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必须制止中共的跨国镇压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根据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的一份报告,中共是全球最大的跨国镇压者。

报告指出:“至少36个国家的数百万华人和少数民族”受到恐吓、间谍活动、威胁、网络攻击、人身攻击、非法引渡和引渡的影响。

内特‧申坎(Nate Schenkkan)和伊萨贝尔‧林泽(Isabel Linzer)撰写了一份出色的报告,该内容关于中国案例的研究尤其令人担忧,与中共跨国镇压进行合作的民主国家的数量之多令人震惊。该报告应被视为一个呼吁,让人们行动起来,反对今后与北京政权的任何合作。

这份报告名为“虽看不见但并非遥不可及:跨国镇压的全球规模和范围”(Out of Sight, Not Out of Reach: The Global Scale and Scope of Transnational Repression),报告还强调了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卢旺达、伊朗和土耳其的跨国镇压。

报告总结了中共跨国镇压的三个特点,作者写道:“首先,镇压运动针对许多群体,包括少数民族和宗教群体、持不同政见者、人权活动家、记者和被控腐败的前体制内人士。

其次,镇压广泛地使用各种伎俩:从引渡这样的直接攻击,到在其它国家拘留和流放,到控制流动,再到数字威胁、间谍活动和远程威胁。第三,这场运动的广度和全球规模无与伦比。自2014年以来,自由之家保守统计,中共直接人身攻击的案件达214起,远远超过任何其它国家。”

流动性控制包括,例如,要求遣返海外维吾尔人,将他们引渡或非法引渡到中国,然后拿走他们的护照,使他们无法离开中国。

作者写道:“2015年,至少有109名维吾尔人从泰国被非法驱逐,13人未经正当程序被从埃及遣返。在此期间,埃及可能非法驱逐了另外86人。”据报导,2020年3月,有200至400名维吾尔人在土耳其被拘留,他们在那儿被驱逐出境。“2019年8月,一名维族妇女和她的两个孩子从土耳其被驱逐至塔吉克斯坦,然后很快被转移到中国羁押。”2020年11月,沙特阿拉伯拘留了两名维吾尔人,他们可能会被驱逐回中国。

“2020年11月,一名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在伊斯坦布尔遭到枪击,他之前曾站出来说自己受到压力成为间谍,监视社区。”据自由之家报导,“他得以幸存,并指责中共把他作为袭击目标。”

自由之家记录了中共在18个国家制造的暴力事件,通常是为了制造恐惧和自我审查。在其它国家,中共通过数字手段恐吓侨民,包括监视、黑客攻击和网络钓鱼,或通过法律手段,如习近平本人发起的“猎狐”和“天网”反腐运动,或不受司法审查的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的红色警报。

作者表示:中共官方媒体称,有3,000(被控腐败的)人从90个国家“回国或被遣返”。仅在美国,就有数百个猎狐目标。

两位作者充分地展示了中共如何试图操纵国际法、规范和国际组织来实现其目的。作者表示:“中共利用国际刑警组织的通缉令,暗示国际社会支持其追查行动。”

中共官方媒体的一个节目“强调了从国外遣返过程的合法性,包括在其它国家漫长的法律程序。与中共的宣传一致,该节目的总体信息是,中国的反腐败运动是一项完全合法的努力,作为一项国际合作事项被其它国家所接受”。

事实上,中共采取非法监视、威胁、引渡和恐吓家人等手段,迫使逃亡的中共官员和商人返回中国受审。申坎和林泽表示:“2018年,美国情报官员私下对《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称,中共特工在澳大利亚殴打并给多人下药,然后用船只将他们送回中国。”

报告指出:“反腐运动也是中共试图改变国际规范,以更好地适应其目标和利益的工具。”“中共官员和媒体将反腐运动展示为在全球塑造反腐规范努力的一部分。”亚太经合组织论坛2014年《北京宣言》、二十国集团《2017-2018年反腐败行动计划》、《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中国的双边法律协议,都被中共恶意利用。

