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六十五回 殷郊岐山受犁锄

作者:石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我们上回已经跨过了六十四回,侃到第六十五回。

随着殷郊的出现,中间出现了几个鬼怪之人,其实也谈不上鬼怪之人——里面提到“马善”。

燃灯道人:“你看你姜子牙,连我的‘灯芯’都找你麻烦!”真正找姜子牙麻烦的,全是他的师兄弟。

你看姜子牙,排兵布阵,(用人)分得很清楚,当遇见仙了,这些“人”都不出来了,包括武王很多兄弟,都是练武的,但是他们都不上战场。等过“万仙阵”之后,都是那些人在打。我以为里面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一个“生命境界”的问题——上位境界的生命不会管下面的生命。

为什么?

因为那是下面的那一层生命摆放位置的过程。在这种大的天象背景之下,是他们摆放位置的过程。这就像现在人间,我们正在发生的一切,就是人在摆放位置。

(上面)燃灯道人讲的那段话相当特别的,特别与修行、修炼有关的朋友,我觉得是值得借鉴,很慎重的去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所以《封神演义》其实主要表现的是:在人间出现改朝换代,主要是仙界需要大净化;仙界净化的越厉害,在人间反映的越惨烈。所以人间,只是不同境界生命的最后一层,最下面一层。

但是,最下面对映着最上面,所以你看:元始天尊,把封神榜给了一个修不成的人——姜子牙,连他的坐骑“四不像”、“杏黄旗”都给了他。杏黄旗就是代表元始天尊。

所以,一旦“修正”的时候,是从最底下(修正)。姜子牙带着最上面的意愿,来到最下面,所以他就苦。而找他麻烦的人恰恰是他的师兄弟;他的这些师侄。殷郊就是其中一个。

诗曰:
鼙鼓频催日已西,殷郊此日受犁锄。
翻天有印皆沦落,离地无旗孰可栖。
空负肝肠空自费,浪留名节浪为题。
可怜二子俱如誓,气化清风魂伴泥。

黄昏末日,一切全完了,没有未来了。

什么都没有!而他们所追寻的这一切——甭管殷洪想追寻接班,不让商朝亡;殷郊只想替兄弟报仇——各俱理由。而这理由又满充分的,但都是逆天意的。

所以“气化清风魂伴泥”。人是泥土造的,自然就是什么都没有了。

话说李靖大战罗宣,戟剑相交,犹如虎狼之状。李靖祭起按三十三天黄金宝塔,乃大叫曰:“罗宣!今日你难逃此难矣!”罗宣欲待脱身,怎脱此厄,只见此塔落将下来,如何存立!可怜!

正是:封神台上有坐位,道术通天难脱逃。

话说黄金塔落将下来,正打在罗宣顶上,只打得脑浆迸流。一灵已奔封神台去了。

番天印厉害 广成子借旗灭殷郊

李靖收了宝塔,借土遁往西岐,时劾而至。到了相府前,有木吒看见父亲来至,忙报与子牙:“弟子父亲李靖等令。”

燃灯对子牙曰:“乃是吾门人,曾为纣之总兵。”

子牙闻之大喜,忙令相见毕。且说广成子见殷郊阻兵于此,子牙拜将又近,问燃灯曰:“老师,如今殷郊不得退,如之奈何?”

燃灯曰:“番天印利害,除非取了玄都离地焰光旗,西方取了青莲宝色旗。如今止有了玉虚杏黄旗,殷郊如何伏得他?必先去取了此旗方可!”

广成子曰:“弟子愿往玄都,见师伯走一遭。”

燃灯曰:“你速去!”

广成子借纵地金光法往玄都来,不一时来至八景宫玄都洞。

真好景致!怎见得?有赞为证:
金碧辉煌,珠玉灿烂。
菁葱婆娑,苍苔欲滴。
仙鸾仙鹤成群,白鹿白猿作对。
香烟缥缈冲霄汉,彩色氤氲遶碧空。
雾隐楼台重叠叠,霞盘殿阁紫阴阴。
祥光万道临福地,瑞气千条照洞门。
大罗宫内金钟响,八景宫开玉磬鸣。
开天辟地神仙府,才是玄都第一重。

