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如何挑战大科技公司审查制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06日讯】随着大型科技巨头将越来越多的批评阻隔出去,目前有哪些不同的法律途径可以挑战它们?

在德克萨斯州召开的的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简称CPAC)上,记者采访了ACU(美国保守联盟)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梅塞德斯‧斯拉普(Mercedes Schlapp),国会议员肯‧巴克(Ken Buck)和格里戈‧斯图比(Greg Steube),以及HJR Global的创始人哈里森‧罗杰斯(Harrison Rogers)。

斯拉普研究员:(大科技公司)不允许向民众提供信息,不让民众自己决定应该读什么,不应该读什么,这是非常不公平的。

HJRGlobal创始人罗杰斯:我们有很多保守派企业主(的广告费)被这些大型科技公司偷走了。

斯图比议员:你不会影响到大型科技公司,除非你能解除230条款中对他们的免责保护。

巴克议员:他们扮演了政府的角色,他们从事的活动完全违背美国的原则。

罗杰斯:(对保守派企业主)这可能会有巨大的损失补偿。

这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梅塞德斯‧斯拉普(Mercedes Schlapps),欢迎你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

斯拉普研究员:谢谢你邀请我。

杨杰凯:当然,(CPAC)大会一切的主题还是“未被取消的美国”(America UnCanceled),而美国保守联盟(American Conservative Union,简称ACU)实际上参与了一个相当大的集体诉讼。我想深入研究这个问题,因为这是当前所有问题的主题,不是吗?

科技巨头无权替民众决定应该看什么

斯拉普研究员:你说得对,就在本周,川普总统与美国保守联盟和几个组织一起,对大型科技公司提起了重大集体诉讼。

这里的大话题是,我们看到大型科技公司,人们会称他们为寡头,基本上是在审查保守派。他们与左派结盟,说有些声音是不该被听到的。例如,你可以看看关于新冠病毒的错误信息问题,他们会禁止某些信息,因为这些信息不符合他们的观点。

此外,你谈到,他们封杀了川普总统,然而却允许比如说伊朗独裁者、哈马斯、中共的宣传充斥Facebook和Twitter等所有这些地方,他们允许(这些言论发出)。这是一种选择性的言论自由。你遇到的问题是,事实上,他们一直在改变原则,决定着你可以读什么或不可以读什么。

举个例子,我知道,有个医生对mRNA(信使核糖核酸)基因疗法提出了警告,因此遭到了审查。这种事你已经见过很多次了。不允许向民众提供信息,不让民众自己决定应该读什么,不应该读什么,这是非常不公平的。大型科技公司无权这样,那些寡头们无权充当道德把门人,无权决定哪些内容应该继续或不应该继续。

我认为我们已经获得了一个真正的强大的支持,特别是我们负责这个案子的律师,将在某一时刻将其提交到最高法院,从而准确定义什么是言论自由以及我们的《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自由)权利。

杨杰凯:我想你刚才说的是罗伯特‧马龙(Robert Malone,mRNA疫苗技术的发明人)医生。我们的节目最近采访了他,他的观点是:不仅民众(应该)可以自己决定(阅读内容),而且这种审查制度的运作方式存在问题。不仅仅是大型科技公司有问题,也包括科学界。这使得他们无法以合理的方式进行科学探索。

斯拉普研究员:说得没错。

杨杰凯:例如,这些特定疫苗造成的危害到底有哪些?由于我们没有收集数据(就无从进行研究)。这就是他的观点,对吧?我们没有收集数据以便真正理解这一点,但是我们应该知道。这(基因疫苗)是一种实验性质的疗法,但是眼下却被普及推广。

斯拉普研究员:这是宣传,这是宣传。我们所看到的是,我们允许这种宣传,却不允许完整的信息公开以便我们个人可以做出决定。

你谈到福奇博士说过“啊,你必须忍受”这种政治性说辞,或者你看到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哈维尔‧贝塞拉(Xavier Becerra)站出来说,“(做出决定)这是政府的事。”这是美国人最不喜欢看到的事情。

这就像我们不希望政府插手我们的生意。我们需要能够为我们的家庭和个人做出最好的选择,而不是遭遇强迫和欺凌,说“你必须接种疫苗”。

你越是强迫和欺负别人,你就越不能让别人答应你的要求,说“好,我去打疫苗”,因为这不是我们美国的做事方式。

针对科技巨头的集体诉讼 要废除230条款

杨杰凯:让我们回到诉讼的话题。你能告诉我谁参与了吗?不仅有ACU和川普总统等等,还有很多团体。

斯拉普研究员:是的,包括美国普通民众,还有其他团体。约翰·科尔(John Cole)其实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民主党人,现在是川普的支持者。他是主脑。他很聪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一直在说,“等等,这不合理,大型科技公司怎么能决定谁能发言,谁不能发言呢?”

