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五大风险指向中共电荒常态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大陆地区自8月下旬以来一直至今,全国二十多个省相序展开拉闸限电,甚至波及居民用电,中共称之为有序用电。电能是经济的血液,此轮电荒对经济增长的冲击无疑是严重的,堪称中共继打击资本市场、恒大倒闭危机,导致经济无障碍下滑的第三只灰犀牛。多家陆媒报导导致电荒的原因主要是煤炭供给不足,并且煤荒电荒很可能在数年内将常态化。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电荒常态化的呢?有无解决路径?本文稍作分析。

1,高增速和低能耗之间的风险

中共在“十三五”期间提出了节能减排方案,实施能源消耗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并将能耗双控目标分解到地区、行业和重点用能单位。通过省、市、县三级政府向下层层传导压力。

但是另一方面,中共将经济增长仍然维持在8%左右的所谓经济发展新常态,这对能源消耗产生了要求。据“十三五”期间的数据,GDP同比增速在6.0%~7.0%之间,相应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的同比增速在1.5%~3.5%之间。2021年全国能源生产总量同比增长约2.9%左右,要实现8%的经济增长,这就需要降低能耗提高能效才能完成达标。

而提高能效需要科技创新和能源消费的机制改革,然而这在短期内是不太可能实现的,中共的官僚体制、地方保护主义和越来越中央集权的运作体制,要实现科技创新和机制改革如同缘木求鱼。

2,脱虚向实产业转型高能耗与减排之间的矛盾

中共近期不惜自废武功,打击资本无序扩张,在互联网及其金融产业、教培、娱乐业等领域已经大打出手,其主要目的是觉得上述“功夫门类”已经不符合国家未来的发展战略要求。中共在习近平时代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的GDP逐利用于争霸,中共要实现的是治理全球的野心,它要把人财物投射到一些与欧美存在巨大差距的短板领域和国家安全、军事扩张等领域,如新材料新能源产业、生物工程、医疗卫生、航空航天、人工智能、集成电路、信息监控、军备军事科技与工业等。

这同时需要资本由虚向实流动,资源配置回流制造业。中共在“十四五”规划中已经提出要保持制造业的基本稳定,这相对于“十三五”期间第三产业服务业比例提升的宏观战略有了明确变化,相对应的降低能耗就变成了难以实现的压力。

中共的煤炭产能在“十三五”期间基本是低位徘徊,除了和煤产能周期和中共去煤产能相关外,“十三五”期间的服务业提升所形成的产能需求弹性总体不高。2021年上半年,第三产业在GDP中的占比仅55.7%,比2020年低0.9个百分点。国家双控目标显示,2021年~2030年十年间能耗增速每年不能超过1.9%。制造业在回暖,而要求能耗下降,这就是又让马跑得快,又不让马吃草。

3,火力发电需求占比高与去产能之间的风险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2021年1月至8月,火力发电量累计值占全国发电量累计值的比重为71.9%,远高于其它发电方式的累计发电量。与此同时,风能和太阳能的替代作用却非常有限,因为由于科技的限制,风能和太阳能目前不确定性较大,太阳能储电成本很高,最主要的是,电网能支撑的非确定性电源最多只能占到15%,也就是说,即便风能、太阳能便宜,产能高,但最多也只能占电网的15%。

在煤炭仍然是主力发电方式的能源消费结构框架下,近年来,煤炭去产能却一直没有停止,为实现双碳目标,干脆就限制生产。根据《中国煤炭行业“十三五”煤控中期评估及后期展望》,2016~2018年间煤业共退出产能8.1亿吨。自2015年煤炭供给侧改革至今,全国退出煤炭产能共约10亿吨,这相当于2020年煤产量的近1/4。近年来,煤炭产能利用率为100%,但这一并非来自市场自发调节的结果看似喜人,如遇突发事件就会酿成黑天鹅事件。

4,市场碳价与计划电价之间的矛盾

2021年,黑天鹅来了。2021年下半年,煤炭供应不足突现,究其原因,多种因素叠加导致。2020年疫情,煤产能守低位。2021年1月~5月,煤炭进口量同比月月连降。1月~8月,累计进口煤炭1.98亿吨,比去年同期下降10.3%。

上半年,全国9个省(区)能耗强度同比不降反升,10个省能耗强度降低率未达到进度要求,二级预警响应。

金九银十,后疫情报复性外贸订单导致了沿海地区的能耗加大,煤炭需求猛增。钢铁、煤炭、电解铝等增速超预期指标,地方政府人为压窄产量口径,导致需求缺口加大,大宗商品价格暴涨。

煤炭供不应求导致价格飙升,长期以来,中共实行的是市场煤和计划电,煤价上涨就会导致发电成本高,电企亏损。此后又实行煤电价格联动弥补这一短板,但仍然存在价格传导错位现象,2020年1月1日被取消,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机制,上浮不超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但2021年上半年,电价上浮通道没有实际开启。

煤电价格倒挂是此轮拉闸限电的直接推手,但煤电价格机制矛盾却是中共电力维稳思维造成的。但是反过来说,电能如果真的像石油和天然气一样放松价格管制,倒楣的仍然是居民百姓和小微民企,因为电价上涨会导致更为严重的通胀。

目前,广东省已开启电价上浮通道,尖峰电价上浮25%以促进电企发电出力。中共也寻求到海外进口煤炭缓解燃煤之急,这势必会带动国际煤价上涨,输出通胀。

5,大跃进式双碳运动 人为放大供给弹性

运动式执行政策是中共各级官员向上看齐的方式,说到底是一种保乌纱帽的方式。上半年,部分省份能耗双控没有完成既定目标而遭到监管部门约谈,直接的效果就是二十多个省市事故式拉闸限电表忠。

多维网披露浙江省某地区文件显示,拉闸限电是为了去低端落后产能,说是不能把碳排放和污染留给中国,为美国做贡献。

这真是有点奇葩,双碳大跃进从断电开始?中共号称世界工厂,几乎都是低端产能。极左思想看待世界的眼光就是不一样,发明了新式反美大招:停电反美!中共战狼外交与澳洲交恶,自澳大利亚进口的煤炭和动力煤从每年的8,000万吨到零,尽管只占全年煤耗的1%~2%,但其掐住自己脖子自残的效应却是深刻的。

依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全年本省(直辖市)用电量超过本省(直辖市)发电量的省份占半数,其中,四大直辖市发电量均不足,发电量超过5,000亿瓦的山东、广东、江苏均需要外省输入电力。

电力缺口抬升了动力煤价格,放大了供给弹性,催生了拉闸限电的行政性行为。《界面新闻》报导,据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发布的《中国2030年能源电力发展规划研究及2060年展望》,未来五年中共电力供需缺口将持续存在,2024年可能会出现缺电峰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