质上我觉得是两回事情。现在很多人把它强调说是要进行第二次文革,或者叫文革2.0版,然后说这是一个文革2.0的宣言,但是我个人觉得这个实际上是两回事情。现在所做的这一切,所谓回归社会主义,回归人民,或者是回归初心,这一切其实不是文革的事情,是50年代中共刚刚夺取政权的时候,那时候进行的一系列的镇压反革命那些活动,那些挟带革命的余晖气势,在中国大陆进行的那套东西,这个是更接近于50年代的这种想法。

也就是说实际上是,严格的说如果照这个说法的话,就是回归贫困了。但它现在不提回归贫困,就是说对私企的整顿,它是纳入到,我觉得习近平自己是有一个想法,对于中国社会他有一个蓝图,有一些人就把它说成是他的中国梦。那么这个蓝图里面就是说要把这些现有的这些东西,都纳入到一个早期被认为是中国共产党革命时期的那个意识形态,和那种行为方式上面去。

所以你可以看到他在各个领域出的重拳,都是这样子的,你就可以解释所谓回归,这篇文章讲的回归这么多,回到那个时代去。那么其实文革是一个特例,文革是中共执政以后,一个政策的延续,然后达到了一个顶峰,稍微偏出了原来的那个范围之内。但是现在的做法它没有偏到文革偏出的那些东西范围之外去,它还是在这个之内。所以我觉得它是文革前17年的,以前人家说就是教育系统前17年。

这个前17年的这个模式当中去,增加了一些私企,但是私企必须要纳入到规划当中去。这就跟现在你可以想像,就是现在对这些娱乐界的整治,对游戏的这种控制,都是属于这种类型的。当然它这种整治用的方式,其实还是比较简单、粗暴的那种一刀切的方式。就是说一个行业被砍掉以后,其实牵涉到很多失业的问题,还有对这些行业本身后勤供应,就是为这些行业提供服务的那些人也要以此为生的。

就这一下子,好像似乎是不在乎,一下就砍掉了。就是以前说中共很多政策一抓就死,一放就乱。在这之前实际上也是中共自己弄成这么乱的,然后现在又突然把它收回去。这篇文章我觉得就是起到这个作用,让大家看到像过去二、三十年这样子,就是私人生活或者是在非政治领域当中,让他们自己去发展的这条路,现在就开始要堵死了,就是你们别想再这样下去了。

就是说要把所有的各个领域的,包括到游戏,到小孩打几小时游戏,通通要纳入到一个规范当中去。至于说这个规范究竟是以什么方式、什么理由出现的,那个并不重要,因为它基本上是,我们看到最近的连续出重拳,它并不是按照法律的,或者是已有的规定。它全都是以这种行政命令的方式,直接就是,当然是由行政部门发动的啦,发下去。所以说它现在就是比如说,大学党委要当主要负责人说了算,这个其实也是回到旧17年的时候。

就是它没有达到文革的时候,党的一元化领导的那种程度,但是它总是偏党和政不那么分的。就是过去中共就不太分,现在又回到这个。这个实际上是从2018年就已经看出苗头来了。当时2018年的时候,党和政府机构调整的时候,就把很多本来派在政府机构的那些部门,直接就拉回去拉到党务去了,你像这个什么侨办呀、名委呀,什么宗教局,它本来是伪装成,它是统战部的嘛,伪装成政府部门的,2018年的时候就直接把它就收回党的领导去了。所以这个是有一个过程的,但是体现了他们的想法,就是说最终共产党还是要掌握一切,甚至不惜走到行政部门的前台来。

主持人:所以在您看来,这篇文章确实是真实的反映了,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意图是吗?那他为什么用这样一个自媒体的方式,这种文章的方式来做呢,来释放这个信息呢?

