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拙劣的核恫吓

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Gorrie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京直言不讳地警告澳大利亚不要加入美国和英国的新联盟,否则就会成为核武器打击的目标。

如果说以前还有人怀疑中共将以一个超级大国的姿态行事,那么现在还持怀疑态度的人就少多了。本周,在中共政权一位发言人的电视采访中,世界了解到,如果澳大利亚获得核动力潜艇,它将被中共视为核武器的打击目标。

记住,澳大利亚考虑购买的不是携带核武器的潜艇,而只是核动力潜艇。当然,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区别,但中共不管这个。

赤裸裸的核威胁

9月20日,亲北京的“中国与全球化智库” (the 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副主任高志凯在接受澳大利亚记者采访时表示,“首先,到目前为止,澳大利亚是无核南太平洋的一部分⋯⋯现在在澳大利亚本土生产的核潜艇,澳大利亚将失去这种特权地位,这意味着装备了核潜艇的澳大利亚本身将成为未来可能的核攻击的目标⋯⋯就这么简单⋯⋯这是最严重的后果。”

毫无疑问,高志凯是在得到中共最高领导人的首肯之后发表上述讲话的。他通过向澳大利亚政府和人民提出以下问题来表达自己的观点:“你真的想成为可能的核战争的目标吗?还是想摆脱未来的‘核威胁’?”

这是一个严重的最后通牒。

为什么北京会传达这样一个史无前例的赤裸裸的威胁,即对澳大利亚进行潜在的核攻击?

要知道,澳大利亚是中共的主要贸易伙伴之一,对中共也不构成进攻性的军事威胁。

为什么是现在?

时机就是一切

中共的时机并不像人们想像的那么差。

是的,在经济领域,两国之间的贸易正在蓬勃发展。尽管中共制裁澳大利亚葡萄酒和其它商品,但澳大利亚在2021年7月向中国出口了超过160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

但今年8月,澳大利亚工商会(the Australian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报告称,澳大利亚出口商正寻求从中国转向其它国家,因为与这个亚洲最大的经济体保持正常的商业运营“是不可能的”。贸易摩擦促使澳大利亚在亚洲其它地区寻找替代市场,激怒了严重依赖澳大利亚铁矿石进口的中共。

从地缘政治上讲,北京的战略旨在实现几个目标,而时机在这项具有挑衅性的新政策中起着重要作用。

首先,中共希望将美国在该地区的力量和影响力降到最低。这就意味着中共必须恐吓澳大利亚,进而凌霸新西兰,威胁他们与美国和英国的联盟隔离开来。

2021年9月16日,(由左至右)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外交部长玛丽丝·佩恩(Marise Payne)、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在华盛顿国务院合影。(Andrew Harnik/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北京方面的想法可能是,美国的安全保障今天不像过去那么有确定性。美国在阿富汗的灾难性撤军,以及本周对以色列关键的反导防御铁穹系统的撤资,使美国显得软弱无力,不可靠。

朝鲜在没有美国反应的情况下恢复核武器生产。这与美国上届政府的态度相比是一个鲜明的变化。面对侵略的被动态度只会凸显软弱的形象。在我们韩国和日本盟国的心目中,他们可能得出结论,美国没有计划或意愿对抗朝鲜,而朝鲜是中共寻衅的代理人。

因此,中共可能已经决定,现在是利用这一弱点的最佳时机。

对澳大利亚意愿的考验

此外,中国的核政策/威胁可能意在考验澳大利亚政府的政治意愿,而且可能旨在激起公众舆论,反对该地区的核化。但到目前为止,澳大利亚在坚持澳-英-美联盟(AUKUS)方面表现出了坚定的决心,而且暂时也没有出现任何反核的公众舆论。

无论这些因素如何,澳大利亚与美国和不列颠联合王国有着共同的文化和政治遗产,不太可能遭到破坏。澳大利亚是英联邦七十多年来的创始成员,致力于民主、人权和仁政。自1956年以来,它也一直是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之间共享情报的“五眼”联盟的一部分。

中共认为它能够使澳大利亚因中共的压迫而放弃其历史,这是不现实的。

一个新的对抗时代已经开始

但是,北京拙劣的核威胁声明所造成的,是将整个地区安全的思维方式和对话送入一个风险更大的环境。中共不再像过去那样,以或多或少耐心的态度行事。这可能是因为经济疲软和全球软实力丧失。不管是什么原因,北京的行为方式就像一个国家发动侵略时采取的一线政策那样,而后面又有军事力量的支持。

更重要的是,中共习惯于以暴政和蛮力统治,其外交也反映了这一点。因此,公开将核攻击威胁纳入外交词汇,那么在外交细节和妥协方面北京就没有太多的余地。无论如何,外交上的急躁往往是个人独裁统治下的国家所表现出的特质。一般情况下,这些国家的权力寿命有限,所以时间对独裁者变得至关重要。

世界变得更加危险了。

作者简介:

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 )是《中国危机》(The China Crisis)(威利出版社,Wiley, 2013年)的作者。他的博客是TheBananaRepublican.com。他住在南加州。

原文“China Plays a Clumsy Nuclear Card”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