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面临粮食危机

大纪元专栏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习近平新农业改革听起来很像毛泽东时代的政策。它就像棋盘游戏一样,涉及调动人力和资源,规划粮食产量的增长,以及未来储存多少粮食,谁将获得哪些资源,谁将受到中国共产党的青睐。

毛泽东的农业政策导致了3,000万人死亡。习近平可能会做得好一点,但这仅仅是因为中共将从法国、澳大利亚、美国、荷兰和新西兰进口食品。

2020年,由于疫情、洪水和其它一些外部因素,随着食品价格的飙升,中国面临粮食短缺。虽然今年疫情经济的某些方面比较好,但中国仍然面临着同样的系统性问题,即人口太多,人均耕地面积比大多数国家少60%左右。与此同时,人口不仅在增长,而且越来越富裕,要求更多的肉类和更多的食物。

北京一家超市里出售的澳大利亚牛肉。摄于2020年5月12日。(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警告其公民,能源价格飞涨将减少化肥供应,继而对粮食安全产生负面影响。北京计划向化肥制造商分配化学品和原材料的供应,以确保供应不会耗尽。中国使用的肥料是全球平均水平的4倍,这对环境造成了难以置信的破坏,对人体健康构成了威胁。

在全球范围内,由于极端天气和生产工厂关闭,以及中国的需求,化肥价格正在上涨。仅中国就占世界化肥消费量的30%。中国农民受到沉重打击,中共预计情况会变得更糟。国家发改委正在严厉打击尿素囤积和哄抬价格行为。尽管受到中共的照顾,尿素生产商却因为使用煤炭而面临困难,因为燃烧煤炭是北京的污染控制政策打击的目标。

尽管中共尽了最大努力,他们仍然严重依赖小麦和其它食品的进口。中国1,700亿美元的食品进口额是其760亿美元出口额的两倍多。

国有媒体《中国日报》设有“习近平思想”网页,刊登的都是“习近平对体育的评论”、“习近平呼吁阿富汗稳定过渡”、“习近平的气候承诺”之类的文章。最近,媒体开始鼓吹农业改革,并宣传习近平对农民的支持。现在中国的粮食供应受到威胁,所以中共试图将农村居民纳入其经济发展计划。

“习近平思想”网页上的一个宣传视频名为《习近平为曾经做过农民而自豪》。该视频显示习近平在哥斯达黎加会见了一个咖啡种植者家庭。哥斯达黎加人称颂习的谦虚和自豪。另一段宣传视频声称,在习近平和中共的领导下,农业管理系统将创建手机应用程序,农民可以使用这些应用程序实现农场现代化。中共制定了2035年之前将要实现的农业和农村现代化的正式目标。

现代化只是中共农村土地改革的一部分。就像在邓小平时代一样,中国的农民仍然处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下。农民没有土地的所有权。相反,土地归农村集体所有。集体将土地使用权分配给符合条件的家庭。

北京坚持认为,国家必须保持1.2亿公顷土地永久种植粮食的“红线”,这样国家才能自力更生。中共计划利用转基因生物等技术提高作物产量。它还将为农民种植谷物提供补贴。另一方面,这条“红线”还表明,农村居民将被迫继续留在农村居住,以继续种植这些土地。

2006年6月20日,一位中国农民在湖南省长沙市的杂交水稻种植场工作。中国农业部已将转基因水稻在动物身上做了实验。专家建议有关部门推进转基因水稻的产业化。(Guang Niu/Getty Images)

农业农村部部长唐仁健宣布了“农村振兴”计划,包括农村土地的转让和租赁。这些措施旨在缩小城乡差距,稳定经济,帮助数以亿计在疫情封锁期间无法到城里工作的农民。在疫情流行之前,农村家庭的平均收入大约是城市居民收入的三分之一。这就是为什么每年有近3亿农村居民到城市寻找工作的原因。

习近平之所以承诺改善农民的生活水平,是出于对粮食短缺的恐惧,而不是一个大幅增加农民财富的合法承诺。改变家庭责任制和其它农村振兴计划不会缩小这一巨大的贫富差距,也不会令农民放弃离开农村到城市工厂工作的愿望。如果确实这样,中国将缺少大约3亿工厂工人。

2020年,习近平推动了一场“制止餐饮浪费”运动。今年,为了应对潜在的粮食短缺,中共采取了密集的宣传和严格的审查措施,强推避免粮食浪费的口号。视频平台也开始删除暴饮暴食的节目,并惩罚搜索某些关键字(如“大胃王”或“吃播”)的用户。

本月早些时候,中共主办了一次关于减少粮食损失和浪费的会议。供应链的中断和运输限制导致粮食浪费增加,特别是易腐农产品。据《中国日报》报导,中国大约25%的食品被丢失或浪费。在COVID-19封锁期间,由于运输限制或缺乏司机,粮食因在田里无法收获、或因在运输过程时间过长而腐烂。由于加工厂和工厂在疫情期间关闭,其它食品也腐烂了。

粮食短缺的威胁足以让中共放下他们的骄傲,而与敌人进行贸易。尽管与澳大利亚存在其它贸易争端,中共还是预购了近220万吨澳大利亚小麦。与此同时,中共大幅削减了澳大利亚煤炭的进口,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和大麦的关税仍然有效。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亚洲已经住了二十多年。他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拥有上海交通大学的中国MBA学位。安东尼奥是一名经济学教授和中国经济分析师,为各种国际媒体撰稿。他的一些中国著作包括《超越一带一路:中国的全球经济扩张》(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国经济简明课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China Faces Food Security Issue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