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鱿鱼游戏红透全球 中国上演现实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14日讯】最近,Netflix原创韩剧《鱿鱼游戏》连续12天蝉联全球第一,并且在世界各地迅速暴红,已经在90个国家收视排名第一。

鱿鱼游戏》讲的是456名因欠债而陷入绝境的玩家,被引诱参加一个生存游戏。六轮游戏获胜者将获得456亿韩元,也就是将近4,000万美元的奖金,但如果失败面临的就是死亡。

这种以“死亡游戏”为主题的电视剧不少,那么为什么这部韩剧能跨越文化隔阂在各国引起共鸣呢?有评论认为,中国的现实环境正在反复上演《鱿鱼游戏》,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个很热门的影视文化。

鱿鱼游戏触发全球共鸣

我们先来看看故事的梗概,男主成奇勋工作的工厂倒闭,被迫失业,成了一个和母亲一起生活的中年废柴。因为失业、赌博、欠债,妻子和女儿弃他而去,好不容易给女儿过个生日,不仅赌马的钱被偷,还赶上债主追债,生活陷入了僵局。

对于成奇勋来说,生存游戏是他人生唯一可以实现逆风翻盘的机会。在神秘人找到他后,即使被疯狂搧耳光,他也无法拒绝这个诱惑。

这场引诱让他们参加游戏的最终目的,是赢得吊在半空中装满456亿韩元的猪猪存钱罐。想要得到这笔巨款,就要避免在游戏中被淘汰、杀戮,同时还诱使参与者横刀相向。

《鱿鱼游戏》完美诠释了在严重“内卷”和扭曲的生存环境下,人们的无助与绝望。面对巨额奖金时,人性受到拷问:这些背负巨额债务、被逼走入绝境的参赛者是相互协作?还是相互残杀?这里没有好莱坞式的英雄,都是普通人,就像是你我的邻居、朋友,观众们很容易被带入。

这部韩剧,为什么能吸引不同国家的人呢?可能是因为剧情反应的社会现象能引起共鸣,在各国家都普遍存在。

因社会贫富分化,底层人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而权力和资本都掌控在那些权贵们的手中,官员们无心帮助老百姓。这种情况又何只是发生在韩国呢?

这部剧也引起了不少专家学者的兴趣。一位台湾政治大学助理教授发表看法说,底层的人为了拿到金钱,展现出人性的丑恶与光辉,这些探讨人性及社会的议题,其实已跳脱出韩国社会的框架,不同国家的人都能与自身经验产生共鸣。

而另一位菲律宾大学副教授则表示,剧中的故事如此真实,这些人可能就生活在自己周围,他们为了脱离贫困,心甘情愿地接受严酷条件。

在《鱿鱼游戏》的剧情中,一个游戏规则是,如果半数以上的人投票停止游戏,这个游戏就可被终止。可是,当人们知道输掉游戏就得死之后,本以为大多数人都会因为怕死而选择停止,没想到的是,最后选择玩命的人竟然更多。

有中国网民就说了,看到这个情节不禁让他想起不久前,字节跳动内部员工的投票,在讨论是否赞同或取消大小周的投票中,仅有三成赞同,更多的人是反对。因为和《鱿鱼游戏》的情境大同小异,更丰厚的工资就能让人心甘情愿地继续选择大小周,却忘记油尽灯枯般的工作在耗尽生命……

前一段时间,我们也做了不少关于“内卷”和“躺平”的话题。事实上,中国版本的《鱿鱼游戏》反复在上演:为了让孩子进好学校、为了考上大学、为了涨工资、为了争夺市场……家长、学生、员工、老板之间,有多少争斗、多少伤害呢?

房贷重压下 中国人的困境

当然每一个国家都有被债主追债、赶得透不过气的失意人士,在现实中又有多少个“成奇勋”呢?

我们看到现实中的债务问题,一直是工薪阶层的重压,而中国尤其严重。

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去年年底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家庭债务暴增约3,800亿美元,几乎是排名第二的美国增量的4倍。而房产占家庭资产将近七成。

据中国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最新发布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数据显示,中国家庭债务占GDP比重16年间上升了3倍,于2020年年底达到62.2%。抵押贷款占家庭总债务的比重于2019年超过50%,同时家庭负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由2004年的33%飙升至2018年的92%。

试想,如果房地产行业出现问题,一定会给中国家庭带来巨大的风险。而这些在巨额债务压力下的民众,是否会像《鱿鱼游戏》的玩家一样,不得不用生命去赌博呢?

