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帝后】此生愿(上)

蒙古帝后成吉思汗与合答安的少年奇缘 作者:兰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13日讯】从懂事起,合答安心中就有一个愿望,蒙古草原上能够出一位大英雄,统一部落,带领属民,过着和平、自由的日子。其实,她在最青涩的少女时代,“邂逅”了落魄的贵族少年铁木真,从那以后,她的心里,就再也装不下第二个英雄。

一、

从老人们讲的故事里,合答安逐渐了解到,她的家园蒙古汗国,再次陷入四分五裂的局面。各部族之间总在打仗,争抢牧民和牛羊,今天的盟友可能就是明天的死敌。作为一个日夜劳作的女奴,合答安只能跟着首领不断迁徙营地,还要为突如其来的战事担惊受怕。
草原上关于他的消息,大概是她最快乐的期盼。

她的哥哥,赤老温和沉白,他们经常凑到一起,说起铁木真的事情。她总是睁大了眼睛仔细听着,生怕漏掉一个字。他们说,他们照料过的小主人铁木真,离开后搬到了桑沽儿河畔居住。

有一次,家里的牧马被盗,铁木真和一个叫博尔术的少年,凭借高超的骑射本领,吓退一群彪悍的盗马贼,成功抢回牧马。

各部落的牧民,重新传颂起黄金家族后裔的传奇。合答安听着铁木真做过的每件事,仿佛他就在身边,从没离开过锁儿罕失剌家的帐篷,她那简陋却温暖的家。

合答安看着哥哥们,都已经长成高大精壮的少年,想来这时候的铁木真,一定是更威风凛凛的神采吧。

“妹妹,小主人把孛儿帖夫人娶回家了!”这一天,赤老温带回了最新的消息。

辛勤捣马乳的双手不由停下来,合答安怔怔望着苍空。一对刚刚长大的金雕从她头顶掠过,就像是草原上最高贵的主人,俯瞰它们的子民。

合答安想,孛儿帖来自盛产美女的弘吉剌部,她一定是部落中最美丽、最聪慧的女子,才能配得上那“眼中有火、脸上有光”的铁木真。

赤老温本来是很激动的,看到合答安的样子仿佛明白了什么,眼睛里流露出几分黯然。

她却笑了,其实他们从来都不知道,她一直以来的心愿。在那一年的盛夏,那个闷热的羊毛堆旁,合答安和铁木真的缘分就已经注定了。

二、

合答安记得小时候,她所在的泰亦赤兀部,和铁木真的乞颜部都是归属于蒙兀汗国的部落。不过她只是个普通女仆,他却是乞颜部首领也速该的长子,手握凝血而生,既是尊贵的继承者,也是天选的战士。

他们两个,几乎是不可能有交集的。那时候,合答安一边学着如何劳作,一边在休息的时候,和几个小孩子一起,隔着一两个帐篷的距离,悄悄打量几个小主人练习骑射、摔跤。合答安知道,那个个子最高、声音最宏亮、比试总是胜出的,一定就是铁木真。

只可惜,她总是看不清长相。她有时候也会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和小主人说句话呢?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也速该首领就带着九岁的铁木真出了远门,据说要在诃额伦夫人的娘家选一个好姑娘定亲。

谁能想到,喜事转眼变成了丧事。也速该首领一回到营地就倒下了,他临终前对忠诚的仆人留下遗言:“我在回来的路上,被塔塔儿人下了毒。拜托你照顾我留下的孤儿寡母,快去把我的儿子铁木真接回来!”

大人们慌作一团。小小的合答安,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剧变。她担忧地想,铁木真知道父亲的死讯,该多么难过。他和诃额伦夫人,今后该怎么生活呢?

成吉思汗的营地。图片出自蒙古伊儿汗国时期,史学家Rashid al-Din Hamadani(1247年至1318年)主编的《史集》。(公有领域)

自俺巴孩汗之后,蒙古国便走向衰落,各部落的联盟也变得脆弱不堪。各位首领竭力隐藏的心思,由于也速该的死,迫不及待地显露出来。

合答安的父亲锁儿罕失剌,这几天总是愁容满面,跟孩子们说着部落里发生的事。合答安这才了解到,事情远比她想像得要可怕。先是俺巴孩汗的两个妃子,主持春祭仪式时,故意不等诃额伦母子,让他们领不到祭祖的胙肉和贡酒,还扬言要遗弃他们。

第二天,合答安就被锁儿罕失剌早早叫醒,催促著收拾行装。原来,他们泰亦赤兀部的首领泰里忽台临时下令,要迁徙到别处居住。更为过分的是,他还要带走乞颜部的全部属民,只留下诃额伦一家人。

广袤的草原上,游牧民族的生活是艰苦而危险的,更何况是失去了男主人的孤零零的一户人家呢?“他们真的要抛弃他!”合答安心里害怕,但是她一个小女仆又能做什么呢?

