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大连关闭“日本风情街” 日本舆论哗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08日讯】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9月7日晚上6:30,北京时间9月8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大连日本风情街猝死,日本舆论哗然;索罗斯三批中共,美国左派跟中共或习近平杠上了?

Sydney:中国北方名城大连的日本风情街,在大批中国民众反日抨击下,于9月1日被迫关闭,一千多家商家撤离,据称有数以万计员工失业。消息在日本引起公愤,有日本民众要求关闭唐人街。

秦鹏:美国著名对冲基金操盘人和左派代表人物索罗斯,9月6日在《华尔街日报》撰文批黑石集团(BlackRock)投资中国是巨大错误、给美国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这是索罗斯第三次针对北京发出批评声音。而且看似他的目标还对准了习近平。这是为什么呢?左派为何对同出一源的中共现在也极其不满?

大连日本风情街被骂停 日本舆论哗然

Sydney:大连市金石滩国家旅游度假区,一个日本风情街“盛唐‧小京都”,在8月25日开业后,仅仅几天就在中国网民的强烈反对下宣布停业。中国网民发起了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声称这是“忘记国耻”、是“日本文化侵略”、“伤害国人感情”等等。

我们来看一段视频。

让中国民众最生气的几点,包括“在市区繁华地段花60亿巨资打造日本风情街,只允许日本商户入驻,只准许销售日本产品。”“日本风情街就建在当年的旅顺口。”这个旅顺口,就是大家所说的日俄战争中的旅顺会战地点。战役共持续了5个月,是日俄战争中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战役。

秦鹏:媒体辟谣,该街并不在大连市区繁华地段,而是在位于大连市东部的金州区金石滩。从市区乘坐公共交通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网友所说的旅顺现在为大连市的旅顺口区。而金石滩和旅顺口基本是大连市的对角位置,金石滩在东面,旅顺口在西南。

Sydney:我看到极目新闻报导,大连官方也出来辟谣,表示从未规定只允许日本商家入驻销售日本产品,网络传言不实。极目新闻记者实地探访也发现,风情街内有国产商品在销售。

但是美国之音的报导写“商业街上的店铺要求必须为日本独资或者日资占50%或以上的合资企业”。

这个信息跟官方说的不一致怎么看?

秦鹏:大连政府说谎。

树源公司副总经理张洋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的采访时也介绍,条件是日本企业或日本合资企业经营,商品均为日本制造。

Sydney:既然大连市政府为此辟谣说谎,说明还是很袒护这项目的,可能中间有利可图。

报导说,大连市政府本来希望凭借这项目,探索将日本企业新投资模式与大连园区文化发展相结合的旅游招商新尝试。

这个项目是由大连树源集团投资兴建,总占地面积63万平方米,是集商、住、游等多功能的综合体项目。项目整体规划以日本京都地区商业为蓝本,打造唐代和日本建筑风格交汇融合的古镇风貌。项目在2019年7月28日正式启动。

新闻报导,盛唐小京都项目多次出现在当地政府的官方文件中。这么大的建设项目,当然是大连政府点头的,但是连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文章都引述网民的批评表示,“在深受日本殖民侵略苦难的大连,不应该用日本文化炒作,谋取商业利益。”秦鹏,你怎么看这个现象?是中央和地方政府的不一致吗?

秦鹏:……

Sydney:我们看到,原本8月30日的报导,写道商业街招商人员回应网路不实谣言,欢迎网友到风情街实地查看。

但是不到几天后,就看到“大连日本风情街死于襁褓”、“在中国网民的强烈反对下被迫于9月1日宣布停业”。有人就说,这是真的“骂街”,“这条街,是被骂停的”。

所以看来官方的辟谣没有用,敌不过小粉红们在网络上号召的力量?

风情街整个园区人山人海

秦鹏:有网评说,此次网络谩骂,骂死中国商铺一千余家,骂死日本商家4个,尼泊尔商家一家,成功赶走“汉奸打工人员”3万余人。

刚刚前面那个视频算比较理性的,再来看一个小粉红谩骂的视频。

Sydney:不过这次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美国之音报导“大连日本风情街开街的时候,虽然在中国互联网上被人骂死,风情街本身却非常火爆,包括风情街在内的整个园区都是人山人海”。

极目新闻也报导,8月29日恰逢周日,记者现场看到,到风情街游玩的市民众多,园外排起了约100米的长队,当地加派了警力维持秩序。

怎么看待这个现象?如果说很多中国人还是非常喜欢日本文化,并不是全都那么仇日,那为什么风情街还被骂关了呢?