《鱿鱼游戏》中每个参赛者看似自愿,但究其根源就会发现,参与者的背后,是权贵们无形的大手在操控着整个市场。底层人,生如蝼蚁,任人摆布。

中国房地产上演《鱿鱼游戏》

除了普通百姓背负的债务外,现在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的处境和《鱿鱼游戏》所描述的情境似乎也有几分相似,为了存活下来,这些房地产开发商必须在政策制定者设置的残酷环境中想办法生存。

韩剧中“123木头人”的游戏规则,很像是大陆当局对房地产企业所设下的“三条红线”,如果违反游戏规则就会被淘汰。当局制定“三条红线”,给开发商设定了不可逾越的界限,为的是控制债务,但是,这道命令过于绝对,就适得其反了,让作为中国经济支柱性行业的房地产开发商所依赖的融资渠道几乎全部枯竭。

在《鱿鱼游戏》中,主办方会视情况改变游戏规则。而中共当局也会随时改变政策,让这些企业无所适从,甚至衰亡。

负债超过3,000亿美元的中国第二大房地产开发商恒大集团因为债务问题,正处于濒临崩溃的边缘。而最大的住宅建筑商碧桂园的市值今年已经下跌了28%。

我们看到,中国房地产市场今年8月份的整体房屋销售额同比下降了20%,表现已经很糟糕了,而9月份则继续低迷不振。

花样年的至暗时刻?

除了我们前面提到的恒大陷入债务危机之外,花样年也进入了至暗时刻。

9月最后一天,花样年股票在联交所暂时停牌,接着,花样年未能偿还10月4日到期的约2.06亿美元的债务,公司存在极大的债务违约风险。

与“白手套”许家印不同,花样年的创建人曾宝宝是中国典型的红三代,她的父亲曾庆淮曾任中共文化部驻香港特派员,操控文化娱乐圈多年,而她的伯父,是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

目前,曾庆红家族的公司陷入债务危机,在党、国一体的红色中国,极不寻常。这只能说明曾庆红是麻烦上身了,而且这只是前奏。

10月4日,曾宝宝在微博上贴出了《至暗时刻》的剧照。2天后她又在微博上贴出一组三张孙悟空的图片,分别配文“看我亮招”、“逢山开路”、“敢打出活”。

隔天10月7日,她再发文写道:“专业的事交给专业人,屁股决定脑袋的决策,交给屁股坐得最定的那个,其他七嘴八舌,致谢不虑。心稳、思沉、专注。”

曾宝宝这话里话外想透露什么信息呢?这分明带着几分挑衅习近平的意味。她的贴文发表出来10分钟后,大陆网易马上发文称“花样年至暗时刻还远远未到”,而习近平则火速拿下曾庆红“江西帮”的高官赵海东。

8日晚间,曾宝宝办公室又以邮件方式向员工发出《宝爷家书》,称“花样年绝不躺平”。可见,习、曾搏杀已然公开化。

当然,在我看来曾宝宝的处境和《鱿鱼游戏》中成奇勋的情况就大不相同了。相反,许家印、曾宝宝的失利,反应出的是中共权贵内斗,正在进入白热化的表现。

其实,《鱿鱼游戏》的剧情和共产党对人类进行思想改造的多项神秘战术也有几分相似,简单来说,就是,如同共产党那样,权贵们用游戏规则把正常人逐渐改造、扭曲,最后变成了道德沦丧、失去人性的“非人”。还有就是,它揭露了当代社会有一批资本权贵,想要把人类带向共产主义的极权体制,让全世界集中控制在他们的手中。

不过,好在,整部影片都在讨论社会现实以及人性的光明与黑暗,导演自始至终对人性保有希望。虽然世道残酷,但男主仍留有一丝善念赢得比赛。也许,人们就因为这一丝善念才保全了生命。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陈思雨、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82AiO-ehTTIZ3PpnTkecvA/?sub_confirmation=1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