话说广成子至玄都洞,不敢擅入,等候半晌,只见玄都大法师出来,广成子上前稽首,口称:“道兄,烦启老师,弟子求见。”

玄都大法师,是老子身边的弟子,相当于元始天尊的南极仙翁。

玄都大法师至蒲团前启曰:“广成子至此,求见老师。”

老子曰:“广成子不必着他进来,他来是要离地焰光旗,你将此旗付与他去罢。”

玄都大法师随将旗付与广成子,曰:“老师吩咐,你去罢,不要进见了。”

老子不让广成子进见,是因为广成子犯了戒了,做了错事了,师伯不见。“你就拿了旗子,把事办了。”其实是戴罪立功。这里面有很深刻的“惩罚之意”在里边。

广成子感谢不尽,将旗高捧,离了玄都,迳至西岐,进了相府。子牙接见,拜了焰光旗。广成子又往西方极乐之乡来。纵金光,一日到了西方胜境,比昆仑山大不相同。

怎见得?有赞为证,赞曰:
宝焰金光映日明,异香奇彩更微精。
七宝林中无穷景,八德池边落瑞璎。
素品仙花人罕见,笙簧仙乐耳更清。
西方胜界真堪羡,真乃莲花瓣里生。

这里是佛家的——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神仙)。佛家、道家,有着迥然不同的景致。

话说广成子站立多时,见一童子出来,广成子曰:“那童子,烦你通报一声,说广成子相访。”

只见童子进去,不一时,童子出来,道:“有请。”

广成子见一道人,身高丈六,面皮黄色,头挽抓髻,向前稽首,分宾主坐下。道人曰:“道兄乃玉虚门下,久仰清风,无缘会晤,今幸至此,实三生有缘。”

广成子谢曰:“弟子因犯杀戒,今被殷郊阻住子牙拜将日期,今特至此,求借青莲宝色旗,以破殷郊,好佐周王东征。”

接引道人曰:“贫道西方乃清净无为,与贵道不同,以花开见我,我见其人,乃莲花之像,非东南两度之客。此旗恐惹红尘,不敢从命。”

你们家的事,是你们家的事。这事不好办,不给!

道家也有莲花,佛家更讲莲花。“与贵道不同,以花开见我,我见其人,乃莲花之像,非东南两度之客。”为什么这段话这么讲?是有它背后涵义在里边。

这段话讲出来的道理是:我们是西方,你是东南,各据一方,互不干涉。“此旗恐惹红尘,不敢从命。”此旗太珍贵了,跟那边红尘之地,没有任何关联。

其实里面有一些宗教当中的话,不便去解释。“花开见我,我见其人”,有人说是净土宗的话。“乃莲花之像”,我以为这是讲“青莲宝色旗”本身。

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三花聚顶”,自己的师尊教诲过,其中一个就是莲花(另外两个花没给解释过),人们知道的就是莲花。见了莲花其实就是见了自己的元神了——“花开见我,我见其人”——见到真实的自己(就是他修的境界)。

“青莲宝色旗”其实就跟“杏黄旗”的概念是一样的。

见到生命的本性,“乃莲花之像”,这就不好解释……但他讲述了一个境界的问题,所以意思就是说那这个莲花其实就不能到人间去。

那“灵魂出窍”呢?对于人来讲,灵魂出窍这人就死了,对不对,濒死经验是从那来的,这就是这么一个相生相克的概念,

因为他自己讲:“非东南两度之客。”我们这一门不奔那边去,我们是西方的,东、西方是不掺乎的;东、西方是决开的。他讲出的是这么一个意思,所以“不敢从命”。

广成子曰:“道虽二门,其理合一。以人心合天道,岂得有二。南、北、东、西共一家,难分彼此。如今周王是奉玉虚符命,应运而兴,东、西、南、北,总在皇王水土之内。道兄怎言西方不与东南之教同。古语云:金丹舍利同仁义,三教原来是一家。”

广成子有他修行的内涵,他能讲出生命之道。其实这两人在“盘道理”,在讲述各自对生命的认知的道理,既有个体的生命,又有大的天象变化。

金丹是道家,舍利是佛家。三教,应该是指截教、阐教、西方极乐世界。老子是单个的。

佛跟道修行半天实际是一样的,都是人心和天道最后修出人去,在人中摆脱人,所以没有不同的。其实他讲的是“万法归一”的概念。

接引道人曰:“道人言虽有理,只是青莲宝色旗染不得红尘。奈何!奈何!”