秦鹏:左派占据了话语权……

Sydney:另外,大连日本风情街被骂街关闭这件事,在日本舆论界和民间引起强烈的反弹。有日本民众要求关闭日本的唐人街。

有些日本评论说,北京利用这一事件作“政治文章”,利用历史“打击”、“丑化”日本,趁机宣扬民族主义。是共产党的宣传伎俩,甚至是“文革”的回潮。

这个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回潮,的确是现在很多人在谈的,是对最近中共加大整治各行业的解释。

秦鹏:……

Sydney:有中国网民认为,所谓日本风情街本来就是正常的商业行为。有人反问,“那美国人要不要拆唐人街?”

大连还有俄罗斯风情街

不过秦鹏,据我所知,大连还有个俄罗斯风情街?

秦鹏:是,里面有白俄罗斯总督府。大连充满了俄罗斯特色,对于一些俄罗斯可以见到的风情、特色、建筑,在大连都可以见到。

这里面有一段历史,俄罗斯曾经占据中国的旅顺和大连等城市,还想吞并中国的东北,建立黄色俄罗斯,后来因为对日本占领朝鲜不满,日俄爆发了战争,俄罗斯的吞并计划破产,所以后来有了日本进入东北。后来两个国家和谈,东北大部分被还给清政府,俄罗斯承认日本独占朝鲜,日本允许俄罗斯计划在东三省经商等。所以,九一八之前,俄在东北有很多建筑,这是大连俄罗斯风情街的由来。应该说,这也记录了一段中国近代的屈辱史。

Sydney:我看网上说,大连的俄罗斯风情街,如今是大连市主要的网红旅游街道,吸引很多游客前去观光拍照。

但如果照您刚刚说的那段历史,为什么小粉红们不骂俄罗斯风情街?这时候民族主义去哪了?

秦鹏:双标。

实际上,大连还有一个旅顺苏军烈士陵园,是辽宁省文物保护单位之一,陵园在1898年俄罗斯帝国占据旅顺时兴建,安葬了以下的人士:

1898年至1904年期间阵亡的俄罗斯官兵
日俄战争期间阵亡的俄罗斯官兵
抗日战争期间阵亡或病逝的苏军官兵、以及病逝苏军军眷
苏联驻军旅顺十年间去世的苏军官兵和军眷
韩战期间阵亡的苏联空军兵员

陵园共占地48,000平方米,是中国大陆占地面积最大的外籍人士陵园,西部安葬了超过二万名俄罗斯官兵,东部设有1,323座墓、共安葬2,030人。

我也建议扒掉这个陵园。

索罗斯连续三批习近平 美国左派为何跟中共杠上?

Sydney:9月6日,著名投资人、开放社会基金会创始人索罗斯在《华尔街日报》撰写专栏文章,痛斥华尔街的黑石集团(BlackRock)增加对中国的投资是“悲剧性错误”,还说黑石集团误读了习近平的中国。

索罗斯说,向中国投入数十亿美元严重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还说美国和中国(中共)正在进行制度的生死冲突,也就是自由民主和极权压制的冲突。

秦鹏:应该说,索罗斯的措辞罕见地强硬,而且上升到了美国和中国生死对决的层面上。而且,这是索罗斯在最近不到一个月内连续第三次批评中共和习近平,这样的密集抨击也是非常罕见的。

考虑到,索罗斯是西方左派的代表,对拜登政府具有较大影响,以及他的量子基金和黑石集团都是华尔街的代表企业,而黑石集团更是世界上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之一,他们的互动会对中国和美国都带来很大的影响。

Sydney:索罗斯其实是个很有争议的人物,很多人认为他是邪恶大魔头,是深层政府的人,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全球化主义的推动者和既得利益者。

秦鹏:所以,我和Sydney今天想分析一下,索罗斯的行为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以及和中共一样,都同出共产主义一脉的左派,现在为什么要和中共开打。

索罗斯最新文章说了什么

Sydney:我们先来看看索罗斯最新的这篇文章还说了什么。

索罗斯批评黑石公司上个月要投资者增加对中国的投资3倍,还推出面向中国消费者的共同基金和其它投资产品。他说,黑石公司似乎误解了习近平的中国。

索罗斯提到中共当局最近对私营企业的打压,他写道,中共现政权虽然区分了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但远非现实,中共政权将所有中国公司视为一党制国家的工具。他还提醒黑石公司,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酝酿一场巨大的危机。原因是中国的出生率远低于官方统计数据,而当局试图提高出生率使情况变得更糟。

秦鹏:嗯。索罗斯还提到了很多中国最新的热点。包括习近平最近发起的“共同繁荣”计划,称这是一个根本性的方向转变。它旨在通过将富人的财富分配给普通民众来减少不平等。这对外国投资者来说不是好兆头。

