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拜登延长川普一行政令 北京做何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京时间9月10日,习近平与美国总统拜登通了电话,双方就经济、印太地区和平、气候、人权和病毒溯源等问题进行了讨论。按照美国白宫的说法,“这不是一次意图在于产生最终结果的通话”,但拜登传递了从以往的对抗为主转为竞争合作的信号。而在北京看来,这是拜登服软的迹象。是否美国真的会服软,改变川普政府时期在针对中共外交上的一系列强硬政策,目前并无明显行动,反而华盛顿却传出了白宫正在认真考虑台湾提出的将驻华盛顿机构从“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改为“台湾代表处”的要求,这无疑将触怒北京。

不仅如此,就在美国当地时间9月7日,拜登签署了一项通告,将2018年9月12日川普总统发布的“在外国干预美国大选时实施某些制裁的行政令”(Executive Order on Imposing Certain Sanctions in the Event of Foreign Interference in a United States Election)中的国家紧急状态延长一年,即延长到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前。

该行政令(13848号)是基于美国宪法和美国法律,包括《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50 USC 1701等)、《国家紧急状态法》(50 USC 1601等)、1952年《移民与国籍法》(8 USC 1182(f))第212(f)条和美国法典第3章的301条赋予其的总统权力而颁布的。根据行政令,如果发生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大选,总统可以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以应对这一威胁。而所谓“干预选举”,指包括对选举基础设施的干扰,以及宣传和传播虚假信息等。

在拜登延长的通告中,虽然称“没有证据表明外国势力改变了任何美国选举的结果或投票表格”,但其承认“外国势力一直试图利用美国的自由漏洞和开放的政治制度”,并指“全部或大部分位于美国境外的人有能力干预或破坏公众对美国选举的信心,包括通过未经授权访问选举和竞选基础设施或秘密分发宣传和虚假信息,继续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构成非同寻常的威胁”。基于此,拜登称根据《国家紧急情况法》(50 USC 1622(d)) 第 202(d) 条,宣布将13848号行政令中宣布的国家紧急状态持续一年,以应对“外国势力干预或破坏公众对美国选举的信心的威胁”。该通告亦会交至国会。

拜登的通告中似乎有些自相矛盾,一方面说没有证据表明外国势力改变了美国大选结果和投票表格,另一方面却又说外国势力干预了美国大选,构成了对美国的威胁,所以为了防止威胁,国家需要进入紧急状态。外国势力究竟有没有干预美国大选,随着亚利桑那等州的审计结果的出炉终将浮出水面。

而早在去年,鲍威尔律师就直言,美国的选票数据被送往海外计算,有投票机和计票软件由外国利益集团控制,通过操纵算法来改变结果。她特别指出来自古巴、委内瑞拉以及中共的“共产主义资金”很可能被用来影响美国大选。

不过,在讲究确凿证据的美国,在最后尘埃落定前,说“没有证据表明外国势力改变了美国大选结果和投票表格”也说得过去,但显然有证据表明包括中共在内的外国势力干预了美国大选。对此,拜登也并不否认。

那么,为何拜登在此时突然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呢?而且是针对外国势力。大陆有分析指这是针对川普,因为当下拜登因阿富汗撤军不利,民调降至新低,而且亚利桑那等州的审计结果也对其不利,因此借此可以压制国内不满。若是这样,拜登大可根据《国家紧急状态法》而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而不是延长川普主要针对中共的行政令。因此,拜登延长行政令的目标更大可能还是中共,但为了避免引起北京反响,只是低调通过延长川普的行政令来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

美国国家紧急状态通常是指危机之下,政府采取一系列特殊举措,在全国或地方实行的一种临时性的严重危急状态。一般是在国防危机、战争、紧急疫情等情况时宣布,时间长短不定。一旦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美国总统可拥有至少136项紧急权力,包括没收财产、调控生产方式、没收商品、向国外派兵、实施戒严令、控制交通通讯、管制私人企业运营等,甚至可以在一定条件下重新使用化学和生物武器等。

另依据13848号行政令,对于确认的干预美国大选的外国实体(指协会、信托基金、合资企业、公司、集团、子集团或其它组织)或个人,他们所有在美国国内的财产将被冻结,且不得转让、支付、出口或其它方式处理。其它惩罚措施还包括:禁止个人财产中的所有交易以及受美国管辖的财产中的利益;限制任何需要获得美国政府事先审查和批准才能作为商品或服务出口或再出口条件的法规或条例所规定的出口许可;禁止美国金融机构向其人贷款或提供信贷;限制对其人有利益的外汇交易;禁止在金融机构之间或通过向任何金融机构转移信贷或付款,以造福个人;禁止美国人投资或购买其人的股本或债务;将其人的外国公司高管赶出美国,等等。

这是否意味着,美国对于中共还是保持着高度警惕,一旦美中在台海、南海军事升级,美国极有可能对中共各种实体采取惩治措施,甚至也不排除向台湾派兵的可能性。从这一点看,北京若认为拜习通话是美国在服软,从而有些窃喜,那就不妨想想拜登为何要延长川普的行政令。美中在根本问题上的诸多分歧,以及美国对中共越来越清晰地认识,都决定了双方关系并未出现“柳暗花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