接引道人没否认广成子的理。

这里说的“青莲宝色旗染不得红尘”,有点类似老子在破“黄河阵”的时候跟元始天尊说的:“师弟,办完事马上走,红尘不能待。”是一个意思。

青莲宝色旗如果被借走的话,那个宝贝本身的力度,等于是借走了接引道人他的法力、他的境界。当时殷郊拿走广成子的宝贝(番天印),也就反衬过来广成子为什么是元始天尊的大徒弟。

二人正论之间,后边来了一位道人,乃是准提道人。打了稽首,同坐下。

准提曰:“道兄此来,欲借青莲宝色旗,西岐山破殷郊,若论起来,此宝借不得,如今不同,亦自有说。”乃对接引道人曰:“前番我曾对道兄言过,东南两度,有三千丈红气冲空,与吾西方有缘,是我八德池中五百年花开之数。西方虽是极乐,其道何日得行于东南?不若借东南大教,兼行吾道,有何不可?况今广成子道兄又来,当得奉命。”

所以,这里准提道人他的说法就不一样了:“有三千丈红气冲空,与吾西方有缘。”

第一,在那地方有很多有缘的人;有很多有来头的生命。在通常的时期(平常)没有。

第二,仙界没有出现大变化的时候,他们是各守其域,互不交涉,互不参杂的。但是当进入到这种特别的时期:在一定境界的仙界出现了大动荡,出现了重新排位,重新定神、定仙这种情况的时候(那封神榜不就重新定仙),那就不同。

准提道人谈到的“东南方”,也就是今天的“中原地区”,有一些跟佛家有缘的生命,而这个生命来自于相当远古的时候,背后有相当的根源。你知道在后来就是普贤菩萨、文殊菩萨、观世音菩萨、燃灯道人、惧留孙都是归为佛家的。

他说的原因就在这里:如果西方极乐世界这两位道人不过去的话,接过那些与佛家有缘的生命来,后面《西游记》就讲不出来了……这是我能理解的准提道人这番话。

接引道人听准提道人之言,随将青莲宝色旗付与广成子。广成子谢了二位道人,离西方望西岐而来。

正是:只为殷郊逢此厄,才往西方走一遭。

话说广成子离了西方,不一日来到西岐,进相府来见燃灯,将西方先不肯借旗,被准提道人说了方肯的话说了一遍。

燃灯曰:“事好了!如今正南用离地焰光旗,东方用青莲宝色旗,中央用杏黄戊己旗,西方少素色云界旗,单让北方与殷郊走,方可治之。”

燃灯他同样是按照东、西、南、北,一共借过来四面旗,让了一方,让殷郊走。那个旗子本身我就说是“生命境界”,所以他的番天印在旗子的背景之下就产生不了作用。

广成子曰:“素色云界旗,那里有?”

众门人都想,想不起来。广成子不乐。众门人俱退。

南极仙翁借瑶池圣母“聚仙旗”

土行孙来到内里,对妻子邓婵玉说:“平空殷郊伐西岐,费了许多的事,如今还少素色云界旗,不知那里有?”

只见龙吉公主在静室中听见,忙起身来问土行孙曰:“素色云界旗是我母亲那里有。此旗一名‘云界’,一名‘聚仙’,但赴瑶池会,将此旗拽起,群仙俱知道,即来赴瑶池胜会,故曰聚仙旗。此旗,别人去不得,须得南极仙翁方能借得来。”

“素色云界旗”在瑶池圣母那儿!满有趣!燃灯道人知道有这么个旗子,但不知道在哪儿?

所以,他们各自受着自己生命本身的这种“不纯净”。或者说:当他们来到人间去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们自己“能力的局限性”。也不好叫能力的局限性,其实就是一种“命运的过程”。

老大的神仙了!转到人间,在处理人间红尘的这种相互瓜葛的事情的时候,就影响到他自己本来的,因为相应的来讲,这些旗子的境界高,而且各守一门,相互不杂的。

龙吉公主这时候来,这就是天意——破了罗宣的火阵,同时,让他听到要借这面旗子——只有他知道,那旗子是他们家的,他妈妈手里的。

那旗子干嘛呢?是招众仙去蟠桃会。从神仙的角度来讲,从真正生命的相互关联的角度来讲,是这么做事情。燃灯道人知道用这招能行,但怎么弄?不知道!