他还回顾了中共禁止阿里的蚂蚁集团上市,打压在美国上市的滴滴,让美国人投资的教育培训公司遭到惨重损失。

应该说,他对中共当前的举动还是很关注的。今天我还看到网上热传图片,把一些商业钜子包括马云、马化腾、刘强东等等给P成了劳改营的集合整队走路的照片,共同富裕确实给国内外都留下了阴影。

Sydney:索罗斯这篇文章中还说,过去那些想投资中国的公司,想弥合两个国家的差距。但是,今天,美国和中国卷入了两种治理体系之间的“生死冲突”:压制性和民主性。

他说,黑石公司的行为危及了美国和其它民主国家的国家安全,因为投资于中国的资金将支持到习近平的政权,而其政权在国内具有压制性,在国外具有侵略性。他提出,国会两党应通过立法,授权证券交易委员会限制资金流向中国。

秦鹏,我们知道,索罗斯的这一段话,和他之前的两篇文章,包括8月30日在《金融时报》、和8月13日在《华尔街日报》的文章一脉相承,他当时说美国的投资人正在中共当局的粗鲁运动中醒来,还说习近平是开放社会最危险的敌人,全体中国人是其受害者。

索罗斯这些文章代表谁?

我想我们的观众朋友非常关心的是,索罗斯的这些文章,是他个人的见解,还是代表了一批美国政商界的人士?

秦鹏: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从索罗斯个人来说,他对中共的批评不是现在才开始的,早在2019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上,索罗斯就怒指习近平是自由世界最危险的敌人,中共官媒当时还轻描淡写地说他反对中国,但是没有提到索罗斯对习近平的批评。

和二年多前的那一次演讲相比,现在这么密集的抨击应该说还是非常罕见的,为什么呢?索罗斯的个人身份是比较特殊的,他既是投资人,也是左派的代表人物。他的开放社会基金支持了左派的执政,也支持很多左派意识行动,包括黑命贵和Antifa,所以,他的影响不是仅仅限于金融界,我认为这样密集的发言是代表了一批左派的人士:他们对北京的倒退不满,对习近平现在对企业的打压不满,认为他在摧毁著自由社会,也对中国造成了破坏。

为什么现在左派要和中共作对?

Sydney:大纪元九评编辑部发表过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里面提到过,西方左派的意识形态里面,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共产主义,为什么现在左派要和中共作对?

秦鹏:这里面比较复杂。我认为有几个原因。

首先,意识形态方面的不满。如果我们回顾中共的历史,就知道,中国共产党在100年历史中,发生了很多次的路线斗争,斗争的双方都认为自己掌握的才是马列主义真理,从而对对方展开残酷斗争。某种意义上,西方左派也认为自己掌握的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的一些做法,他们认为习近平在瞎搞。

接着,美国的二百五十年的历史,人权、民主、自由深入人心,而中共的做法,不管是新疆集中营、镇压西藏、香港,等等都已经严重触及他们的底线,而违背市场经济方面的做法,也被认为是不能接受的倒退。

Sydney:是,还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习近平要采取的闭关锁国,和索罗斯推动的全球化主义杠上了?

8月31日,中共驻美大使秦刚就中美关系,发表了就任后的首次演说,暗示中共可能会准备用闭关锁国,应对双方关系的恶化。秦刚举例,此前苏联从中国撤走所有援助,但靠“自力更生”,中国“挺过来了”,还搬出了“自强不息”的口号。

中共亮出了闭关锁国的对策,其实也与在国内的动作频频相符。包括收割私企、收入再分配,掀起新文革等等,确实都是闭关锁国、收拢权力的举措。而且习近平正在争取二十大连任,闭关锁国可能会是内斗中争取优势地位的需要。

但会不会也是因为这样,让索罗斯这个全球化的既得利益者对习近平施压?

秦鹏:是。索罗斯本人是一个全球化主义者,他的开放社会基金就是促进这方面的,当然我们今天先不评价他做的这些事情如何,但是很显然,有利益因素。

萧茗女士在周末做过一期视频节目,提到占据美国半个话语权的华尔街现在很多也对中共不满,华尔街得益于全球化,中共也得益于全球化,但是中共现在这种倒退损害了它们的利益。

她认为,美国很多政商界精英也许并不希望中共解体,但是就像最长的电报说的那样,希望习近平下台,回到邓小平时代。确实,我们在索罗斯的文章中也能够看到他对邓小平时代还是比较赞许的。

中共当前对内对外的做法,是要独霸世界,这已经在绞杀西方的生命线,这就跟要华尔街和华盛顿交出绞索,要把他们送上绞刑架一样,所以,索罗斯代表的一些人当然就无法再接受。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