男人们驱赶着牛羊,妇人们扶老携幼,跟着泰里忽台向新的营地出发。合答安只能茫然地跟着亲人们的脚步。大概只有她,还在一步一回头地看着诃额伦夫人的大帐。

“不要走,不要走啊!”也速该生前的忠厚老仆哭喊著,用身体挡在泰亦赤兀部另一位首领的坐骑。那个首领只是冷漠地说:“深水已干,明石已碎!你凭什么来劝我们!”说着扬长而去,还在老仆的背上刺了一枪。

高贵的诃额伦夫人,也骑着马赶来阻止众人的离去。她呼喊著恳求他们:“也速该虽然不在了,他的长子铁木真很快就会长大,成为更强大的首领!请大家不要走!”果然有少部分牧民改变主意,放慢了脚步。

合答安忍不住说:“父亲,我们也留下来吧!”锁儿罕失剌一把拉着她继续往前走:“傻丫头,快走吧!”

三、

新的营地,气候更温和,水草更丰美,可是合答安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很多时候,她几乎绝望地想,可能自己再也没机会见到铁木真了。她不明白,那样一个尊贵而优秀的人,为什么要遭遇那么多苦难,反而不如她一个小女仆过得轻松呢?

几年下来,她已经可以熟练而快速地捣马乳了。日子就这么平静地过着,直到有一年的夏天,大人们再次忙碌起来。塔里忽台率领一支骑兵,浩浩荡荡地出发,他告诉牧民们:“乞颜部的铁木真,已经长成了奔下山岗的豹子,怒搏影子的海东青,他杀死了自己的亲弟弟!我们必须在他力量壮大之前消灭他,不然就是我们草原的灾难!”

出师的理由越是冠冕堂皇,背后的用心越是险恶。大家都知道,泰亦赤兀和乞颜已经结仇,铁木真羽翼丰满了,难道不会来复仇吗?

锁儿罕失剌听到这个消息,只是无奈地摇头叹息。赤老温他们却忍不住小声骂道:“这要把诃额伦夫人一家逼到绝路吗?”

大概过了十天,塔里忽台带着胜利的欢呼声回营了。合答安连忙跑出帐篷,正好看到这群队伍押送著一个十岁出头的少年。他衣衫破旧,被牢牢绑在一副木枷中,但是他的脸上却出奇地平静,眼里是难以捉摸的深沉。

合答安第一次看清他的长相,她知道,那就是黄金家族中最出色的后人铁木真。她又听到塔里忽台傲慢地下令:“把铁木真送到每个帐篷里,轮流看管!等到四月十六‘红满月’那天,我们就用他的头来祭天!”

没过几天,铁木真就送到了合答安的家里。等押送的侍卫一离开,赤老温和沉白就赶紧把他身上的枷锁解下来,让他好生休息。合答安也端来了烤羊肉和马奶酒,让他尽快恢复体力。

这是合答安第一次走到铁木真的身边,就算是他们的初识吧。铁木真非常感激三兄妹冒着生命危险来帮助他,向他们发誓:“好心的朋友,如果这次我能活下来,一定重重报答你们!”他的目光停留在合答安身上,这个温柔略带羞涩的小姑娘,一双眼睛水灵灵的,教人看了感到又愉快又安心。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合答安。”她笑着说。

铁木真实在太疲惫了,三兄妹没有多说话,就服侍他睡下了。这一夜,合答安几乎没有阖眼,一直守在帐篷外,随时提防看守的人突然闯进来。

一夜很快过去了。侍卫们再次走进这座帐篷时,他们三个已经重新给铁木真绑好枷锁,做出整夜“认真看守”的样子。侍卫很满意地点点头,押著铁木真离开了。

合答安无声地目送著铁木真被送进另一个帐篷,她难过地闭上双眼。骄阳下,合答安却觉得身上非常冷。铁木真也不过是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啊,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生死考验呢?她也能在心中默默祷告:“愿长生天保佑小主人铁木真,这一次能够平安离开,早日成为蒙古的可汗。”

四、

四月十六,蒙古人在夏季的重要节日。泰亦赤兀人在一起歌舞、饮酒,正在举办一场盛大宴会。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少年铁木真仍然被绑在木枷上。或许塔里忽台觉得这些天下来铁木真已经吃不消了,只留下一个孱弱的少年监视他。

在人们最松懈的时候,铁木真等到了逃生的最佳时机。他用束缚自己的木枷击晕了那个少年,他就趁著泰亦赤兀人狂欢的时候脱身了!等到塔里忽台发现人跑掉了,铁木真已经逃走,跳进了斡难河里躲了起来。

入夜后,高高的月儿照亮了大草原。铁木真无处藏身,只好仰面朝天,任河水冲着身上的木枷,带着他顺流而下。不远处,塔里忽台正带着大批侍卫,沿着斡难河搜寻他的下落,很快就有人发现了他。

