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中企在美上市 圈钱与做空游戏频上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19日讯】几家小型中国公司在美国的疯狂股票表现正在引起华尔街之狼的注意。更有人说,只有被“做空”过,中国企业才会明白上市的含义不只是圈钱,还必须遵守证券市场规则。

“连线中国”(The Wire China)网站近日报导说,今年夏天早些时候,一家位于厦门的小型中国公司“流行文化集团”(也称普普文化)在纳斯达克股票市场上市,立即造成轰动。股价在两天内飙升了1200%——从发行价每股6美元飙升到78美元,一举筹集了3720万美元。

随后该只股票股价不断下跌,最近几周,已经只剩每股3.7美元。虽然说在小企业股票市场里,这样的剧烈波动并不罕见,但如果曾提早翻查这个公司的信息,投资人绝对不会下注。

该公司自称,其在中国境内举办各类嘻哈活动,并为希望利用嘻哈吸引中国年轻消费者的公司提供咨询。但截至去年,该公司只有34名员工,即使在中国,该公司也没有品牌知名度。

根据其招股说明书,在截至2019年6月的财政年度(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前),流行文化集团的活动吸引了超过12.2万人。

而负责该公司赴美发行的主承销商——位于新泽西的磊拓金融证券(Network 1 Financial Securities)推出的另外两家小型中企的上市也呈现类似的股市轨迹。

在过去一年中,由磊拓推出的保险经纪公司天睿祥控股在上市后的一个月内,股价飙升了2400%以上,之后股价下跌;金融服务提供商叁腾科技(Sentage Holdings)在上市后的第二天就暴涨940%,但不到两周后就跌停。

业内分析人士告诉“连线中国”,这种不寻常的模式让人怀疑这些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股票是否被操纵了。

沽空机构在等待机会 群起掠杀中企股票

过去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卖空者都会准备好扑上去掠杀这些企业股票。对他们来说,像普普文化这样的股票意味着机会,通过卖出“空头”,或打赌股票价格将下跌,他们就能获利。

“连线中国”联系了几位专注中国市场的华尔街沽空公司,他们都表示,磊拓金融一直以来都在为财务状况不稳定的公司提供担保。

他们在观察磊拓金融将哪些中国公司送上市,然后考虑在那些公司股价大幅上涨后,将自己定位在股票崩盘时获利。

因沽空公司游离于取证义务以外,他们可以用做空的方式“正当”针对这些企业、同时赚取大量的收入。

位于纽约的知名沽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的创始人丹‧戴维(Dan David)说:“规模较大的IPO被业界充分报导(关注);规模较小的公司就更加隐蔽。对于这些小公司,一旦他们找到了操纵交易的方法,他们就会逃逸。”

戴维说,他的公司不屑于做空磊拓金融推出的中国上市公司,因为有太多的做空者在盯着这些公司。

他调侃说:“让这些(中国)公司在(美国)这里上市对世界来说是件好事。现在的挑战是一个胃口问题。投资者是否仍有胃口?到目前为止,还有。”

沽空公司美奇金投资咨询(J Capital Research)联合创始人杨思安(Anne Stevenson-Yang)也说:“有一个小市场,可以让那些歪门邪道的审计师、公关公司和承销商们有机可乘。”

中企来美上市构成产业一条链

不过,该公司对这一指责表示了强烈的反对。
磊拓金融的主席达蒙‧特斯塔弗德(Damon Testaverde)表示,正是“流行文化集团”的非主流甚至是充满希望的性质吸引了磊拓金融参与这项交易。

磊拓金融中文网站显示,帮助小型中国公司在美上市一直是其业务的一个可靠部分。尽管该公司拒绝透露其从IPO中获得的收入,但承销商一般都会收取一定比例的费用。根据普华永道的数据,收费通常是IPO总收入的3.5%到7%之间。

特斯塔弗德表示,他们公司一般的IPO对象都是中国公司,他们的公司网页也设置了中文版,并拥有一个专门用来宣传其帮助中国公司赴美上市的网站域名。

“连线中国”报导说,跟磊拓金融合作的还有美国的一些法律公司、审计公司,这些公司构成了一条价值链。如果设在美国的承销商、律师和审计师在知情的情况下支持一家公司进行欺诈或股票操纵,他们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但专家表示,这一点将非常难以证明——部分原因是大部分交易内容依赖于顾问判断和访问中国公司的内部文件。

