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李玉和”原型文革被从六楼扔下摔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大陆经历过文革的人对于样板戏是再熟悉不过,由于当时八亿人民只剩八台戏,所以处于文化沙漠中的国人不得不接受中共强加的戏码,自然很多人对于五出“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海港》、《奇袭白虎团》中的若干片段总能哼上一两句,也就不足为奇了。

其中的《红灯记》故事发生在黑龙江省海伦市,说的是在抗战期间,满洲国某地“隆滩火车站”中的铁路扳道工李玉和与巡警王连举都是中共地下党员,他们救下了被日本宪兵追捕的负责传递情报的交通员,交通员把一份电报密码表交给李玉和。其后,日本宪兵队队长鸠山通过检验王连举的枪伤识破他的身份,王连举不堪受刑而招出李玉和。李玉和与他的母亲李奶奶因不肯交出密电码被杀害,李的女儿李铁梅因鸠山要放长线钓大鱼而被释放。李铁梅在邻居的帮助下把密电码带到游击队处,游击队伏击追击而来的鸠山、王连举等并把他们击毙。

《红灯记》的作者沉默君,1924年生于江苏常州,1938年参加新四军,从事文艺宣传活动,1946年至1949年先后任文工团股长、副团长等职,1950年任第三野战军文化部创作员。1952年创作了电影文学剧本《南征北战》,吹嘘中共在国共内战中所谓的“英勇”,并因此获中共嘉奖。之后创作的电影文学剧本《渡江侦察记》,同样获得了中共的褒奖,并出任中共军方总政文化部创作室电影创作组组长,其为美化中共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为中共军史美化的创作人员,却在1957年“反右”时被打成右派,下放到北大荒军垦农场劳改。1961年底摘掉右派帽子后,被借调到哈尔滨、长影进行创作,继续美化中共,洗脑国人,他在1962年创作了电影剧本《自有后来人》。这个剧本,就是《红灯记》的原稿。

经过几次修改,最终定稿。1963年,长影推出了电影《自有后来人》,影片上映后,马上引起轰动,中共洗脑的目的达到了。同年,哈尔滨市京剧院把电影改编成同名京剧,上海爱华沪剧团又将其改编为现代沪剧《红灯记》,均受到了欢迎。

1964年,时任中国京剧院总导演、副院长的阿甲按照文化部的要求改编和导演了现代京剧《红灯记》。这一年7月,哈尔滨市京剧院的《革命自有后来人》和中国京剧院一团的《红灯记》,一起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全国现代京剧观摩汇报演出,因为江青说了一句“只能有一个《红灯记》,不能出现题材撞车”,哈尔滨京剧团的剧目被封杀,而中国京剧院一团则按照江青的意图,进行了修改。

1970年,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京剧《红灯记》在全国上演,从此,浩亮演的李玉和,高玉倩演的李奶奶,刘长瑜演的李铁梅,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

《红灯记》如此火爆,却没能让沉默君逃过文革。1966年“文革”前夕,沉默君被莫须有的罪名 “两开”(开除党籍、开除军籍)、“一保留”(保留公职),连降了9级,同时被驱逐出长影,流放到安徽省贫困的枞阳县接受劳动改造。文革后才被“平反”。2009年死于脑溢血,享年86岁。

李玉和原型胡起凄惨结局

与原创者沉默君的遭遇相比,《红灯记》主角李玉和的原型胡起(1906-1967)的结局更为凄惨。沉默君称,其创作的历史背景就是北满抗联的西征,而海伦是抗联的一个重要据点。《红灯记》主角的原型都与绥化海伦市有关。

胡起,原名胡荣庆,曾用名胡忱冰。北京市人。1924年中学毕业,考人北京香山师范专科学校。1926年加入中共青年团,同年转入中共。1927年,他与也是中共党员的妻子程远受中共指派,一同前往哈尔滨从事地下工作,并考入中东铁路技术传习所。1928年结业后.任松浦车站站长。不久,在松浦车站建立了中共呼海路特别支部,任特支书记。

1931年胡起受中共满洲省委派遣来到绥化海伦市车站,在海伦车站发展了4名党员,建立了海伦车站党支部,他任书记。“九一八”事变后,他领导呼海路工人和在海伦成立了黑龙江省抗日政府的马占山部一起,将日军准备进攻抗日部队使用的十余列机车车辆截获。1934年6月他被日军抓捕,被以反满抗日罪判刑10年,1941年提前出狱。不妨想一想,如果在今日中共的治下,他若以“反共罪”会被判多少年?而且能否顺利出狱都很难说。

出狱后,胡起继续投奔中共。1945年10月被中共任命为阿城县长,中共建政后,历任锦州铁路局长、牡丹江铁路局长、大连铁道学院长。并不出乎意料的是,这样一个对中共有功的人,同样没有逃脱文革。1967年5月14日,他被红卫兵打成重伤后,从6楼扔下活活摔死。那一刻,他该恨谁呢?