人总是讲努力,人一努力就“造业”。为什么叫造业呢?要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时间,改变定数。改变定数,就是在改变天意,说你努努力,这事儿快点办成。这话对?这话错?

这话当然对!这话当然就错!对,那就是说有些人懒。他懒,其实都是天意。那他如果是一个需要被改变的生命,他就得改变自己。对吧!但是天意中可能就“该那样”,他怎么也弄不起来。所以我就说了:没有对、没有错;既是对、既是错。

该南极仙翁去借。别人都借不来。南极仙翁应该是蟠桃会当中的“老寿星”。

土行孙闻说,忙来至殿前,见燃灯道人,曰:“弟子回内室,与妻子商议,有龙吉公主听见。彼言此旗乃西王母处有,名日‘聚仙旗’。”

燃灯方悟,随命广成子往昆仑山来。广成子纵金光至玉虚宫,立于麒麟崖。等候多时,有南极仙翁出来。广成子把殷郊的事说了一遍。

南极仙翁曰:“我知道了。你且回去。”

广成子回西岐。不表。且说南极仙翁即忙收拾,换了朝服,系了叮当玉佩,手执朝笏,离了玉虚宫,足踏祥云,飘飘荡荡,鹤驾先行引导。

怎见得?有诗为证:
祥云托足上仙行,跨鹤乘鸾上玉京。
福禄并称为寿曜,东南常自驻行旌。

所以当南极仙翁去瑶池娘娘那儿的时候,就得改成他去玉皇大帝那儿上朝的朝服吧!天朝的朝服。

“福禄并称为寿曜”,所以他是寿星老翁,原因就在这儿。

“聚仙旗”本身,就有着无尽生命之感。

话说南极仙翁来到瑶池,落下云头,见朱门紧闭,玉佩无声,只见瑶池那些光景,甚是稀奇。

怎见得?有赞为证,赞曰:
顶摩霄汉,脉插须弥。
巧峰排列,怪石参差。
悬崖下瑶草琪花,曲径旁紫芝香蕙。
仙猿摘果入桃林,却似火焰烧金。
白鹤栖松立枝头,浑如苍烟捧玉。
彩凤双双,青鸾对对。
彩凤双双,向日一鸣天下瑞。
青鸾对对,迎风跃舞世间稀。
又见黄邓邓琉璃瓦叠鸳鸯,
明晃晃锦花砖铺玛瑙。
东一行,西一行,尽是蕊宫珍阙。
南一带,北一带,看不了宝阁琼楼。
云光殿上长金霞,聚仙亭下生紫雾。

正是:金阙堂中仙乐动,方知紫府是瑶池。

话说南极仙翁俯伏金阶,口称:“小臣南极仙翁奏闻金母:应运圣主,鸣凤岐山,仙临杀戒,垂像上天,因三教并谈,奉玉虚符命,按三百六十五度封神八部:雷、火、瘟、斗,群星列宿。

“群星列宿”——我们通常说“二十八星宿”就是从这儿来的——众多的神仙围绕着三界。

当什么事顶到“二十八”,就顶到头了!数,高过预言!

今有玉虚副仙广成子门人殷郊,有负师命,逆天叛乱,杀害生灵,阻挠姜尚不能前往,恐误拜将日期。殷郊发誓,应在西岐而受犁锄之厄。今奉玉虚之命,特恳圣母,恩赐聚仙旗,下至西岐,治殷郊以应愿言。诚惶诚恐,稽首顿首。具疏小臣南极仙翁具奏。”

瑶池的门都关着的,南极仙翁先把这话说了,说完了,圣母娘娘就知道了。

所以,这个事儿为什么要办成它?就是当殷郊发出愿的时候,整个与三界相关的神仙界,就全惊动了。为了兑现殷郊发的愿,惊动了这么多神仙,一定让他教训,一定兑他的愿。

想一想,人中的任何人,当你发出誓约,给自己定下规矩的时候,你不兑现,神仙帮你兑现!当神仙帮你兑了现,你想再翻版?不太可能。

所以,“下至西岐,治殷郊以应愿言”,那就动了西方,去了瑶池。南极仙翁自己还亲自去借旗。所以,我以为这涵盖生命内在相互关联的“严肃性”(至尊的),反过来,把任何人与人之间的“承诺、誓约”当成“欺骗的手段”的话,那是最大的邪恶。中共的价值观,就是最大邪恶的表现。