横河:现在我就是觉得这个事情就有点难想得通,因为很多人比毛泽东当时让这个姚文元写的这个,评《海瑞罢官》。对,但是毛泽东当时其实面临的处境是不一样的,他当时是因为三面红旗、大跃进、搞错了嘛搞坏了,搞坏以后这个刘少奇又搞“三自一包”,然后他又在七千人大会上检讨。那么也就是说呢,这个毛泽东当时是推不动他要推那些东西,所以为什么后来他对北京市委整的很凶的,就是北京市委没有人理他,他没有办法才跑到上海去找了姚文元写这篇东西。

现在情况不一样,现在这个所有的中共喉舌媒体,应该是都已经掌握在习近平手里了,他不需要,就是要推一个什么东西用这种方式去推。我觉得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是,这个人自己写的东西,就是这个叫什么李光满,上海《观察者网》,他自己写的但是被人看见了,被人看见以后呢,就这个高层,这个至少我觉得是在政治局常委这一级,就是有人策划,把大家让所有的媒体都转载。当然也可能这是策划的,但这个策划的话应该是相对比较低一层,因为如果说是最高层策划的话,没有必要找一个这么低层的,一个写手去写这样的东西。

姚文元在当时你说这个人文笔也不见得好,理论思想都是没有的,他只是说就对现有已经正在进行的政策,进行了一个归纳,然后呢告诉大家这是这么回事。这个其实不用他说,有点政治敏锐性的人,有点敏感的人,他应该自己就能看出来。就是他已经正在进行的事情,他并不是说他创了一个想法,要去做什么事情,不是这样子的,它只是一个总结而已。

主持人:对,文体有时候还挺不通的,但是就是说我觉得他这么嚷嚷的语言啊,你看挺杀气腾腾的。他说这个什么我们要坚决打击资本市场上什么资本操纵,对吧,然后是说要阻挡这个变革的人,都要被抛弃,然后这个什么我们的文艺工作者要下基层,就是感觉是为了什么让人家上山下乡等等。就是这些东西的话,您觉得如果真的像他说的,就是中共的高层想要做这些事情的话,那我们会看到这个社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向社会主义本质回归的这么一个状态呢?

横河:这就是真正的向社会主义本质回归嘛,社会主义制度就这样的,它把一切都管起来,社会主义最大特征就是,一个是公有化嘛,那还有一个就是,就是政府党把它一切都管起来,那现在这个趋势就是,还是回到原来被管得很死的这种状态当中去。至于他用的这些语言的话,因为这种政策的推行,它就是按照那个模式,就是前17年的那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那个模式进行的。所以呢他很多做法呢用中国改革开放以后的这种语言,是没有办法描述的,他必须要到那个时代,去借用那个时代的语言。

所以我们现在听上去的话,对年轻人来说,这些语言可能是不太熟悉的,但对于经历过文革或者文革之前的人来说的话,那么这种语言其实是很容易让人想到那个时代去的。其原因就是因为每个时代有自己时代的这个语言的特征,现在他不能用现在的语言特征,他只能去借那个时代的用。实际上也就表示中共现在的一个方向,确实是在朝这个方向走,在努力朝这个方向走。

主持人:所以结果的话,就是说他文章说我们搞共同富裕,并不是要杀富济贫,但是我很怀疑,在实际中的话,是不是我们恰恰就会看到一个是杀富济贫,一个是其实到最后就是共同贫穷呢?

横河:当然是共同贫穷。就是说它因为中共有一个误解,它认为呢在过去这几十年,把经济搞上去是中共努力的结果,但实际上不是。这有三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国际容忍它,当然跟它自己有关,它把共产主义的社会制度的东西隐藏起来,然后呢借用了引用了资本主义、自由资本主义的这些因素进来,这样的话呢西方的支持,西方在技术上、在资金上、在人员上、在各方面都给了最大的支持。

然后呢中国,中国有人口红利,就是有这么多的劳动力,而且呢中国人又特别能干。这个所谓说特别能吃苦,当然因为吃苦时间太长了,所以他很珍惜,所以就很能干,这么卖力的,现在西方社会很难找到这么卖力的,这么大的一个几亿的这种劳动力很难找到。所以它是由多种因素决定的,那最主要的因素,是中共在经济领域放松了它的管理,而不是说它加强了管理。

那么现在它想回到,就是说这个社会主义要富裕是不可能的,你不可能说又搞社会主义,又要让社会主义来统治,又把经济搞上去,这个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最终它只能就是在均贫富这一点来说的话,现在这个第三次分配,实际上它就是杀富嘛,就是从,最终那么富人当他们这个,或者是可能会成为富人的人,到了这种情况下,他就没有这个致富的,或者是去努力工作的这种愿望嘛,他就没有这个动力了。没有这个动力以后这个社会就肯定是,就是均贫下去嘛,所以没有说均富的社会很难有的。

就是如果你既要有社会主义的这个,共产党的统治又要富裕,到现在为止,全世界还没有过。中共的唯一,中共是唯一的例外,只是说它在经济领域放弃了一部分社会主义而已。现在你想回到社会主义,又想大家都富,这个只是说一个口号骗人的。就跟1949年以前,共产党骗人的那个口号是一模一样的。

主持人:好,那Jason博士谈谈您怎么看这篇奇闻,然后呢您觉得它是不是外界所认为的是一种新文革的宣言呢?