京剧李玉和扮演者的结局

说完了胡起的遭遇,我们再说说现代京剧《红灯记》主角李玉和的两个扮演者的结局。这两个扮演者一个是知名的京剧演员李少春,他出身于梨园世家,父亲李桂春是上世纪20年代上海最走红的京剧老生演员,海派京剧代表人物之一。曾拜“四大须生”之一的余叔岩为师。

李少春被誉为少年天才,14岁便与梅兰芳同台演出《四郎探母》中的唱功戏《坐宫》而轰动津京。李少春演杨四郎,梅兰芳演四郎的妻子铁镜公主,二人高超的唱功赢得一片喝彩。

60年代,李少春早已是中国京剧院首席演员,但还向海派文武两位“总瓢把子”周信芳、盖叫天正式拜了师。他的代表作是1948年自己改编的《野猪林》,用了余(叔岩)、杨(小楼)、马(连良)、谭(富英)、麒(周信芳)、盖(叫天)、李(家传)这七派大家的东西。其天分实是少有。

1963年,李少春接到了排演《红灯记》中李玉和的任务。中国京剧院以最强大阵容来编演此剧,刘长瑜演李铁梅等。李少春亲自设计了唱腔和动作。为了培养青年演员,京剧院还给他配了B角,就是后来接替他的钱浩梁,他亦悉心指导。

一次,江青到京剧院视察排练情况,并提出自己的建议,因李少春插了一句嘴,而给江青留下了“不听话”的印象。还有一次她建议改一段唱腔,也被李少春拒绝,加之李的身体不好,不能完全保证正常演出。因此,江青也就渐有换人之心。据刘长瑜回忆,江青为将“李玉和”从A角李少春换成B角钱浩梁,还找周恩来哭闹过。

1965年下半年,李少春被抽出来参加“学习班”,批判自己的“四旧”。钱浩梁开始替他演出。文革爆发后,他被当作“反动学术权威”,遭到批斗迫害,在挂大黑牌子批斗时,有人还专门往他的腰上打,存心废掉他。其后,他还被关进牛棚,劳动改造。自此,钱浩梁彻底取代了李少春扮演李玉和。在一次次批判后,江青发话称“李少春很有艺术能力,要控制使用”,但他的境遇并没有太大改观。

据李少春的女儿回忆,父亲在文革挨过批斗、住过牛棚、扫过大街,剃光头骑平板车拉砖……。平时不爱说话的他,精神更是遭到很大的打击,变得更加孤独和无奈,在家中总有战战兢兢,心有余悸的感觉。

1975年,李少春晕倒在家中,在昏迷中被送到积水潭医院。因误诊,他在昏迷中离世,没有留下一句遗言,年仅56岁。没过多久,其妻子患上了食道癌,一年后也撒手人寰。在女儿的脑海中,很长时间出现的都是父亲文革中那种愣愣痴痴一脸无辜无助又无奈的表情,原本平日就寡言少语的他,有时一个星期竟不说一句话。

大概李少春至死也没明白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遭此横祸。而这又是中共戕害传统艺人的一桩罪行。

再看接替李少春的钱浩梁,其父钱麟童,上海新华京剧团麒派主演。他6岁随父学艺,后先后进入上海戏曲学校、中国实验戏曲学校学习京剧老生、武生。1956年毕业后进入中国实验京剧团任主演,1962年选调中国京剧院一团,拜李少春为师。

随着《红灯记》的走红,钱浩梁也开始走红,并得到了江青的赏识,将其名字改为“浩亮”。文革爆发后,在江青的授意下,在中国京剧院造反,成立了“红灯记战斗兵团”,任领导成员,并兼任党委副书记。1969年4月还出席了中共的“九大”。1975年四届人大之后,被提拔当了三个月的文化部副部长。

据刘长瑜回忆,钱浩梁经常在江青面前说她的坏话,说其出身不好、表现不好之类的。文革中,钱浩梁也经常在大小会议室上,指责其“对抗江青”,是“破坏样板戏的内部敌人”、“三名三高”、“修正主义苗子”等,将其当成“反面教材”。为此,刘长瑜曾经恨透了他。钱浩梁的人品由此可见。

文革结束后,钱浩梁被投入监狱接受审查。1982年初恢复自由,但因“犯有严重政治错误,免予起诉”,而被中共“开除党籍,降一级工资”,发配到石家庄艺校。上世纪90年代初,他和夫人曲素英(李铁梅B角)曾复出登台,终因脑溢血而昙花一现。

不知是否是巧合,无论是《红灯记》的创作者,还是其主角李玉和的原型以及京剧李玉和的扮演者,人生都充满了悲剧色彩。不知他们是否意识到,他们影响了千万家的的艺术创作,在为中共美化、洗脑国人的同时,也是让他们这些“助纣者”身遭报应的根本原因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