俯伏少时,只听得仙乐一派。

怎见得:
玉殿金门两扇开,乐声齐奏下瑶台。
凤衔丹诏离天府,玉敕金书降下来。

话说南极仙翁俯伏玉阶,候降敕旨。只闻乐声隐隐,金门开处,有四对仙女高捧聚仙旗,付与南极仙翁,曰:“敕旨付南极仙翁:周武当有天下,纣王秽德彰闻,应当绝灭,正合天心。今特敕尔聚仙旗前去,以助周邦,毋得延缓,有亵仙宝。速往。钦哉!望阙谢恩。”南极仙翁谢恩毕,离了瑶池。

他也用“绝灭”这两字。不是用“死”、不是用了“亡”。是用了“绝灭”。

我能理解:那纣王与商朝的所有生命(在相当境界当中的),都将被消除——才会用“绝灭”这词。

正是:周主洪基年八百,圣人金阙借旗来。

这些宝物,不能随意下到人间。一旦下了人间,要在最快的时间把这事办完了。所以这章节,第六十五回一开始就说,太阳快落了,在太阳落山前把这事办完了。

天上方一日,地下已千年。广成子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借“青莲宝色旗”的时候,也是这问题。

话说南极仙翁离了瑶池,迳至西岐。有杨戬报入相府,广成子焚香接敕,望阙谢恩毕。子牙迎接仙翁至殿中坐下,共言殷郊之事。

仙翁曰:“子牙,吉辰将至,你等可速破了殷郊,我暂且告回。”

众仙送仙翁回宫。燃灯曰:“今有聚仙旗,可以擒殷郊。只是还少两三位可助成功。”话犹未了,哪吒来报:“赤精子来至。”子牙迎至殿前。

广成子曰:“我与道兄一样,遭此不肖弟子。”彼此嗟叹。

又报:“文殊广法天尊来至。”见了子牙,口称:“恭喜!”

子答牙曰:“何喜可贺?连年征伐无休,日不能安食,夜不能安寝,怎能得静坐蒲团,了悟无生之妙也!”

无生,就是无死。

那广成子、赤精子、文殊菩萨怎么来的?这就是在一定仙界当中,神仙们不是用手机通电话,对吧!神仙们在他们的境界中,生命之间有相互的责任与承担。当然你也可以说,这可能是与南极仙翁有关,因为南极仙翁是元始天尊身边的人。

当这样的宝贝来的时候,低一层的杨戬,他们应该不配拿这些旗子。你看杏黄旗是在姜子牙手里面,是元始天尊的。所以,不能再跨辈儿。再跨辈儿,离红尘更近了!这是不成的。

燃灯道:“今日烦文殊道友,可将青莲宝色旗往西岐山阵地驻札,赤精子用离地焰光旗在岐山离地驻札,中央戊己乃贫道镇守,西方聚仙旗须得武王亲自驻札。”

子牙曰:“这个不妨。”随即请武王至相府。子牙不提起擒殷郊之事,只说是:“请大王往岐山退兵,老臣同往。”

所以这就满有趣的,他用武王——保的是周世,所以有“相互传递”的概念。反过来说,如果都是赤精子这一拨人去拿这个旗子的话,就传递不过来——中间就断了,武王根上就断了,人跟仙界断了。应该是这样。

所以“破十绝阵”也有这个含义在里头。确实是:上、下生命是通在一起的。

武王曰:“相父吩咐,孤自当亲往。”

(假设)姜子牙反了武王,他自己做王不就得了。不是那么回事!姜子牙说什么,武王他都听,让他死,他就去死。那时候,武王就这样。这样的人叫“大德行”,跟现在说的正好是反的。

话说子牙掌聚将鼓,令黄飞虎领令箭,冲张山大辕门,邓九公冲左粮道门,南宫适冲右粮道门,哪吒、杨戬在左,韦护、雷震子在右,黄天化在后,金木二吒、李靖父子三人掠阵。”

正是:计就月中擒玉兔,谋成日里捉金乌。

殷郊发愿对天 出口怎免?