作者表示:“2019年,‘先进中国研究中心’在一项分析中,确定了与中国有引渡条约的37个国家,其中主要包括意大利、法国和葡萄牙等欧盟成员国。”2015年,瑞士允许中共国安人员在该国自由地监控和威胁许多中共的打击对象。

统战部

泄露出的中共政治局委员的讲话,明确地将打击中共敌人的“海外斗争”放在首位。据自由之家表示,这些讲话特别强调,“选择外国盟友协助这项工作,利用外交渠道和东道国的相关法律,防止党内高层官员出访期间发生抗议活动。”

自由之家发现的事例只是“冰山一角”,报告的作者写道,中共的恐吓和其它策略对数百万海外华人产生了负面影响。

2020年10月1日,自由西藏学生组织成员Rinchen Namgyal在位于纽约市的联合国总部前参加抗议活动,他与其他藏人、维吾尔人、哈萨克人、香港人、蒙古人、台湾人和中国民主活动人士,共同呼吁各国政府反对中共对自由、民主和人权的打压。(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自由之家指出,数十万藏人、维族人和法轮功修炼者长期受到打压。但在过去一年中,这一群体还包括了香港和内蒙古华侨。

申坎和林泽说:“中共公开的跨国镇压行动植根于一个更广泛的框架中,其中包括文化协会、侨民团体,在某些情况下还包括有组织的犯罪网络,这使其可以接触到大量的中国公民、华侨,以及居住在世界各地的中国少数民族。”

报告还说,利用亲共的民间团体迫害海外华人,让中共在攻击中可以推卸责任。“除了党政的直接领导机构,还有代理实体网络,参与了对中共的批评者、宗教或少数民族成员的骚扰,甚至人身攻击。比如美国的‘反邪教’协会、加拿大的中国学生团体,以及在台湾与有组织犯罪有联系的亲共活动人士。

对民间社会团体的利用是中共统战部的一部分。统战部的重点是通过各种激励和抑制措施,包括培育、贿赂、拉拢、胁迫和威胁,影响所有共产党之外的人,包括中国国内和国外的人。

例如,“2020年9月,美国逮捕了一名藏人纽约警察局警员,罪名是在纽约藏人社区从事间谍活动,他的一名联络人被确认为是在统战部工作的中国领事馆雇员。”

中共的治外法权

报告还指出:“中国的地缘政治影响力使其能够对邻国(尼泊尔、泰国)和遥远的国家(埃及、肯尼亚)施加无与伦比的影响力,中共毫不犹豫地使用这些影响力打击全球目标。”

尤其令人不安的是,中共肆意攻击非中国公民,包括台湾人、华裔和其他外国人,“作为对他们和平倡导活动的回应”,以及“那些批评中共侵犯人权的人”。

由于中国的实力不断增强,包括科技能力,以及“针对海外中国公民和非公民的咄咄逼人的主张,中共发动的运动对海外华人和流亡在几十个国家的少数民族社区的权利和自由产生了重大影响”。

中共的跨国镇压对全球法治构成了威胁,“因为中共的影响力不仅足以在个别案件中违反法治,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利益重塑法律体系和国际规范。”

中共在海外的镇压活动通常是由其情报和安全部门执行,包括公安部和国家安全部。

作者称:“对维吾尔族、藏族和持不同政见者的迫害通常由国家安全部负责,公安部经常参与对中国境内家庭成员的威胁,或者当地政府从中国境内打电话给流亡者,从而威胁他们。”反法轮功的行动由‘610’办公室(一个负责镇压被禁宗教团体的法外安全机构)和公安部领导,但是地方官员也参与监控本地的法轮功流亡者。”

中共外交部在世界各地的大使馆和领事馆的官员也被用来迫害海外华侨。

申坎和林泽说:“事实证明,中共特别善于利用其地缘政治和经济影响力,挑动印度、泰国、塞尔维亚、马来西亚、埃及、哈萨克斯坦、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土耳其和尼泊尔等不同国家的外国政府,利用他们自己的安全力量,将中共的批评者、被打击的少数民族、宗教少数群体成员和难民拘留,或在某些情况下驱逐回中国。”