Jason:我觉得这个文章它有它的这个,怎么说呢,就是让人清醒的地方,它确确实实是回答了很多人的迷茫。因为呢在这之前的话,确确实实先是从科技行业,然后又跑到这个网租车,然后又跑到这个什么课后教学辅导班,然后又是游戏。就是它一个个敲打起来,然后最后到了这个为意见。大家就不知道这个要干什么,那么这个文章的话呢,它总结性的然后点到了我们其实呢,就是要改变现在所有的这个整个社会构架的方式,彻底否定邓小平经济建设为纲这样的一个思维方式,我们要扭转到所谓的这个就是正确的道路,正确的路线,正确的思想路线这个道路上。

换句话说呢,如果这个时候你才说,这么做会伤害经济,这么做会伤害股市,那你就是你还没有看清形势。经济股市这些东西,已经不在中共最高层的思维的关注点子里头了。他们认为的话,就是说中国现在应该按一个新的模式再走下去了。在我看来的话呢,中国在过去所谓以经济为纲这样的一个方式发展下的话,确实产生了很多很多的问题,有社会问题、有分配不公的问题、有极端的这种贫富分化的问题。至于问题是中共过去这么多年,经济政策推导出来的。

那么此时此刻的话呢,现在中共搞的事就是有点像二次革命的那种感觉,就是说呢,当年它是以打土豪、分田地来鼓动底层的老百姓,跟它一块闹革命。它跟国民党打仗,三次什么国内战争都是老百姓推车推出来的。因为当时老百姓拿到土地了,就是支援这个前线,他有吃的国民党给吃的,那么它事实上这一次就有点这种状态,因为它发现的话,第一:整体来说它觉得整个这个社会的这个经济基础已经建立了,就是他这个富有的程度已经有了,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的话,社会的这个危机在两方面,一方面的话呢就是广大的,就是那个时候6亿的1000块钱收入的那种人群,是他的很大的威胁。

而这个人群他可以很快的把他们吸引住。就用当年他骗那个分土地的农民一样的,他用这样的共同富裕这样的口号,把这些人骗住;再一点的话对于他来说,经济和活命永远活命是比经济重要的,你就回想历史上对于中共来说,对于习近平来说,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苏联的解体。那么对于他来说的话,苏联和北朝鲜谁经济好?当然是苏联经济好,但是谁垮了?苏联垮了。在他看来的话经济绝对不能保证它这个政党不垮,而强权像北朝鲜那样的全权统治却能维持它这个状态。

所以说看到这两点,他发现我需要这一次的二次革命,这二次命某种意义上讲就是把现在社会上老百姓有怨言的、有想法的,我全部打掉。那么打的这个过程中,他事实上是给自己重新树立一个威信,同时的话把中国社会变成他想的这个社会;就是呢习近平有一个丰功伟业的帝王梦,他把这个叫中国梦,这个中国梦、帝王梦事实上是他有一些想法。在打破现有的以邓小平当时铺垫的这样的一个社会秩序的情况下,他想建立他的一个新的中国秩序。

主持人:另外这篇文章还谈到了一点,就是说之所以中共要这么做,我认为他谈到的这也可能是真实的中共的心理。就说现在美国正在对中国实施严厉的军事威胁等等等等,说正在对中国发动生物战、网路战、舆论战、太空战。然后力图通过中国内部的第五纵队对中国发动颜色革命。我怎么觉得这个好像这几个战都是美国人说中共正在对美国发动的,但是就是说让人感觉到,你觉得他现在这样的一种做法,对社会这种重新操控、重新构造这样的一个做法,是不是确实也是有一种好像在备战的味道?