这个人没有召唤同伴来抓人,反而警惕地看看周围,压低了声音对铁木真说:“小主人,正因为你这么有才智,泰亦赤兀人才这么嫉恨你。你就这样躺着吧,我不会告发你。”

这声音非常熟悉,铁木真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人就是赤老温兄妹的父亲锁儿罕失剌。他放下话就匆匆回到搜寻的队伍里。塔里忽台带着人找了半天都没有任何收获,大家就在讨论该怎么办。锁儿罕失剌趁机劝说:“每个人沿着来时的足迹,再往回走,看看有没有漏掉的地方吧。”

众人又讨论了一阵子,都对他的建议非常赞成,塔里忽台也点头同意。锁儿罕失剌再次经过铁木真躲藏的地方,又小声嘱咐:“我为你费尽口舌,你一定在这小心躺着啊!”第二次搜寻自然是没人任何结果,锁儿罕失剌又去劝说:“首领啊,白天跑掉的人,晚上要到哪儿去找呢?还是按著原来的路线,再找一次就解散吧。等到明天咱们再继续寻找,那个人带着枷锁,还能逃到哪儿去?”

第三次搜寻,锁儿罕失剌又偷偷给铁木真送信儿:“我们再找一次就散了。等我们回去了,你就去找你母亲和弟弟吧。如果你遇到了别人,千万别说见过我啊!”铁木真点点头:“你放心,你三次看见我,又三次保护我,我绝不会出卖你。”

等到泰亦赤兀人都散去了,铁木真上了岸,却不急着离开。一个带着枷锁的人,没有马,没有水和食物,怎么禁得起在草原上长途跋涉,寻找亲人?

五、

到了深夜,合答安还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红满月这天,她一直心神不宁,部落的狂欢她都没心情参加。起初她很伤心,铁木真就要被族人处死了;但是后来她又听说,铁木真竟然打晕了守卫跑掉了,而且族人们在斡难河畔来来回回搜了三次都没有找到他。她又高兴又焦急,他现在到了什么地方呢?

温柔的少女想着自己的心事,月光洒在她的脸庞,是那样静谧、祥和。这时,一个背着木枷的身影冲到她的帐篷外。合答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他,是铁木真!

危急的时刻,铁木真把合答安的家视为最安全的地方,来到这里避难。萍水相逢,却让他如此信任,愿以身家性命托付!

合答安为此而欣喜,仿佛这不是在逃难,而是一次久别重逢。“父亲,哥哥!你们看是谁来了?”

赤老温和沉白也听到了动静,从帐篷里跑出来,看到铁木真也非常惊喜,赶紧把他领进账篷。铁木真说:“你们看守我的时候,对我特别照顾,你们的父亲找到我也没有告发我,所以只有你们能救我了!”

锁儿罕失剌看到去而复返的铁木真,吓得惊叫:“小主人,你不去寻找母亲和弟弟,到我这里干什么?”

“鸟儿逃到草丛里,草丛还会保护它呢。现在人家逃难过来,您怎么那样说?”哥俩一边劝说父亲,一边把铁木真的枷锁解开,丢到火堆里烧了。

“你看我们家就这么大,能藏到哪儿去?”

“羊毛堆!藏到羊毛堆里去!”合答安提议。锁儿罕失剌附和著,哥俩却提出疑虑:“天这么热,人待在里面怎么受得了?”

铁木真笑着说:“没关系,只要能躲过塔里忽台的追捕,我什么苦都不怕!”

帐篷后面有辆车,上面堆满了一垛垛刚剪下的羊毛,堆成小雪山似的。合答安带着铁木真走过来,亲自挑选了躲藏的位置,把羊毛堆的上方整理出一个宽敞的开口。她有些害羞地说:“小主人,可能委屈你在里面待一晚,躲过搜查你就安全了。”

“谢谢你,合答安。”铁木真翻身跳进了羊毛堆里。他说话的时候,合答安不敢看他,等他转身时,她才敢凝望着他矫捷的身姿。

隔着厚重的羊毛堆,谁也看不见谁,两个人却敞开心扉,像老朋友一样聊天。铁木真诉说着自己的身世和抱负,还告诉她,自己要向黄金家族的祖先一样,重建蒙古族的荣耀。合答安出神地听着,那都是她不曾了解却无比好奇的伟大事业,但是她相信,铁木真一定可以做到。

有时,合答安会关心地问他:“小主人,你觉得闷热吗?”说着,她就把羊毛堆松动几下,让铁木真呼吸一些新鲜空气。

铁木真失踪的第三天,泰亦赤兀的首领塔里忽台坐不住了。他思来想去,一定是有人把铁木真藏了起来,否则这么多人,怎么连一个上了枷锁、受了好几天罪的少年都找不到?他下令,挨家挨户搜查,绝不放过一个帐篷!(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蒙古秘史》《新元史》@*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