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习近平四次出席国际性论坛释何信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1年9月 24日,以“聚焦国际前沿科技、助力数字经济”为主旨的2021中关村论坛在北京拉开帷幕,论坛将在生物医药、人工智能、集成电路等12个重点领域征集近千个项目,佼佼者可获得中共项目评审绿色通道和财政支持。

9月24日当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中关村论坛发表视讯讲话。中共新华社、人民网、发改委、科技部等党媒和部委均以头条发布这一消息。

这是习近平本月以来第四次以视频方式出席国际性峰会和论坛。前三次分别是:9月21日的第76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会、9月17日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21次会议、9月2日的2021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全球服务贸易峰会。

上述国际性会务,习近平均视讯致辞或发表重要讲话,讲话同样获党媒头条隆重推出。这期间,习近平和拜登在9月9日举行了电话会晤。

连续两年左右一直宅在国内的习近平,却在本月密集性高频出席各类国际性政商活动,就习近平的发言和中共所说的来看,中共是想竭力给外界打造一个很不一样的自己,所谓开放合作、互利共赢、谱写和平、全球视野的负责任的大国形象。

然而,结合中共近期来一系列的经济动荡、高压政策、台海挑衅和内斗风云来看,事情远不是中共描述的那么光鲜和简单。中共表面友善拥抱全球示好的深层意涵,背后却都指向了毫不放弃红色共产意识形态、话语强权与区域霸主甚至引领全球事务的扩展野心,让外界更为诟病的是,中共越是通过说漂亮话来吸引外界,遮掩国内的山穷水尽、风雨飘摇,越是让世界见证了中共自身根本无法逾越的极权体制的根本漏洞与制度性劣势。

习近平如此高频动作争取国际视角聚焦,谋划全球话语权势,背后释放四大信号。

科技瓶颈突出,党魁亲自招商解围

9月24日的中关村论坛主题被中共定义为“智慧·健康·碳中和”,习近平在讲话中强调“中国高度重视科技创新⋯⋯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营造一流创新生态,塑造科技向善理念,完善全球科技治理,更好增进人类福祉。”

人民网9月24日报导竟然将“中关村”升级到与当年的“小岗村”相媲美,称其为科技强国进程中“春天的故事”,还强调此次中关村科技智库论坛是25个论坛中的唯一一个国际化高端化科技引领平台,聚焦开放科学的理念与实践。

看党媒宣传文辞很容易被其唬住,感觉北京中关村俨然很快要取代美国硅谷了。那么中共实际对论坛获准支持的科技创新企业扶持力度多大呢?除了银行专项贷款外,最高500万人民币资助。党媒报导,2017年中关村国际前沿科技创新大赛创设,至今已累计筛选出四百多家优质初创企业,获近4亿元财政资金支持。平均每个企业也就是100万,照此力度,阿里向中共主动缴纳的共富款1000亿,能支持10万个中关村创新企业。

如此小微贷款、小微财政扶持的科技平台为什么被中共抬的这么高,需要习近平亲自出面招商引资呢?主要原因是,2017年中美贸易战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对中共盗窃知识产权的行径举行了联防出手打击,在芯片等卡脖子产业上,中共一下子被堵住生路了,本身又毫无造血功能。

最近又传出两个不利消息,《经济学人》报导称,掌握了全球5,500亿美元半导体芯片产业的尖端技术的比利时微电子研究中心(简称IMEC),已与华为、中芯没有敏感技术上的合作了,其在上海的研发分部排除了中国设备;9月24日。美印日澳四方会谈将重点探讨构建基于西方民主自由理念的安全芯片供应链,目的是利用印太地缘政治板块联接优势,围堵中共的科技偷窃。

这次中关村论坛,中共号称吸引了全球诸多高端人物、大师共创全球科技创新发展平台,妄图通过再打国际共情牌渡危解难。华为、中芯等巨头都自身难保,靠中小微科创平台能造出芯片吗?望梅止渴而已。