Jason:有,刚才我谈到了在这篇文章中,他也提到了一个关键的词,他说年青一代要培养出强悍阳刚的这种气质。我刚才谈到了强悍其实就是战争中需要的,一般在正常生活中你不需要这个人很强悍。他可以阳刚但是他不需要强悍,强悍是战争,所以说他很明显的是有战争准备的。其实我刚才谈到了一点就是习是有一个帝王梦的,那么这个帝王梦当然包括开疆扩土了等等,南海或者说是台湾等等。这就是他树立帝王梦必须的,那么美国就是他的第一大绊脚石。

那么他认为要建立这个帝王梦,美国就是第一个敌人,所以他就美国树敌而且他也在挽救自己的政治的这样的一个场景。因为毕竟通过过去这两年他的这种战狼外交等等一系列,在把中共搞得很孤立。那么如果搞的很孤立,这时候你说我错了,那么明年可能他权力都受威胁。他只能怎么说?他只能说不是我外交政策错了,不是我这个战狼把全世界咬遍了,是他们就是我们的敌人,他们就想灭我们,所以说我们必须备战。

那么从这一点上来说的话,为了他这个前期的政治错误,他也需要把整个中国带入将近要战争的那个边缘。这个过程中对于年轻一代培养各方面,他都是整体这种构思中的一个部分。刚才我说了,为党育人其中包括为党育炮灰这样的人。

主持人:对,这个我想问一下横河先生。就是您怎么看这篇文章提到的美国对中共的威胁,您觉得这是不是一个相当主要的原因?让中共高层觉得说我要跟所有的这种西方,或者所谓资本主义的这种东西要开始切割划清界线,因为他已经下定决心,可能跟美国已经是没有办法再和平共存的了。

横河:这个实际上他只是用美国目前在南海、东海比较强势的这个做法来作为一个借口,实际上这个是一个长期的目标。这个长期目标实际就是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霸权。这个你看到一些就文革期间的一些回忆录里面谈到,就是那一批太子党们在那时候下乡或者去当兵去的时候,在聚会的时候到分手的时候就是说二十年以后我们再见,那时候就是赢太平洋什么之类的,就是把红旗插遍至少是大半个地球。这是他们年轻的时候的想法,老百姓没有这个想法,没有很多那样的想法,这倒是太子党比较特殊的一个想法。

那么在过去这几年当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共有一个目标,其实几十年没有变过。只是说邓小平的这个韬光养晦,是把爪子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并没有说我就不跟你作对了,是说我现在没有力量跟你作对,将来再说。所以现在到了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时候,它在对外的这个很多步骤上,它基本上是处于一个对外扩张和进攻的这个态势。已经持续了好多年了,最典型的是南海,还有一个台湾海峡。那么这样一来的话就引发美国的反弹了,因为美国,我们不谈这个阿富汗的事情,就是说在太平洋印太地区实际上现在是看到了中共是最大的危险。

所以这个威胁对美国本土还有一些生命线,比如说马六甲海峡、南海那个自由航行权都是极大的挑战,所以美国现在就开始防御了,就是开始针对中共的这种进攻做出一些反应来。所以中共正好利用这个做借口,这只是一个借口。因为最终和美国摊牌,这是中共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只是说什么时候能够达到这个能力?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这是中共现在不能确定的。但是确定的是从它1949年就以美国为主要对手了。

因为对于中共这种专制政权来说的话,美国就是一个最大的威胁。它的存在就是威胁,因为灯塔嘛,就别人可以跟它学嘛。所以说我觉得中共的整个所谓培养下一代或者是培养人,怎么样培养人的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就是如果你要战争的话,那么当然就需要有炮灰,当然就需要有一些强悍的战士。你不能那些什么KPOP那些都去…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就是说,很可能中共现在觉得,它基本上是已经可以跟美国叫板,甚至可以和美国撕破脸,或者说可以为跟美国撕破脸做准备了。所以在这种时候它只是把这个作为一个借口,然后为它做这样的一个大的一个准备去寻找理由。

横河:它现在的力量它认为至少在地区性的,就是在这个亚太地区,它是应该是它认为可以跟美国抗衡了。要不然的话它不会在南海造岛,在岛上军事化把岛屿军事化。因为这个就是属于战争行为了,就是严格的说这种属于战争行为。所以它认为在至少在这些地区,它已经有力量跟美国抗衡了。当然在这之前,因为中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其实没有这个问题,就是说什么强悍,这个没有。因为那时候人多嘛,但是现在就说年轻人少了,而且就是有阳刚之气的能上战场的很可能是少了。

