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孙力军有政治野心 官方严厉措辞后藏秘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近日中共官方拿下和开庭审判几个政法系高官,中央督导组进驻包括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六大中央政法机构以及31省政法机关,并释放“全覆盖、无死角”、“敢于动真碰硬、走深走实”的强硬信号后,去年落马的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于9月30日被公示“双开”并被移交司法,也就并不太出乎意料了。不过,让外界感到震惊的是中共当局的罕见措辞,而在这些严厉但简短的措辞背后,应该是隐藏了不少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在中共官方四百多公示其罪名的措辞中,有三分之二的文字在陈述其政治上的问题,而每一个问题背后都有不少故事,或者说是秘密。不妨结合之前网络上披露的一些资料,试加分析。

首先,孙力军被指“从未真正树立理想信念”,背弃“两个维护”,毫无“四个意识”,“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政治品质极为恶劣,权力观、政绩观极度扭曲,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制造散布政治谣言,阳奉阴违,欺上瞒下,捞取政治资本。”

这一小段背后的潜台词是在说孙力军从没有相信过马列毛邓乃至习思想,没有维护“习中央”的核心地位和习的权威,没有“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不仅如此,还具有很强的政治野心,妄议习中央的若干政策,对习的命令阳奉阴违,欺上瞒下,甚至还散布一些与习中央有关的政治谣言。

什么是“政治野心”?首次提及这个说法的是在2016年1月出版的汇集习近言论的新书中,书中提到,习称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苏荣这些人“权力越大,越不拿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当回事儿,甚至到了肆无忌惮、胆大包天的地步!”他还痛批他们“有的政治野心膨胀”,背后“搞政治阴谋活动”,搞破坏分裂的“政治勾当”,“他们热衷干的事目的都是包装自己,找人抬轿子、吹喇叭,为个人营造声势,政治野心很大。”

另据大陆媒体《新京报》的微信公号“政事儿”在习新书出版的同时,对以往官方对“政治野心”说辞的盘点,可知“政治野心膨胀”大体包括:背后搞政治阴谋活动,搞分裂中共的“政治勾当”,搞“非组织政治活动”等。除了习提到的周、薄、徐、令、苏五人外,还有郭伯雄和7名省部级官员也属于“政治野心膨胀”。这些人的一大共同特点是:均为江派人马或与其有密切瓜葛。

上述被习点名的这些“政治野心膨胀”的高官,最大的政治阴谋是相互勾结、结盟,意图在中共“十八大”后两年内政变,从习近平手中夺取权力,周永康的“秘书帮”、“四川帮”、“公安系”、“石油系”,徐才厚和郭伯雄在军队中的“东北帮”和“西北帮”,令计划的“西山会”,以及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并与成都军区将官秘密勾连,都是在扩大自身势力,为政变铺路。而他们之所以敢如此肆无忌惮、胆大包天,原因在于背后有江曾的支持。

如今孙力军也被归到“政治野心极度膨胀”这类人中,且有着妄议习中央、欺骗其的行为,这说明他也曾试图在背后力量的支持下参与发动政变,从习手中夺取权力。虽然其具体言论和行动不详,但不久前大陆媒体披露的江苏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原总队长罗文进和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邓恢林,拟在习近平在南京参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时进行刺杀的内幕,以及去年传出的上海未遂政变,孙力军皆极有可能涉入其中。

其次,官方批孙力军“为实现个人政治目的,不择手段,操弄权术,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政治安全”。从措辞上看,其拉帮结派,形成的利益集团主要应该在公安系统内,近期同样落马后被指搞“团团伙伙”的上海市前公安局龚道安、重庆市原副市长兼公安局长邓恢林、山西省公安厅长刘新云,或者都是这个利益集团的成员。

这个利益集团控制的要害部门,应该指的是公安部一局。曾做过中共前公安部长、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秘书的孙力军,是在孟的提携下,在2013年升任公安部最为重要的一局局长的。

公安部一局,又称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以下简称“国保局”),是公安部最重要的部门,负责国内政治安全保卫工作,包括情报收集分析、事件处理,甚至监听中共副国级以下高官等。此外,该部门不仅下辖迫害法轮功的中央“610办公室”,而且还处理一些群体事件和维稳等方面的事情。

作为国保局最高头目的孙力军,无疑干了不少坏事。比如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为孟建柱母亲和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寻找肾源并杀人取器官,亲自操办抓捕律师的709案、铜锣湾书店案、镇压香港反送中运动等。在上述案子中,孙力军极有可能在某些方面给习近平提供了假情报,导致其误判,并引起国际社会的负面反响,对习自身形象也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监听中共高官获取他们的秘密,也是孙力军十分热衷的。另据海外富商郭文贵早前披露,国保局还掌管着海外的情报系统,可以监听、跟踪、监控身在澳大利亚、纽西兰、英国、日本、美国、加拿大等国的中共高官私生子女,因此掌握了不少中共高官海外私生子女和财富情况。

掌握了如此多秘密但又不忠诚、阳奉阴违的孙力军,对习近平而言无疑是巨大的威胁,因此有了官方“严重危害政治安全”的说法,那就是习的政治和人身安全都受到了他的威胁,无法得到保障。

其三,官媒提到孙力军“狂妄自大,恣意妄为,大搞特权,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长期搞迷信活动”。

说孙力军“狂妄自大,恣意妄为,大搞特权”大概指的是坊间传出的其经常打着“习办”、“彭办”(即习夫人彭丽媛)旗号,甚至以习名义绕过部长下指令的所为。如果孙确有此类行为,那可的确称得上是胆大妄为、狂妄无比。

至于其“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指的应该是他2020年2月,在武汉疫情最为严峻之际,和孟建柱曾前往武汉坐镇执行维稳任务,以防止民变。身为情报部门的头子,孙力军应该十分清楚武汉病毒的来源以及武汉疫情的真实性,因此“擅离职守”或许是为了避免中招。此外,他应该收集了一些与此有关的绝密材料,并且隐藏起来。

他藏到哪里了呢?有海外中文媒体爆料,指孙力军在澳洲藏有一堆“保命符”,包括涉及中共内部斗争的大批的绝密档、办案卷宗、录影等,而其妻子李莉是澳洲籍,并在澳洲的银行账户有高达100亿美元存款。这其中或许就有大量涉及疫情的“涉密材料”。

如今中共敢于将这个秘密公开,或许已经与孙力军和其妻子达成了某种切换式通讯协定,即这些“涉密材料”不会被公开,就如当年令完成手中的秘密材料被“消声”一样。

孙力军第四个被指控的罪名是“使用公安侦查手段对抗组织审查”,“违背组织原则,在组织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大肆卖官鬻爵、安插亲信、布局人事,严重破坏公安政法系统政治生态”。这背后的故事并不新鲜,只是那些被安插的亲信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

除了以上政治方面的问题,孙力军在生活上与其他落马高官并无两样,比如生活腐化堕落,长期收受各种贿赂,大搞权色、钱色交易,非法收受巨额财物等,而最终他很可能以这个罪名入刑。

从官方罕见的措辞看,中南海高层对掌握了诸多秘密并被其欺骗的孙力军一定是怒火中烧,也因此应该不会放过其背后的力量,比如孟建柱、曾庆红、江泽民等。下一个大雷何时炸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