犹他大学助理教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前高级经济学家罗杰‧西尔弗斯(Roger Silvers)表示,股票价格飙升有很多常规原因,比如初始IPO的定价过低;但是“当你看到像磊拓金融这样的一系列中国IPO(呈现)一套系统性模式时,这就麻烦大了。我敢保证,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有人正在关注这个问题。”

美证监会长期无法获得中企审计报告

从去年的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丑闻到今年夏天“滴滴出行”44亿美元大宗IPO的失败,美国监管机构已经誓言,要审查甚至可能禁止中国公司在美国交易所上市。

世界各国企业在美上市、出现股市欺诈的事件并不罕见。但分析家们说,大量在美国上市的中企在操纵行为上显得格外成熟。

另外,因为地理距离,加上现在中共病毒(COVID-19)增加的疫情限制,使中国境内的审计研究变得更加困难。另外,中共监管机构的不合作也意味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调查被拦在了路上。

中国是唯一拒绝遵守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规则的主要国家,直到今天,中共还不允许PCAOB在其境内进行调查,并称这涉及国家安全。

专注会计行业的法律和监管问题的律师詹姆斯‧彼得森(James Peterson)告诉“连线中国”:“几乎(美国跟)所有其它国家都有协议。但中方(中共),不委婉地说,多年来一直在耍弄美国。”

中共当局的法律和法规严格禁止中国公司的中、美审计师让美国监管机构查阅公司文件,甚至在中国有大型办事处的美国会计师事务所也在背后支持这些法规。

“如果PCAOB想检查(会计师事务所)安永在苹果公司在中国的工作”,彼得森说,“他们从圣何塞开始,安永说,‘好的,但我们不能给你我们中国办事处的任何东西。’然后PCAOB就像Rumpelstiltskin(故事“妖精的名字”中的妖精)一样上蹿下跳。”

中共拒绝美国审计工作一直让美国的政治家和监管者不满,在川普(特朗普)期间中、美之间政治关系陷入高度紧张,中国企业在美上市不守规矩已经成为一个关注热点。

去年,美国通过了《追究外国公司责任法》,该法要求公司披露其是否由外国政府拥有或控制,并承诺将三年内未遵守PCAOB规则的外国公司除名。

中企有很多漏洞可钻 美须修补系统性问题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加里‧根斯勒(Gary Gensler)9月13日投书《华尔街日报》,要求中国公司必须开放文件给美国审计。

他在7月表示,证监会要扩大中企在美上市的审查内容。随后,磊拓金融的几项中企IPO目前都处于了暂停状态,但其主席特斯塔弗德说,他支持证监会的新监管准则,并相信新的中国发行人将不断敲开他的大门。

“上市——无论是大的还是小的——都将继续”,他说,“没有什么比得上纽约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当所有的法规得到解决后,我将重新开始做生意。”

业内人士也担心,即使PCAOB与中共当局斡旋达成审计协议,其它系统问题也将持续存在。

前SEC经济学家西尔弗斯说:“我不想贬低PCAOB让中企的审计师参与进来的意义,但还有很多其它的事情有待解决。例如,中国充斥着内幕交易。如果有跨境交易,等到美国金融管理局(FINRA)意识到有事发生时,也已经太晚,钱已经没了。”

纳斯达克有权将涉嫌操纵股票的公司除名,但专家说,这在赴美上市的中企小盘股世界中还很少见。

“纳斯达克有一套狭窄的检查框。文件是否符合规定?他们是否正确填写了这些框?”沽空者杨思安说,“纳斯达克就像审计公司、公关公司和投资银行。他们的责任范围很小。”纳斯达克拒绝置评。

总部在香港的空头公司GMT研究公司的创始人吉列姆‧图鲁奇(Gillem Tulloch)说,阻止小盘股市场操纵行为的唯一真正方法是对那些为其提供便利的公司进行追查。

“你必须从源头抓起,你必须开始惩罚那些顾问。尤其是银行;他们是那些声称要做尽职调查的人。”他说。

到目前为止,对这些公司的处罚是极其罕见的。

不过,那些买了普普文化、已被套过的散户投资者表示,不会再在中国股票上下注,因为不值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