就是说这个军队内部肯定有的,就是关于士气,士兵的素质、身体素质、心理素质这个报告,他们肯定内部是有的,肯定是很难拿出作为打仗来的。因此他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要从学校开始培养起。因为培养下一代的,这代已经没有办法改变了。你再训练他,他就是这么娇生惯养的长大的,你怎么办?改变不了,从年轻人抓起。所以他这个目标是非常明确的,就是最后要跟美国决一胜负的。

主持人:好,最后还有点时间我想请Jason博士谈一下。因为您刚才也说,说中共现在并不介意对经济的影响,但是客观上很多人都认为现在中共的这样的一个整肃,包括它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对经济会有很大影响。那么最近那个索罗斯有一篇文章,他就是说中共不懂市场经济,然后说警告外国公司在中国的投资会有风险。然后他其中提到了一点,他说中共的叫做最大的地产商恒大,说负债累累濒临破产,说是一个主要的警号显示中国过去20年,由地产带动的这样一个经济增长年代的结束。那您怎么看他这样一个判断?

Jason:首先我第一点先说,对于习近平来说市场经济说难听点就是个屁,就是习近平根本就不理你这一套。这根本,你说索罗斯说的话跟他不在一个层次上。那么另一点上索罗斯谈到这一点,就是恒大这个事情,确确实实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原因,是啥呢?为什么中共现在放弃了邓小平的这个经济发展为钢这样一个道路,而愿意走向严格控制的方向?就是因为它发现经济发展,用经济赎买老百姓这个方式已经走不通了。因为经济已经不能快速发展了,而本身中共这个体制从这个社会前期写的这个能力又很强,所以说老百姓只能在这个经济增长的过程中拿到红利了,所以老百姓眼看就躺下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发现我不能再以宣传经济作为我的执政合法性的标准。我只能用严控社会然后往社会转向、洗脑来做这个事儿。那么恒大这个事儿它是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恒大是中国三大整个房地产的之一,就是万、恒、碧就是三大房地产公司。而现在恒大是非常非常可怕。它原因是啥呢?卖不出去房子了,从2020去年开始明显卖不出房子。第二降了两次价房子卖不出去,但是它欠债又非常大。

据说它现在,前一段时间网上有一个非常官方的一个文件,当然恒大否认是实事,但是这个文件中我觉得是非常有可信度的。就是他说整个恒大目前大概欠了大约是八千多亿,其中欠国内的银行二千三百多亿,欠了国内的非银行业的金融机构三千七百多亿,欠了国内的企业几百亿,欠了海外的金融机构一千八百多亿。整个就是说它本身就是欠债累累,而它卖不出去房子。

那么出现的情况就是啥呢?第一债务可能会违约,也有这样的风险。国际对它的各个评估各单位,对它的这个评价就往垃圾股那个地方扔,就是往垃圾评级那个地方走。它的整个贷款成本又进一步更高了,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它连一些供应商都付不起钱了。那么很多供应商不给钱了,那楼就没人给它供材料,很多项目现在都停建了。所以最近有个新闻就是说,它的八大高级副总裁签这个军令状保证要把这个楼建起来,哪有建楼的你把钱的预付款都收了,然后签军令状我一定会把这个楼建起来的。

这都是中共逼的,就是中共其实前一段时间央行的啥都找他谈话。说第一你欠这些我们央行的钱你不能不还,第二的话给老百姓你不能引起社会的动荡,所以说你承诺的楼你得建起来。它实际上是啥呢?让恒大这样的企业,它知道这个企业迟早要不行,中共也不想给它垫钱。但是希望它在付款维持命的时候有个先后,先给中共这边银行把钱还了,再把楼保证建起来,剩下的海外的这些公司、国内的这些公司那都是次要的了。换句话说中共对于经济方面,它现在就是维持。它希望通过维持这个过程,保证它有时间更强的控制这个社会,它是在玩时间差。

主持人:所以听上去恒大这个是能拖就拖,拖到后来爆成什么样的雷就不知道了。

Jason:但是那个时候它对中国社会的控制已经非常紧密了。

主持人:好的,那非常感谢今天二位的点评,我们节目时间又到了。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收看,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嘉宾: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
时事评论员:杰森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订阅优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关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