“双轨制”减排操作,温和而隐蔽的全球策略

习近平在9月17日联合国一般性辩论会上承诺放不再新建国外煤电项目,并在其后的中关村论坛主题中设置了低碳减排议题。

中共自设了2035年碳达峰和2060年的碳中的碳中和目标,作为一个煤炭排毒大国,这个时间表并不是值得炫耀的,比如,法国计划2021年关闭所有燃煤电厂,英国决定于2025年前关闭所有煤电设施,芬兰提出2030年全面禁煤。中共却又借此来标榜自己的国际开放合作胸怀和人类命运普惠包容的共识视野,这种以退为攻,以碳谋政的做法,是换不回国际社会信任的。

世卫组织称每年全球约700万人死于大气污染疾病。中国每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球总排放量的28%,相当于欧盟、美国和印度三国排放总和。煤炭占中国能源消费过半,其中,全国总发电量的68%来自于火电。仅2020年一年,中国新核准煤电装机容量约占“十三五”五年期间核准总量的32%,导致全球煤电产能开发自2015年以来首次出现增长,并使世界各国煤电退出成果功亏一篑。

中共是全球海外最大的煤电厂融资国,它通过“一带一路”注资海外煤电业,是全球气温提升的黑色推手。据中国能源网报导,“自2000年以来的能源融资累计金额增加到2,458亿美元。这些投资的大部分发生在2015年至2017年之间,支持新兴经济体的煤电项目。此外,自2016年巴黎协定以来,参与全球煤电融资的前10家银行是以中国银行、中国工商 银行(ICBC)和中信银行为首的中资银行。”

中共在联合国会议上承诺不新建海外煤电项目,也是基于2016年巴黎协定后,接受投资国对煤电需求下降造成的,2017年处于规划和许可阶段的中方煤电项目总计138吉瓦, 73吉瓦在之后已停建或被取消,中共联合国承诺也是做了顺水人情。但中共对国内项目减排未提只言片语。这种国际国内双轨制减排操作很可能只是作秀,国际上扮演绿色大使,国内仍然黑气熏天。

中共十四五规划没有明确的减排目标,却提出2030年碳达峰,是路径不清。“中国煤炭协会(CNCA)预测,中国的煤炭产量将在2021年再次增加,到2025年总消费量也将上升6%。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疫情大流行前增加了9%。”

在本月16日举行的北京清华五道口“碳中和经济”论坛上,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张晓慧称,“据多个机构初步测算,中国实现‘双碳’战略所需投资大约在150万亿到300万亿元(人民币),这意味着未来中国每年将在‘双碳’领域平均投资3.75万亿至7.5万亿元,大约相当于全年投资的10%左右。”

中共一方面计划在2030年GDP达到美国1.5倍,名义人均GDP达到美国30%,在新能源替补根本不可能跟上的前提下,怎可能会牺牲经济强国梦而只做绿色低碳大使呢?

“这绝对是矛盾的” ,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教授利昂·克拉克说。

简单地算算这笔账,就知道中共的双碳减排只是舆论操作,争取积极营商环境和国际地位而采取的温和而隐蔽的全球策略,旨在麻痹国际社会。

应对中美新冷战,意欲突破全球围堵

无论中共是否愿意承认,也不管美国拜登政府表述着如何避免冲突的政治话术,以美国为核心,美国、欧盟、印太多国为盟友圈的新冷战阵营,正在和中共新冷战单边形成越来越不可调和的对峙格局,这让吃了四十多年全球化开放红利的中共如坐针毡。

最近的国际结盟围共的天下大势愈演愈烈。

上周,美澳英三国结盟组成三边抗共的AUKUS,美英两国将帮助澳大利亚发展核潜艇,强调应对中国威胁的军事安全和防务科技,尽管这让与澳洲有国防开发合作的法国感到不快,然而感到最不快的是中共。中共情急之下把党内反腐的一套术语胡乱加载到国际事务上,称AUKUS是小圈圈、小团伙。