子牙吩咐停当,先同武王往岐山,安定西方地位。

且说张山、李锦见营中杀气笼罩,上帐见殷郊,言曰:“千岁,我等驻札在此,不能取胜,不如且回兵朝歌,再图后举。千岁意下如何?”

殷郊曰:“我不曾奉旨而来。待吾修本,先往朝歌,求援兵来至,料此一城有何难破?”

张山曰:“姜尚用兵如神,兼有玉虚门下甚众,亦不是小敌耳。”

殷郊曰:“不妨。连吾师也惧吾番天印,何况他人!”

三人共议至抵暮。有一更时分,只见黄飞虎带领一支人马,点炮呐喊,杀进辕门,真是父子兵,一拥而进,不可抵挡。殷郊还不曾睡,只听得杀声大振,忙出帐,上马拎戟,掌起灯笼火把。灯光内只见黄家父子杀进辕门。

殷郊大呼曰:“黄飞虎,你敢来劫营,是自取死耳!”

黄飞虎曰:“奉将令,不敢有违。”摇枪直取。殷郊手中戟急架忙迎。

黄天禄、黄天爵、黄天祥等一裹而上,将殷郊围在垓心。只见邓九公带领副将太鸾、邓秀、赵昇、孙焰红冲杀左营,南宫适领辛甲、辛免、太颠、闳沃直杀进右营。李锦接住厮杀,张山战住邓九公。

哪吒、杨戬抢入中军,来助黄家父子。哪吒的枪只在殷郊前后心窝、两胁内乱刺。杨戬的三尖刀只在殷郊顶上飞来。殷郊见哪吒登轮,先将落魂钟对哪吒一晃,哪吒全然不理;祭番天印打杨戬。杨戬有八九玄功,迎风变化,打不下马来。

殷郊用番天印去打,杨戬可以化成“无形之物”,当然就打不下马来。

故此,殷郊着忙。夤夜交兵,苦杀了成汤士卒!只因为主安天下,马死人亡满战场。

话说哪吒祭起一块金砖,正中殷郊的落魂钟上,只打得霞光万道。殷郊大惊。

哪吒他没有三魂七魄,落魂钟,落不下来。

南宫适斩了李锦,也杀到中营来助战。张山与邓九公大战,不防孙焰红喷出一口烈火,张山面上被火烧伤,邓九公赶上一刀,劈于马下。

九公领众将官也冲杀至中军,重重叠叠把殷郊围住。枪刀密匝,剑戟森罗,如铜墙铁壁。殷郊虽然是三首六臂,怎经得起这一群狼虎英雄──俱是“封神榜”上恶曜。又经得雷震子飞在空中,使开金棍刷将下来。

殷郊见大营俱乱,张山、李锦皆亡,殷郊见势头不好,把落魂钟对黄天化一晃。黄天化翻下玉麒麟来。殷郊乘此走出阵来,往岐山逃遁。众将官鸣锣擂鼓,追赶三十里方回。

黄飞虎督兵进城,俱进相府,候子牙回兵。

且说殷郊杀到天明,止剩有几个残兵败卒。殷郊叹曰:“谁知如此兵败将亡!俺如今且进五关,往朝歌见父借兵,再报今日之恨不迟。”

殷郊策马前行,忽见文殊广法天尊站立前面而言曰:“殷郊,今日你要受犁锄之厄!”

殷郊欠身,口称:“师叔,弟子今日回朝歌,老师为何阻吾去路?”

文殊广法天尊曰:“你入罗网之中,速速下马,可赦你犁锄之厄。”

殷郊大怒,纵马摇戟,直取天尊。天尊手中剑急架忙迎。殿下心慌,祭起番天印来。文殊广法天尊忙将青莲宝色旗招展。好宝贝:白气悬空,金光万道,现一粒舍利子。

为什么文殊能够顶住番天印?我觉得我们不便讲……

其实“青莲宝色旗”不在三界内,而番天印还是在三界内。这就是相互的差距。

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万道金光隐上下,三乘玄妙入西方。
要知舍利无穷妙,治得番天印渺茫。

所以,境界就是最关键的。对一般的人而言,那佛家里的“舍利”,只能说是一种“境界”。舍利就代表境界本身的“法力”。

文殊广法天尊展动此宝,只见番天印不能落将下来。殷郊收了印,往南方离地而来。忽见赤精子大呼曰:“殷郊,你有负师言,难免出口发誓之灾!”