现在,当然,这(推特)是一个私人公司,所以这使问题非常棘手。它确实提出了一个说法,涉及《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权利对于个人和这些团体的意义,并涉及以双重标准对待一大群人的问题,这些人有相同的哲学和意识形态,因此遭到了审查和区别对待。

我想,这就是我们将要看到的案子的内容。这很有趣,因为在社交媒体上,人们一直认为这个案子不会有结果。这已经是他们在大力传播的说法了。

我得告诉你,约翰‧科尔是最好的辩护律师之一。他几年前参与了烟草诉讼案。他以他所起的作用而闻名。如果他认为我们没有机会,他就不会接这个案子了。

杨杰凯:是有这种(推特式的)“私人公司”的说法。据我所知,有一些观点认为,事实并非完全如此,因为一方面,这是一份两党认可程度极高的报告,观点很简单:这些都是垄断企业。

斯拉普研究员:说得对。

杨杰凯:很多这样的公司在所有的、几乎在你能衡量的所有的方面都处于垄断地位。

斯拉普研究员:是的,是的。

杨杰凯:这似乎改变了平衡。

斯拉普研究员:你提起这事,真有意思。在立法方面,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共和党人走到了一起。吉姆‧乔丹(Jim Jordan)和其他几名共和党人和国会议员一直在牵头,试图根本上废除230条款,也就是法律豁免权问题。基本上讲,大型科技公司在说,“你知道吗,人们不能起诉我们,所以我们(享受豁免)不会有事。即使我们审查你,你也不能起诉我们。”

如何摆脱230条款 让这些大科企没有法律豁免权

我们的目标是,川普总统在他的政府执政期间也谈到了这一点,我们还要继续讨论,就是如何摆脱230条款——让这些大型科技公司没有法律豁免权——允许对其提起法律诉讼,并推动这些反垄断诉讼案件。

杨杰凯:因为根据230条款,他们(社交媒体平台)应该允许一般的内容,而不应该扮演出版商的角色来决定什么是允许的,什么是不允许的。

斯拉普研究员:是的,这是完全准确的。

杨杰凯:现在他们在利用(230条款的豁免),我猜你是说他们有蛋糕,而且正在吃(注:既享受了230条款的免责保护避免官司,又钻230条款允许供应商出于善意考虑,而对部分冒犯性的内容进行限制的空子来审查言论)。

他们绝对是有蛋糕,而且正在吃。作为出版人,作为编辑,他们决定什么能、什么不能在他们的平台上发布,显然他们压制了许多保守派的声音。我说的是保守派,但是也包括有自己的看法的普通美国人。

杨杰凯:ACU到底经历了什么,使它能够加入这个集体诉讼?必须经受了具体的伤害(才能提起上诉),对吧?

斯拉普研究员:举个例子,我们看到,川普总统在奥兰多的CPAC演讲时,点击量达到了3100万次,而YouTube所做的是,让你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他的演讲。事实是他们……

这是其中一个例子,我们还看到马特(Matt Schlapp,ACU主席)在推特上几天内失去了超过4万6千名粉丝,却没有任何解释。

我们在CPAC上看到,这样的案例一次又一次地发生,我们想,“我们需要卷入这场斗争吗?”我们也想支持那些被审查的个人。显然对于(川普)总统来说,我们知道他一直是这一切的最大受害者。他从不称自己为受害者,但他是最大的受害者。他是最有发言权的人,说“看看他们对我做了什么。”以川普总统开始,以来自阿肯色州的莎拉(Sarah Sanders,2017—2019年任川普政府的白宫新闻秘书)结束。

起因在于他们想要压制保守思想,不允许辩论和对话的多样性。我想这就是我们必须参与其中的重要原因。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我们感到,在ACU和CPAC出现的几个例子都适合成为一个强大的集体诉讼的一部分。

杨杰凯:我只是觉得(上诉成功会)有一个很高的门槛,我能想像。我只是在想像辩方律师会怎么说,我们这么做还有很多其它理由。感觉这是很难在法庭上证明的事情。对我们很多人来说,审查制度确实在发生。

斯拉普研究员:是的,就是审查。他们做出这些决定的方式是如此的模糊和飘忽不定。除了同一类型的、有同样的意识形态的人一次又一次被审查之外,没有任何理由或原因。

我认为这本身就是个大问题。就像你说,“好吧,这只是一种思维过程VS另外一种思维的过程。”这是一个持续存在的问题,我们看到审查只针对一方,看到它只针对那些有保守思想或观点的人。这就是他们的目标。

我们必须阻止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杨杰凯:访谈结束之前你还有最后要说的吗?

斯拉普研究员:我得告诉你们,这是我们国家的一个重要时刻。我们必须阻止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它已经渗透进入我们的国家,正在摧毁我们的年轻人,他们自己认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是正确的思维方式。

我们的目标是继续大声反对它,并解释为什么我们必须阻止摧毁这个国家的企图,不能允许左派摧毁这个国家,不能让左派来控制话语。

左派越来越憎恨美国,他们想从根本上改变美国,他们自己也说过。而我们的目标是说,“不,美国是一个美丽的国家,我们是希望的灯塔,我们要捍卫所有热爱自由的人们。”不仅仅是在美国,而是在全世界,这就是我们要关注的,我们是不会被取消的。

巴克议员:赞成审查制度 但反对垄断。

旁白:除了川普新发起的集体诉讼,一个由国会两党议员组成的小组也在推动一系列反垄断法案。这些法案将如何改变大型科技行业的格局?为了找到答案,我采访了来自科罗拉多州的国会议员肯·巴克,他是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副主席(ranking member,少数党主席)。

杨杰凯:肯‧巴克众议员,就在几天前,我们有一起新的集体诉讼。你从一个非常不同的角度看待大型科技公司,我看到有一篇发表在Verge上的文章,称你是共和党反垄断的新面孔。

巴克议员:这有点吓人,不是吗?他们可以做得比这张脸好得多。

杨杰凯:不吓人,但很严肃。这很有趣。这可不是你的公关公司说的。那麽,你的观点是什么?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