9月24日,美印澳日四方安全对话在白宫举行首席面对面会谈,四国领袖重点强调印太地区的四方合作,建造尊重主权不受胁迫的区域国际关系,很明显,这话很对中共的胃口。中共与这四个国家矛盾越来越突出,触发焦点为中共在台海野蛮军事扩展到动作。外界预测,四国会开展在疫苗互助、提升半导体供应链安全、打击非法捕渔,5G伙伴计划及监测气候变化等方面的一系列合作实务。

此前不久,中共突然向有着全球最高标准的区域合作组织CPTPP提出加入申请,紧接着,9月22日,台湾亦以“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名义申请加入CPTPP,台湾在1990年以这个名义成为GATT观察员,后又以该名义加入WTO,根本原因是为了降低中共因一中政策而带来的阻台干扰。即便这样,台湾申请加入CPTPP,中共小肚鸡肠又怒不可遏,次日出动包括歼16架歼11、运8反潜机、轰6和远程干扰机,共24架次,侵入台湾西南防空识别区,侵扰东南方空域。

中共近年来基于外资投射下的GDP增长狂妄,向世界释放出的强硬全球治理信号,以战狼式外交路径、“一带一路”债务陷阱、科技偷盗的发展路线、以疫谋霸的野心和制造台海冲突的军事霸权,全面改写现有的以美国为主导地位的国际秩序,引起了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反感与警惕,随之而来的是中共遭遇到了不可避免的国际围堵。

外界观察到的不只是中共在世界的扩张和蛮横,更是通过中共摧毁香港一国两制、新疆种族压迫、疫情造假与封门封户、舆论钳制、打击资本市场等等不可理喻的国内治理范本中,读到了中共的无厘头和攻击性以及出尔反尔的善变与欺骗。理智的国家都不会认为中共会给世界带了繁荣和和平,出于自卫与中共切割,渐成围堵之势。

从习近平本月接连四次国际性论坛和峰会的视讯出席,我们可以看到背后的中共突围全球封堵因素。科技和贸易开放、减排与经济增长,区域与全球合作,路径方式透露着百年落幕前的焦灼与不安。

内循环坍塌,外循环救场,梦难成真

中共最近的共同富裕被指是劫富济贫,更确切地说是劫富济党。美国纽约时报报导,中国经济在恒大危机之外,还会有更大的麻烦。原因是恒大危机所牵连的建筑业和制造商对未来经济的担忧在不断积累。这波及到了经济比重仅次于建筑的汽车制造业。而汽车销售指标曾被美国金融教父格林斯潘看作是预测经济未来健康的重要指标之一。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披露,中国8月份的重型卡车产量和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近一半,中国货运卡车的生产能力已经有每年160万辆,而市场长期销售预期远低于每年100万辆。汽车工业产能绝对过剩。造成的原因,汽车芯片的短缺也是罪魁祸首之一。

此外,中国的煤炭价格近期居高不下,中共能源部和发改委下发文件称大型发电厂存煤不得少于7天需求量,但不超过12天的需求量,以此来缓解全国煤炭紧张局面。煤炭紧缺直接导致发电成本高涨,中共多省份最近执行电力限制,导致二十多家大豆压榨厂关闭,大豆价格上扬,连锁导致生猪饲料成本上升,本来生猪价格就疲软,这回雪上加霜,养猪户恐要严重亏损了。

内循环坍塌的压力指望外循环来救场,谈何容易?中共过分强调政府的干预与调控,打造关乎国家安全产业的国家投资主导模式,在半导体、商用飞机、电动车行业大力补贴,但这种不是靠市场效率占取市场份额的不公平竞争会是外资望而却步。中国欧盟商会(The 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9月23日的一份报告指出,“有令人不安的迹象表明,中国越来越向内转,这在‘十四五’规划中可以看出,” “这种趋势正在令人对该国未来的增长轨迹产生相当大的怀疑。”

恒大对外债偿付息无表态,也加剧导致国际投资不看好中国市场。近期,多国和世界经济机构下调了对中国2021年经济增长的预期。稳预期、稳外资对中共已然如幻泡影,央行逆回购注资1,200亿人民币稳市场信心,看来成效不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