中共的跨国镇压正通过对国际组织的利用和影响,以及一系列具有域外效力的中国法律而被编入法典。申坎和林泽说:“习近平领导下通过的一系列新的中国法律,将中共控制延伸到域外范围法律化,例如《国家情报法》、《香港国家安全法》和《数据安全法(草案)。》

藏人过去可以通过尼泊尔逃离中国,但这条逃跑线路现在已经几乎关闭了。“首先,中国加强了流动控制,降低了藏人逃离尼泊尔的能力,使前往尼泊尔的人数从每年几千人减少到2019年的23人。与此同时,抵达尼泊尔的藏人更容易被遣返,2019年9月,有6人越境,但他们立即被移交给中国当局。”

中国和尼泊尔于2019年10月签署边境协议,进一步加快了尼泊尔当局将逃亡藏人移交给中国的程序。除了在美国,最近在瑞士、瑞典、加拿大也发生了监视和恐吓藏人的事件。

2017年,我曾在英国与一名藏人交谈,他告诉我,中共官员曾到他家,骚扰他的生意,恐吓他。

报告还说,内蒙古人也成了中共的目标。“2020年9月,一名持临时签证、居住在澳大利亚的内蒙古男子说,他接到中国地方当局的电话,警告他,如果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谈该地区的事件,那么他将‘从澳大利亚’被遣返。”

报告作者还提供了关于法轮功长期以来一直在国外受打压的细节。

他们写道,报复行为“包括来访的中国代表团成员或亲共的代理人,在海外的抗议活动中,经常骚扰和偶尔人身攻击法轮功信仰者,例如2014年以来,在美国、捷克、台湾、巴西和阿根廷发生的事件”。

作者继续写道,“与法轮功相关的媒体和文化机构报告了针对敏感信息的可疑入侵、破坏车辆,以及中共对当地商家施压,要求其停止广告或其它合同。泰国的多名法轮功修炼者遭到拘留,包括参与对中国广播未经审查内容的一名台湾男子,以及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UNHCR)正式承认的几起中国难民案件。”

据作者介绍,“2017年10月,一位从中国劳教所幸存下来,并高调举报中共虐待行为的法轮功学员,在印度尼西亚突然死于肾衰竭,他在劳教期间将一封信偷偷塞进万圣节装饰品中,后来用秘密镜头拍摄了一部纪录片。一些同事认为他的死因很可疑,但没有进行尸检”。

2019年8月6日,在中国广东省与香港交界的深圳,中国武警举行演习。(STR/AFP/Getty Images)

北京于2020年6月颁布的《国家安全法》针对的是香港活动人士,该法也具有全球影响力,迫使活动人士避开与中共有引渡条约的国家。该法律将全球任何地方、任何国籍的人发表的批评中共和香港政府的言论视为犯罪。自由之家称:“在根据新法律收到的第一轮通缉名单中,有美国公民朱牧民(Samuel Chu),他因争取美国政府对香港自由事业的支持而被指控。”

朱牧民和其他像他一样的人现在不仅必须避免前往香港,还必须避免前往任何与香港或中国签订引渡条约的国家。

申坎和林泽不仅对中共的跨国镇压做出深刻的总结,而且还揭露了中共试图将国际机构和法律按照其邪恶的目的进行塑造。可以说,由于北京的经济影响和激励措施,使这么多民主国家追随中共,这些国家令人震惊和怯懦地放弃了他们赖以存在的价值观和原则,但这是他们的祖先为之奋斗和牺牲的价值观和原则。

要结束中共所犯下的不法行为,纠正与这个独裁政权合作的民主国家的道德和伦理基础,还必须做更多的工作。只有通过果断和迅速的纠正,我们才能保护民主的未来。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及硕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行政学博士学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报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杂志《政治风险》(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发行人,其研究领域涉及北美、欧洲和亚洲。他撰写了书籍《凝聚权力》(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今年出版)、《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也曾担任书籍《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的编辑。

原文:China’s Transnational Repression Must End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