殷郊情知不杀一场也不得完事,催马摇戟来刺赤精子。赤精子曰:“孽障!你兄弟一般,俱该如此,乃是天数,俱不可逃。”忙用剑架戟。殷郊复祭番天印就打。赤精子展动离地焰光旗──此宝乃玄都宝物,按五行奇珍。

“五行”的概念,那是巨大的事端。

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鸿蒙初判道精微,产在离宫造化机。
今日岐山开展处,殷郊难免血沾衣。

赤精子展开此宝,番天印只在空中乱滚,不得下来。殷郊见如此光景,忙收了印,往中央而来。

燃灯道人叫殷郊,曰:“你师父有一百张犁锄候你!”

殷郊听罢着慌,口称:“老师,弟子不曾得罪与众位师尊,为何各处逼迫?”

燃灯曰:“孽障!你发愿对天,出口怎免?”

殷郊乃是一位恶神,怎肯干休,便气冲牛斗,直取过来。

燃灯口称:“善哉!”将剑架戟。

未及三合,殷郊发印就打。燃灯展开了杏黄旗──此宝乃玉虚宫奇珍。

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执掌昆仑按五行,无穷玄法使人惊。
展开万道金光现,致使殷郊性命倾。

所以,殷郊不得了啊!殷郊是动用了人能知道的最高境界法术、功力的代表,才把他制住,也就证明“番天印”不得了。

所以,南极仙翁去瑶池圣母那儿借旗的时候,称广成子为“副仙”(副,就是一半)。所以只有副仙手里有番天印。番天印就这么厉害。

殷郊见燃灯展开杏黄旗,就有万朵金莲现出,番天印不得下来,恐被他人收去了,忙收印在手。忽然望见正西上一看,见子牙在龙凤旛下。殷郊大叱一声:“仇人在前,岂可轻放!”纵马摇戟,大呼:“姜尚!吾来也!”

武王见一人三首六臂,摇戟而来,武王曰:“諕杀孤家!”

子牙曰:“不妨。来者乃殷郊殿下。”

武王曰:“既是当今储君,孤当下马拜见。”

子牙曰:“今为敌国,岂可轻易相见,老臣自有道理。”

武王看:殷郊来得势如山倒一般,滚至面前,也不答话,直一戟刺来有声。子牙剑急架忙迎。只一合,殷郊就祭印打来。子牙急展聚仙旗──此乃瑶池之宝,只见氤氲遍地,一派异香,笼罩上面,番天印不得下来。

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五彩祥云天地迷,金光万道吐虹霓。
殷郊空用番天印,咫尺犁锄顶上挤。

子牙见此旗有无穷大法,番天印当作飞灰,子牙把打神鞭祭起来打殷郊。殷郊着忙,抽身望北面走。燃灯远见殷郊已走坎地,发一雷声,四方呐喊,锣鼓齐鸣,杀声大振。

殷郊催马向北而走。四面追赶,把殷郊赶得无路可投,往前行山径越窄。殷郊下马步行,又闻后面追兵甚急,对天祝曰:“若吾父王还有天下之福,我这一番天印把此山打一条路径而出,成汤社稷还存,如打不开,吾今休矣!”

言罢,把番天印打去。只见响一声,将山打出一条路来。殷郊大喜,曰:“成汤天下还不能绝。”便往山路就走。

只听得一声炮响,两山头俱是周兵卷上山顶来,后面又有燃灯道人赶来。

其实这就是一种“幻化”之说。

殷郊见左右前后俱是子牙人马,料不能脱得此难,忙借土遁,往上就走。殷郊的头方冒出山尖,燃灯道人便用手一合,二山头一挤,将殷郊的身子夹在山内,头在山外。

大家要明白:费老了劲,也得应他殷郊所发的愿。布了这么大的阵,就是为了兑现他的说法。

不知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